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脚下延伸——记山东省淄博保国装卸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石保国

1评论 2017-01-05 16:28:08 来源:中国网 感谢300643

  不善言谈的石保国,打小是个苦命的孩子,采访中,悲情处禁不住男儿有泪,因为童年太沉重,忆起来很伤感。

  他是一个务实的人,从无到有,功成名就,却一日三餐,简单不过一粥一饭,所有的心思与精力都在客户的装、卸、运、输上,点点滴滴,亲历亲为。

  42年,在周村铁路物流线上,一个老总始终以劳动者的姿态坚守一线,他以独特的路子与模式,开创了一个不一样的“八通线”,把周村以至周边的物流线盘活,拓宽,一路延伸。

  石保国,与他的物流线,是一个传奇。

  生不逢时的坎坷童年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石保国生不逢时,由于爷爷是国民党,父亲受此牵连,在那个讲阶级成份的年代,一顶地主反坏右的大帽子扣得他们全家喘不过气来。父辈逃离家园,母亲带着哥哥远嫁他乡,把刚刚出生的石保国,送给了一户无儿无女的夫妇。

  命苦出门遇虎。石保国作为养子来到这户人家不到一年,婚后多年不育的夫妇却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一出生,只有一岁多的石保国,生命廉价的像一个物件,转手就被送给了山区里的另一户人家。命运多舛,又是如此地相似,这对35岁的夫妇,在领养了他之后一年,也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两岁多的石保国再次被转卖,成为另一户人家里的小“长工”。

  两岁的儿童,就开始挖菜、干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息的地方不在屋里,他与猪狗为伴,从牛羊那里取暖。在他稍有记忆时,一次因病高烧,被养父母丢弃在院子里不管不问,幸遇一位老中医救起后收养。但在那个人人都吃不饱的年代,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一直到他七八岁。

  流亡的父亲回来了,千般寻找,最终把他和大他四岁的哥哥领回了家。他才算真正回到了自己的家,可是回家后,父亲继续他流亡的日子,石保国与奶奶爷爷一起生活。尽管没有父母的呵护,但他毕竟是睡在家里的坑头上,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着家的温暖与血脉亲情。奶奶爷爷虽没有太多的食物能让成长中的哥俩果腹,但至少他不再经受虐待,生活中有了几许人间温情。

  他一边在生产队干活挣工分来糊口,一边开始入校门上学。为了上学一事,爷爷奶奶没少想办法求人。

  也因为童年经历,让石保国的性格一直有缩前退后的谨慎和怯弱,以致入学后,加上成份问题,是地主仔儿,更是一言难发,说错话,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他哥俩一直低眉顺眼,缩头缩脚。课堂上教师提问,就算知道也不敢抢答。有好几次,聪明的石保国只能在无人回答时,才敢解答,且一答都在那点子上,而得到老师的表扬,为此,他也没少因为地主仔儿的身份,招来批斗与惩罚。

  他的哥哥,为了避免批斗或来自孩子间的欺辱,从来都是装聋作哑,最后干脆装作疯子、神经病,以避来自外界的一切。常年的自闭状态,弄假成真,到最后却成了真正的精神病人,在孤苦中活到四十岁时离世。这让原本少有快乐的石保国在爷爷奶奶离世后成了孤儿。

  初中毕业后,为了生计,16岁的石保国到了周村铁路做了装卸工。一天干一元钱的活儿,其中8角交生产队,2角归自己,自装自卸。一吨货只能挣到四角钱。由于苦力重,一般人都不愿意干,可对于石保国而言,因为自己特殊的成份,就是这份无人愿做的苦差,都得经人推荐,才有可能上手,所以,任何机会都无比珍贵。

  铁路装卸工很缺人手,几百人的队伍,也都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来了走了,大部分人干不长久。石保国却对这项又苦又重的工作无比珍惜,做得认真、卖力,一向地没有挑剔,没有怨言,埋头苦干。

  铁路装卸工的开始,结束了他不幸的少年生活,开始了新的人生起步。或许,所有的不幸,都是一种铺垫,童年的坎坷,让石保国的人生,从艰难中起步,却让以后的路,步步扎实,走得沉稳。

  用脑子干活的人

  铁路装卸两年后,在大浪淘沙般地锤炼中,石保国做了安全员、小组长。在那个还讲究正式工与临时工之分的年代里,所有的管理工作都是由正式工管理的,而石保国只是一个必须经人推荐才可以有劳动权力的临时工。可他由于干活严谨、卖力,很得看重。

  他发现,在管理上存在着管理漏洞,人们为了多计工分,常常有贿赂行为,也因此,为了几分钱的事,工友们经常打架闹事。于是他提议,墙上公开记账本,专门设立一人计账和本人计账,相互监督。这样,避免了上述事件的发生,而且让记账有了公正与透明。

  管理是个难题,由正式工管理的工作,相当混乱。而且谁做管理,也是烫手山芋,不好干。在他20岁时,由于工作经验丰富,铁路装卸十七八个小组都开始由他管理,他带的可是200多人的队伍。

  于是,他开始细化管理,随着正式工的逐渐退出,所有装卸工都由石保国管理,把每节火车皮一组六人分开,责任到人到位,奖罚分明。以前存在的难题,就此迎刃而解。

  虽说干的是苦力,但石保国却是一个善于用脑子干活的人,他完成了人生第一阶段的过渡,由工人到管理者角色的转换。

  在他积淀和成熟的人生过渡期间,石保国赶上改革开放初期,大环境下,国企倒闭,鼓励企业自主创业。这样一来,铁路装卸开始问题突显,以前,也只是单一的铁路装卸工作,而且机构有车,所谓配套运输,可在企业破产后,这些配套装备出现了空缺,石保国不得不开始自组发货、配货、送货,也就是这时,他成立了淄博周村运输装卸队,成了法人。

  继而出现的问题是,铁路发批不畅,石保国开始想办法代理发货。这样,所谓的装卸配送,就需要细化服务了。他开始由以前单一的装卸,向多项服务发展,开始跑客户,把当地的小米、玉米等土物产,介绍到外省,以致全国各地,再把外地的货源、信息带回山东,依附铁路,发展客户,固定客源,通过商贩之间互传信息,建立自己的商业链。这样一来,随着客户需求的逐渐增多,石保国的收入也开始加大。

  说到此,我们不得不介绍一下周村地理位置的特殊与重要,以及物流对于这个地区的必要性了。

  周村,自古以来就是鲁中地区商贾云集的物流集散地。其源于汉唐,盛于明清的丝绸锦缎,是中国古商埠“四大旱码头”之一。改革开放以来,周村的沙发家具产业和电炊具制造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经过近四十年的风雨兼程,发展成为生产企业上万家,年产值3000多亿元,年交易额2500多亿元,从业人员近百万人的完整产业生态群。目前已成为全国最大的家具和电炊具制造、经营、销售批发基地。正是这些产业链条的不断完善,使生产经营成本不断降低,形成了行业“洼地”效应。由此吸引了大量的中外客商和物流企业不断涌入,目前仅在周村及周边地区入驻的外地厂家、商家和物流企业即达3000多家,从业人员近10万人。伴随着这些企业和人员的入驻,不仅为本地带来了资金、技术、管理、研发设计和营销理念等诸多优势,而且还带动了当地木业、海绵、织布、五金、不锈钢和餐饮等相关行业的发展。

  那么,物流运输,对于蜂拥而至的产业大潮,则是何等重要。而隶属于铁路总公司济南铁路局淄博车务段的淄博保国装卸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就此应运而生。

  作为总经理的石保国重担在肩,面对客户的需求和铁路运输计划的短缺,他又积极协调铁路有关部门,并促成“批量整车货物定向专列”的顺利运行。

  石保国以其独特的装卸运输“一条龙”的服务方式,践行着“顾客至上”的服务宗旨,以铁路物流,公路物流,运输装卸,经营辐射山东省鲁中地区。

  “当别人是万元户时,我已经是几十万元户了。”说到上世纪90年代的万元户这一概念时,石保国底气十足,有些自豪。他用诚信赢得了商业领域里的口碑与品牌这张王牌。

  42年的一线坚守

  就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石保国的后院“起火”了。

  整日忙着公司的事,疏于对家庭的关照,妻子意外离世。石保国才意识到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公司。

  “我当初觉得,家,我已经挣足了足够养家的钱,孩子老婆本该无忧,所以从早到晚,我都忙在公司。打小的不安全感觉,我自己认为,公司的安全,我最上心,我不能让我的员工安全出了问题,不能让客户的利益因我工作的疏忽而受损。活儿干不完,我不能离开;车箱装不下,我不能离开;车皮没走,我不能离开……”说起妻子意外离世,石保国如梦初醒。

  那时两个孩子正值高中、初中的关键阶段,于是,石保国把重心的一半转向对孩子的教育上来。15年来,他一直仍孤身一人,担负着既做爹又做娘的责任,倾注全部心血,供两个孩子求学,从学校教育到家庭的情感呵护。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缺失的东西补回来。

  他一边苦心经营着自己的公司,一边悉心培养着两个儿女。苍天不负苦心人,如今的石保国,女儿无比优秀,研究生毕业后成为一高校的副教授,儿子从事科研工作,均属佼佼。

  “做事前,先做人。我一向这样主张自己的人生信条,我也希望我的孩子们能信守这样的人生信条。所以,对孩子的教育我没有放手。我是一个做事谨小甚微的人,做人上,更不能马虎,本份做事,诚信做人。做父亲,我也努力做到了,妻子故去的15年,我选择单身,就是想把全部的父爱给我的孩子们,我想补救遗失的东西。”说起孩子没有因为家庭的意外变故而影响他们的健康成长,石保国为自己的付出和最后得到的回报,由衷地感到自豪。

  在孩子们各自成才立业后,石保国又把全部身心回归到他的装卸运输事业上。

  人们发现,经历过艰难的石保国较之前更加沉稳,从容和简朴,身为事业成功的老总,随时想找他,你可以到一线上去,在装卸工的人群中总会有他劳动的身影。

  他说:“我是靠劳动起家的,劳动可以让我忘记一切烦恼。有的员工还年轻,没经验,有我在,我们一起并肩战斗,我就会感到他们是安全的,我也是安全的。200斤重包,我还能扛得动,我能从中感觉到,尽管我不年轻了,但我还是那么有劲儿,我依然能行。装卸虽说是个苦力活儿,但是,其中也有大学问,也有技术含量,一节车箱,我码的货,总能比员工码的货多,常常地,我与他们打赌比赛,在这种苦力活中,也能找出属于我们的乐子来。”

  所以,在他的公司,近40年的时间里,没有出现过安全事故。他每天8点上班,安排布置一天的工作流程与计划,中午俩馒头一咸菜便可对付一顿。晚上车皮不走,员工可以走,他却一直盯着,经常到深夜两三点。他的生活就是如此简单不过,在常人看来,也枯燥不过。

  42年如一日,一线坚守是他的常态。

  有朋友劝说,身为公司老总,手下有的是员工,苦活、累活可以让员工干,什么事都要亲历亲为,不累得慌吗?何苦与自己一直过不去呢?他的回答是:“苦,我会快乐!”

  闲暇时间,石保国学习上网,看看新闻,最爱看《军事天地》,除此,他没有更多的爱好,他不善交际,不愿意参加会议,也不喜欢喝酒,最典型的不良嗜好就是一天六包香烟。他说:“我也就这点嗜好,抽烟可以排遣一些干扰,能让脑子在一种状态里思考一些东西。这公司的日子与家里的日子一样,想过得好,得盘算,得经营,平时货少时,装卸工养不住,货多时,又忙不过来,所以我得让我的员工有饭吃,有钱挣。现在铁路运输的效益不好,但人们依靠铁路运输是省钱,但是必须得增加货源才能保证供求间平衡。让这两方面双赢,我就得操心。”

  诚信雄霸物流线

  之所以走到今天,石保国最叫好的是他的诚信与为人厚道的口碑。他不仅仅诚信面对他的客户,他一样诚信、厚道地面对他所有的员工。让他手下的员工有饭吃,有钱挣,他做到了;让他的员工安全、生活同样有保障,也做到了。

  那天,在企业现场,记者与负责各类东西安全与秩序的石组长聊天,他手下管理有五六十人,自称脾气不大好,但他服气石保国为人大气,他说:“我脾气不好,老总却常常容忍我,也教育我,他很体谅员工,工人不听话了,累了,从来不打不骂不训,他总是以身作则,从小事着手,包括热水的供应上,都能亲历亲为,给你表率。职工的婚丧嫁娶,石总都要帮忙配车,如自家办事一样。只要职工有需求,找石总,一句话的事儿,他像兄长一样。在利益分配上总是顾全大局。如:为了周村发展,他常义务去做好多事情,花心思,搞接待,做宣传等等。”

  在公司里间的一间办公室里,坐着两位老人,70岁的于老先生与76岁的石老先生,他们很是悠闲,做完统计的记帐工作后,看看书,帮着照看场地与来人。于老对记者说:“我从20岁时就在铁路装卸队上干活,与石保国一起已经42年了,我是看着他从扛毛包、开地、排车苦过来的,按理说,像我们这样的老人,一旦干不动了,在这种体制下,一般的老板早就不用了,可是,我们的石总却一直开着工资养着我们。他说,在他的企业里,他想让我们老有所依,老有所养。”

  袁先生是一位火车站站长,他从1999年与石保国打交道,一直到今天,开始是从工作业务上的交往,到最后成了挚友。他对石的评价是:“江湖、义气、感恩、忠情。”

  有许多事例可以解释他的江湖、义气、感恩与忠情。如铁路上的扫雪,沙巢的拔草清理,种种杂碎活儿,石保国多年来一直义务承担;一些脏累苦卸的活儿,也全是保国装卸队接手,且都是义务;一次可以,一年可以,但三四十年间,次次如此,没有怨言,没有条件,义务担当着铁路的后勤服务队,站长们的后勤保障队。再如4•28动车事故中,事发地就在周村附近,车务段急需人力救援时,第一时间内出现在现场的是保国装卸队。

  在客户的业务上,为了保障专列的运行,他能做到不计成本和个人得失。如2015年元月,有一列发往兰州并转运出口西亚国家的专列,因装车时间紧急,石保国亲自上阵,组织75名装卸工人,在零下十几度的严寒里,从清晨8点一直作业至次日凌晨1点,全员上岗,突击装车,保质保量地完成了装车,保证列车及时挂出。

  采访当天,巧遇日产400吨的面粉厂李老板,还有苏浙地区家具营销物流联合体协会理事长李先生,他们分别给我讲了发生在业务上的“三次与一次”和“雪雨中的老板”的故事。

  面粉厂李老板与石保国合作至今已是15个年头了,当初他合作的对象是快运公司,因其特殊性,面粉发货受时间、天气限制,为了能及时发货,他三次上门,均因配送调度不开为由遭拒绝,而在石保国名下,一次就成。石保国能急人所急,想人所想,及时调度调配,只要货到站,无论阴雨还是丽日,没有钟点,直到客户货物配送发走为止。所以,李老板,总是货一到站,他就一百个放心,万事不管,全托管给石老板。

  李老板说:“他能说到做到,15年了,没放过空炮。”言语间的那般信赖,不是用嘴说出来的,是石保国几十年如一日的诚信换来的。

  而另一个李老板倒是说起发货的经历,先是大倒苦水,“过去发货,铁路上有一套规章制度,从申报、领票、称重、安核、结算等10个程序下来,我们的人力就精疲力竭了,有时来一趟,光这个程序一天都走不完。现在,幸亏石总,一年多的时间,他可解决了我的大难题了,石总的‘一条龙’服务,让我们腾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干别的事情。只需一个电话、短信,一切由他来做,有时运费都由他先垫上的。”

  “家具装卸,需要数量与质量,所以对装卸、运输要求很高,为了保质量不受损坏,少装可能是妙招,但对于商家而言,因为数量减少,运输成本加大,利润就会降低。我有30家物流企业,一般地,一节车箱装20套,而在石总这里,就能一节装下30套,一套多出200元的利润,你算一下,我常年下来,石总会为我赢出多少利润呢?”

  “常常地,我们还是夜里装车,按常规,家具是夜间不装车的,在石总这里,却能打破常规,为抢时间,他们夜间加班,有时再垫付资金,这种装卸服务确实打动着我。相处一年多,我发现我们之间,没有与他的员工之间有过点滴不愉快。”

  “风雨天,你能看见他,雪雨中,你仍能看见他,我的货在哪,我就能看见他在哪,我看见过他穿错过鞋子挥汗一线,但没发现过在业务上有过差错。有这样一个‘风雨中的老板’,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一带一路”建设的马前卒

  提质增效的铁路货运为鲁中家具制造行业发展带来了强有力的拉动作用。周村家具协会秘书长孙杰表示,周村家具年产值在1500亿左右,物流和生产相互促进,良性循环,让企业在经济形势低迷的状态下快速增长。

  淄博保国装卸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一条龙”服务,为周村这座百年商埠增添了新的光彩和亮点。在蜂拥而至的产业大潮和本地区的物流运输遭遇瓶颈时,石保国与他带领的全体公司员工迎难而上,经铁路相关部门协调,并多次对周村地区及周边的多个产业发展规模、行业生态、物流困难和潜力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考察调研工作,组织的当地福王家具、凤阳集团、西王集团和全国各地家具协会,物流协会等召开的座谈会上,签订了相关的“运输服务协议”,最终促成“批量整车货物定向专列”的顺利运行。

  当前,习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党中央出台了内贸“供给侧改革”的大政方针,作为经济发展的亲历者、参与者,石保国正带领全体员工,以“一带一路”建设的马前卒,努力践行着中央号召,让铁路运输盘活了周村及周边地区的货物流通和经济发展,让产品插上了腾飞的翅膀,销往全国各地,出口中亚,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

  2016年的春运后,山东省铁路总公司济南铁路局领导在周村调研考察时,提出了具有长远战略意义的规划,建设周村大型物流园的宏伟蓝图,从2016年8月开始规划并实施有关方案,10月1日正式动工开建两个大型物流园(南,北货场各一个),共投资一亿余元。预计到2017年元旦正式竣工验收。

  记者采访时,物流园施工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物流园的规划,全部是钢结构罩顶,无论刮风下雨都能装车,不会受雨雪天气影响装卸和物流发货的进程。

  这对于石保国的装卸运输工作而言,也将是猛虎添翼、锦上添花,他对两个物流园建成后对带动鲁中地方的经济发展充满信心。

  实际上,社会的发展,迫切需要物流快速跟上,石保国的装卸运输工作的重要与必要可见一斑了。它所创造的社会价值是石保国与他的团队用血汗与奉献换来的。

  一向低调的石保国,心中却有着无私高调的精神追求,他说:“一个人挣钱不算挣,一个人能让更多的人富起来,让他所带的团队富起来,能为社会出力、奉献才算有能力,这个人在社会的存在才有价值。我也希望我能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和社会效益,为周村、为淄博、为山东。”

  我们相信,这条用汗水铺就与挥洒的路,石保国用他的信念,随着物流园施工建设的拓宽、延长,会越走越远。(黄海霞 韩艳)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