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银子CEO马顺北大发表内部讲话:我用生命在放贷

2015-08-28 10:21:00 来源:中国商业电讯

    北京2015-08-27(商业电讯)--8月23日下午,马顺先生应邀参加“互联网金融双周论坛”闭门研讨会并做主旨演讲。上午刚刚完成“北马”热身训练的马顺先生活力充沛、妙语连珠。“互联网金融双周论坛”由北京大学、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和中国企业家思想群联合举办。论坛将行业顶尖金融界人士、顶尖学术界人士汇聚一堂,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以期促进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健康发展。

    以下是马顺先生演讲实录:

    我想安排我在黄教授(注:黄达业,台湾大学金融系教授、台湾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后面可能也有所深意。刚才黄教授很谦虚说不懂互联网金融,我算半个金融圈、半个互联网圈,所以我跟黄教授可以互相学习。

    过往经历:过早进入风口总成先烈

    我简单介绍一下我的背景。在做找银子之前,我本人干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在2000到2003年做了中国最早的第三方支付三金电子商务,类似拉卡拉,但成了先烈,干了五万台POS机,那时候成本太高POS机全进口一万多块钱一台,我们预计手续费会大幅增长,结果预计超前了五年,资金链断裂,被2002年才成立的银联商务给收购了。第二件事情,2003年到2006年,我到搜房网,尝试最早的房地产O2O,主要成绩就是帮助搜房从7家分公司开到50余家分公司。前几天跟搜房几个集团总裁吃饭,他们说,10年前我做的管理表单一字未改还在用。但太早,等搜房上市时候我早就离开了,一分钱也没捞到。第三件是2006年到2013年,我进入财富500强第一美国集团,开了中国第一家外商独资房地产担保公司,我们是中国最早把贷款金融服务搬到网上来的团队,从2007年开始做类似融360、好贷这样贷款垂直搜索这样的事情,但也是干成了先烈——总是比时代早了一步,总是属于前浪,死在沙滩上的那一代人。

    后来创业干了P2P,找银子这个域名2012年初就申请了,但是有了这么多先烈的经验,找银子就推迟到2014年8月才上线,到今天才做了一年,累计成交额将近10个亿。全国来看,我们排到30多名。

    P2P从业者:领着卖白菜的钱干着卖白粉的事?

    今天要跟大家讲风险风控,我想换一个角度——作为P2P的从业者,我们自身的风险在哪里?

    我刚刚干P2P的时候,有些同学老是说:马顺创业了,干什么?P2P!啊?这小子,也是北大毕业的,外资公司也做过VP,可惜了!就像头几年说你是干什么的?房地产中介。应该说干P2P很好,看我们互联网金融帮助这么多人,在我们这里理财达到8%到10%的收益。你在银行贷不上款,在我们这里15%、18%就拿到钱了,但是我们特别没底气,特别是监管出来以后,我们很虚。

    大家总说投资人有什么风险,监管怎么样,我来说说干P2P有什么风险。我们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在第一美国的时候,公司有两个VP,另外一个也是咱们北大光华的,他本科学金融,他说老马啊风险这么高,你犯得着吗?你干着白粉的事,拿着白菜的钱。我说那也没找到别的好干的,传统金融也混不下去只好干P2P。大家看到整个市场对于我们干P2P的很有歧视,弄得我们到今天,各种监管一出来、各种政策一出来,我们都第一时间去看。

    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整个监管,我认为一个是所谓的合作投资人的问题,一个是真实债务人问题,第三个是真实的风险披露问题。我们做P2P是信息中介而不是信用中介,如果我把借款人这些信息、这些资产信息通过某种方式真实有效地披露给合格的投资人、特定对象的投资人,我们就符合了监管的要求。

    监管,可能会套在我们头上的无非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我的理解是,你这事没闹大就不是罪,你这事要闹大了,往你头上套一定能套住。不管P2P是怎么样,最后只能往你头上套。你有没有向不特定公众宣传?你网站有没有打广告,有没有发短信,有没有搞过营销?一定搞过。

    合规和透明:平台自身操作风险的控制和规避

    所以,我们做风险把控,就干几件事情。第一个,找银子第一天成立,我就提出要引进Escrow服务,就是第三方交易保证,我在第一美国的时候协助引进中国房地产中介行业的第一个Escrow服务,避免他们卷款逃跑,我参与了这个事情,引进了最早的第三方交易监管机构。房地产中介当时就像我们现在干P2P一样,天天听着这个机构逃跑,那个逃跑。他三万、十万注册个公司,明天就可以收进300万。中国有个成语叫诲淫诲盗,意思说你的东西不收藏好叫做“诲盗”,比如你停一辆车,把钱包放在那儿不收起来,你就是教唆别人犯罪。

    我干这件事情是什么?就是双重托管或者双重监管。第一,我这个公司当时注册的时候就100万的资本金,网站平台上投资人的钱我们坚决不敢碰,不敢把钱收到兜儿里来,我不敢说我和我的员工品格多么高尚,但我能不碰钱就不碰钱,那这个钱放在这个托管的机构。第二个是资产托管,就是尽可能做到信息披露的最优。投资是有风险的,但我至少做到让投资人看到,我们平台的资产是怎么样的,可能有什么风险,赔了你赖不到我。我们从来也没有提担保,这个是两种路数。我们现在资产的信息,用户在网站上能看到。第三个选择,我就选择强抵押的资产,都是北京房产的抵押。我让用户能在网站上看到这些资产的信息,同时还请了律所把这些信息定期监管和披露。

    如何干了白粉的事拿白菜的钱,还要降低风险呢?就是我把自己摘出来,这是我作为从业者关注的事情。至于这个资产是赚了、赔了,20%、10%,那是个案的操作风险,而不是平台本身系统性的操作风险。所以,我先规避大的风险,再去考虑小的风险。从监管上来说,大家提到,其实目前有一个负面清单管理,从我们来说我就是做一个信息中介而不是信用中介。

    我是属于在P2P里面、金融行业里面的二流子,因为胆子大的人把钱拿走跑了,我们进来以后,胆子太小,干得很辛苦,刚才几位都有这个体会。现在中国的投资人是什么情况?你只要敢说,他就敢信,你只要敢卖,他就敢买。我们不敢乱宣传,但别的公司就敢说。举个例子,有家P2P公司我们就不点名了,一开始是三个人无形资产出资2000万,成立了一家P2P,这两个股东出去成立另外一家公司,叫华联什么,投资进来以后,打出大广告“全国华联商厦集团战略投资某某平台”,投资者“哗”就上去了。所以我认为,监管应该监管,就是刚才黄老师说的监管平台。他一宣传,人家虽然看着我们不太像跑路的人,但是还是投“华联商厦那家公司”吧。所以我们干得很辛苦。如果说监管真的有一天能够击穿,所谓的击穿其实就两个,一个是信用信息的真实债务人击穿,就是我投资的钱知道是谁借走了,这是一个事情。第二个,那这个资产、这个钱用到哪里去了。这是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否则我们又绕回到原来去,层层增信,引入各种中介机构进来,打包资产再证券化,这个走得就还是邪路。

    案例研究:P2P、放贷组织是拿着生命在放贷

    还要讲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为什么要讲真实债务人和真实的风险披露?因为如果非常清楚地告诉你,这个钱是借给谁了,这是符合风险分散的,而且是一对一的。这里我讲一个,陈志武教授曾经做了清代债务命案研究,说我们非存款借贷机构或者P2P是拿生命在放贷。现在对典当行也好,小贷公司也好,P2P也好,里面很大的问题是监管在贷后催收当中的暴力行为。通过统计来看,事实恰恰与我们传统认为的相反,在清代债务研究当中,1000多起命案,36%的债务人被打死了,但是大家知道有多少债权人被打死了?57%。实际上在债务的暴力案当中,给人借钱的出贷人被打死的居多,所以叫“用生命在放贷”。现在我有这种感觉,作为法人,我真的感觉是用生命在放贷,监管的要点是要保护合格的投资人,它也要鼓励放贷机构,只要这个钱没有吸收公众存款就可以。其实监管是在保护传统银行,P2P一定要跟银行划定界限,不能干银行的事情。

    中国互联网金融为什么这么大的发展,因为原来给银行的地盘太多,全是银行的事,后来互联网金融出来,这个也干,那个也干,已经形成充分的市场竞争,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专业银行等分工已经很充分了。但是在中国只有银行,有一点点专业银行和其他的金融机构,才留下这么大的空间。

    这是我跟大家分享的作为P2P从业者对我们自身经营风险的控制,对监管的思考。

    未来的机会:基于云端的征信和金融服务

    第二个话题,我谈谈风控和增信、大数据。我们之前做的是房产的强抵押资产,所以做成了一个房地产抵押贷款理财第一平台。随着大数据、信息系统的覆盖,基于大数据、互联网化的信用评价,我认为它快到一个临界点了,包括我们自己,很可能我要抛弃所谓强抵押的概念。我有一个提法,互联网化的金融被称为“水利”,和自来水、电力一样,成为基础设施。未来有一天所有全球70亿人的信用数据比如说Google里都有了,任何两个人之间就可以直接放贷。为什么不可能呢?它相当于银行的增信报告都有了,每个人都有一个数据在云端,你要想放贷,一查他的信用数据,这是完全可能的。这个时候,金融服务真的像水利、自来水和电力一样成为基础服务。我想我们想要做的风控可能在这个地方。

    风口在哪里:熟人小微信贷等

    第三个,一说到征信,现在大家会想跟FICO去做。我看到一个趋势,FICO是基于历史数据的评价,比如你这个人曾经欠款、赖账,那你的信用有问题,你过一段时间可以偿还了,你的信用就可以了。这是一个。现在有一种评价是基于这个人未来的经济能力、还款能力的评价。我们现在也在做这样的新产品,包括最近比较火的基于熟人的增信。我们在做一款叫做朋友间借贷神器:刷脸,这样一款新产品,4月份在北大做了小范围的发布,反响很好。

    合会、标会,基于熟人增信的小的信贷,这也许也是一种方法。还有结合这个人是什么学校毕业的,在学校成绩怎么样,我们可能能预测和判断他将来的工作、经济收入、稳定性怎么样,拿这个来预测他的还款能力。如果把中国反欺诈的黑名单真正共享起来,其实刚才讲的还款意愿不强、本身不太愿意还的人,我们就能过滤掉90%。再下来是还款能力。我想小微的这一块,几万块钱的消费能力,基于还款能力的评价准确性会比较高,这也是在不断往前进展当中。现在看起来,大概在我们的新平台上面,高的时候六七千块钱的交易可以达到100多万。

    刷脸这个产品它包含两个东西。第一个是像借款一样,它解决了原来熟人之间借钱的问题,现在变成一个一对多的市场,有市场竞价机制和价格机制在那里,可以标准化。第二个,我们可以提供一些辅助的功能,简单的催收、贷款管理,引入第三方。那能不能引入像会首带担保职能这样的角色在里面?这个我们持谨慎态度。如果它是优先劣后会比较好一些,但是如果回到单头模式又进入怪圈,等于所有的风控落到这个人身上了,我们认为这种优先劣后在标会、合会的模式里面是一种有效的解决方式之一,这是我们正在探索、尝试的东西。

    我的时间到了,谢谢大家。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