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速递平台HappyFresh:不只是定位于高端客户

2015-06-19 11:14:58 来源:快鲤鱼

    东南亚生鲜速递平台HappyFresh的总部是在雅加达的中部的一座年代久远的建筑里。这样一个与印度尼西亚人民息息相关的公司位置却距离“硅谷”如此之远,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奇怪。通常在周五的晚上,雅加达的大部分业务人员都会回家准备度周末的时候,HappyFresh团队的工作人员们却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有休息时间,而是在其狭小的办公室里大汗淋漓的工作,即使他们的老板BenjaminKoellmann,也只能在一个角落里工作。

    你可能会发现对Koellmann Lazada比较熟悉,他是印尼第一电商Lazada的前运营总监。这年头,像他这种留在高速发展的Rocket互联网公司工作超过两年的人,已经为数不多了。“我不得不说,在Rocket工作的经历,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尽管Rocket公司的跳槽率很高,” Koellmann说,“因为它永远都是一个高强度的工作氛围,你永远不要期望依赖任何人,因为那里工作的员工总是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通常都会开创自己的生意,自己做老板。”去年10月,Koellmann也做了同样的决定,他认为自己在Lazada的市场潜力已经发挥到极限了,因此他也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新的挑战。

    Koellmann认为,HappyFresh应该被定义为一个生鲜速递网络平台为。你可能还记得早在三月份发布公司宣布推出在吉隆坡和雅加达业务的新闻。由一个高达七位数的秘密资金支持的项目前期融资日前已经开始启动,其投资者是一些匿名的风投公司、国际天使投资人和制度的支持者,其身份目前来说仍是秘密。

    像一个培训机构一样培养新人

    HappyFresh的运营程序需要许多流动部门的参与。在其发展的早期阶段,使用该服务的前提是必须首先有一个智能手机。Koellmann表示,HappyFresh即将建立官方网站,其官方网站的启动旨在“移动先行”基础上运行,这就是团队认为的市场要求。

    HappyFresh在雅加达地区雇佣了大约100名外勤人员,包括实体店员工和送货司机。Koellmann表示,他的团队每周都会招纳新人,这意味着这篇文章出版的时候,在雅加达地区,HappyFresh可能已经超过120名员工在工作。

    根据Koellmann的介绍,HappyFresh有一套严格的店内员工训练过程,他称之为“HappyFresh学院”。“它由两周的培训课程组成,旨在向员工教授该如何在线下最好地选择正确的食物以及保持高质量的用户体验。

    “我们也为他们提供手机和个人空间,同时,员工有一个公司内部应用程序,所以他们对于需要做的任务也了如指掌。” Koellmann解释道,“这款内部应用程序将会给他们提供订单和操作指令,因此,我们可以跟踪每个订单在每个阶段的进程…如果有缺货或是剩下的质量不过关的现象,购物者(客户)将会打电话给员工,在必要的情况下帮助客户进行产品的调换。

    不只是定位于高端客户

    HappyFresh并不只是旨在为富裕的印尼人提供服务,或是所谓的优质服务。Koellmann说,由于HappyFresh选择了Ranch Market 和 Farmers Market(雅加达的高端百货门店)这两个商店的合作伙伴,一开始在宣传阶段给顾客一种高档的感觉。Koellmann表示,这不是刻意选择的,但它只是一种运营思维的体现。

    “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开放的市场,而不是被视为只是提供专门的高端业务。我们重视的是在价值链上的预算和中低消费市场。” Koellmann说,在未来几周内,HappyFresh将会建立更多的门店。

    有鉴于此,HappyFresh对消费价格没有限制。Koellmann说,无论什么产品,只要用户可以连接到他的应用程序,就会跟在实体店购物一样方便。“即使一个客户只是想买一盒烟,他们也可以通过HappyFresh,” Koellmann补充道,关于运输费用,有三种价格区间可供选择。如果用户要购买的东西价格不足300000卢比(23美元),则送货费是40000卢比(约合3美元)。第二层价格区间是300000卢比(合23美元)至700000卢比(约合53美元)。在这个区间内,客户需要支付25000卢比(约合2美元)的运费。如果消费金额超过700000卢比(约合53美元),则可以享受免费送货服务。在其运营收入中,HappyFresh与其合作的杂货店具有相应的收入共享方案。

    Koellmann认为,当考虑到自己在雅加达去超市所需的时间和钱的时候,运输和维护费用是微不足道的。这些成本可能包括诸如燃料、停车费、公路收费等。

    物流运输的费用和收入分别作为HappyFresh货币收入的两部分。新店开张也会有其他的现金流,但Koellmann将这些信息连同HappyFresh的每月活跃用户数量保持记录,用于为团队筹款。

    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

    Koellmann说,考虑到HappyFresh按需提供生鲜产品的运营性质,他经常被问到是否会与“优步”的摩托车Nadiem Makarim的Go-Jek进行合作,Koellmann回答道:

    我们钦佩Nadiem和他的团队在过去四年的努力…竞争,如果你愿意称之为竞争的话,在东南亚线上市场生鲜速递的早期阶段,主要帮助更快地改变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和市场整体发展,而不是重新分配市场份额或削减现存的商家的业务,因为我们的团队生活在一个相对成熟的市场。

    Koellmann说,HappyFresh与Go-Jek不同,因为它有训练有素的专门的店内顾客,知道什么产品最适合消费者的需求。他希望通过这种培训,可以将HappyFresh不同于其他商家的店员的特色。他认为新鲜采摘果蔬和处理易腐烂的东西像肉、鱼、水果和蔬菜的过程需要由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来进行,

    对于HappyFresh来说,其他的竞争对手包括印尼的Sukamart和新加坡的Redmart,公司对于开拓印尼生鲜速递市场的决定是正确的。Koellmann再次说道,HappyFresh是不同的,因为这两个公司专注于干燥和包装商品,产品都是来自一个仓库,而不是直接从超市易腐食品中进货。然而,如果登录Redmart的网站,你可以搜索到新鲜农产品、各种各样的肉类和海鲜产品,以及新鲜乳制品。

    Koellmann说,HappyFresh店内员工尽量不要打扰进店顾客,在顾客挑选商品的时候,店员不会陪同在左右,给予顾客充分的自由与空间。他补充道,HappyFresh目前在雅加达地区的Farmers Market和Ranch Market已经有了12家分店,而他们预期目标是建立24家分店。

    “我们不希望顾客等待他们的产品,节省顾客的时间才是我们最为重视的。” Koellmann说,“我们的送货时间最高时限为一个小时,到目前为止,我们能够保证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地区的送货准时率达到90%…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送货时段,或者提前几天订货。”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