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锅无用?贾跃亭画饼难充饥!

1评论 2016-01-12 07:41:00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王媛 感谢300643

  1月8日下午,当快播创始人王欣坐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的时候,乐视董事长兼CEO贾跃亭正在出席为接下来出击海外市场布局的全球焕新会,他或许根本没意识到这场庭审会让他和乐视卷入舆论的漩涡。

  事情发端于庭审的中期,王欣的辩护人在提交新证据时称:“公诉人告诉我这个案件是谁举报的。在此前,国家版权局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是乐视网(行情300104,买入)投诉的。”腾讯公关总监张军随即在微博上耐人寻味地发了一句:“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此前,腾讯一直被外界猜测为“快播案举报者”。

  紧接着又出现了贾跃亭微博、乐视贴吧被网友留言挤爆的网络奇景。很多网友甚至高呼“粉转黑”。

  当晚,开完会的贾跃亭,忍不住“爆粗口”发微博喊冤:“想念窦娥,心疼薯片”,并反问“咱能背这口大锅吗?”

  43岁的贾跃亭一向爱惜自己的形象,他所发的3000多条微博,大部分内容是关于乐视的推广和心灵鸡汤,就算是在去年陷入更大的风波时,贾跃亭也没有在微博上爆过粗口。显然,这一次“快播案事件”让他始料未及。

  过去的一年,乐视四处出击,包揽了视频网站资本运作的“半壁江山”,入股酷派、易到用车、TCL,乐视体育、乐视影业、乐视移动相继获得融资,还发布了手机、自行车、超级电视,甚至跨界杀入汽车领域。不过,眼下在乐视的业务中,紧靠主打内容的乐视网盈利输血,无疑是杯水车薪。面对自己描绘出来的千亿级蓝图,伴随着旗下业务的逐渐落地,不拿出可圈可点的盈利数据,似乎有点难以自圆其说。面对乐视庞大的生态布局轮廓渐显,而其对资金的渴求仍然迫切,未来能否打造出支撑生态发展的造血功能至关重要。

  从乐视最近的动作来看,贾跃亭显然在策划一场新的市场聚焦,以此强化外界对乐视未来的信心,但对于乐视和贾跃亭来说,牵扯进“快播事件”显然并不是时候。

  事实上,此前的国内互联网江湖,还没有哪个企业像乐视一样,享尽无限荣华,又遭到无数质疑,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外界敏感的神经。经历了此前的风风雨雨,重新归来的乐视和贾跃亭,面临的处境和挑战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而现在更为重要的是,不愿意“背下这口大锅”的贾跃亭,又是否能够“画好脚下的大饼”,将乐视的超级神话一如既往地述说下去?

  躺枪快播事件

  1月8日晚间,面对时代周报记者的询问,乐视公关部人士表示,快播涉黄案庭审,辩护人所指的乐视网举报快播一事,是指2012年乐视网曾因快播侵犯乐视网影视作品的网络传播权,向国家版权局进行投诉。而除乐视网外,快播盗播行为激起数十家视频网站公愤,纷纷对其进行举报。今日快播被诉的是传播淫秽物品罪,与当年乐视投诉的侵犯网络传播权一事并无关系。

  据乐视方面澄清,乐视网共取证了快播500余部侵权作品,2012年就快播侵犯《潜伏》《隋唐英雄》等10部影视作品网络传播权,向国家版权局进行投诉,2013年国家版权局责令快播停止侵权行为并处罚款25万元,该案已于2013年12月27日终结。

  乐视方面还向时代周报记者否认了2014年收购快播不成,进而进行举报的消息。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版权水涨船高愈发重视自制剧的乐视,在版权问题上一向“从不让步”。

  最近令乐视大动干戈的,是乐视网热播电视剧《芈月传》和《太子妃升职记》遭到盗播者不同程度的侵害。乐视通过国家版权局、国家网信办、公安部、工信部等多个执法和司法部门联合开展“剑网”行动,目前已抓获两名非法传播《芈月传》的犯罪嫌疑人。

  《太子妃升职记》是乐视网2015年低成本制作的热门剧集,甫一播出便迅速圈粉,据相关数据显示,其带动乐视网VIP数量增长超过50万,直接收入达到1000万元以上。作为出品方,乐视网也顺理成章成为大赢家。

  多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90后、00后新一代用户群体迅速崛起,未来网络将成为电视剧播放的主要渠道,而从变现模式来看,视频网站也可以从单纯依赖广告,逐渐转向以广告为主、付费VIP并行。

  折腾的一年

  过去的2015年,是乐视不断折腾的一年。据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乐视几乎包揽了去年视频网站领域一半的资本动作。

  就在去年12月11日晚间,乐视发布了一个重磅的消息,以22.67亿港元(约18.75亿元人民币)入股TCL多媒体,曾让TCL董事长李东生看不懂的贾跃亭,摇身一变成了TCL的第二大股东,一石激起千层浪。就在几个月前,李东生还大谈乐视三大软肋,并质疑乐视的发展模式。

  对于两者的联手,业内普遍认为,对于乐视来说,双方的合作将有望打通其上游供应链,实现其优质内容的商业变现,以及走向海外市场等。对于TCL来说,最迫切的需要是消化其面板产能。未来两者可在供应链、研发实力、售后服务体系、内容及生态资源等方面进行共享,而最为直观的是两者还能实现用户规模的叠加效应。

  未来的视频平台发展方向到底在哪里?在过去一年的摸索之后,业内对这一问题的答案正趋于明朗。

  风行网副董事长周灿向时代周报记者谈道,风行生态链中,硬件的设计、制造由兆驰提供,内容和牌照由东方明珠(行情600637,买入)提供,渠道和服务由海尔、国美提供,从整个产品研发、设计,到品牌运营到渠道都通过一张完整的九宫图呈现出来。“现在乐视需要找传统厂商合作,就是在为我们这种模式背书。我们走在乐视兄弟前面,真正做到了互联网实体的结合。”

  不过,乐视和TCL合作之后没几天,就有媒体爆出,TCL推出的爱奇艺电视用户购买当初获赠的爱奇艺终身VIP资格被终止,无法继续享受该服务。

  多位爱奇艺电视用户亦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目前“TCL电视自带的爱奇艺软件,原来比非会员用户升级更快,内容更丰富,但现在很多内容都没法观看了”。

  “有可能是因为TCL乐视的结盟,让爱奇艺与TCL之间产生了罅隙,” 一位不愿具名的电视厂商高管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早期在TCL向互联网转型的过程中,爱奇艺对TCL的帮助很大,从设计产品到碰撞思路,而当初tcl在整个电视市场中增量最大的是跟爱奇艺合作的‘TV+’,后来两者陆续也有合作。第一次出现分歧的时候,是腾讯入股欢网,获得TCL终端资源,这个小插曲影响了和爱奇艺的深度合作。而今年TCL再度跟乐视合作,这引起了对手的不满。”

  上述高管进一步透露称,在入股TCL之前,乐视实际上曾询问了几家电视企业。乐视自身亏损严重,急于想找入口,而TCL多媒体2015年经历亏损,乐视便趁虚而入。

  此前外界曾猜测,乐视与TCL合作之后可能会将乐视的内容强行植入TCL的终端,但据时代周报记者向乐视和TCL双方获悉,乐视与TCL双方的合作,目前只是资本上的合作,而怎么合作的问题乐视几乎没有提。

  从一般角度来讲,将近20个亿的投资,不提要求是不合逻辑的。乐视擅长讲故事,贾跃亭是融资高手,入资传统行业就是一个好故事,能获得更高的估值利于未来的融资。

  酷开科技董事长王志国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价格低卖电视仅限于在线上,低价的互联网电视到线下是不好卖的,没有人愿意帮你卖,渠道需要有利润空间。

  同时,TCL亦是电视厂商,双方存在一定竞争关系,线下资源很难与乐视无障碍共享,乐视和TCL之间的竞合关系和话语权又将如何平衡好?

  “让TCL团队帮助推乐视是不靠谱的。李东生强势、有主见,不会为他人做嫁衣。两者是各自谋一步棋。”王志国向时代周报记者谈道。

  TCL多媒体市场部人士则向时代周报记者否认了“爱奇艺因TCL与乐视合作翻脸”“TCL爱奇艺电视涉嫌用户服务违约”等消息。

  TCL官方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TCL爱奇艺电视新版本升级后,原免费内容进行了大规模扩容,专属TCL电视内容的终生免费用户仍继续免费观看不会变为付费内容,仅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了荔枝付费节目(非原爱奇艺内容),包括数千部电影、独播BBC纪录片、独播电视剧等内容。付费节目包由用户自愿选择订购,自愿决定是否增加更多的内容享受。

  面对未来的竞合问题,上述TCL市场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TCL和乐视并没有去想竞争的问题,而是关注于如何共同将市场做大,我们对未来的合作还是很乐观的。当然了,目前更多的是资本的合作,具体业务仍未展开,但双方在积极碰撞中。”

  事实上,在成为TCL多媒体第二大股东前,2015年6月乐视移动还出资21.8亿元入股手机企业酷派,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值得注意的是,四处出击的乐视在过去大半年时间里,各项业务迅速铺开:发布手机、自行车、超级电视,成立乐视汽车公司,乐视体育和乐视移动也相继获得融资,庞大的生态布局轮廓渐显,但造血功能是否能支撑宏图的发展,关乎乐视的未来。

  造血功能被质疑

  2015年贾跃亭曾对外界直言:“乐视当前的短板之一还是资金状况,毕竟放在网络视频行业乃至整个互联网行业当中,乐视是股权融资最少的一家公司。”

  时至今日,乐视对资金的渴求仍然明显,BAT之所以能不断发展扩张,很大原因在于他们各自都有赖以生存的盈利业务,阿里的电商、腾讯的游戏、百度的搜索……这些收入能为企业开疆拓土备足粮草弹药,而乐视的故事能否落地,能否打造出具有造血能力的明星业务颇为重要。

  根据财报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乐视网总营收为83.74亿元,同比增长76.50%,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3.77亿元,同比增长72.84%。其中,终端业务收入为40.35亿元,占总收入为48.19% ,同比增长101.94% ;而广告收入为17.49亿元,占总收入为20.89%,同比增长54.84% ,此外,付费收入为18.3亿元,占总收入21.86%,同比增长72.86%,各方面均取得了较好的业绩增长。

  不过,根据乐视网财报披露,旗下负责电视运营的子公司乐视致新去年上半年净亏损2.86亿元,上年同期为1.76亿元。乐视云计算去年上半年净亏损近4000万元。

  去年,12月28日,乐视在北京总部举行完成300万台乐视超级电视年度销售目标庆祝活动。乐视致新总裁梁军称:“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定下了乐视超级电视年销量300万台的目标,现在我很骄傲地告诉大家,这一目标已在12月25日成功完成。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数字,我们又一次向外界证明,吹过的牛变成了现实。”

  但上述电视厂商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乐视电视取得了不错的销量增长,但并不是都到用户手上去,很多都屯在渠道中。

  “说的300万台其实是订单销量,可能有些还没供货,目前在市面上没卖出去的还有六七十万台。乐视逢节日做活动假如便宜了几百块钱,这就成了经销商的利润,他们会囤一些货。其次,巨额的市场宣传费用也是很大一股压力。据我了解未经证实的一个版本,2015年乐视致新,大概亏损将达到10亿元以上。”上述电视厂商高管说道。

  对于这一数字,时代周报记者向乐视公关人士发函求证,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未收到乐视的正式回复。但乐视公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实硬件亏损是老问题了,包括手机、电视,但这是乐视的商业模式,为了圈占市场的策略之一,现阶段像滴滴、京东等,都暂无法谈盈利。

  实际上,乐视经营的理念,即在硬件上不赚取利润,只在后面持续内容、服务上以及其他应用上收费,“用内容补贴硬件”。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曾提出:“我们的定价也不是简单自杀式定价,而是通过后向服务收入来补贴整个硬件亏损。”

  “乐视致新通过绑定年卡等,相当于向乐视网用内容的方式输送了一部分利益,亏损算在乐视致新,盈利算在乐视网,乐视网投资影视是有收益的,但相对于其他业务的亏损有点杯水车薪。”上述电视厂商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王志国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说白了,谁的终端最多,谁最有优势,所有人的影视资源都需要出口及转化率,从运营、转化的角度看,乐视影视做得不错,但变现压力也很大。而后付费率、复购率这一模式成功的表现,擅长营销的乐视却很少谈及。”

  短期来看,乐视的终端业务与付费业务虽然增速明显,但成本的居高不下很难迅速盈利,乐视的盈利之路稍显漫长。而另一方面,乐视的各项业务正在扩张阶段,所需资金绝不是一笔小数目。

  为了保持内容在业内的核心竞争力,乐视几乎铆足了劲,对体育的资源争夺更是凶猛。去年5月,乐视网发布公告,将募集资金75亿元,其中的44亿元都要投入到内容上,并且在两年之内完成投资。到了9月底,乐视体育超2亿美元拿下英超2016-2019年三个赛季在香港地区的独家转播权。去年10月,乐视体育近1.1亿美元买下2017-2020年亚足联旗下所有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全媒体版权,并以7500万美元战略入股世界体育集团,占股20%。至此,乐视体育总计投资了3.85亿美元,远远超出了乐视体育5月8亿元的人民币融资额。

  去年12月28日,乐视网母公司乐视控股宣布,与长石资本发起设立“长乐产业基金”,规模100亿元。该基金首期规模30亿-50亿元,预计将于2016年1月底开始运作。该基金已锁定为乐视超级汽车、乐视超级电视运营公司乐视致新“输血注资”,未来还将在大数据、人工智能、文化娱乐等领域布局。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4年至今,贾跃亭还通过出售乐视网的股票套现近百亿元。贾跃亭公布的套现理由是,将套现的钱借给乐视网,用于乐视网的日常经营,并且免利息。乐视网也给出解释称,此举的目的是“为了缓解公司资金压力,满足公司日常经营资金需求”。由此可见乐视网资金链压力之大。

关键词阅读:赛季 TCL 乐视网 九宫图 周报

责任编辑:汪丽 RF12967
10秒开户 中国证监会授牌   民生银行资金监管    基金超市 数据来源:盈利宝基金研究中心,巨灵数据支持 全场购买手续费4折起!
更多>> 近一年涨幅 股票型收益榜
更多>> 近一年涨幅 混合型收益榜
2016基金投资策略|9.8%高收益产品,限量秒杀 !|闲钱存盈活期,7日年化收益5%-2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