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各种打杂 到成为项目CEO

2015-06-24 09:34:25 来源:今日早报 作者:金梁

  “开着特斯拉,穿着彩虹衫,带着招牌式的笑容。”这是很多人对花姐的描述。

  事实上,花姐身上还有着很多标签:“80后”;早期是创业者,如今成为投资人;还有,她是浙大系知名创业者方毅(第三方消息推送技术服务商“个推”创始人)的老婆……

  在“个推”成功之前,方毅和花姐有过多次创业经历,煎熬数年后终于迎来曙光。花姐也渐渐从创业者转型成为投资人,如今她的麾下有一批小鲜肉级别的“90后”CEO。

  《纽约时报》曾采访过花姐,形容她像“母鸡妈妈”般看护着所投资的各个年轻项目。青团社、回车科技、易露营……在花姐的朋友圈里,每天都会有这些项目的“小广告”,这就是她的“代言”方式。

  花姐说,即使有一天,某些项目失败了,她也不怕啪啪打脸,至少曾努力推过他们一把。

  从各种打杂,到成为项目CEO

  花姐,原名张洁,浙大2002级竺可桢学院文科班毕业。同一学院另一个创客圈的知名人物就是方毅,“个推”的创始人,已获得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

  事实上,花姐就是“个推”的老板娘。

  “大二时,我在学校里看到一份全英文的社团招聘,读下来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创业服务性质的社团,还有机会去国外参加各种社团交流会,我当时心动了。”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的开始。

  2005年,方毅受邀参加新加坡举办的国际社团交流会,其中还有竞赛项目。花姐当时读的是外语专业。方毅率四人代表团出发时,花姐就是其中之一。

  这之后的故事桥段据说是这样的:有一次花姐弄丢了手机,储存在手机里的通讯录全部没了,这给方毅带来了灵感——发明一种手机数据备份器。

  于是,方毅的第一个创业项目“备备”诞生。“当时整个团队五个人,一个全职负责技术研发,方毅就是一个产品经理,而我是各种打杂,比如财务、打扫卫生等等。”花姐很自豪地说,调查发现多数创业公司20%的工作量都归功于打杂的。

  “本以为两周时间就能做出来的‘备备’,结果花了足足两年。我们当时谈的合作对象是波导,对方表示有意向合作,但始终没有达成协议,于是拖了很长时间。”

  同一年,当时还是情侣兼合作伙伴的这两人启动了第二个创业项目——下蛋网,这是一个P2P下载平台,在当时BT下载流行的年代,是一种非常应景的项目。

  找钱,是下蛋网生存的第一法则。而作为CEO的花姐,开始陆续与各路风投频繁接触。

  在当时,一来愿意给学生团队投钱的还很少,二来正版环境也不够成熟。下蛋网,不久之后就被迅雷干掉了。

  初涉创投圈,前三年“下手”了三个项目

  花姐自己没拉到钱,结果却把自己“卖”给了风投公司。

  2008年,花姐接到了外资风投公司伟高达上海办事处的邀约。“这是我的第一份全职工作,方毅他一次机会都没有。”花姐不忘挖苦几句。

  “创业者永远要跟谈过的VC保持联系,不论对方是否有投钱,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机会在什么地方。”这是她总结出来的经验。

  “这三年作为入门级的学徒,主要就是去积累经验,比较幸运的是当时带我们的大老板非常资深,曾投过百度的A轮。”

  “我当时推的第一个案子,(项目负责人)是做《热血三国》的陈博同学。对方想融资几百万人民币,我推了好长时间,可惜公司没有下手。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案子。”

  2011年,花姐的女儿出生,她也回到杭州,并成立了华旦天使投资。当时,“备备”卖给了百度,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积累,于是准备拿去投资一些项目。

  从2011年到2013年,三年时间,花姐下手投了三家公司,一边投一边练手。“我投的第一家是‘每日给力’游戏,这是方毅去浙工大演讲时认识的一个团队。对方在人人网上做过两款非常成功的游戏:‘买好友’和‘抢床位’,排到过社交游戏的第一位。”

  花姐说,当时对方的第一个要求是希望能给他们发工资。等到对方想独立出去的时候,又投了他们一笔钱。“这家公司现在活得还不错,从最初的三个人到现在的三十多个人。”

  第二个项目现在的名字叫“11点11分”,是校园匿名社交软件,而以前他们做的项目叫“查好友”,是一个通讯录管理APP。“创始人是‘个推’的第一个产品经理,后来想出来创业,我们就投了一笔钱。”

  第三个是“白领”,针对餐饮业的会员管理系统。

  “这三年才投了三个,最主要还是钱的问题,但当时我们还是看了不少项目。”

  像母鸡看小鸡般,守护着一批年轻CEO

  2014年初,募集了1600万元的华旦涌泉基金成立,花姐开始大范围投项目,而很多项目都是前三年期间积累起来的。做智能硬件的“回车科技”,做在线教育的“老师来了”和“答疑君”,以及精准定位客户人群的B2C项目“易露营”等,都获得了花姐的青睐,这一年共投了10个项目。

  “到2015年,我投的项目会接近20个。”

  花姐说,她有一套投资方法论:市场、团队、竞争优势。

  比如团队,80%看CEO本身。优秀的CEO有一种共性,首先要有抗压能力,做一个打不死的“小强”;其次要有学习能力,要面对的是全新未知的市场,肯定要去主动学习充电;要和很牛的人去一对一地深度聊天,这比花钱去听大课更值得;还有就是带领团队的能力,“比如high(兴奋)点很高,有各种各样的特长。CEO们就是我目前的团队……”

  在“个推”所在的杭州福地2.0创业园里,聚集着多个花姐投的项目,“11点11分”藏在一栋红色的房子里;回车科技就在“个推”的楼下……

  另外,余杭的梦想小镇有一个创业孵化器——湾西加速器,青团社、易露营等5个创业团队都入驻到了这里。

  记者从这10多个项目中看到,花姐投的大多是学生创业项目。从某种程度来看,花姐和方毅平时参加的演讲、校友会、公益活动以及创业圈,多数与大学生有关。

  由此可见,花姐家的很多创业CEO都是“90后”小鲜肉。

  2014年,《纽约时报》曾在介绍阿里巴巴和杭州创业环境时,提到了方毅夫妇,形容花姐就是一个“母鸡妈妈”,因为她每天呵护着自己的小鲜肉团队。

  在花姐的朋友圈内,每天都轮流播放着这些年轻项目的动态,好比是一个个小广告,潜移默化地植入到了媒体人士、朋友、创业人士的脑海。

  女性投资人最大的优势在于沟通的优势,尤其在帮助初创团队上面,花姐认为这跟养娃没有多大区别,女性有着天生的保护意识。

  “在接触创业者时,我是一位大姐姐,他们都乐意跟我聊天,在过程中他们也心情愉悦,且能收获一些干货。另外,女性投资人更细心和耐心,很多男性投资人不愿意去干这些事情,就好比养娃一样。”

  “你看我的朋友圈,每天都会有回车科技卖意念赛车(之类)的事情,而很多天使投资人不太愿意这么做,或者做一次两次就不做了。”花姐说,大部分投资人在项目还未成功之前,不太会公开发布项目内容,而她是一个特例。

  “我不怕丢人,即使将来失败了,也不怕啪啪打脸,或许这个项目,就缺我这么一把力呢。”

关键词阅读:CEO 备份器 伟高 方毅 项目内容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