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全法律证据首次曝光 贾跃亭恒大决裂的所有内幕

1评论 2018-11-15 10:17:01 来源:棱镜 作者:张庆宁 王丹薇 A股进入长线抄底区域

Smart King救济救助程序的《仲裁决定书》(《Award Of Emergency Arbitrator》),全文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撰写,详细记录了针对这场纷争的关键证据和允许Smart King进行5亿美元限制融资的仲裁理由。而恒大投资FF《股东协议》、《收购协议》等一系列文件同样得以披露,这些文件规定了贾跃亭与恒大之间的核心投资条款。

  作者 |张庆宁 王丹薇

  为了让Faraday&Future(下称“FF”)成为“第二个特斯拉”,2018年7月26日,FF创始人贾跃亭妥协了。

  他正式辞去在Smart King、FF,以及旗下所有子公司的董事职位,仅留任CEO,后将自己价值14.8亿美元的FF股份,转让到一位朋友名下。

  此前的7月18日,贾跃亭与恒大控制下的时颖有限公司等各方达成《修改补充协议》(《Amendment and Consent》)——

  恒大承诺提前支付5亿美元,用于推进样车FF91在2018年12月量产、2019年上市的计划,付款条件之一即贾跃亭“不再是FF控股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贾跃亭的辞职和转股,均是在满足这一要求。

  恒大对此却不满意,他们的顾问律所Bake McKenzie提出三条意见,其中一条是援引广州市南沙区投资发展局的来函称:“贾跃亭这位失信被执行人依旧担任着FF的CEO,这给FF中国业务和南沙工厂项目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因此,这会破坏政府机关对该项目的支持力度,建议股东方(恒大)调整他的CEO职位。”

  留任FF的CEO是贾跃亭的底线,他不允许恒大轻易击穿。但FF又亟需资金续命。贾跃亭等不及了,他决定逼宫恒大。

  2018年9月21日,Smart King召开电话董事会,7位董事全部出席,包括代表恒大的夏海钧和彭建军,以及贾跃亭提名的5位董事。

  这次董事会火花四溅,贾跃亭提名的董事表示,已经收到其他财团明确的投资意向。“在恒大既不付款,又不愿同意FF寻求外部融资的情况下”,该董事提议,表决“Smart King寻求一切替代(恒大)性融资”的动议。

  夏海钧和彭建军投出反对票,该动议依旧以5:2的多数通过,但这并不意味着Smart King即刻就能寻求外部融资。

  “Smart King在IPO之前,寻求任何外部的股权或债权融资,均需提前得到恒大的同意。”这是2017年12月30日,贾跃亭与恒大签署的《股东协议》(《Shareholders Agreement》)赋予恒大的“融资同意权”。

  Smart King董事会决定,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通过仲裁打破恒大的融资限制,并最终解除与恒大的投资关系。

  腾讯新闻《棱镜》获取了Smart King救济救助程序的《仲裁决定书》(《Award Of Emergency Arbitrator》),全文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撰写,详细记录了针对这场纷争的关键证据和允许Smart King进行5亿美元限制融资的仲裁理由。

  而恒大投资FF《股东协议》、《收购协议》等一系列文件同样得以披露,这些文件规定了贾跃亭与恒大之间的核心投资条款。

  接下来,我们将讲述FF与恒大从牵手到交恶的故事。

最全法律证据首次曝光,有关贾跃亭恒大决裂的所有内幕 | 棱镜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Smart King的紧急救助申请下发的《仲裁决定书》封面

  致命的20亿融资

  2014年,贾跃亭在美国洛杉矶设立FF,注资5亿美元,用于开发和制造FF91。

  2017年,贾跃亭的乐视体系遭遇债务危机。

  当年11月在腾讯新闻《棱镜》独家对话时,贾跃亭介绍,“我在非上市体系股权、地产和上市公司体系股权,共约400亿的资产都在国内被冻结了,整个乐视的负债大约200多亿元,其中100多亿元由我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乐视体系的债务危机发酵之际,贾跃亭滞留美国,给同样遭遇资金困境的FF寻求外部融资。

  同是在2017年11月,Season Smart(香港时颖公司,系恒大健康全资公司,下称“恒大”)同意在FF估值约44亿美元的基础上,投资FF共计20亿美元。

  这项投资设计成倒三角收购的形式,最终成立一家名叫Smart King的新公司,恒大持股45%,贾跃亭的FF Holding Ltd(下称“FF TOP”)持股33%,FF股权激励计划持有剩下22%的股份。

  Smart King100%全资持有一家名叫FF Global Holding Ltd(下称“FF Global ”),这家公司属于FF最终的运营实体。

  2017年12月30日,恒大与贾跃亭、Smart King(下称“三方”)正式签署《收购协议》和《股东协议》,用于设计上述公司架构和股东间的权利义务。

最全法律证据首次曝光,有关贾跃亭恒大决裂的所有内幕 | 棱镜

2012年12月30日,贾跃亭作为FF Top的控股股东,在其与恒大签署的《收购协议》签名同意

  贾跃亭尽管是第二大股东,但得以在Smart King董事会中,提名五个来自FF TOP的董事,另外两个董事席位属于恒大的夏海钧和彭建军。

  不仅如此,贾跃亭还担任着Smart King和旗下实体公司FF Global的CEO,锁定任职时间达到15年之久。

  这意味着,贾跃亭不仅在Smart King董事会中拥有重大事项一票否决权,同时长期把控着FF的经营决策权。

  根据上述协议,恒大虽是Smart King的第一大股东,但其身份只是财务投资者,不得参与FF Global的日常经营管理。

  恒大对贾跃亭并非真的放心,作为支付20亿美元投资款的条件——

  第一,三方签署《股权质押协议》,质押内容包括FF TOP和FF香港旗下法法中国的绝大部分股权,恒大系质权人;

  第二,三方签署《资产抵押协议》,抵押内容包括FF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和FF位于汉福德的工厂,恒大系抵押权人;

  第三,三方签署《知识产权质押协议》,质押内容FF针对电动车开发制造的知识产权,恒大系质权人。

  腾讯新闻《棱镜》独家获悉,在与Smart King爆发仲裁冲突前后,恒大通过司法途径,已经完成对上述质押、抵押利益的资产保全,这使得贾跃亭名下的核心资产,处于冻结状态。

  恒大更进一步,在《股东协议》第8部分以及相应条款中,享有对FF未来资产运作的高度控制权,“包括但不限于寻求任何的外部股权或债权融资。”

  例如,《股东协议》有关保留权益的概览表二中规定,在正式IPO之前,Smart King或者FF Global的债权融资和股权融资(包括回购、赎回、转股、并股、拆股等多种方式),均需提前得到恒大的同意。

  截止2018年5月25日,恒大已经支付投资款8亿美元。

  按照贾跃亭的公开披露,其中两亿多美元用于FF中国业务以及南沙工厂项目的建设,另外约1亿美元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欠款,剩余4亿多美元用于FF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开发。

  按照《收购协议》中的付款安排,恒大已经完成2018年的全部付款计划,剩余12亿美元分12期付款,2019年2月19日支付第一期1亿美元,此后每隔两个月支付1亿美元,最后一期将在2020年12月31日支付完毕。

  贾跃亭的转股与辞职

  2018年7月,FF Global预计,如想在2018年12月底前开启FF91的量产计划,该公司在2018年8月至2018年12月之间,仍有资金缺口约6.63亿美元。因此,时颖即被要求改变《收购协议》中的付款安排。

  这是冲突的肇始,也是潘多拉魔盒的开启时刻。

  7月18日,恒大与贾跃亭、Smart King再次签署《修改补充协议》(《Amendment and Consent》),恒大同意提前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7亿,其中3亿美元将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2亿美元将在2018年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将在2019年1月31日支付。

最全法律证据首次曝光,有关贾跃亭恒大决裂的所有内幕 | 棱镜

《修改补充协议》改变了恒大原来的付款计划,其中5亿美元拟于2018年内提前支付

  与此相应,恒大不再甘于财务投资者的角色,要求获得FF中国的更大范围的控制权,包括将“FF中国”的公司名改成“恒大法拉第未来”,恒大一方出任FF中国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等。

  除此之外,恒大提出,在控制权方面,贾跃亭要与FF中国之间保持一定距离。为达成这一目标,贾跃亭需要完成两个规定动作,首先是转股。

  因此,《修改补充协议》规定,贾跃亭需将自己持有的FF Peak Holding Ltd(下称“FF Peak”)中全部股权,一次性转到一个让恒大满意的第三人名下。

  之所以恒大如此要求,是因为FF Peak与FF中国之间存在控制权关系。

  FF Peak系贾跃亭注册在开曼群岛的FF上游控股公司,实际控股FF Top,FF Top再入股Smart King,Smart King继而实际控制着FF中国。

  “此次转股要在《修改补充协议》签署后30天内完成,而且贾跃亭需要提供证据,让恒大相信他不再是FF Peak的实际控制人(ultimate controling shareholder)。”《修改补充协议》中另外提到,此次转股还要考虑到相关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的要求。

  第二个规定动作即辞职,“贾跃亭需要辞去他在FF Peak 、FF Top、Smart king,以及FF Global等Smart king旗下每一个子公司中的董事和副董事长职务,”《修改补充协议》同时强调,贾跃亭依旧需要提供让恒大满意的“辞职”证据。

  2018年7月26日,即《修改补充协议》签署8天后,贾跃亭全部完成上述辞职要求。两天后,他将自己的FF Peak的全部股份,转让给一位朋友。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在《仲裁决定书》中并未详细披露受让人的身份背景,仅提到此人是“贾跃亭的朋友(A friend of Mr Jia)”。

最全法律证据首次曝光,有关贾跃亭恒大决裂的所有内幕 | 棱镜

《修改补充协议》中对贾跃亭转让股份的相关条款

  2018年8月6日,FF中国正式更名成“恒大法拉第未来”,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正式出任“恒大法拉第未来”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此时,恒大已经实际掌控着FF中国业务以及南沙工厂项目,而贾跃亭在FF当中保留的职位,仅剩Smart King和旗下实体公司FF Global的CEO。

  不过,2018年7月31日,恒大第一批3亿美元资金未能到账,情况有变。

  恒大拒绝付款三理由

  贾跃亭这边坐不住了。

  2018年8月21日,Smart King的顾问律所Sidley Austin LLP致信恒大的顾问律所Baker McKenzie称,贾跃亭等已经完成《修改补充协议》的要求,并已经发送相关证明文件,并提议讨论一下“恒大为何尚未付款”。

  三天后,Baker McKenzie回信称,贾跃亭的转股和辞职,尚未满足恒大以及相关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的要求。

  在这份Baker McKenzie的回信中,主要提到下述问题——

  第一,FF Peak的受让人的财务情况和资金来源均不清晰,这让恒大怀疑,贾跃亭的转股并未真正完成,他依旧是FF Peak的实际控制人;

  第二,就在8月21日,广州市南沙区来函表示,贾跃亭这位“失信被执行人”依旧担任着FF的CEO,这给FF中国业务和南沙工厂项目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因此,这会破坏政府机关对该项目的支持力度。建议股东方(恒大)核实贾跃亭是否还在实际控制着FF中国的业务,并建议调整他的CEO职位。

  第三,FF中国的外汇账户依旧处于遭金融机构申请冻结状态,尽管恒大几经努力,试图解冻FF中国的外汇账户,但金融机构对贾跃亭和FF还是有着诸多质疑。

最全法律证据首次曝光,有关贾跃亭恒大决裂的所有内幕 | 棱镜

《仲裁决定书》记录了恒大拒绝提前付款的三个理由

  此后,双方又有多次交涉,“恒大不仅一再拒绝履约和承担付款责任,反而多次以不同手段阻止公司对外融资,同时在9月份进一步要求FF签订多达9份的霸王协议,长达一百多页。其中包括随时可以触发向恒大廉价转让FF中国全部资产及全球高价值IP等无法接受的不平等条款。”贾跃亭在FF全员大会上说道。

  一位恒大人士对腾讯新闻《棱镜》回应,不存在霸王协议及廉价转让资产一说,“双方在9月商议彻底解决FF在全球面临的问题,恒大提出了一项可以解决中美两地资金需求的方案,并附加约束条款,一旦贾跃亭违约拒不还款,将按市场公允值对相关资产进行处理。”

  如前文所述,此时FF再次陷入财务危机。

  2018年9月21日,Smart King召开电话董事会“逼宫”恒大,7位董事全部出席,包括代表恒大的夏海钧和彭建军,以及贾跃亭提名的5位董事。

  贾跃亭提名的董事表示,FF已经收到其他财团明确的投资意向。“在恒大既不付款,又不愿同意FF寻求外部融资的情况下”,该董事提议,表决“Smart King寻求一切替代(恒大)性融资”的动议。

  夏海钧和彭建军对此投出反对票,该动议依旧以5:2的多数通过。

  Smart King董事会决定,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诉请先通过紧急救助程序打破恒大的融资限制,继而再通过最终仲裁程序解除与恒大的投资关系。

  根据的《股东协议》约定恒大、贾跃亭、FF三方冲突解决条款,“参照中国香港法律,通过仲裁方式寻求临时性救济或冲突救济。”

  激辩仲裁听证会

  Smart King以申请人身份,将恒大和贾跃亭列成第一和第二被告。

  之所以贾跃亭成为被告,是因为Smart King在最终仲裁申请中希望解除2017年12月30日签署的《收购协议》、《股东协议》等一系列交易合同,而这些合同的相对方不仅有Smart King和恒大,还包括贾跃亭本人。

  2018年10月5日,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任命一位法国籍仲裁专家Peter Thorp担任仲裁员,先行审理Smart King提出的紧急救助申请。

  Smart King紧急救助申请显示,禁止恒大使用“融资同意权”,允许Smart King寻求替代性融资7亿美元。与此同时,Smart King给出承诺“保护恒大的投资利益”,不会在融资时稀释恒大股份,确保FF的整体估值不低于此前的44亿美元。

  贾跃亭书面回应仲裁员,“我同意Smart King的申请,愿意遵守仲裁员下达的任何决定,包括但不限于保护恒大股份不被稀释的一切举措。”

  10月18日上午,三方齐聚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Smart King的紧急救助申请,仲裁员Peter Thorp主持召开口头听证会。

  此次听证会上,恒大再次援引顾问律所Baker McKenzie(该律所共计派出8位律师出席听证会)提出的三个理由,证明贾跃亭并未满足《修改补充协议》中的付款条件,“Smart King的紧急救助申请缺少法律和事实上的依据,任何对紧急救助的支持都有损我们的利益。”

  就贾跃亭转股问题,恒大率先发难,“贾跃亭股权受让人的财务情况和资金来源不明,我们怀疑他并未真正放弃自己的股东权益,依旧是FF Peak的实际控制人。”

  Smart King申辩道,贾跃亭持有的FF Peak价值14.8亿美元,“没有一个机构能在30天内拿出这么多钱,更别说贾跃亭股份受让人了。”

  FF负责资本运作的副总裁王佳伟,在出席听证会时透露,恒大法拉第未来的代表(包括恒大副总裁彭建军等三人)对其口头表示,贾跃亭只要将股份让给一个外国人代持即可,他可以保留这些股份的经济权益。

  另外一份证据是王佳玮、Smart King律师顾问、恒大律师顾问之间的往来邮件,发送时间是8月25日、26日(当日贾跃亭完成转股)。

  邮件显示,王佳玮发送完股份受让人的护照和住址等证明转股完成的文件,询问恒大律师顾问,“是否还需要其他的文件?”恒大顾问律师彼时回复道:“这些文件已经够了。”

  恒大否认了王佳玮的说法,“我们要求贾跃亭转让股份,是希望他不再是FF Peak的实际控制人。这意味着,他不仅不能是FF Peak法律意义上的股东,还必须放弃他作为股东的实际权利。”

  仲裁员Peter Thorp对此争议的个人看法是,“按照恒大律师的要求来看,贾跃亭的转股证件文件是充分的。而且恒大律师此前让Smart King相信,这些文件已经够了。”

  此外,在贾跃亭辞去Smart King和FF相关公司所有董事和副董事长之后,恒大仍不满意,“他有可能作为“影子董事”或“事实董事”,也就是幕后的实际控制人。”

  “实际控制人在中英文中的涵义稍有不同,中文的字面意思可能是实际上的控制人,英文的字面意思则是终极大股东。《修改补充协议》中关于实际控制人的条款,是否意味着贾跃亭需要放弃其持有股权的法律拥有权和实际拥有权。我认为在现有语境下,这尚不明确。”针对恒大对贾跃亭可能是“影子董事”或“事实董事”的指控,仲裁员Peter Thorp点评道,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如果恒大想在此后的最终仲裁程序中说服仲裁庭,则需要承担相应举证责任。”

  在听证会上,恒大再次援引广州南沙区针对贾跃亭“失信被执行人”的函件。

  仲裁员对此保留意见,他只是推测道,“在最终仲裁程序中,仲裁庭有理由相信,恒大过于依赖政府机关的意见,导致在判断贾跃亭提供的相关证据(辞职和转股)时不够谨慎。毕竟,贾跃亭客观上满足了恒大的要求。”

  仲裁员在一次小结中表示,尽管他“不能也不应该”对最终仲裁走向做出预判,但他相信,Smart King有机会在此后的程序中说服仲裁庭,贾跃亭的转股和辞职已经达到恒大规定于《修改补充协议》中的要求。

  贾跃亭与FF还在挣扎

  《仲裁决定书》注明,考虑到Smart King在最终仲裁结论出台前保持现状等因素,仲裁员就Smart King的紧急救助给出生效仲裁——

  Smart King在目前的资金状况下濒临破产,为保护恒大等所有股东的共同利益,允许Smart 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

  紧急仲裁员综合各方意见,将Smart King的对外融资金额,由原来申请的7亿美元,调整至不超过5亿美元。

最全法律证据首次曝光,有关贾跃亭恒大决裂的所有内幕 | 棱镜

《仲裁决定书》在最后详述了此次紧急救助的生效裁定

  FF Global(Smart King全资持有的实体公司)的资金危机已经迫在眉睫。

  该公司财务副总裁Michael Agosta提交给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证言显示,截止2018年9月26日,FF Global的账户上仅剩1810万美元,但每两周的全员工资支出达到790万美元,每个月针对供应商的付款需要4000万美元。

  截止2018年11月初,FF Global针对供应商的欠款累计8000万美元。

  此前FF Global共计员工1407人,而自10月下旬,该公司将员工裁至600人,人均年薪由原来的十多万降至加州最低的5万美元。即便只是给员工发工资,FF Global的账面资金最多支撑7个月。

  腾讯新闻《棱镜》自知情人士处获悉,FF Global计划在2018年12月底前,通过债权融资的方式募集资金5000万到1亿美元,换取下一轮股权融资到位前的存活时间。

  “FF累计投入20亿美元,目前净资产5亿美元,新的投资人再提供五六亿美元,就可以实现FF91的顺利量产。”在11月3日的FF全员大会上,贾跃亭如是说。

  该公司原计划在2018年12月底量产FF91样车,2019年内正式对外发售。“我们有机会继特斯拉之后,成为高端电动车市场的第二。现在来看,假设马上获得融资,勉强有希望在2019年第三季度实现量产。”财务副总裁Michael Agosta表示。

  然而,不管是债权融资,还是股权融资,贾跃亭和Smart King恐怕都很难绕过恒大。

  腾讯新闻《棱镜》独家获悉,在紧急仲裁进行期间,恒大依据此前签署的一系列《股权质押协议》、《资产抵押协议》、《知识产权质押协议》,完成了对FF旗下净资产的司法保全。

  这意味着,FF价值5亿美元的净资产,难以作为法律意义上的有效标的,获得债权或股权融资。

  正因如此,2018年10月18日听证会前,Smart King临时提出申请,请求解除恒大的上述资产抵押权,该请求被仲裁员Peter Thorp拒绝,“这不属于此次此次仲裁的事项,你们可以提起一项新的紧急救助请求。”

  此后,2018年11月12日,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要求剥夺恒大的上述资产抵押权,该申请尚未得出仲裁结论。

  而根据香港《仲裁条例》中规定,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生效裁定需通过法院确认后,方可强制执行。这意味着,Smart King若想申请绕开恒大的资产抵押、保全等,另一个途径即通过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8年11月8月,Smart King向位于FF总部的美国加州法院提起诉讼,申请强制执行10月25日下发的《仲裁决定书》,并希望加州法院“下发其他或者进一步有助于Smart King的救助判决。”

  恒大不愿示弱,该公司11月12日发布公告,已经在开曼法院提起诉讼,要求Smart King提供所有财务资料及相关文件。

  “贾跃亭和Smart King强行赶走恒大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恒大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恒大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按照《股东协议》,恒大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合资公司委派出纳员,同时约定如果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恒大公告如是写道。

  包括上述诉讼,以及正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最终仲裁程序,都在等待终局,贾跃亭与FF还在资金荒漠中等待救援。

关键词阅读:贾跃亭 恒大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美联储加息箭上弦 央行管好流动性闸门

2018-12-18 02:09:12来源:中国证券报

楼市出了几个意外!开发商拿地金额与面积明显背离

2018-03-14 14:15:00来源:暴财经

夫债妻还?从明天开始 行不通了!

2018-01-17 11:30:04来源:财经韬略

贝莱德智库:股债明年均有望重现正面表现

2018-12-18 01:50:30来源:中国证券报

央行等发布资管新规 过渡期延长一年半至2020年底

2018-04-27 18:40:34来源:金融界网站

意大利长期债务风险挥之难去

2018-12-18 01:49:27来源:中国证券报

买个煎饼果子都扫码!央行出手整治“扫一扫”

2017-12-28 06:33:54来源:券商中国

234只A股被纳入MSCI指数体系 纳入比例为2.5%(名单)

2018-05-15 05:28:54来源:金融界网站

证监会住建部牵手 中国楼市要迎来惊天一变?

2018-04-26 07:59:40来源:中国证券网

日立将收购ABB电网子公司八成股权

2018-12-18 01:50:47来源:中国证券报

贸易战不打了 中美为何能谈成?经济、股市、期市影响

2018-05-21 07:14:58来源:证券时报网

多款产品下架 过期蜂蜜“蜇伤”同仁堂

2018-12-17 22:12:41来源:国际金融报

全球货币紧缩政策或引发更多抛售

2018-12-18 01:50:07来源:中国证券报

资管新规还未正式落地 银行大感不妙:存款消失不少

2018-04-27 06:54:10来源:上海证券报

华润置地回应刘姝威质疑:缺乏逻辑常识 将追究其责任

2018-04-08 11:35:50来源:金融界网站

憋了36天央行今天终于出手 是为迎接"超级星期四"?

2018-12-17 17:57:18来源:中国基金报

内地资金南下继续执行免税利好 一文了解香港基金互认

2018-12-17 21:03:03来源:券商中国

大规模减税提速税改 房地产税或明年立法

2018-12-17 00:05:51来源:证券日报

六年来首次!互联网理财指数下滑 合规稳健是大势所趋

2018-12-17 09:34:14来源:中国基金报

纾解融资难 金融机构助推民企翻大山

2018-12-18 01:38:42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加载更多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