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准备好迎接全民直播的时代了

2015-08-14 01:05:36 来源:钛媒体

    第一次见到关超的时候,他正在参加一家公司的发布会。席间他举着手机,兴高采烈的拍着演讲台上的明星。“李晨、黄征、许飞现场直播”他在手机上啪啪啪敲出几个字来,然后点击了一个按钮,便开始了拍摄直播。

    关超使用的是一款名叫“花椒直播”的视频直播工具。他告诉我们,因为超级热爱旅游和社交,他被直播平台方邀请为认证主播。这款产品和钛媒体之前报道过的“趣播”一样,是一款没有任何用户门槛的视频直播工具。

    “直播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是借他人之眼看世界。”蓝鲸直播的创始人陶沙这样描述他做才产品的理念。传播学者麦克卢汉曾提出一个著名传播基本观点:媒介即人的延伸,这句话确切的概括了一切媒介信息传播的用处——帮助我们感触到更加真实和广阔的世界。视频流媒体服务亦是如此。

    从技术和形式上来说,直播已不是新鲜的事情。某活动的线上图文直播,线下球赛的电视直播,音乐会的线上直播,电竞游戏直播甚至YY秀场直播……也许你还能举得上一大堆关于直播的例子,总而言之,我们对于直播早已习以为常。如果让你借助智能手机进行即兴直播,会不会勾起你的创作欲望?

    趋势:全民直播

    2015年,尽管微视被无奈关停,但朋友圈小视频却慢慢流行了起来,而有人则从中发现了契机。

    “当我看到朋友圈经常会被某些视频连续刷屏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短视频或许已经不能够满足用户的需求了,全民的视频直播时代该到来了。”KK唱响的一位员工告诉我们,KK开播已经是他们研发的第四款产品,也是唯一一款可以全民直播的产品。

    2015年7月,手机YY发出了“播客召集令”,表示将在8月份推出自己的手机直播工具,将不再主打秀场模式。据钛媒体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3月到8月期间,易直播、趣播、花椒、KK开播、映客、蓝鲸、YY、在直播等8款主打手机直播的产品陆续上线。

    在国外,视频流媒体直播也同样热闹。2015年3月,在流媒体直播工具Periscope还未正式上线之前,Twitter就以接近1亿美金的价格收购它。4月初,Periscope正式上线,头10天就吸引了100万用户。而另外一款Periscope的竞品Meerkat,依托于Twitter的好友关系链,在正式上线的前一个月里用户数就已经超过30万,也因此引起了Twitter的“封杀”(详见钛媒体报道《在打压Meerkat后,Twitter赶紧推出自己的流媒体视频直播应用Periscope》)。2015年7月,著名球星贝克汉姆投资了一家叫做MyEye的流媒体直播平台,并成为该产品的形象代言人。

    这些流媒体直播平台的游戏规则非常简单。任何拥有智能手机的人都可以将你所看到的东西直播给其他的用户。点击拍摄的按钮——输入标题——开始直播,所有的操作最少只需要三个步骤即可完成。稍有不同的是,国内的创业者们并没有选择24或72小时的阅后即焚功能,符合中国人的“恋旧”情结,大多数你直播的视频在结束之后都可以在当地保存并进行回放。

    至于直播的内容,则是完全的“零门槛”,旅游、美景、厨艺展示、发布会、街头恶搞,无论是正在处于哪种环境状态之下,你都可以随时随地的进行直播。

    无论国外还是国内,创业者们的期许当然是一个全民直播的时代——毕竟市场足够大才有的玩儿。

    安卓端和iOS端的直播界面,操作非常简单

    产品:用户有多需要?

    关于视频流媒体的服务工具,我们已经拥有了不止一款,美拍、秒拍就是最典型的代表。如果说手机YY是一类垂直群体的需要,那么普通手机用户对于直播工具有多大的需求?换句话说,我为什么要直播?

    “视频直播有互动性”,KK开播市场总监刘子肃认为,互动就可以概括所有用户的需求。“视频直播如果只是媒体属性,本身并没有什么,关键是互动,互动能够产生直接反馈,这才是大家关注的。”互动,恰恰是让用户为视频直播产品着迷的地方。

    流媒体直播的神奇之处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甚至,你可以对直播内容产生直接的影响。无论是Twitch的游戏直播,还是YY的秀场直播,一定程度上他们是按照“剧本”来进行的,你可以预估到事情大致的发展路径,但全民直播却不一样,互动、分享、甚至面对面的交流,参与感和临场感让用户们决定有趣极了。

    陶沙告诉我们,他们将播主分为两类,一种是工具类的,它可以不需要像YY直播一样专业的工具,就可以将自己看到的有趣的东西分享给大家。另一种是自媒体类的,明星、自媒体人任何希望获得“被关注”的人通过直播来增加自己的影响力,吸引粉丝。

    而对于关超而言,两者都是。在沟通中钛媒体了解到,关超不仅是花椒直播的认证播主,同时也是秒拍的认证播主,并且加入了搜狐自媒体人平台。一方面,因为热爱旅游和经常会参加各种发布会,他有着更强烈的分享欲望,“没有人愿意是孤独的”,他说。也因此他被多家平台争抢。另一方面,作为社交狂人的他也更加享受在做“主播”时被关注的感觉,“当你看着频道里面的人越来越多,送给你的红心(点赞)越多时,你会获得非常大的满足感。”关超对钛媒体记者说道。

    直播过程中不断有用户在点赞(右侧)

    已经不下三次,在不同的场合,钛媒体记者看到了用户在使用手机直播工具,发布会、演唱会、运动场所等等,分享和互动的功能吸引了更多用户的加入。

    相比较而言,国外的明星们更喜欢这样的产品。5月2日,凯特王妃住进了圣玛丽医院去诞下她的第二个孩子。CNN皇家记者麦克斯路福斯特等在拥挤的媒体区里,通过实况流媒体应用Periscope与无数关注英国皇室的人交流。2015年7月的某天,著名球星贝克汉姆将自己的纹身的过程在MyEye上进行直播。

    “通过虚拟的手段带着你去你从未去过的地方,做你眼睛的延伸”,这是Periscope的概念也是国内创业者陶沙的想法。而更多的视频直播想给用户带来的是:看你看不到的,并且享受参与到其中的感觉。

    零门槛的“无序”的狂欢

    和国外的市场一片火热相比,国内视频直播工具目前并没有被炒起来。“需要具有营销性的事件来进行引爆。”一位公关行业的从业者告诉钛媒体,依靠社交媒体和策划具有传播性的事件才能让这款产品进入更多用户的视野。

    依靠Twitter 火起来的Periscope和凭借微博明星助阵,在当下被玩坏了的视频工具小咖秀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于是明星、美女成了这类产品吸睛获得用户的主要秘诀,连科技圈的奇虎360董事长周鸿?也在花椒直播上成为了认证博主。

    我们随手打开了一款直播产品,在首页的显示中,大多以女性为主。被邀请为认证播主的关超告诉我们,在他们的主播群中,平台方会邀请很多美女入驻,瑜伽、化妆、甚至直播聊天,在初期用户内容生产力不足的时候,他们依靠这样的方式来吸引用户。

    但即便打着社交互动的旗号,内容仍然是视频直播产品最主要的竞争力。

    一个女孩安静地在吃面条,挑起一根放嘴里,咀嚼,咽下……

    这是钛媒体在采访一款名叫“趣播”的产品时,看到的画面,而这样的画面对于这种直播工具来说,再普通不过,正是因为“零门槛”的UGC方式,让直播工具们在内容控制上也增加了难度。

    蓝鲸直播的陶沙告诉我们,“这个东西的属性就是大而全,所以内容上来说非常难把控,必须要去主动找一些非常优质的内容进入这个平台。就比如我们现在微博并不是有什么内容,只不过有内容的人都在上面。”另外,他跟钛媒体表示,相对于用美女吸引用户,创意直播和“带你去未曾去过的地方”,会是蓝鲸直播的主要方向。

    除了受制于社交媒体的传播和内容把控的限制,网速更是关乎用户体验的问题。和录播不同,手机直播受制于网络环境的影响,不管是播主还是观看的用户,只要有一方网络状况不好,就会非常影响用户体验,而这也成为目前各家竞争的最大的技术门槛。

    KK直播在4G网络环境下的直播界面

    早在今年三月,钛媒体作者就曾“预言”过:正如之前大小企业去跟随Twitter和Vine(短视频工具)的步伐一样,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也会有一批企业出来做类似Periscope的自媒体直播的事情。(详见文章《Twitter天价收购视频直播初创公司Periscope后,视频的下一个山峰是什么?》)

    而现在,中国的市场中已经有足够多的玩家涌入进来。或火热或混乱,对他们而言,如何找到正确的发展方向和各自的特色,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