蓝箭电子营收增长乏力赊销高企 销售数据与客户“对垒”财报现疑云

1评论 2021-08-04 21:05:06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文琢/作者 欢笙 映蔚/风控

回溯历史,佛山市蓝箭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箭电子”)的产品结构发生了变化,其于2018 年关停了LED产品的生产。而撤掉LED产品的背后,暴露出的产品质量问题值得关注。2017年以来,蓝箭电子LED 产品出现批量的质量问题,导致退货、换货、销售折让较多,且对其业绩产生了较大不利影响,令人唏嘘。

而产品转型的背后,蓝箭电子营收增速或“停滞不前”,且报告期内,蓝箭电子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均超四成,且高于同行均值,其或面临赊销高企的“窘境”。此外,蓝箭电子与其两大客户的采销数据均现矛盾,财报现疑云。而此番上市的审计机构,曾因执业问题被“点名”,未来能否勤勉尽责?或该打上问号。

一、营收增长乏力,应收款占营收比例超四成或构成赊销

报告期内,蓝箭电子的营业收入增速“停滞不前”,或增长乏力,但其净利润在2019年则暴涨。

据蓝箭电子2021年2月1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蓝箭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19亿元、4.85亿元、4.9亿元、2.43亿元,2018-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6.63%、1.06%。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蓝箭电子的净利润分别为1,838.06万元、1,075.41万元、3,170.1万元、2,201.18万元,2018-2019年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41.49%、194.78%。

而净利润增长的另一面,蓝箭电子赊销或高企。

据招股书,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蓝箭电子的应收票据分别为1.36亿元、1.28亿元、0.97亿元、0.66亿元,应收账款分别为1.58亿元、1.22亿元、1.2亿元、1.26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蓝箭电子的应收票据与应收账款合计分别为2.93亿元、2.5亿元、2.17亿元、1.9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6.52%、51.56%、44.28%、78.78%。

据招股书,蓝箭电子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分别为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微”)、江苏长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电科技”)、吉林华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微电子”)、苏州固锝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固锝”)、天水华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天科技”)、杭州士兰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士兰微”)、通富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富微电”)、深圳市富满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满电子”)、扬州扬杰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杰科技”)。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7-2019年,上述9家同行业可比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中,华润微的比值分别为21.29%、17.68%、17.52%;长电科技的比值分别为12.49%、12.03%、14.24%;华微电子的比值分别为45.11%、45.41%、49.22%;苏州固锝的比值分别为23.6%、28.05%、26.41%;华天科技的比值分别为14.51%、15.77%、16.23%;士兰微的比值分别为37.68%、38.08%、30.17%;通富微电的比值分别为24.75%、23.79%、19.5%;富满电子的比值分别为57.15%、59.08%、51.89%;扬杰科技的比值分别为46.43%、43.98%、32.88%。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7-2019年,蓝箭电子同行业可比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值的平均值分别为31.44%、31.54%、28.67%。

可见,蓝箭电子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于同行均值,其或面临赊销高企的“窘境”。

二、销售额与两大客户披露数据“对垒”,交易数据真实性存疑

信息披露无小事。蓝箭电子与两大客户披露的采销数据对不上,其财报现“疑云”。

据招股书,2017-2018年,深圳市光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祥科技”)分别为蓝箭电子自有品牌产品的第一大、第三大客户,蓝箭电子向其销售的金额分别为4,773.12万元、1,221.81万元,占当期自有品牌产品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3.15%、3.89%。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光祥科技均为蓝箭电子的客户,但因蓝箭电子逐步减产、停产LED产品,导致蓝箭电子对光祥科技的销售大幅下降。

然而,2017-2018年累计为蓝箭电子贡献5,994.93万元销售额的光祥科技,其披露与蓝箭电子交易数据与蓝箭电子披露的数据对不上。

据光祥科技2020年6月29日签署的招股书(以下简称“光祥科技招股书”),自2011年起,光祥科技与蓝箭电子开始合作。2017,蓝箭电子系光祥科技的第二大客户,采购金额为4,575.41万元,采购产品为LED灯珠、IC、电子器件。

且光祥科技招股书显示,2017-2018年,蓝箭电子分别系光祥科技应付票据的第二大、第五大单位,光祥科技对蓝箭电子的应付票据分别为5,353.22万元、1,236.86万元。

可以看出,2017,蓝箭电子招股书披露其对光祥科技的销售金额,与光祥科技招股书披露数据“对垒”。

而会计政策、会计差错更正等,或并未对上述数据“打架”现象产生影响。

无独有偶,另一客户与蓝箭电子的采销数据或同样出现“打架”的问题。

据招股书,2017-2018年,深圳深爱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爱半导体”)分别为蓝箭电子封测服务产品的第四大、第二大客户。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蓝箭电子对深爱半导体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001.28万元、1,469.52万元、983万元、349.87万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报告期内,蓝箭电子向深爱半导体的累计销售金额达4,803.67万元。

而据深爱半导体2017年年度报告,2017年,深爱半导体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河北普兴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新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华虹挚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浙江金瑞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华龙电子股份有限公司,采购金额分别为3,776.98万元、3,279.23万元、2,668.23万元、2,320.34万元、1,485.21万元。

“蹊跷”的是,2017年,蓝箭电子披露其向深爱半导体的销售金额为2,001.28万元。按交易金额大小,蓝箭电子对深爱半导体的2,001.28万元销售额,比当期深爱半导体对第四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少319.06万元,第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多516.07万元。为何蓝箭电子2017年对深爱半导体的销售额,比深爱半导体当期其对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还多?令人费解。

此外,据深爱半导体2017年年度报告及蓝箭电子招股书,合并报表范围、会计政策、会计估计变更或重大会计差错更正等因素,或并未对上述差异造成影响。

通过上述可知,蓝箭电子与大客户光祥科技和深爱半导体的采销金额均存在“对垒”异象,交易数据真实性上演“罗生门”。而蓝箭电子的审计机构,也因执业质量问题被“点名”。

三、审计机构因执业质量问题被“点名”,或难勤勉尽责

作为资本市场的重要参与者,审计机构是保障企业依法经营、规范管理、健康发展的“看门人”,而蓝箭电子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曾因执业质量问题被“点名”,令人唏嘘。

据招股书,蓝箭电子此番上市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为华兴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华兴事务所 ”)。

据财政部2017年12月29日发布的《2017年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华兴事务所在财政部联合检查时被发现,其在执业质量、质量控制和内部管理等方面均存在问题。在执业质量方面,华兴事务所在对福建邮通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审计时,其未按照完工百分比确认收入,华兴事务所未予以充分关注,在销售费用审计时,华兴事务所的抽取样本数量不充分。

在质量控制方面,华兴事务所在部分审计项目中存在未对往来款项进行函证,对未回函项目未执行替代程序,银行存款函证结果汇总表填写不完整,部分回函日期在审计报告日期之后等问题。

在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方面,华兴事务所存在对部分职工薪酬未通过“应付职工薪酬”科目核算,固定资产核算不规范,费用列支缺少证据支撑,现金管理不够规范等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财政部对华兴事务所下达了整改通知书,华兴事务所需按要求整改。

此外,华兴事务所的签字注册会计师也两度受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

据中国证监会福建监管局行政措施决定书〔2018〕19号,华兴事务所的签字注册会计师江叶瑜、叶如意,在为华映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年报提供审计服务过程中,存在未对部分银行账户进行函证、在未回函的情况下审计程序不到位、未对不符事项进行调查、未对函证过程保持必要的控制等执业质量问题。2018年8月13日,因上述情形违反了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福建证监局决定对华兴事务所的签字注册会计师江叶瑜、叶如意采取监管谈话管理措施。

据华兴事务所官网,2019年11月13日,华兴事务所和其注册会计师江叶瑜、李卓良被证监会厦门监管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措施。

这意味着,作为“看门人”,蓝箭电子此次发行上市的审计机构华兴事务所,曾因执业质量问题被点名,未来能否勤勉尽责?或该“打个”问号。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蓝箭电子能否实现华丽转身?《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将进一步研究。

【来源:金证研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