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创造财富释疑:盖高楼的为什么住不起高楼?

1评论 2017-09-29 14:09:45 来源:扬韬略 作者:扬韬 涨停板,就要这样抓

  说到劳动创造财富,很多人有疑问:古人有诗,“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襟。遍身绮罗者,不是养蚕人”。“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看啊,那身穿绫罗绸缎的人、高居大厦的人,却不是养蚕织布的人,也不是陶土造瓦的人。相反,真正辛苦工作的人,却常常吃不饱穿不暖,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是鲜明的写照。那么,为什么劳动者的生活那么苦?为什么享受财富的人却不是这样的劳动者呢?

  这要从劳动的分工和报酬说起。

  一、劳动无贵贱

  早期的人类劳动,一切围绕食物展开。最初是追逐和猎杀野兽、搜寻和采摘果实。后来人类驯化动物,养殖畜禽;培育良种,种植果米。再随后,才会居有所,食有粮。随着人类群居,劳动才逐渐出现了分工,从早期的男耕女织到后来的部落群体中男人和女人的劳动都出现了分化,各自从事不同的工作。即便如此,劳动也都只是为了食物。

  随着群居规模的扩大,人群的分工变得精细。一方面,有不同特长的人逐渐专业从事擅长的职业,比如巫医、陶工、冶炼、铸造、建筑、狩猎、保卫等等。最不需要技能的,就是种地、养殖业。再后来,人类才会分化出从事精神财富的劳动者,比如音乐、美术、娱乐等行业,以及更间接从事劳动的教育、卫生、管理等岗位。但毫无疑问,所有人的劳动,都是为了创造财富或者为创造财富而服务。

  无论是种地的农民还是企业的管理者抑或国家工作人员,他们全都是劳动者。劳动分为两种:一种是体力劳动、一种是脑力劳动。虽然世界上有纯粹的体力劳动,比如搬石头,也有纯粹的脑力劳动,比如思考创作或者管理。但大部分劳动是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共同进行或先后进行的,两者协调互补、有机组合共同完成一项工作,只不过有些工作脑力劳动为主、体力劳动为辅,而有些工作则体力劳动为主、脑力劳动为辅。

  我们一般把从事脑力劳动为主的工种的人称为脑力劳动者,把从事体力劳动为主的工种的人称为体力劳动者。用体力直接生产物质商品、改造物质商品、搬运物质商品或服务他人,都属于体力劳动。工人、农民、搬运工、建筑工、木工、油漆工等都可以称为体力劳动者。不管是创造知识、传授知识,还是管理知识、实现知识,都属于脑力劳动。科研工作者、企业管理者、艺术从业者、教师、作家、记者、编辑、医生、较大部分公务员等可以称为脑力劳动者。还有一些兼有体力和脑力劳动的,并不能简单归类。比如,军人、警察、医生、护士、快递员、司机等等。

  随着经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效率的提高,很多原本需要人从事的体力劳动由机器替代或部分替代,这类机器如汽车、收割机、纺织机、挖掘机等;也有一些原本需要人从事的脑力劳动由机器替代或部分替代,这类机器如电脑、医疗仪器、智能手机等。机器的广泛应用和不断创新改良,使得人类的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效率大大提高,可以减少人类直接从事体力劳动的时间和数量,可以让更多的人从繁重的体力劳动转为相对轻松的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可以让脑力劳动的经济效应和社会效应几何级增长。

  虽然工作分类不同,但工作有分类,劳动无贵贱,“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每个行业都在为社会做贡献,而且每个行业的人都可能取得很大的成就,所以我们不能贬低任何一个工种,不能鄙视任何一种劳动。因为不管是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只要是有效的劳动,都创造价值,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

  今天,人类社会的分工细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很多新工种层出不穷,但只要是直接或间接为创造财富而劳动,就都是值得肯定的。甚至于如我们此前所论述的,股市和期货的投机者,也是在间接为社会创造财富做出了劳动贡献。

  二、不养懒人

  在一个健康正常的社会里,每一个公民都参与劳动,为自己和社会创造财富,国家才会兴旺发达。中国崛起的过程,也是全民辛勤劳动的必然结果。相比旧社会,新中国成立之后,彻底改造了所有的闲人和懒人,曾几何时,妓院关门妓女改造、所有会道门被清理、无业游民得以回乡改造、甚至于几乎大多数庙观的人员都被赶回家从事劳动,从而达到了罕见的全社会没有闲人的时代。改革开放后,虽然逐渐多了一些闲散人员,但中国绝大多数适龄人口都在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这让中国显得朝气蓬勃、欣欣向荣。

  反观当今世界发达国家,优渥的工作环境下,却因为优厚的福利待遇,使得很多人失去了劳动积极性。曾几何时,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曾发出呼吁:“在德国社会,没有懒惰的权利。”他认为,盲目的社会失业救济无益于促进失业人群再就业,所以最终通过了“哈尔茨四”(Hartz IV)失业救助方案。按照这个方案,将取消按照失业前收入水平确定的政府补助,所有具备劳动能力者在长期失业情况下只能得到数额统一的基本救济金,并要求失业者必须在政府指导下尽快找到工作,否则就要受到处罚。

  按照“哈尔茨四”的就业改革方案,德国失业者在失业后一年之内可以领取相当于失业前净收入60%的失业金,如果一年之后还没有找到工作,就可以领取二级失业救济金,每月将获得359欧元,另加房租补助。此外,有工作能力的救济金领取者都必须接受“一欧元工作”,工作内容多数为社会福利性质,如除草、修剪枝叶等,每小时工资一欧元。一个月下来能够有200欧元左右额外收入。要知道,在德国,月收入900美元就属于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所以,德国人最怕的事情是失业,因为失业之后就沦落为类乞丐一族。

  也正因为该法案的实施,德国失业人口从2005年的400多万下降到如今的260万,创下两德统一以来的最低值,也是欧洲失业率最低的国家,德国经济也成为欧洲的中流砥柱。相比之下,欧盟各国的总失业率从2005年的8.8%降低到2008年2月的6.8%,之后就节节攀升,在2013年达到了11%,现在经济复苏,失业率提升,但仍高达7.7%,比2008年的低点高近1个百分点。

  2005-2015年的10年间,德国GDP从2.2万亿欧元增长到3万亿欧元,增幅36%。而同期意大利增资13%、英国增长11%、整个欧元区增长22%。福利保障不如欧盟的美国,增资36%,与德国接近。

  而这个期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268%,即便剔除物价涨幅,实际增长率也达到150%。这个数字,还被认为是严重低估的,因为中国民营企业的数据倾向于少报、服务业的增速十分缓慢。

  中国经济能发展得如此之快,原因之一也在于中国不养懒人。首先,中国虽然也有失业救助金,但其手续很繁琐,许多中国人被辞退或者自愿辞职后,会很快找到新的工作。所以,真正领导失业金的人很少。按照人社部的说法,过去5年,中国共有2170万人次领到失业保险金。这意味着每年能领到失业金的人每年只有400多万人,对比一下德国2005年的失业人口,就知道这是一个近乎于0的失业救济制度——2016年,中国的人均失业保险金是1051元。这是一个勉强维持生活水平的最低标准。如果谁稍微能够工作一点,在中国做任何工作的收入都可能超出这个水平(法国的失业金平均1058欧元,最高可达6750欧元)。

  即便如此,现代社会还是有一些懒人,不愿意从事劳动,成为侵蚀社会财富的蛀虫。比如,由于一对夫妻一个孩子的影响,很多年轻人被宠坏,家境稍微好一些的年轻人可能不劳而获,靠父母的积蓄过日子,自己整天吃喝玩乐,成为典型的啃老族。还有的人不愿意干脏活累活,一旦找不到轻松一点的工作,就在家里玩游戏或者赌博。还有一些人提前退休,整日沉浸在一日三餐中无所事事。凡此种种,都不利于社会进步和发展,理应采取措施制止。

  当然,退休的老年人际上是在用青壮年时期的劳动换取未来的保障。所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一个人不可能从出生到死亡都在劳动中。成年之前,在学校里学习,目的是掌握劳动技巧、提高劳动能力;成年之后辛勤劳动,积攒养老费用;退休之后享受悠闲养老的时光。这些过程连贯起来,就都是劳动者。而且,中国的很多老年人退休后,还是在帮子女带孩子继续发挥余热,这也是为社会做贡献。

  至于靠着资金的利息或者房租过日子的食利族,即便他们不从事其他任何工作,也不能简单地认为是不劳而获者,因为资金的回报是对他过去劳动的奖赏,这涉及到劳动报酬的问题。

  三、劳动的报酬

  理论上的劳动者报酬,最低目标是维持生存,最高目标是实现个人发展,包括维持生计、抚育子女、个人休闲、养老等。但理论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实际的劳动者报酬,虽然隐含着最高目标,却往往受制于劳动力供求关系的影响,在绝大多数岗位是以最低目标加成的——也就是说,人类历史上多数时期、多人劳动者的报酬,是略高于最低目标而远不能达到最高目标的。

  最低目标是可以理解的。即便在奴隶社会,奴隶主也要最低满足奴隶的生存需要,因为奴隶就是生产力,犹如牲口要吃饱饭,所以,奴隶的最低报酬就是生存下去。即便进入文明时期,全球各地也仍有一些类似于奴隶的劳动者,圈禁他们工作的人也必须最低限度地满足他们的生存需要。

  除了奴隶社会外,在人类历史上,最悲惨的莫过于资本主义早期的产业工人,在马克思的《资本论》中,从第一卷到第三卷,我们能看到很多工人被压榨的例子,包括恶劣的生活和工作环境、长时间的超负荷劳动、极低廉的工资、过早的疾病、过劳导致的早卒、缩短的寿命,等等。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在那个时期,劳动者报酬的标准仅仅是最低的标准:维持生存。善良的资本家会稍加一点儿,让劳动者在维持生存之余还能养儿育女,以“供未来的资本家剥削”。

  但是,如果我们不去用有色眼镜审视那种所谓的剥削,而是反问一下:不然呢?如果工人不去资本家的工厂里做工,他们做什么呢?劳动报酬会如何呢?这样一问,很快便能发现问题:那些辛勤劳作的工人之所以愿意被剥削,实在是因为除了被剥削,已经别无选择——因为环境再苦、工作再累,毕竟还有机会生存下去,否则,更多的是死路一条。

  既然要去参加工作,为什么报酬那么低却仍有人趋之若鹜呢?因为供求关系使然。越是简单的劳动,越能适合更多人,劳动力的供给越丰富,则劳动力的报酬就越低。这便是简单的供求法则对于劳动报酬的影响。

  比如,古往今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需要的技能最低,只要有双手,能劳作,耕地种田就是缺乏技术和技能者的最低选择。这意味着劳动力供给充分,所以,种地的农民的回报率永远是最低的。

  同样,在资本主义早期,工业化生产所需要的技能很低,几乎一无所知的工人经过简单培训后就可以在流水线上机械地作业。这种工作,因其简单,所以劳动力供给丰富,资本家就可以通过各种手段降低劳动报酬,使得流水线上的工人收入非常低。

  几乎在同一时期,任何需要高技能的工作,如果供给量不足,则劳动报酬就可以很高。比如,1929年,鲁迅在教育部任职的时候,月薪是300大洋,而他买了北京城三进大四合的房子(类似于今天的独栋大别墅),也只花了大洋3675元。同一时期,小学校长的月薪40大洋、大学图书管理员的月薪8块大洋,学校后勤工作人员6元、鲁迅的保姆,月薪2-3元。从这个次序可以看出,越是简单容易的工作,报酬就越低。这是古往今来的基本法则。

  马克思在计算资本的利润时,用的是十分简单的“不变资本+可变资本+剩余价值=商品价格”的模型。其中,不变资本属于机械厂房等固定投入,可变资本主要是工人的工资。在他看来,两个资本相加就等于成本,商品价格超出成本的部分,就属于剩余价值,是资本的回报。

  这种计算模式,忽略了资本家的劳动报酬。尽管他认为监工和企业管理者也属于被资本家雇佣的人员,但资本家的两项贡献是被他忽略掉了的:一方面,资本家需要选择投资的方向、选择厂房设施、决定雇佣劳动者、决定企业管理制度、决定销售对象和市场,这属于高级别劳动,理应获得更高的劳动报酬;另一方面,资本家需要承担投资损失的风险,资本的回报率理应包含其风险溢价的部分。

  资本家决策的环节为什么需要更高的报酬呢?因为市场供求关系使然。如果一个社会,打工的人员无数但愿意出资建厂的人很少,那么,出资建厂的人就是稀缺资源。如果打工的人很多,但能够对原料采购、生产加工、商品销售等进行决策的人很少,这样的人也必然应该获得更高回报。这就注定资本主义发展早期资本家的回报理应远远超出社会普通劳动者。

  同样道理,并不是所有投资都会获得回报和利润。破产的资本家留给社会的是沉淀成本,那些侥幸活下来的资本家所获得的利润,其实包含了其他破产资本家的风险回报。

  企业利润是资本的报酬。在一个资本短缺时代,资本就是稀缺资源。拥有资本的人,是通过自己此前(甚至前一代人)的努力劳动获得的,资本就是他劳动的报酬。由于他的劳动报酬超出了维持生存的水平,所以才有结余。此时,他将这些资本用于投资获利,企业的利润,就是资本的报酬。

  资本的报酬,当然也遵循供求关系的法则。资本数量越少而需求越大,其回报率越高。比如在中国宋朝,政府的青苗法实施的涉农贷款,年化利息还高达60%以上,就是因为中国的硬通货少而市场需求大。古今中外任何时期,黑市的高利贷都高得离谱,就是因为能提供高利贷的资本数量少但市场需求旺盛。欧洲过去四百年的利率之所以能维持5%的中轴线,就本质来说,还是因为他们对货币的需求不如中国强烈。

  如今,人类社会早已摆脱了黄金的桎梏,信用货币大行其道,货币再也不是紧缺资源了,利息水平理应处于非常低乃至于0的水平,以此彻底消除食利族的不劳而获,反过来逼迫有资金的人投入创业转化为资本,去获取资本利润。资本利润理应长时期保持较高水平,以此才会吸引更多资金去创业——将来有一天,如果资本异常丰富,资本的回报率也会降低,比如最近几年,中国一级市场的PE投资规模猛增,很多投资的预期收益率就降低到年化20%以下。

  更进一步,我们或许还会有一个奇特的想法:将来某一天,如果资本家遍地都是,劳动者极其稀缺,那时候,劳动者报酬也许会超过资本家的回报吧。那一天来临的时候,如果用马克思的理论去推断,资本家将是被工人剥削的对象?

  四、劳动效率

  由上述分析可见,劳动的收入有高有低,某些劳动的收入比其它劳动少一些,主要原因往往是以下两点:首先,该劳动的效率低,产出的财富价值偏少,劳动定价不会太高;其次,该劳动的劳动力供应充分(甚至可能供大于求),或者该劳动的商品或服务的产出充分(甚至可能供大于求),在供求的影响下导致劳动定价偏低。即劳动效率和供求关系决定了劳动报酬的高低。

  既然如此,劳动者收入的提高,要么来源于劳动效率的提高,比如经验的提高、技能的提高、使用工具的提高、组织管理协调环节的提高;要么来源于工作的变化或工种的变化,比如从基层工作走向高层工作,从护士转为医生等等。而某一个工种收入的提高,要么来源于该工种劳动效率的提高,如流程的再造、工具的改进、管理的提高;要么来源于该工种劳动者或产出的商品或服务供求关系的变化,如从供大于求、供求平衡,转为供不应求等等。

  要提高自己的劳动效率,对普通劳动者来说,有两种选择。其一是加强自身学习,无论是学校读书还是社会实践,都应该提高自己的水平,以便于掌握更多技能,摆脱仅仅依赖体力劳动获取报酬的模式。其二是提高熟练程度,对单一工作进行深入钻研,熟练各环节的流程,从而提高单位时间的产出量。

  对一个国家而言,提高全社会劳动效率的方法也有两个。一方面是将教育放到最重要的战略地位,提高全社会劳动者素质。另一方面,大力发展科学技术,改进劳动工具,提高社会的产出效率。

  相比教育水平的提高,先进生产工具的使用对效率有着更大的促进作用。1982年11月~1985年12月的37个月期间,中建三局曾创下了三天盖一层楼的速度,在中国建筑(行情601668,诊股)史上创下了引以为豪的“深圳速度”,而当时美国人最快的速度是4天才盖一层楼。30年后的今天,长沙一栋57曾高的楼在19天之内盖完,继续彰显着中国速度的辉煌。如此快的速度,要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它靠的是当今先进建筑技术的运用和高超的管理技术,更要依靠先进的吊装设备和其它建筑设备的综合运用。

  很多人惊叹中国崛起的速度,感慨为什么中国人可以在三四十年里走完西方发达国家曾经历经百年的发展历程。其中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先进设备的运用。比如,2016年,中国铁路通车里程3000公里,而150年前美国人修建长达3000多公里的太平洋(行情601099,诊股)铁路时,在先后有1.4万名华工参与下,在付出上千人死亡的代价后,“每一根枕木都有一具华人尸体”的铁路历经7年才完工,而原计划是14年!

  如果我们回头对比历史,可以这样下断语:美国人当年要100个工人才能干完的建筑施工业务量,今天的一个中国人就可以轻松完成。所以,看看美国历经上百年发展积累的基础设施,靠的是大量的人力和辛苦的劳动,而今天的中国人,只需要付出相当于当时百分之一的人力,就可以完成同样的工作量。所以,在如今这个效率大大提升的时代,谁搞基础设施建设,谁就占优势;谁搞制造业,谁就能占龙头地位——而中国,恰恰就利用这样的时机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大搞制造业。所以,中国的崛起,不就是理所当然的吗?

  如今,世界竞争在加剧,社会已经进入了信息化、智能化时代,机器人(行情300024,诊股)的广泛使用正在进一步提高人类劳动效率。机器是人创造的,机器是为人服务的,机器能够辅助人从事劳动,机器能够协助人提高劳动效率,人可以通过使用机器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如果中国人能踏准节奏,加大智能化建设方面的投入,在制造领域和服务领域广泛使用机器人,中国的劳动效率还会大大提高,强国梦的目标就会更快地实现。

  五、关于劳动与工资

  现在,我们回到本文开头的疑问:大家都从事劳动,为什么劳动收入差距那么大、生活水平也差别巨大呢?

  首先,我们应该确定几个与劳动相关的基本概念:

  1、货币,是劳动的凭证。

  2、工资,是劳动的报酬。

  3、利息,是货币的租金。

  4、利润,是资本的回报。

  在前面一节中,我们使用了“劳动报酬”这个词,实际上,工资仅仅是劳动报酬的体现形式,工资是以货币为标志的,所以,就其本质而言,货币是劳动的凭证。不同的人、不同的劳动,获得的劳动凭证不同,意味着每个人的产出价值不同,因而获得的劳动凭证所代表的购买力也不一样。

  一般而言,工资的差异,受劳动力供求关系的影响,即劳动力越充裕、需求越低,则工资必然越低。正如我们此前所说的,流水线上的工人,需要的技能低,所以劳动力供给丰富,很多工作“是个人就能做”,而投资办厂的资本家很少,资本家才是稀缺资源,所以资本的回报就比较高。

  另一方面,工资(劳动报酬)的高低,也受到劳动产出品的供求关系影响。生产出来的商品越紧俏,则劳动工资相对就高;生产出的商品越供大于求,劳动的报酬就越低。比如,自古以来,种地的农民供应充裕,种出来的粮食也长时间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所以粮食价格很低,由此导致农民的劳动报酬很低。甚至于即便是大地主,也很难成为富翁——中国古代的几乎所有富翁,都是工商业者或官僚资本,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拥有数万亩良田的地主成为大富翁的。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也在发生变化。比如,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种地的农民人口逐渐从占总人口的90%的比重降低到仅有5%-10%,从事农业生产的人越来越少,劳动力供给不足了,农民的报酬就因此而逐渐回升。另一方面,虽然粮食价格十分低廉,但世界主要经济体都对农业产出进行补贴,等于农民享受到了其它行业的补贴,所以劳动报酬也就越来越高。在日本,一家普通的农户收入就可能相当于人民币100万元以上。

  注意,我们在这里的收入用货币形式体现出来,只是为了表述的方便。工资的高低其实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比如,2000年前后,中国流水线上的工人月工资也就是800元上下,如今看起来很低,但在当时的购买力是“尚可”的,因为当时农村居民的每月人均纯收入还不到200元——用这个例子去反推马克思资本论里描述的那个时代工厂里的廉价劳工,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工作条件恶劣但仍有很多人趋之若鹜要进工厂打工。

  2016年,中国流水线上的工人月工资已经达到5000元,农民的月收入则刚刚突破1000元。此时,相比16年前,工农收入差距从4倍扩展到5倍。按照这个比例去看,只能说工人的生活状况显然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

  事实上,今天的流水线上工人的生活面貌和水平相比16年前已经大大提高了。为什么呢?因为如今中国的财富积累远超从前,同等货币对应的财富大大增加了,看起来是工资只增长了4倍,但能购买的东西可能是过去的5倍甚至10倍——除了房价涨幅大,其它所有商品的价格涨幅远远落后于工资的涨幅。

  这就是劳动效率提升带来的必然结果。劳动效率高,单位时间的产出总量大,获得劳动凭证(货币工资)就对应着更多的财富。

  所以,改善劳工待遇、提高国民生活水平,不是靠发货币,也不能依赖工资的提高,而只能依靠劳动效率提高、社会财富积累增加。如果全社会的产出低,则两极分化会加剧,但即便是富人,也未必有好的生活条件。反指,如果社会产出高,财富多,两极分化会降低,即便是穷人也会有好的生活条件。

  比如,前文提到的鲁迅的月收入相当于保姆的200倍。80多年后,一个鲁迅那样的官员,月收入也不过2万元左右,而当今保姆的工资已经达到5000元以上,贫富差距降低到4倍。其实,即便是外资银行的高管,月收入也不过10万元上下,相比保姆的差距仅仅20倍而已。但就生活质量而言,如今保姆的生活远比鲁迅时代要好。其根本原因,恰恰就在于社会总财富的提升。

  有一句俗语,叫“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用来形容物资短缺时期的情况。事实上,老人们的记忆是:老辈儿的时候,即便是村子里的大地主,也没有条件一日三餐吃白面馒头。如果我们参观一些古建筑,看看那些大地主甚至大资本家的住宅,也很简陋。比如,海南宋氏家族,曾经是当地望族,院落虽大,但卧室和客厅的格局都非常局促。而今天呢,就连马路上的乞丐也不肯讨白面馒头了,他们要的是劳动凭证,刷二维码也可以。

  如此我们便能理解古代发生的一些现象,“饿殍遍野”一定发生在“赤地千里”的时代,干旱、洪涝、灾害频仍的时期,社会财富遭到极大破坏,劳动产出极低,物资严重短缺,才会发生各种人间悲剧。但如果是五谷丰登,产出充裕,则穷人的日子也会好很多。这就是财富多寡决定生活质量的道理。

  同样,我们也就能理解利息和利润的问题。在硬通货时代,中国国土面积大、劳动人口多,经济处于繁荣阶段,货币就会长时期处于短缺状态。正因为其短缺,所以,货币的利息就高,官方利率能达到年息60%以上、高利贷就能达到100%以上。而欧洲各国,领土面积小,人口更少,经济不发达,货币紧缺程度不严重,所以利息就低,这是其长达400年保持5%利率的根本原因。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发展的早期,资本家看起来是在压榨工人,但就本质而言,还是全社会的劳动效率低、劳动产出少、财富存量少,所以,工人的生活水平就很差。如果资本家将资本和精力用于改善劳动条件、提高员工工资待遇等,他的生产就没有利润,资本家就不会扩大再生产,社会反而会陷入整体贫困。反之,工资工资低、生活条件差,换来的是资本家的利润提高,换来的是资本家的积极扩大再生产,由此会雇佣更多的工人。当工人供给不足的时候,全社会的工人工资和待遇就会提高,此时,社会产出增加、财富积累增加,全体劳动者的生活水平就会大大提高,由此进入良性循环。

  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说,正是因为早期的资本家利润高,才换来了其后的工业大发展,由此创造了巨量财富,社会整体生活水平提高,才有了后来的工人不再被剥削和社会的整体进步。

  这些观点,其实反映的就是不同阶段的劳动产出效率不同。我们得忍受一时的社会落后贫困,因为这种贫困不是简单社会不公平造成的,而是全社会的总财富太少、劳动效率太低造成的。

  “遍身绮罗者,不是养蚕人”;“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这种现象反映的,有社会不公平的问题,但更主要的还是是劳动分工的不同,获得的劳动凭证也不同,购买能力因而有差异,生活水平就不同。站在养蚕人和沾泥者的角度,当然可以抱怨和不平,但这种状况恰恰是人类进步的动力——1000个工人,凭手工盖一栋楼,也许需要一年的时间,但工程师发明了各种机械,最后100个工人只用一个月就盖了一栋楼,谁的贡献更大呢?当然是工程师。既然如此,社会给建筑工人的劳动凭证是100,给工程师的劳动凭证是1000,难道不是合理的吗?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有人去从事复杂的、暂时看不到成绩的研究和创新,也才能推进人类社会的进步。

  明白了这些道理,我们就不会再轻易对一些社会现象发出指责和抱怨的声音,而是看到不同发展阶段的不同特点。只要全社会的人民在辛勤劳动,再多的不平现象也会逐渐被消除,国家迟早会崛起,社会迟早会进步,而这一切,靠得不是耍嘴皮子,不是吹毛求疵妄评非议,而是需要踏踏实实的劳动和工作。

  劳动创造财富。中国崛起的奥秘,在于四个支柱一个核心。所谓四个支柱,即强大的政府、正确的道路、勤劳的人民、自主的货币。这四大支柱,都围绕着一个核心,即劳动创造财富。只有通过辛勤的劳动,才能创造越来越多的财富;只有财富日益增多,国家才会强大,人民才会富足。这便是我们的财富论的思想。

  (本文系即将于2018年出版的《中国崛起的奥秘:财富论》之一节)

关键词阅读:中国崛起 劳动创造财富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精彩推荐
朝鲜首次向西方高调发出公开信 敦促对特朗普鲁莽行径保持警惕!

2017-10-24 00:04:56来源:FX168财经网

上海某券商首席:我要能看得准 早就财富自由了

2017-10-24 06:45:55来源:券业观察

教授出轨门后续!男方回归家庭 女方带着孩子净身出户

2017-10-23 07:09:50来源:券业观察

苏宁银行开张民营银行增至12家 还有5家在路上

2017-06-16 21:15:54来源:e公司官微

十九大闭幕会10月24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

2017-10-22 13:19:26来源:人民网

首份上市券商三季报出炉 行业整体净利环比回升

2017-10-24 06:35:15来源:上海证券报

张磊与刘强东、马云与海外高管…大佬朋友圈神秘往事

2017-10-17 07:07:51来源:创业最前线

神秘80后:投资趣店赚百亿 坐私人飞机陪香港老板打牌

2017-10-24 06:40:26来源:搜狐财经

最全2017薪酬数据:这个城市保健按摩常年“霸榜”

2017-10-23 18:46:45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融360上市前剥离贷款业务 宁可亏IPO也要避嫌现金贷?

2017-10-24 06:40:55来源:明天财讯

国际早班车:人民币跌至两周低位 标普创近7周最大跌幅

2017-10-24 07:07:37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王石:希望人们很快就把我忘记 这是我设计的后半生

2017-10-23 07:53:59来源:冯仑风马牛

美股早报:美股逾一周以来首次收低 趣店暴跌19.4%

2017-10-24 07:03:31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华为三星专利大战大局已定 三星62%专利被判无效

2017-10-11 01:01:03来源:证券日报

3万5一件香奈儿大衣居然掉色!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2017-10-24 06:39:55来源:金融街侦探

桥水基金建议美联储:将美国视为分裂的两个经济体

2017-10-24 06:36:31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央行、银监会等部门密集调研 就金融开放征求意见

2017-10-23 07:34:27来源:金融界网站

2017汽车年检时间规定 汽车年检需要什么材料 费用是多少

2017-03-23 13:51:25来源:财富动力网综合

关于姚明的资产一天出了两个大消息 其实背后还有更多

2017-10-24 06:44:55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坚决反对环保督查一刀切 加快建立市场化激励机制

2017-10-24 04:22:50来源:证券时报

加载更多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