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箴言:创始人身上应该拥有成功的7个特质

2015-11-04 10:00:08 来源:投资界

巴菲特箴言:创始人身上应该拥有成功的7个特质

  1.妄想症患者

  《大脑中的8个骗子》说:“与正常人相比,妄想患者至少是个更为糟糕的日常生活科学家。

  依据上述说法,心理学家发展出一个假设:妄想症患者往往在信念形成前未能收集到足够的证据,就在最薄弱的基础上急忙地推导出不成熟的结论。”

  按照这个标准,一开始执著于“床垫+早餐”商业模式的Chesky非常符合。投资人大多都算有点儿偏妄想了,Chesky还是被他们拒绝7次。

  没人看好他。Y Combinator 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给这个“糟糕透了”的点子投了2万美元,原因是:“创始人们有不死的信念,而且很有想象力。”

  2.死磕到底一根筋

  在一个小概率事件成功之后,反向去寻找成功的原因,并将当事人的各种特质总结为充分必要条件,显然是刻舟求剑。

  我觉得是上帝设计好了Airbnb的一切,Chesky只是碰巧被挑来完成这件事。让我们看看,上帝喜欢挑什么样的人。

  疯魔,痴迷,偏执狂,几乎是所有这类人的共性。成年前的Chesky有如下轶闻:

  他曾对曲棍球着迷。年少的他坚持戴着圣诞礼物--全套装备(护具、冰鞋、球杆和头盔)睡觉。

  他会跑到博物馆临摹画作,一画几个小时。 他的母亲说,“很小的时候,他就不会对事情浅尝辄止。”

  在罗德岛艺术学院时,担任曲棍球队队长,在毕业典礼上做演讲前夕,为壮胆,他站在台上看员工在会场上布置6000张椅子。

  像不像乔布斯?有一次准备苹果大会,他满头大汗地练习了3天,演练达300次。

  3.向最牛逼的人偷师

  成为硅谷最耀眼公司之一的CEO之后,除了自身天分的释放,Chesky还展现出惊人的学习能力(这可能是个更重要的天分)。

  不用通过试错的办法,而是直接从最佳实践之中进行学习。

  这是他的秘诀之二:自学如何快速深入某个主题,采用“到资源那里去(going to the source”的学习方式。

  Chesky的“快进”学习方法是:

  1、研究、确定某个领域最好的资源;

  2、直接去向这个人学习。

  他从前CIA局长George Tenet学到“沉船理论”:“我必须担心吃水线下任何可能导致沉船的事物。”

  “我还必须关注两、三个我非常热爱的部分——虽它们并不位于吃水线之下,但是,它们的增值潜力值得我去关注。我真的很热爱这些领域,如果运作良好,它们会切实改变整个公司。 ”这三个领域是:产品、品牌以及文化。

  “我几乎是亲自抓这几个方面。至于其他的管理领域,我会尽力授权其他高层,只有当吃水线下出现漏洞时,我才会插手干预。 ”

  Cheeky从美国前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那里学到:“身处战争或创业中的人只能以最直接的方式去学习。”

  Tenet向Chesky面授:每天坐在餐厅不同位置上吃午餐;给员工手写便笺的重要性......

  他和FB的扎克伯格、亚马逊的贝索斯以及eBAY的John Donahoe都见了面。

  他向Bob Iger、 Marc Benioff讨教如何敦促高管团队执行更多的任务。向桑德博格讨教如何提升国际化扩张的效率。

  极富跳跃性的Chesky还擅长于跨界整合资源,例如向向体育经纪人学习招聘,像吸引天才运动员那样。

  作为毫无商业经验的文科生,他的解决之道就是:

  “广泛搜寻最优秀的实践者,破解领导力。”

  Cheeky还将自己的偷来的智慧复制到整个公司,具体手段有:

  1、启动了 “周日之夜系列”活动,总结一周学到的原则或教训:

  2、通过邮件与全公司员工交流;

  3、让新雇员每礼拜参加1小时的Q&A会议;

  4、见完巴菲特,为防止忘记,抵达机场后,他立刻写了篇3600字的报告发给团队成员;

  4.去西斯廷画壁画

  与巴菲特谈话4个半小时。

  Chesky的收获是:

  1、不要被噪音干扰,这点很重要。

  2、巴菲特整天阅读。每天可能只参加一个会议,他思考地很深入。

  巴菲特给予Chesky极高评价:“即使不给他一毛钱,他也会做着他现在所做的一切。”

  这是巴菲特最喜欢的管理者的类型,几乎是他选股的必备附加条件之一。他自己也是类似的人,每天兴高采烈地去工作,像米开朗基罗去西斯廷画壁画。

  关于Airbnb,巴菲特说:“真希望这是我的想法。”

  巴菲特曾经说:“我的成功并非源于高的智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理性。我总是把智商和才能比作发动机的动力,但是输出功率,也就是工作的效率则取决于理性。”

  创业的Chesky之激情,对应投资的巴菲特之理性,套用发动机理论,输出的持续性,需要那种源源不断的内在能量。

  5.像“文科生”那样领导

  Cheeky的秘密是:

  1、保持“疯狂”:“不要裁剪你的想象力”,不要听从那些说不可能的人的话。安全问题、法律挑战以及竞争对手——所有这些问题,没有一个能够摧毁 Airbnb。“唯一能够摧毁公司的是我们停止疯狂。”

  2、如传福音般打造文化:“如果你破坏了公司文化,你就破坏了创造产品的那部机器。”他告知员工他们的使命是“设计我们想要居住于斯的未来世界”。

  3、应该停止为结果而管理,管理应以原则为中心。

  4、意见一致时,停止决策:“危机时刻,根据一致意见作出决定常常会走到路中间去,这通常是最坏的决定。”

  5、自信:“我对这个公司的领导力完全充满信心,准备好迎接世界给予我们的任何挑战。”

  6、“think bigger”。

  7、探寻“step changes,即:影响力巨大的单一举动。

  8、将艺术的煽情能力融入产品和管理。

  9、纵深扑入。Chesky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公司迅速壮大过程中需要处理海量信息,他如那些杰出的CEO般跃入其中。

  6.在坠崖中组装飞机

  最早投了Airbnb的格雷厄姆认为:创业者要想在一个同直觉相悖的领域获得成功,需要在某些时候关掉自己的直觉,就像飞行员在飞过云层时做的一样。

  “如果某个好主意大家都觉得好,那么肯定已经有人做出来了。因此那些最成功的创业者会倾向于去实现那些只有他们觉得好的主意。有时候这些主意可能在别人看来跟疯了差不太远,直到你到了那个点才能看到成效。”

  Chesky的终极秘密是:跳下悬崖,在下降过程中组装飞机。

  “万事俱备并不保证成功。”赫胥黎写到。

  想想看,最“万事俱备”适合做微信的是中国移动。

  下面引用Taleb书中的话:

  “让我们回到鸟类的比喻。想想下面这件事有没有可能发生:一群如僧侣般神圣的人(来自哈佛或类似的地方)给鸟类上课,教它们如何飞翔。试想一下,一群60多岁身穿黑色长袍的秃顶男人,说着英语,满口专业术语,写下很多方程式。鸟儿果然飞了起来。完美的证明!这些卫道士赶忙冲回鸟类学系去著书写报告,说明这只鸟是听了他们的话飞起来的。一个无可辩驳的因果关系推论。哈佛鸟类学系成为鸟儿飞行所不可缺少的要素,它会得到政府为其贡献所拨的研究经费。”

  Taleb用他一贯欠扁的自负写到:

  “但鸟类却写不出这样的论文和书籍,因为它们只是鸟类,所以我们没法得到它们的证词。同时,这些“教士”还向根本不了解哈佛开设鸟类飞翔课程之前的状况的新一代人类推广他们的理论。如此一来,没有人讨论鸟类不需要这种课程也能飞行的可能性,也没有人有任何动力观察,有多少鸟儿在飞行时并不需要这些伟大的科学机构的帮助。”

  说起来,Taleb也是另外一类僧侣,试图发现另外一种“原理”:无需理论就能飞行的鸟类的飞行理论。

  如我本文般自相矛盾。

  7.关我什么事

  作为一个截然相反的人(逃避、悲观、试图构建私人堡垒) ,我从Chesky学到一些:

  1、不怕麻烦。a、麻烦后面是机会;b、去解决麻烦,而不是回避;c、能够在枷锁中舞蹈。Airbnb和Uber都是看起来很麻烦的事,Facebook也不例外;

  2、现实不是一个有边界的死活题。已知条件和你是互动的,这并不是一个精密而艰辛的计算,问题和答案交织在一起,会自我消解,相互转化;

  3、不要被虚无感放大对偶然性的恐惧感。那些巨大的偶然性降临时,即使乘以极低的概率,也值得你all in,当你充分发挥自己的天性时;

  4、人生需要一些假相关(大脑倾向于在毫无关联的地方,暗地里臆造它所期望的“相关”,即“假相关”),无论最终是否弄假成真;

  5、勇敢地跳下去,在坠落中组装飞机;

  6、你跳或者不跳,无论你是否曾经燃烧,时光之崖都在那里等着。

关键词阅读:巴菲特 Chesky Uber FB Airbnb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