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得新董事长钟玉:通过创新向制造业中高端迈进

1评论 2017-03-09 04:25:0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张虹蕾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在变革与颠覆的创新时代,面对突如其来的时代挑战和“风口”机遇,“创新驱动”成为制造业最为关注的方法论。

  2010年走入资本市场康得新(行情002450,买入)在新材料行业趟出了一条亮眼的探索之路,6年40倍的利润增长让业界瞩目。在高速增长的背后,这家让美国苹果公司惊叹的中国制造业企业,也曾有过令掌舵者彻夜难眠的投资冒险。

  全国两会前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康得新董事长钟玉。这位和柳传志、王文京等一起在中关村(行情000931,买入)创业的企业家,在近三个小时访谈中一直精神饱满,谈及一次次被自己延后的退休计划,他更是豪情满怀地表示“希望至少为民族工业再干20年”。

  曾被外界称为科学家、军人、企业家的钟玉,从1988年下海至今依然感觉如履薄冰,带领康得新在新材料领域获得多项突破之后,他对于康得新的诸多事业仍寄予厚望。

  他表示,康得新的最终目标是打造基于先进高分子材料的世界级生态平台,而多年来推动康得新不断创新的重要因素,就是“归零心态”和“别人有的我不做、我做就要做到最好”的冲劲儿。

  谈制造业突围:要勇于走向“无人区”

  NBD:作为制造业企业的一员,您如何看待中国制造业目前面临的形势?

  钟玉:绝大部分的观点认为,经济下行,制造业非常困难,对于如何走向未来,很多人都是持一种比较谨慎、甚至悲观的观点。

  我认为,在这个问题的判定上,首先是正确认识和有信心,然后才可能会有正确的应对。

  首先,我们应该看到,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发展,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制造大国。

  第二个判定,不可否认,从2008年以后,全球经济下行,整个需求在降低。中国制造业总体来讲走向了一个过剩。尤其过去更多是靠资本拉动、规模拉动,带来中低端的一些恶性竞争、价格竞争,使得企业的盈利能力下降。

  第三点,一方面,全球第三世界国家,包括印度尼西亚、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印度等,凭借人口红利和低成本,在迅速追上来。另一方面,美国在做“新兴制造业回归”、德国在做“工业4.0”,这些国家在工业效率上更高,他们已经是制造业的强国。所以,中国制造业面临“前堵后追”:前面有制造业强国的阻击,后面也有第三世界国家的追击。

  NBD:在您看来,中国制造业是否能冲出这种“前堵后追”呢?

  钟玉:我们应该看到中国制造业未来的优势。我认为我们有五大竞争优势爱基,净值,资讯,是任何国家都无法竞争的。

  一是我们有最大的市场,比如我们显示行业的光学膜,全球80%的需求在中国;

  二是我们有全球最完整的产业链,今天苹果要想把手机拿到美国去制造,没有三五年,几乎不可能完成。但中国想做手机,拿出钱来很快就能贴牌生产。

  三是我们有完善的基础设施,包括电力、燃气、水,如果现在到印尼开工厂,可能电还不够;

  四是我们有1亿人的产业大军,其中8100万是知识产业大军,每年还有800万大学毕业生加入,这是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难以竞争的;

  五是民营经济正在成为中国制造业的主体。根据2015年统计,民营经济已经占到中国制造业GDP的60%。民营经济更有活力、更有执行力,更能走向全球并购发展。

  所以德勤得出结论,未来十年全球制造业最具竞争力的还是中国。

  NBD:基于中国制造业目前的优势和劣势,怎样实现赶超?

  钟玉:我们既要看到自身的优势,也要看到目前我们在中高端领域存在的巨大“缺口”。

  目前我国制造业的很多产品处于中低端,就像是天气不好时头顶笼罩的雾霾,你处在中低端的时候难以看清远方,但是当我们走向中高端,就会看到迎接你的是朗朗晴空,孕育无限希望。

  谈创新驱动:站在时代“风口”创新商业模式

  NBD:您提到时代处于变革和颠覆的“风口”,这给实体经济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

  钟玉:在这样的时代变革下,一些企业感到迷茫,也带给企业很多新的思考和挑战,例如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之争。在我看来最大的机遇,是在这个颠覆变革为主题的时代,企业应该如何通过技术、经营、商业模式、组织和机制等各方面的创新,去发展自己。

  NBD:能谈谈您理解的创新驱动吗?

  钟玉:创新是民族之魂,企业家也要结合国家政策去实践创新驱动。

  首先是技术创新,这是根本。我们是中国预涂膜开创者和全球预涂膜领导者,上市以后走向光学膜,一举建成了全球最大的光学膜产业集群,从追赶走向引领,目前已经跟苹果等同步开发;光学膜之后我们走向碳纤维,碳纤维是直接制约我国国防和工业发展的关键材料。

  经过五年发展,康得集团旗下的中安信去年建成中国第一条年产5000吨原丝、1700吨碳丝的高性能碳纤维生产线,良品率达到80%以上。有学界专家评价说:中安信的碳纤维实现了中国40年的跨越,使中国的碳纤维第一次和国际先进水平比肩。最近我们又正式投产了自主研发的柔性材料生产线,并且在技术上超越了3M。由于一系列的颠覆和创新,使得康得新展现出无限的发展空间。

  第二是经营创新。一是全产业链形成成本优势和技术整合优势,二是全系列产品形成市场竞争优势,三是全球化。康得新目前已经在全球9个国家布局了10个研发中心,整合全球的研发团队,和全球的许多院校都有合作。四是智能化,我们在廊坊建设的新能源车轻量化碳纤维部件的智能化无人工厂已经投产,宝马的大中华区总裁看了后,认为这是全球最先进的智能化工厂。

  此外,还有组织创新和机制创新,在信息经济的今天,驱动企业发展的核心要素已经不再是资本,而是创新。创新靠人,要充分调动人的积极性并提高决策效率,所以我们去年初实行管理体制去中心化、扁平化,康得新全球5000多名职工现在有30%的员工持股。

  NBD:在您看来互联网已经成为普惠性的工具,这将对实体经济发展带来怎样的改变?

  钟玉:我们认为在互联网信息经济的今天,一个重要转变就是以用户为中心,这就要成为一个总体方案的提供商,给用户更加完善的服务。因此合理的商业模式是打造整体解决方案的生态平台。

  NBD:在商业模式创新方面,康得新进行了哪些探索呢?

  钟玉:我们从2015年开始,以高分子材料为基础,通过材料向总体解决方案延伸,去打造生态平台。这个战略恰恰与2016年刚刚颁布的“十三五”国家战略规划高度契合。“十三五”中明确提出,制造业要智能化、互联网协同、柔性化定制,最后向服务化延伸,未来中国的制造业是服务型制造业。应该说在两年前,康得新就走在了前面。

  我们的思考是这样,一端是总体解决方案和新材料,一端是互联网应用的服务平台,直接面向用户。一端追求高端化,一端追求服务化。这就成为中国制造业的重要升级,而不是转型。智能化与绿色化是转型,高端化和服务化是升级。我们所设计的这套逻辑就是走向一个以“智造”为基础,以服务为中心,以客户需求为导向的一个生态价值体系。

  NBD:对于您刚刚谈到的生态价值体系,康得新目前有没有已经成功的案例呢?

  钟玉:比如说我们正在打造的新能源车碳纤维轻量化生态平台。以除了中安信外,我们建立了新能源车轻量化碳纤维部件智能化工厂,与德国慕尼黑工大建立了材料研发中心,又与给宝马做碳纤维部件设计、全球唯一有碳纤维部件设计经验的雷丁公司成立了设计中心。通过设计驱动,全国14个整车厂家的新能源电动车的碳纤维轻量化部件全部是由我们来设计和生产,这样就成为新能源汽车爱基,净值,资讯轻量化平台整体解决方案商,形成了全中国和全球的竞争力。所以我们这个平台是全球唯一的。未来,新能源车2018年、2019年规模上市,所有的碳纤维部件都将由我们来设计生产。

  此外,我们的光学材料延伸做了新兴显示技术。显示已经从黑白走向彩色,而我们正在做的是从平面走向裸眼3D。所以我们的裸眼3D正在引领全球的视觉革命。

  当我们把裸眼3D等新兴显示技术用到各个行业的时候,就诞生了新的业态,所以我们打造了智慧贩卖、智慧交通、智慧餐饮、智慧医疗、智慧旅游、智慧城市综合体等6个互联网应用公司。比如我们智慧贩卖机是新零售的终端,它什么都可以卖,可以覆盖社区、车站等,它还有广告效应,还可以服务于金融、社交、商业物流。所以这种新的技术、新的模式、新的业态和互联网连接将产生新的增长点。

  谈企业家心态:人生难得几回搏

  NBD:面对新的变革时代,企业家应该保持一种怎样的心态?

  钟玉:企业家要学会做到自我否定,黑格尔称,否定之否定是一种扬弃,躺在昨日成功温床的思维非常危险,需要用创新思维面向未来不断思考,真正做到自我否定。要主动去拥抱变化。这场商业革命的风暴是我们每一个企业都必须要清楚认识的,这个不是你认识不认识,不是你想不想做的问题,因为不做就被淘汰,所以企业、制造业和实业必须要有紧迫感,进行这场变革。

  NBD:作为一名企业家,是什么动力激发您不断学习和探索?

  钟玉:根源是归零。从1988年下海到今天,我依然感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技术创新日新月异,商业模式创新千变万化,生怕有一点没想到就被淘汰。不能因为过去的辉煌而故步自封,保持一种“归零心态”,谦卑地做事才有希望做成可持续发展的百年老店。

  实现“归零心态”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需要勇气、敢于冒险。作为当年第一代下海的企业家,经历无数创业的艰辛和风险,赢得今天康得新的成功,离不开“敢想、敢干、会干”。

  NBD:在不断的探索中,您有没有印象比较深的时刻?

  钟玉:我记得康得新碳纤维工厂投产前一个月,我还在厂里盯着,有天夜晚我在工厂踱步,当时我心里想,倘若不成功,投资的这50亿元就打了水漂了。高端化的技术制约着中国相关产业的发展,这种冒险是值得的。

  NBD:您的这种心态,带给您的团队哪些影响呢?

  钟玉:我希望我的团队有一种虎性文化、狼性文化,我多年来逼迫自己不停地研究、学习、发现,积淀的经营理念是“别人做的我不做,别人做的好的我更不做,我做的是别人没有的”,而只要做了我就不让别人追上,保持一路小跑,从一个创新走向另一个创新。

  NBD:当时和您一起下海的很多企业家已经退居二线,如今您还在一线的原因是什么?

  钟玉:我想还是因为我们这一代企业家有更多的家国情怀。21世纪应该属于中华民族,民族复兴的时代该到来了。民族复兴靠经济,经济的发展靠机制,我就为这个——去创造一个新兴机制企业,为民族振兴干成点事儿。

  从1988年毅然决然投身开发区创建康得集团,29年走过来,还是有一份追求,一份责任在不断激励我不懈去努力。我曾经打算55岁退休,后来由于康得新上市,60岁还在岗位,然后又兴致勃勃的制定三年规划,如今快要67岁了,现在又制定出打造世界级企业的目标。

  明年是康得集团成立30周年,希望我还能继续为振兴民族工业再干20年,为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肩负起我们企业家的一份责任、一份使命!

  谈制造业

  中国制造业有五大竞争优势,我们有最大的市场,有全球最完整的产业链,有完善的基础设施,有1亿人的产业大军,民营经济正在成为中国制造业的主体。

  目前我国制造业的很多产品处于中低端,就像是天气不好时头顶笼罩的雾霾,你处在中低端的时候难以看清远方,但是当我们走向中高端,就会看到迎接你的是朗朗晴空,孕育无限希望。

  创新驱动

  创新是民族之魂,企业家也要结合国家政策去实践创新驱动。首先是技术创新,这是根本。第二是经营创新。此外,还有组织创新和机制创新。在信息经济的今天,商业模式创新也十分重要。

关键词阅读:钟玉 中高端 预涂膜 康得 城市综合体

责任编辑:付健青 RF13564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