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画风和日本都这么像了 中国动画公司不如也把那套商业模式学过来可好

1评论 2016-02-18 09:14:00 来源:虎嗅网 打板粤泰股份错在哪?

    本文章由空知猩猩提供(误)

    版权提前分配的制作委员会,能给中国原创动画带来什么?

    注:“制作委员会方式”是一种在制作动画和电影时分散风险的方式。此方式起源于日本,在日本已是一种主流的方法。具体的说,首先由多个公司出资,在分散了资金风险的同时,如果有收益出现的话,也会基于出资的比率进行分配。对赞助企业来说,每一个作品所需要的资金减少,于是相应的可以参与较多的作品,也比较容易筹措制作的费用。

    在知乎,关于“制作委员会”制度的讨论寥寥无几。对于中国二次元行业来说,“制作委员会”还是一个源于日本动画的商业模式,而中国的宅宅们大多也只关心过“提供眼”这个梗,并不太了解日本动画行业的“提供”背后,究竟能带来什么样的商业意义。

    随着Bilibili、腾讯、爱奇艺等公司纷纷进入制作委员会,中国公司也试图了解并学习日本的IP运营模式,也希望从中获取更多的二次元IP的孵化、运作经验,从而推动中国国产IP的发展。

    “制作委员会”到底能做些啥?这篇文章会给你答案。

    “制作委员会”是怎样的商业模式

    制作委员会的结构如下图所示(搬运自日本相关资料):

    “制作委员会”的本质就是风险共担和版权提前分配

    这些投资商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通过内容及商业运作,打造一个新的IP。最终通过版权的二次利用,以各类形式将版权价值转化为经济价值,从而达到盈利的目的。

    “制作委员会”的关键在于,能否将市场需求直接体现在IP产品内容上,从创作源头就为用户量身打造IP产品。这是一种将市场需求转化为产品内容,利用市场需求提升IP价值的过程。

    版权的提前分配,造就了多样化的盈利模式

    日本人是怎样通过“制作委员会”这一模式盈利的呢?下面,ACGx用2015年10月番的《机动战士高达:铁血的奥尔芬斯》来举例说明。

    《机动战士高达:铁血的奥尔芬斯》宣传海报

    首先,这部动画是由MBS(每日放送)及SUNRISE(日升社)共同出品,也就是说,这里两家公司共同构成了这部动画的制作委员会。ACGx注意到,MBS的最大股东是日本电子行业巨头SONY,而SUNRISE则是万代南梦宫旗下的动画制作公司。

    除了常规的动画播放权销售之外(中国方面是优土及AcFun独播),《机动战士高达:铁血的奥尔芬斯》的盈利方式也是多种多样。

    1、模型玩具产品

    作为玩具大厂的万代,怎能放弃这个赚钱的大好机会。于是在2015年7月的高达新作发表会上,公布动画信息的同时,万代也一同公布了三款主角机“巴巴托斯”的玩具产品,分别是1/100 TV版模型、1/144 HG模型、NX 成品模型。

    万代:给你三个月,准备好钱

    现如今,该玩具产品线已经增加了数量众多的机体模型,各种机体拓展包,在淘宝搜索“铁血孤儿”关键词,可以搜索到2054件相关宝贝,令人眼花撩乱。

    2、电子游戏

    “巴巴托斯”首次登场于《高达破坏者3》(左1)PS4/PSV独占,2016年3月发售

    除了玩具之外,万代南梦宫也是电子游戏界的元老,GUNDAM本身也有着丰富的游戏产品线。加之MBS背后的索尼背景,《机动战士高达:铁血的奥尔芬斯》相关的电子游戏产品也自然而然地被索尼自家的Play Station独占。

    3、音乐发行

    MISIA《孤儿泪》单曲,2015年11月25日发售

    由MISIA演唱的《オルフェンズの泪》(孤儿泪),作为这部高达动画的ED1,其音乐作品是由索尼音乐发行,单曲CD已经于2015年11月25日发售。此外,在第66届日本红白歌合战中,MISIA也以红组特别嘉宾的方式再度演绎了这首动画歌曲。

    唐沢美帆演唱的《STEEL -鉄血の絆-》,也将于2016年2月24日发售

    《机动战士高达:铁血的奥尔芬斯》的另外一个ED《STEEL -鉄血の絆-》,则是由Lantis公司旗下艺人唐沢美帆演唱。有趣的是,Lantis这个以动画、游戏、声优相关的唱片公司,实际上是万代影视旗下的子公司,实际负责万代南梦宫的音乐软件事业。

    “制作委员会”将《机动战士高达:铁血的奥尔芬斯》的版权拆分到了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公司。依托万代南梦宫与索尼的各类资源,这个原创动画IP也正在以遍地开花的形式实现最终的盈利。

    所以日本的IP最大的特点,就是授权领域分的特别细,版权构成也特别复杂。这种情况的发生,与版权的提前分配脱不了干系,“制作委员会”通过这种零碎的版权分割,造就了多样化的动画盈利渠道。

    中国的原创动画是怎样做的

    日本那边IP二次开发如火如荼,中国动画公司看在眼里,也急在心中。要知道,光IP商品化这一项,就占了日本2014年动画产业总收入的40.2%,即6551亿日元的年产值,约合374亿人民币,IP二次开发的威力可见一斑。

    实际上,中国动画公司懂得IP二次开发的重要性,却一直找不到门路。无论是传统动画,还是网络动画,都在重复同样的单一盈利模式。

    可爱的三只松鼠哟,你们掉的是这个金梨,还是这个银梨呢?

    就以最新的《十万个冷笑话》第三季来说,其IP收入主要体现在广告、手游、周边上,依然停留在“先等IP火了再开发各类衍生品”的思路。即使这次有“好基友”三只松鼠赞助,广告的意味也实在太浓,只出现了那三只小松鼠的形象,而产品并没有很自然地融入到动画内容中。

    对于二次元来说,《大圣归来》的周边画风有点不太一样……

    甚至是去年大热的《大圣归来》,IP的二次利用也是在电影上映火了之后才展开的。相比《机动战士高达:铁血的奥尔芬斯》这样同步开发,动画未出先上周边,从容地声发布游戏、音乐产品,中国的动画创作思路与日本还有很大的差距。

    日本动画公司知晓他们即将推出的IP会有怎样的市场反应,也知晓这个IP的粉丝究竟是什么人,他们是从市场的角度来孵化IP并二次利用。

    制作委员会能为中国原创动画带来什么

    日本“制作委员会”给我们的启示,远远不止风险共担以及版权提前分配这么简单,这涉及到怎样孵化并创造一个优秀IP的可能。他们深知并不是所有IP都能成为所谓“超级IP”,但是却能通过一系列手段,从各个方向榨干IP的价值。

    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基于市场的需求来创造IP,这必须从两个方面来说明。

    IP的选择

    在众多作者中,选择优秀并适合当下市场需求的IP来进行运作。不同时代背景下,二次元也会有不同的流行趋势,包括不限于:题材、故事、人设,甚至连女主欧派也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变化。而市场,则是最好的风向标,“制作委员会”则是最有力的执行者。

    IP的改编

    根据发行渠道的不同,观众会发生变化,市场也会自然而然地有所改变。适当的改编能让IP更容易适应不同的市场环境,从而获取到最大的经济价值。“制作委员会”那些不同资本不同领域背景的成员,深知这其中的奥秘。

    对于动画产业乃至整个二次元产业来说,IP无疑是这个领域的核心。然而,营销只不过是发挥IP经济价值的手段,深层次的文化内容属性其实才是这个领域的重点。

    当我们能从市场的角度来制定IP计划的时候,“制作委员会”制度也能自然而然地在中国生根发芽。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ACGx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39386/1.html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