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antir 简史:世界的英雄 还是隐私的梦魇?

1评论 2016-01-29 08:00:00 来源:虎嗅网 华资实业20%大肉分享

    本文来自 Maus Strategic Consulting,由 VentureShares 编译。头图为Palantir 董事长 Peter Thiel 与 CEO Alex Karp

    从政治中心起步

    Palantir,她是美国情报机构的宠儿,也是激进隐私保护人士的梦魇。如今,她让众多顶尖投资者为之迷醉。在无数场合,这三个音节带有魔力般被清脆地吐出:Pa—Lan—Tir。

    尽管如此,许多关于 Palantir 的信息要么支离破碎,要么基本是推测。但不要紧,这篇 Palantir 简史将这些支离破碎的信息合并为一个统一整体。要知道,这可能是到目前为止市面上关于这家公司最完整的历史。

    我们联系了 Palantir 的发言人 Lisa Gordon,询问她对于这篇简史的官方意见。她读后,以Palantir标志性的休闲风格回复道:

    我还真没啥要补充的,看起来已经蛮完整的了。

    尽管大部分公开报道都认为 Palantir 的成立时间为 2004 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认定,Palantir 由 Peter Thiel 在 2003 年 5 月正式注册成立。

    Peter Thiel(PayPal 创始人和硅谷最著名的投资人之一)说他希望这家公司具有强烈的使命感,希望她能利用诸如 PayPal 欺诈识别系统这样的前沿科技软件,「在保障民众自由的前提下打击恐怖主义」。

    2004 年,PayPal 工程师 Nathan Gettings、斯坦福大学研究生 Joe Lonsdale 和 Stephen Cohen 三人开发了 Palantir 软件原型,开发过程的所有资金都由 Peter Thiel 提供。

    同年,Peter Thiel 邀请来他之前在斯坦福法学院的同事 Alex Karp 作为「临时 CEO」(后来成了正式 CEO )。Alex Karp 是正统的哲学博士,却把他在哲学上的想法用在「非正统」的用途上。他曾在伦敦成立一家叫做 Caedmon Group 的投资公司,同时也帮助过 Peter Thiel 的对冲基金 Clarium Capital 进行募资。

    (Palantir CEO Alex Karp,图片来自 Forbes )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和硅谷科技圈的各种围绕 Karp 的轶事都显示,Palantir 初创时难以找到投资,但美国的情报机构和 Alex Karp 在欧洲强大的投资者资源为公司提供了新的融资渠道。

    他们最初咨询了许多专家,希望能帮助他们在华盛顿开展业务,后来联系到了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 Alex Poindexter,后者在 2004 年把他们介绍给了美国国防政策委员会的前任主席 Richard Perle。

    虽然有这些专家帮助在华盛顿这样的政治中心开展业务,Palantir 在一开始仍然遇到了数次沟通上的摩擦。Alex Karp 称,在 2005 年第一次与一家情报机构会面时,他曾被携带枪支的安保人员「吓坏」,而且当时他还询问了一个官员的名字,压根就不知道这是不合规矩的。Palantir 的员工一般穿休闲装参加会议,一些政府官员为此感到非常吃惊。

    美国国家反恐中心前负责人 Michael E Leiter 曾说:「你看 Alex Karp 那古怪的头发和休闲服,和我们完全不是一类人。」但后来他还是成为了 Palantir 的忠实支持者和公司顾问。Alex Karp 也曾说:「与他们(政府人员)的前一百次见面中双方都充满了误解。」

    尽管如此,中央情报局(CIA)还是看上了 Palantir 的信息分析水准,并从 2005 年起就是他们的忠实客户。其风险投资部门 In-Q-Tel 也在 2006 年中正式成为了 Palantir 的投资人。

    (Palantir Gotham分析平台界面)

    (Palantir Metropolis分析平台界面)

    2007 年,Palantir 以「Rivendell」为昵称在华盛顿郊区 McLean 开设了新办公室,拥有了第一个情报局出身的员工 David Worn,他是前国防部情报官员兼 MITRE 工程师。

    Palantir 在华盛顿每月组织「Palantir 之夜」,聚集许多演讲者和社会名流。此外,还雇佣了前参议员 John Braux 和 Trent Lott,活跃于各种政治游说活动中。

    2010 年到 2013 年,公司的游说活动支出稳定增长,全年在这上面的投资超过了 110 万美元。

    Palantir 的政府客户不断增多。按照 Alex Kap 的说法,这主要是通过口口相传,他说:「公司不需要销售团队就能获得非常多的用户」。

    Palantir 最广为人知的客户是情报和国防机关,如中央情报局(CIA)、国防部(DoD)、国家安全局(NSA)和联邦调查局(FBI),但他们还为其他类型的政府机构服务,例如问责和透明度委员会、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食品药品监管局(FDA)以及近期新增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等。

    (Palantir CEO Alex Karp;图片来自Forbes)

    在争议漩涡中现身

    2009 年,有 20 年历史的国防软件承包商 i2 公司总经理 Tim Drake 嘲笑他的新竞争对手 Palantir,称其为「小鲜肉」,认为无法在政府市场持久发展,因为该市场非常重视产品的稳定性。

    现在看来,这个预测大错特错了。2013 年 8 月,福布斯杂志援引前国务卿赖斯的访谈,称 Palantir 已成为「国家安全机构的宠儿」。

    但这并不意味着 Palantir 的发展没有遇到问题。

    美国军方内部曾爆发争论,考虑使用 Palantir 的软件,还是继续用分布式通用地面系统(DCGS-A)。2010年,军方的一份「联合紧急操作声明」文件夸赞了 Palantir,但随后即传出消息,说这份文件是由一个 Palantir 员工代笔的。

    陆军运作测试指挥部随即要求把对 Palantir 的夸奖从这份联合声明中删除。DCGS-A 的支持者称自己的系统更通用,且更易于与其他系统协作,并宣称 Palantir 的支持者为「托儿」。

    Palantir 的支持者反驳称,其系统更易于使用,更可靠且更快,他们认为 DCGSA-A 支持者要么不了解地面部队的需求,要么和许多既得利益的软件公司私通,如 IBM(通过 i2 )、Northrop Grumman、Lockheed Martin、以及General Dynamics。

    (Palantir为美国陆军提供的软件界面)

    这并非唯一一场牵涉到 Palantir 和 i2 的混战。i2 在 2010 年 8 月提起诉讼称,Palantir 的员工 Shyam Sankar 有欺诈行为,利用壳公司 SRS 企业软件发放 i2的软件许可,以便窃取该公司从 2006 年到 2010 年的商业机密。

    2010 年 1 月,两家公司发布联合声明称,他们已达成了「令双方都满意」的协议,称各方都不会就此话题发布任何公开声明。

    在 2010 年还爆发了另一场争论。当时,HP Gary(一家与美国政府关系密切的软件公司)的邮件系统被黑,公开的邮件中包含了一个 Palantir 向美国银行做的展示文档,里面说明了 Palantir 可以如何通过与 HB Gary Federal 和 Berico Technologies 的合作,有效打击「维基解密」。

    事件爆出后,Alex Karp 很快发表声明说,他已指示公司与 HB Gary 断绝关系,同时称:

    言论自由和隐私权对美国的制度来说至关重要。自成立之初,Palantir 是这些观念坚定的支持者,并在软件开发的过程中以实际行动来展示对隐私保护和公民自由权的承诺。我代表我个人,也代表整个公司,为到目前为止所有涉及到 Palantir 的问题,向「维基解密」这样的组织公开道歉,尤其是 Greenwald 先生(宪法律师,WikiLeaks 支持者)。

    (泄露出来的带有 Palantir Logo 的展示页,其中有提到维基解密支持者 Greenwald)

    Alex Karp 后来说,他当初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打击「维基解密」计划的存在,同时称这是因为,公司的扁平结构会促进员工像企业家一样自主行动,而非事事需要其主管去批准。

    人们注意到,这个打击「维基解密」的计划是由 Palantir 在华盛顿办事处的员工提出的,而不是公司位于 Palo Alto 的总部,因此,很可能是这个原因造成公司对该计划毫不知情。

    为应对该事件,Alex Karp 还说,他雇佣了一家法律公司(Boies, Schiller & Flexner)调查 Palantir 在这件事中的角色,并让该计划的首席工程师 Matthew Steckman 离开公司休假。Palantir 随后解雇了 Matthew Steckman,同时建立了内部职业伦理专线。工程师们可利用该专线向公司匿名举报他们认为涉及不道德业务的主管。

    Edward Snowden 的泄密事件爆发后,有人担心这可能会影响大众对 Palantir 的第一印象,尤其是一些评论人士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棱镜计划」(PRISM)与 Palantir 的「Prism」软件平台混为一谈。Palantir 在一份官方文件中回应称,这两个东西毫无关联。

    经过简单的 Google 搜索引擎趋势和词条关联度分析(即,两个主题和短语同时被搜索的次数多少)可以看到,似乎公众并没有很显著地把 Palantir 和整个泄密时间相关联。

    (Google 词条搜索数量:Palantir 和Snowden)

    (Google 词条搜索数量:Palantir 和美国国家安全局 NSA)

    事实上,2013 年 6 月泄密事件爆发时,关于 Palantir 的词条搜索确实有一定程度的增长,但这种增长远小于一般商业新闻报道 Palantir 时搜索次数的增长。(例如在 2009 年 9 月,华尔街日报曾报道 Palantir 新一轮的融资情况,这是搜索次数的增长是比较显著的。)

    但是,虽然这个事件没有直接损害 Palantir 的公众形象,其负面影响还是略微增多。此外,政府承包相关法规的变化和对公众大数据的使用都可能威胁到 Palantir 的长期收益。

    (Google 词条搜索数量:Palantir)

    为了抵御这种风险,Palantir 不再局限于政府合同,力图使自身业务多样化。公司不会只为政府客户服务,他们的客户之一纽约警察局将他们推荐给了摩根大通银行,后者成为了他们的第一个私营行业客户。

    Palantir 在 2009 年 12 月与摩根大通银行签署了价值 500—2000 万美元的合同,帮助该银行检测欺诈行为,至 2011 年年末,摩根大通开始使用 Palantir 软件来实现精准营销。

    其他客户还包括有美国商会和 SAC 资本。Palantir 还对制药公司、保险代理机构、医疗保健提供商、法律从业者和商业贷款者提供大数据服务,包括网络安全和情报。许多媒体报道称,2013 年,Palantir 的收入中仅有不足 40% 来自政府客户。

    Palantir 并非将自身局限于美国。其国际事业似乎早已在 2008 年启动,一位叫做 Shannon Scott 的人在 Quora 上相关问题下曾做出过回答,称他是 Palantir澳大利亚办事处工程主管,且为 Palantir 的第一位非美国员工,这个回答与其 Linkedin 上个人资料中所列日期相符。

    2010,一家加拿大安全公司也称,他们使用 Palantir 抵御网络间谍,这可能是Palantir 最早被披露出来的国际项目。如今,Palantir 的办事处已遍及全世界。

    (目前已「被发现」的Palantir办事处)

    成为最稀有的独角兽

    Palantir 的收入状况仍然非常神秘。据分析师预计,该公司 2010 年的收益介于 2500 万美元与 5000 万美元之间。不过,2011 年福布斯杂志援引一位「声誉颇高」的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该公司的收入「远超过 8000 万美元」。

    2012 年,华盛顿邮报称,Palantir 在 2011 的年收入超过了 2.5 亿美元,但并未指明消息来源。2013 年 8 月份,福布斯称,Palantir 在 2012 年的收入低于 3 亿美元,但 2013 年则会超过 4.5 亿美元。

    这样的高速增长点燃了投资者的情绪。从 2006 年中到 2012 年,Palantir 经过了几轮稳定增长的融资,但在 2013 年 9 月到 2014 年 2 月,公司启动了一轮大规模投资,总融资额为 5.868 亿美元。交易基本都由摩根士丹利完成,仅有某一未披露投资方在 2013 年年末单笔投资 5750 万美元这样一个例外。

    该公司的估值同样大幅增长,从 2011 年 4、5 月份的 7.35 亿美元,上升到该年 8—9 月份的 25 亿美元(来源于 TechCrunch)。然后,在 2013 年,该公司的估值从 9 月份的 60 亿美元跃升至 12 月份的 90 亿美元。到 2015 年 1 月,Palantir 的估值已经达到 150 亿美元。

    ( Palantir 融资历程)

    ( Palantir 融资历程)

    Palantir 有一种富于创意和特立独行的工作哲学。即便公司面对顶尖的金融公司客户,或是更为神秘的全世界政府机构,公司似乎能依然保留其放松、极客般的文化。

    Palantir 以小说《指环王》中的一块能辨析世事的石头为名字,并以该小说中出现的许多地理位置公司位于各地的办事处。同样,公司最重要的两个数据分析平台 Palantir Gotham 和 Palantir Metropolis都来自 DC 漫画(蝙蝠侠和超人)。

    休闲、快乐的氛围似乎已扩展到公司每个角落。例如,在 Palantir 总部,其中一间会议室已被改造为海洋球池,也允许所有员工带自己的狗来上班。工程师们也自己为每款新软件版本设计卡通图案 T 恤。

    ( Palantir 员工工作中)

    ( Palantir 办公室)

    (Alex Karp 与蝙蝠侠标志)

    但绝不能因为如此欢乐的氛围便认为 Palantir 的员工对待工作不严肃。在职位发布平台 Glassdoor 上,时常出现有人对 Palantir 超长工作时间的描述,以及为全公司所有员工设定的工资上限:12.7 万美元(以硅谷标准来说不算高)。

    Alex Karp 说,曾经有一位投资人问他:「这到底是一家公司还是一个异教团体?」对此,他认为:

    要完成某些工作,金钱不能被作为目标。我更愿意相信,我们建立了一种文化,这种文化是为了达到一个更高的目标,而公司本身仅仅是一种形式。我认为这种文化才是我们有如此漂亮的营收数字的原因。

    Karp 称 Palantir 会由于道德伦理问题放弃多达 20% 的收入,同时还有许多根本不挣钱的业务。这种极强的「使命感」让人很难想像 Palantir 是如何实现今天这样的高收入的。

    但 Alex Karp 似乎认为,这种「使命感」才是公司能招揽到最顶尖人才的原因,他说:「其实很简单,我们只需要告诉这些人,你可以帮助我们一起拯救世界。」

    显然,Palantir 为他们自己的非盈利性工作感到自豪,例如打击贩卖人口、灾难援助、人权保护、全球食品安全等。Alex Karp 所说的「更高级的目标」可能要比这些事情更加「高级」,他也提到自己在 Panlantir 的早期工作就如同「建立世界上最重要的公司 」一样。

    那么,「更高级的目标」指的是什么?Palantir 打算如何「拯救世界」?公司网站没有明说,称所有员工「为共同理想而工作」,「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并「帮助世界最大的组织解决最具挑战性的问题」。Palantir 坚持认为,之所以在Palantir 工作显得如此独特,正是因为这样的使命感。

    (Palantir 之名来自于《指环王》中一块能辨析世事的石头)

    厌世一点的解释是,强调这种使命感只是为了激励公司员工,或者是一种公关手段,将自己描绘成一个不只是追求利润的公司。但让我们假设,这种使命感至少有部分是真实的。

    Peter Thiel 最初提出的目标「在保障民众自由的前提下打击恐怖主义」已经被延展到更多方面:在保障隐私的前提下提供大数据分析技术。他认为「9.11」这样的事件会引起一系列糟糕的应对政策,而如果在保障隐私的前提下为政府提供 Palantir 这种最尖端的科技,能有效避免这种情况。Alex Karp 显然非常重视隐私,他说:

    政府不应该知道一个人抽了根大麻或者有婚外情这样的事情。在这方面,我们必须要保护自己不受政府监控,这样我们才能放心成为我们希望成为的那种独特、有趣以及古怪的人。

    于是,Palantir 的目标似乎是站在刀刃上:给人们以看清世界的强大能力,但同时不被这种强大的能力所腐化。

    VentureShares 云创谷 微信公账号:硅谷投委会(vscouncil),如需转载,请联系VentureShares 获取授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dxianslz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38400/1.html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