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确太霸道了":豫煤大佬陈雪枫的煤化重组杀伐路

1评论 2016-03-01 20:40:22 来源:无界新闻 作者:张庆宁 赶紧加自选!这票可能要成妖

   “河南真正的企业家”遭遇人生滑铁卢。

  2016年1月16日,中纪委发布消息,曾执掌河南最大国企、后任洛阳市委书记的陈雪枫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作为河南省第二位落马的副省级官员,陈雪枫一生跌宕起伏。

  1958年9月,陈雪枫出生于河南省杞县一个农民家庭。两岁时,其母过世,因家中赤贫,母亲遗体搁置三天后,才由好心人出资下葬。

  1982年1月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后,他的一生活跃于河南煤炭系统。自义马煤矿起步,他后来一手推动永城煤业扭亏为盈,成为全国煤业逆袭典型。他又以永城煤业为基础,将焦作煤业、鹤壁煤业、中原大化、河南煤气化(行情000968,买入)重组为河南煤业化工集团,后者系河南省第一家世界500强企业。

  河南煤化后兼并义马煤业后改称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下称河南能化),一举进入中国煤炭行业前三。

  商而优则仕,陈雪枫先后升任河南省副省长、河南省委常委兼洛阳市委书记。

  2014年3月底,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河南省郑州市北郊的黄河迎宾馆后,针对陈雪枫的举报纷至沓来。其中大量来自鹤壁煤业、焦作煤业、中原大化等当年被其重组的企业。

  以鹤壁煤业为例,原有领导班子中的李永新、刘顺山、宋鹏等核心高管均在陈雪枫入主后获刑。中原大化的一位副厅级高管和焦作煤业原董事长杜工会分别落马。义马煤业前任董事长武予鲁亦未幸免。

  这场河南煤业大地震,始自河南煤化重组,时至今日仍在延宕。陈雪枫则被多位落马高管的家属指为幕后推手,他们也是举报陈雪枫的主力军。

  河南煤化的重组与山西等地一样,属全国趋势,也是当时在河南煤业系统中风头无二的陈雪枫的机会。“但他的确太太太霸道了,不允许河南煤业有除他之外的其他山头。”一位家属称,当时抗拒重组的人,也就成为被陈雪枫杀伐的对象。

  如今,河南能化虽然总资产逼近3000亿元,但资产负债率在80%以上,同国内其他巨无霸煤企一样,犹如臃肿虚弱的巨人,在这场煤业寒冬中步履蹒跚。

  巨人缔造者陈雪枫同样身陷囹圄。

  重组

  陈雪枫职业生涯始于义马煤业,后来升任义马矿务局副局长。他真正的辉煌还是在永城煤业工作期间。

  2000年时,永城煤业只有三个大矿,常年排名河南省第二亏损大户。因规模小、亏损严重,永城煤业在河南煤炭系统中的地位,远在义马煤业、焦作煤业、鹤壁煤业等大型矿务局之下。

  当年7月,陈雪枫就任永城煤业总经理,后任董事长。濒临破产的永城煤业到2008年时,跃升河南省资产、盈利的第一大户,营业收入从当初的亏损1.5亿元变成盈利35亿元,营业收入从3.5亿元变成352亿元。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煤炭黄金十年到来,煤炭价格数十倍于过去;另一方面,懂技术重管理、工作起来不分日夜的陈雪枫,同样功不可没。

  陈雪枫麾下的永煤集团,以资源型企业的并购重组、矿权的受让或联合开发等多种形式,实现低成本战略扩张,资源扩张范围包括河南、内蒙古、新疆、陕西、山西、贵州、甘肃乃至巴西。

  其另一政绩则是牵手同处上海铁路局运输范围的宝钢集团,同时结伴巴西矿石巨头淡水河谷(CVRD),将永城煤业打造为跨行业、跨地区、跨所有制的大型企业集团。

  2008年末,河南省委、省政府决定,将永城煤业、焦作煤业、鹤壁煤业、中原大化和河南煤气化5个国有企业,重组为河南煤化集团。

  此次重组的外部原因是,国务院等部门鼓励全国煤炭兼并重组,在山西、内蒙古、河南、陕西等地形成一批年产5000万吨以上的特大煤炭企业集团。

  陈雪枫则是向河南省高层提出重组动议之人。他麾下的永城煤业当时在全国十大煤炭企业中排名第二,焦作煤业、鹤壁煤业等则远远落在永城煤业之后。

  重组后的河南煤化,以将近2000亿元的总资产,成为河南省唯一一家世界500强企业。陈雪枫成为这家巨无霸煤企的掌舵者。

  2011年1月19日,陈雪枫当选河南省年度经济人物,评委会给他的颁奖词是: “十年剑化作英雄胆,敢闯龙潭,勇踏虎穴;五百强只当闲庭步,站稳中国,问鼎全球。”

  2013 年8月,陈雪枫推动河南煤化合并省属国企义马煤业,改称河南能源化工集团,资产总额突破2800亿元,年营业收入突破2200亿元。新公司依旧是河南唯一的世界500强企业,并且跻身中国煤炭行业前三强。

  陈雪枫由此被时任河南省主要领导誉为“河南真正的企业家”。

  杀伐

  受托于河南省高层,陈雪枫是这次重组的具体操盘手,曾说“河南煤化工重组,谁也挡不住。”

  他一语成谶,部分试图阻碍重组的煤炭国企领导,纷纷落马。

  2010年4月,原鹤壁煤业董事长李永新被双规,是这次河南煤炭系统大地震的开始。

  陈雪枫曾在2000年与李永新共事半年,前者自义马矿务局调任鹤壁煤业任职总经理,后者时任鹤壁煤业董事长。

  “李一直在鹤壁煤业工作,根基很深。陈当时想抓权,但他没办法撼动李的位置,甚至连个采购权都没有。两人积怨颇深。”多位相关人士对无界新闻(微信ID:wujienews)记者表示,在鹤壁煤业处处受制的陈雪枫不得不申请调离。

  在主政永城煤业期间,陈雪枫从鹤壁煤业挖走多位与李永新不睦的科级以上干部,并委以重任。

  2007年,河南煤化重组消息传出,李永新为避免鹤壁煤业被陈雪枫合并,先行与中原大化联合成立中原煤业化工集团。

  中原煤化集团在半年之后注销,未留下任何痕迹。李永新此举,却使得他和陈雪枫的关系坠入冰点。多位相关人士透露,在重组河南煤化之后,陈雪枫多次表示,“一定要李永新的人头。”

  2009年上半年,李永新调离鹤壁,担任河南省安监局副局长。

  与此同时,“陈雪枫派出大量永城煤业的人进驻鹤壁煤业,查办李永新等人。永煤人公开称,此行的目标就是整翻李永新、刘顺山、郝林杰等人。谁不按要求配合调查,就撤谁的职。”郝林杰家属在一份举报材料中写道。

  一年多之后,李永新率先落马,随后包括原鹤壁煤业总经理郝林杰、原鹤壁煤业党委书记刘顺山、原鹤壁煤业总会计师宋鹏等人纷纷出事。

  在官方报道中,李永新系“煤老虎”,鹤壁煤业领导班子的集体坠落则是“中原第一大案”。其中,李永新贪污290余万元、受贿887余万元、挪用公款6450万元,获判无期徒刑。另外郝林杰贪污55万元、受贿44万元,获刑16年余,宋鹏受贿119万元,获刑14年。

  一个背景是,郝林杰四人的案件均在洛阳司法系统结案。陈雪枫自2013年7月开始,担任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

  同时卷入的还包括中原大化一位前高管,后者曾为夭折的中原煤业化工起草公司章程、设计发展规划等,同时担任核心领导。

  李永新落马之后,他被带走接受调查。

  这位前高管自称,“他们让我交待向李永新行贿的人,我实在想不出,最后我也被以贪污罪判刑。这些罪名都是捏造的,我会一直向有关部门反映。”判决书显示,其收受他人37.25万元财物并为他人谋取利益,构成受贿罪,获刑7年。

  鹤壁煤业地震之后,李永新派系被大量清洗,鹤壁煤业中层以上岗位基本由永城煤业人士接管。“基本上我们这边免掉一个,永煤那边过来一个。”鹤壁煤业人士透露,此次清洗还有敲山震虎之功效,“其他三家国企的领导班子大多都乖乖交权了。”

  义马煤业在2013年8月被河南煤化合并,前者的掌舵人武予鲁在合并10天前被双规,后因贪污、受贿、内幕交易、非法持有枪支案作数罪并罚,一审获刑20年。

  义煤集团相关人士透露,武予鲁长期担任河南省煤炭工业局副局长,一度分管永城煤业,陈雪枫过去系其手下。“当陈雪枫在2008年时提出重组义马煤业的时候,武予鲁拒绝了,两人的关系就此恶化。”

  据《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陈雪枫还有重组郑州煤业的想法,派人洽谈后未果。河南煤业的地震,此后围绕郑州煤业发酵,郑州煤业两任董事长杜工会、梦中泽,党委常委祁亮山先后被纪委部门调查。

  其中,孟中泽与祈亮山均来自此前地震的鹤壁煤业。《第一财经日报》曾称:“河南煤炭业地震不断,部分高管或因‘站错队’。”

  这些落马煤业高管的家属,也成为举报陈雪枫的主力军。不过,她们不能确定,陈雪枫此次落马与她们的举报有关。

  余波

  一路杀伐之后,陈雪枫商而优则仕。

  他在2011年1月调任河南省副省长、党组成员。两年多之后,升至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

  即便离开商场,河南能化依旧长期保有陈雪枫使用过的办公室,公司的投资取向同样延续着陈雪枫的主政痕迹。

  “河南煤化成立之后,一方面收购煤窑,继续做大自己的资产总额,另一方面则大量上马化工项目。另外,该集团在陈雪枫主政的洛阳市增加了不少投资项目。”相关人士透露,这些投资或者几无盈利,或者几近搁浅。

  《民主与法制时报》援引知情人士说法称,“陈雪枫很多时候在盲目投资。比如,乙二醇项目先后上了十几套,总投资近200亿元,目前有的没投产,有的在技术改造。他在小时候割草的地方,还上了40多亿元的项目,那地方没产业链,根本不具备投资条件。”

  河南能化在洛阳的投资,多令人扼腕。

  其中,国龙物流园项目签约于2012年7月4日,由河南煤化与洛阳市建投共同出资的合资公司出资建设,预计总投资100亿元、占地2000亩,系多功能一体化物流新城项目。

  无界新闻记者注意到,这一省属重点项目至今只完成了首期项目的拆迁工作。上百亩的空地中央,孤零零地树立着“丝绸之路东方新起点”的黑色石碑。

  河南煤化还联合洛阳市政府在伊滨区打造一个占地12.6平方公里的洛阳新区商务中心区和伊河北岸规划区域,计划总投资200亿元。

  不过,该项目目前亦处于搁浅状态。

  在煤炭行业集体过冬的大背景下,河南能化未能幸免。中诚信国际在2015年3月为河南能化出具的信用评级报告显示:该集团盈利能力明显下降、目前资产负债率偏高、未来资本支出规模依然较大以及化工业务经营压力较大。

  截至2015年3月,河南能化的总债务同比2012年攀升68%,资产负债率高达81.05%。

  河南能化旗下子公司人士介绍,十多个大矿当中,目前盈利的不到四成,大部分都处于亏损状态,整个集团的资金链紧绷。

  “煤炭黄金十年,我们都是赚了钱的。如果领导省着点花,再撑个十年都没问题。并入河南能化之后,我们现在连工人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鹤壁煤业相关人士则感慨。

  至于陈雪枫,落马之前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这两年,他一直害怕别人报复,一家老小过得提心吊胆的。”相关人士透露。

关键词阅读:陈雪枫 杀伐 长按 民主与法制时报 中原大化

责任编辑:雷玮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