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二号人物彭锦洲离职 折射出手机江湖的残酷变局

2015-07-16 00:22:52 来源:今日头条

    7月14日,华为荣耀又发生“人事地震”,华为荣耀二号人物,主管销售和服务体系的副总裁彭锦洲,以一篇情怀满满的《所有的创业,都源自一颗注定不羁的心》告别荣耀。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几个月前,荣耀前总裁刘江峰的离开。刘江峰当时写的辞职信的标题叫《时间未老、理想还在》,表达了对创业一搏的向往,格调文艺,用典甚多。而彭锦洲在这封告别书里面,除了对华为与荣耀的回顾与感谢,对自己在华为的“二进二出”的经历,对“互联网+”以及未来商业价值分配形态做了很有价值的思考。

    如今的高管离职无非两个选择,其一是换东家做高管,其二是创业。新东家或者投资人拿出大量股权是投奔者最大的诱惑。此前,华为终端电子商务部(荣耀的前身)总裁高管徐昕泉跳槽到京东,据说是强东开出了天价期权。刘江峰离开华为,创立生鲜电商Dmall,据说也是因为大把股权的诱惑。

    作为荣耀最重要的高管之一,彭锦洲能去哪儿?辞职信里没说。他是用新浪微博发出了离职信。值得注意的是,彭锦洲的离职信是通过锤子便签生成,而发出的手机设备并不是华为荣耀手机,而是情怀手机锤子T1。这给人无限遐想。

    7 月15日中午,锤子手机创始人罗永浩转发了彭锦洲微博上的离职信,显得相当默契。锤子手机设计亮点不少,用过锤子手机的人群中的口碑不错。但锤子目前的人才结构并不完善,罗永浩无疑是很优秀的品牌运营者,钱晨博士是很好的技术合伙人,而锤子的短板之一是销售管理上欠佳,没有成熟的管理型人才,没有对销售定价体系有深刻理解的人,才出现锤子1代手机先倨后恭,先高价后降价,销售仅仅20万部的现象。

    业内传言,锤子手机做新一轮融资,目前融资比较理想,罗永浩已经放出话,要在锤子2代产品上打一个漂亮的销售仗。同时,除了旗舰机型T2之外,罗永浩还将根据小米和荣耀的成熟经验,运作一款千元机产品小锤子,小锤子将承担锤子冲量的重任,所以,罗永浩如果邀请彭锦洲加盟,给予较多的股权激励,也是一步不错的棋。

    彭锦洲是否有意愿继续做手机呢?如果翻开今年3月的新闻,就会发现,彭锦洲在长石资本的年会上提到:“手机里面其实有很多的需求到目前为止没有被很好的满足,我们在这个过程里只要满足好了一部分就可以得到市场的追捧。其实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空间和成长的机会。”

    可见,彭的离开并非对手机行业的厌倦,而事实恰好相反,彭锦洲还曾公开表示:“在手机的形态这块,会有一些积极的变化,会有一部分受众,或者说愿意尝试新技术的人在这块有一个颠覆的过程。”

    这样一个认为手机行业还有革命性机会的人,似乎很难轻易离开这个行业。而了解彭的人都知道,他平日为人大度,性情温和,在狼性文化华为体系内人缘非常好。

    据业内人士说,他与360的周鸿?素有交情。周鸿?近来不是太爽,因为乐视突然入股酷派,成为第二大股东,打乱了奇虎360的整盘计划,周鸿?放出狠话,“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要fuck回去。”

    对于老周来说,酷派突然引入乐视,让他很尴尬,老周已经拿下了酷派子公司Coolpad E-Commerce的49.5%股权,意味着酷派的子品牌大神已经到手,原本老周是想直接拿下酷派所有的品牌,直接以酷派手机来运作,但乐视被引入打乱这一计划。老周必须要做大“大神”,然后再伺机完全收购酷派,而乐视则以第二大股东身份,进而可染指第一大股东,退而可坐享“抬轿子”的红利。

    对于老周而言,他需要有更多的人才来帮助其做大“大神”,彭锦洲自然是不二之选。荣耀一年时间,实现了1亿美金到20亿美金的奇迹增长,其间,主管销售的彭锦洲起到的作用毋庸置疑。

    当然,另一个可能向彭抛出橄榄枝的是小米的雷军。自荣耀崛起以来,原本一家独大的小米,遭遇到荣耀相当程度的威胁。加之魅族、联想、努比亚、TCL、OPPO、VIVO等一众虎狼的追赶。2015年上半年销售业绩较此前6个月首次出现环比下降。

    彭锦洲在荣耀的二号角色,相当于黎万强在小米的地位。黎万强因和雷军不和,已经对小米手机事业感到倦怠,虽然创始人身份还继续保留,但黎万强已经不愿意在雷军手下工作。黎万强原先掌管的是市场营销和电商,同彭锦洲在荣耀的分工有很大的重叠。如果雷军将彭锦洲招至麾下,对于重振小米的士气,以及打击荣耀的士气,都有相当大的战略意义。

    当然,即便是不投奔这些昔日的竞争对手,彭还有创业的可能。彭锦洲发出微博离职信后,微博下方有认证为金立总裁卢伟冰的评论,他说“期待彭总的出色耳机亮相”,如果认证为真,所言不虚,意味着彭锦洲已经有了成熟的创业计划,已经募集到了所需要的资金。

    笔者更感兴趣另外一个话题,荣耀如日中天,隐隐有盖过小米的气势,此时荣耀高层先后辞掉帅印,这是时间的巧合,还是被某种力量驱使?

    在彭锦洲辞职信里面有这么一段:“做荣耀的过程中,我真正感受到了互联网的巨大力量,它升华了或者突破了我过去的认知。比如,它会非常强烈地瓦解到原来的传统组织,搭建起更轻盈更扁平的架构;它鼓励人们将主要精力放在产品的极致以及传播的有效上去,降低了中间渠道的冗余;更重要的是,在一个企业的人力生产要素的获取方面,它是自由人的自由联合,它鼓励快乐奋斗而不是艰苦奋斗;它让所有的人成为企业的所有者,而不是科层制上的梯队人;它用一种现代化的资本结构,让人们分享的是价值成长,而不是企业的利润增长;它让企业文化变成一种年轻的、自由主义的、充满分享精神的合伙人文化,而不是规矩森严的、顶层设计的、从上而下的驱动力文化。”

    这段话耐人寻味。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