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徐敏:在南极觉得热 可能只有我们

1评论 2016-02-01 11:32:00 来源:商业电讯 涨停板套利三天赚20%

    和徐敏(花名:玄奘)约了在杭州泰嘉园一个小间里。

    见面后,我们都还没有说话,他就笑起来,好像小孩捡到了心爱玩具。鲜红的格子围巾,在深色大衣上跳动。

    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是那个玩具。

    只是我的采访请求,让他很快勾起了关于南极一些美妙的回忆。

    1月1日,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发起了一场称之为改变人生的旅行,就是跑到世界的尽头——南极,还拉上了一些小伙伴,玄奘就是其中之一。

    直到17日,他们才完成这趟极地之行。

    给心灵做减法

    

    行程长达17天,但却很紧凑。

    这是一条漫长惊险的旅途。由上海飞至阿根廷,由布宜诺斯艾利斯南下,到世界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随后穿越有魔鬼海峡之称的德雷克海峡,最终抵达南极。

    玄奘带着一些必要的衣物就出发了。这是他去得最远的地方,带东西却比平时旅行少得多。临走时,除了少数几个朋友,就连一些公司高管都不知道玄奘去南极。

    类似的洒脱并不仅这一次。

    2015年5月18日,正值安存科技突飞猛进之时,他突然公布辞去安存科技CEO一职。公司事务交由经营决策委员会决策。

    当时,玄奘在给员工一份公开信中表示“这个决定,比‘2014年12月,公司估值达到10亿’,更让我振奋。”

    在过去40多年时间里。玄奘和大多数企业家一样,身上不断聚集着各种光环和标签。

    律师、安存科技CEO、董事长、中国互联网电子数据研究院副院长、安存巴九灵公益基金会发起人……

    一场充满负荷的生活堆在玄奘身上,“总有一天我会到达极限,不如早点开始梳理。”

    而这次几乎与社会切断联系的南极之行,是一次很好的尝试。

    事实也证明,在玄奘“失联”的大半个月里。无论安存科技还是安存巴九灵公益基金会都运转得很好。

    “生活意识也开始变得清晰,审核每样东西是否真的需要,就能变得更加的快乐与自由。我们对与事物的囤积,是由于目标的不清晰造成的。”玄奘说。

    在南极之行中,玄奘也逐渐感受到一个人成功与否并不在于他戴上多少种身份,而是在于他能够剥离多少种身份,找到自我。

    “有时候,买了十个杯子,但最常用的也许就只有那一个而已。我们总是害怕失去那些我们可能需要的东西。”

    企鹅、麻将与公益

    

    “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是玄奘、吴晓波此次南极之行的箴言。

    2015年5月,吴晓波出版了《把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散文集,影响甚广,引发了一代人对人生的思考。

    吴晓波对于此名言的进一步阐释是,“原来生命从头到尾都是一场浪费,你需要判断的仅仅在于,这次浪费是否是美好的。”

    “所以对于浪费生命,晓波深得精髓。”玄奘说,在上海浦东机场过海关时,他看见吴晓波行李箱里装了一个黑色、四四方方的大盒子,而且似乎还挺重。

    “我问他里面装什么宝贝?晓波笑了一下,悄悄告诉我‘自动麻将机’。”玄奘说,到南极之后,盒子打开后,周围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文人爱麻将,已有不少先例。梁启超、徐志摩、沈从文、张爱玲、张恨水、闻一多、胡适等都是麻将爱好者,但能把“国粹”玩到世界的尽头,恐怕目前只有吴晓波一人。

    于是在1月的南极海边,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一张麻将桌前,吴晓波、宝哥、玄奘、王坚四人坐定了一圈。

    “五万。”宝哥放一了炮。

    吴晓波“吃”了后,两手把牌一推,“胡了。”

    作为庄家的玄奘,一下子输了32番。他望向窗外,不远处,一群企鹅正排着队伍翻进海里,犹如被上帝推倒的麻将牌。

    “尽管输了,但却依然很开心。没想到,这种俗事也可以做得这么浪漫。”在玄奘看来,在南极打麻将,现实和理想、俗与雅、创意与平实的有机交融。这种大胆的尝试,让他领悟到创业也好,人生也罢,并不是在你经历的事情本身有多美好或艰苦,而在于你是否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事实上,吴晓波这次带有麻将机来还是另有目的。“我们并不计划把麻将机带回去,而是送给中国长城站的工作人员,用来丰富他们业余生活。”玄奘说。

    由于极地环境恶劣,极地的科考人员很少可以外出,平时除了工作外,业余生活相当单调,从一万多公里飘洋过海的麻将机可以为他们带来不少乐趣。

    “当时,我们事先联系好了长城站站长。当时邵冰冰还即兴做了句打油诗‘长城站上筑长城,万里长城永不倒’。”玄奘说,遗憾的是,等到1月11日,他们被长城站站长告知海浪很大,长城站附近的登陆点都无法登陆,最后只好无功而返。

    为什么觉得热?

    

    雪地里脱光衣服,是玄奘和吴晓波在南极最为跳脱的一件事。

    1月13日,南极洲菲尔德斯半岛,气温零度。

    “如非亲自踏上这南极,可能很难感受这里的美丽需要极致呵护。”玄奘发现南极是全球环境自净力最差的地方。这里的低温,使污染物分解大大放慢。

    这个最不适合生命存活的地方,环保意识成了重中之重。

    “当我听说一块香蕉皮从变黑变烂到最后被微生物分解需要180年时,很惊讶。在踩进南极雪地之时,就像行走在地球的心房之上,能感觉到这块土地微弱气息。”玄奘说。

    在离大西洋很近的地方南极海边,积雪不到1米深。

    吴晓波说:“我们为祖国带点南极‘特产’回去吧。”

    旁边有个声音:“不是不能带任何东西回去吗?”

    吴晓波从包里掏出一面旗子,上面写着“垃圾分类”。

    原来,吴晓波要带回去的是南极“特产”,就是的环保精神和意识。

    玄奘和吴晓波相视一笑,开始就脱光上衣,为环保拉起来旗帜。很快,吴晓波频道书友会旅行大组组长方延也领会了,加入了队伍。

    三个老男人一起脱光了上衣,像孩子一样在雪地里玩了约半个小时。

    究竟什么样的“热”,才会让人在南极脱光衣服?

    “这里有应该多种能量的交融,友谊的温度,也有公益的温度,当然还有身体的温度。”玄奘说。

    2008年,玄奘放弃了经营20年的律师事业,转身投入互联网怀抱,创办了安存科技。而这只因吴晓波的一句话。

    当年5月,吴晓波从美国做访问学者回来,专心创作《激荡三十年》,当时玄奘是吴晓波的法律顾问。吴晓波指着办公桌上的报纸和杂志说,“未来这些都要进博物馆”,他的预判是,未来的产业非互联网化即死。这给玄奘很深的触动。

    4个月后,玄奘投资500万,创办了安存科技。这是一家应运互联网时代而生的公司,致力于确保互联网电子数据真实性。

    安存科技起初发展并不顺利,曾发生了几次性命攸关的危机和决策转型,每次都得到了吴晓波的亲力指导。

    2014年底,安存科技获得华睿资本1亿元的A轮融资,估值高达10亿元,团队也从创业最初的3人到扩张到现在的500人规模。

    “到南极不是因为看见多么美丽的风光,不是因为看见多么可爱的动物,而是和谁一起看见。”玄奘说。

    2015年吴晓波、玄奘还联合成立浙江安存巴九灵公益基金会,从事扶持有困难的创业者创业、资助与紧急救灾救援相关的公益活动。

    如今,两人再度携手,致力于知识产权保护和数据版权事业。吴晓波拟投资安存科技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安寻科技,目前正在尽职调查阶段。据了解,安寻科技致力于原创文学作品、原创图片电子稿件备案、网络侵权取证。

    正如盲人有比正常人更敏锐的听觉力。经历了创业之难,南极之寒,让玄奘对温暖变得更敏感。

    “从南极雪地回到室内,我能听到细胞复苏的声音,感觉又多活了一场。”玄奘如是说。

    (文/崔丘)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