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火的同志社交 是时候走下神坛了

2015-06-18 10:59:39 来源:搜狐科技

    前几天,一个本不太知名的主持人突然刷屏。据媒体报道,CCTV6主持人边策涉毒坠楼身亡,网上各路爆料称,他是被同性恋人举报。而他所离去的6月,本来是全球同志共同庆祝的骄傲月。

    虽是未被证实的传闻,仍引发了对同志群体的讨论。事实上,国内的同志群体已经被过度消费。在APP store搜索“同志”,显示有113个结果,新的产品还在不断进入。形成对比的是,全球首款同志社交应用Grindr上月传出了寻求收购的消息。被捧上神坛的“粉红经济”,故事变现的可能性存在质疑。

    商业化仍是故事

    几乎所有的同志社交应用,谈到变现时候都是基于一个前提,就是同志群体的消费能力。

    这一点似乎是毋庸置疑的。ZANK创始人凌绝顶把原因归结为,同志群体没有太多经济压力,比如买房买车、结婚生子等。没有丈母娘,一切都萌萌哒。另外一方面是,gay们自带享受生活的属性。他们的消费调查显示,同志用过苹果的超过60%,65%的同志每次旅行花费在3000元以上。

    在他们讲给投资人的故事里,同志群体消费力强,而且巨头还没出现。但国内第一个同志公益组织爱白网CEO江晖却认为,粉红经济是有的,但能否落在你的口袋里,就是个问题了。

    女同社交应用LESDO创始人April说,社区产品的变现方式无非是那么几种,包括会员、增值服务、消费电商等,比如针对同志的婚纱摄影、移民服务等。事实上,zank和blued已经有所尝试,比如zank和海尔咕咚的合作,销售润滑油子品牌ererman,以及和旅行社合作的定制团。但都还只是试水,没有形成成熟的模式。

    而据江晖所说,国内应用们一直模仿的美国jack'd,目前的主要变现方式也是付费会员和广告,电商方式很少。并且jack'd也还没有实现盈利。所以,这个被吹捧为蓝海的细分创业领域,未来究竟价值几何,可能并不像创业者们说的那样诱人。

    这一点,很多同志心知肚明,但他们必须把故事讲下去。一位第三方人士透露,尽管APP们都在宣称资本对这片蓝海的看好,但他所认识的VC圈的同志,并没有人对同志产品感兴趣。甚至他认为,过度的商业化正在把同志群体拖向一个危险境地。

    同志正被过度消费

    除了未来的不确定性,过度繁荣的同志经济,正给这个群体带来难以忽视的隐忧。

    前几天,考拉君接到线人的消息,说国内某知名同志社交应用在“监守自盗”。在举办“千人泳池派对”后,又发起HIV检测,在同志圈影响很大,不少人在群里直接称之为“突破社会底线的推广”。

    在此我们不讨论这个派对的细节,看官们可以简单理解为同志版的“海天盛筵”。让不少同志以及亲友难以接受的是,先组织不雅活动,再用艾滋绑架同志,不道德的商业推广居然扛上了公益大旗。在内部讨论群里,他们普遍认为“丢了社群的脸”。

    事实上,该应用之前就因被人利用发布和组织聚众吸毒,被央视不点名地曝光过。

    江晖表达了他的担忧。行业的过热导致商业的逐渐强势,但竞品们更多的关注点在于如何盈利。同志权益并没有太大的改善,APP们在隐私保护、行为安全等方面做的并不够,反而会为了商业利益,而出现类似这样的群体形象受损的事件。

    在利益驱动下,同志正在被过度消费。和缺乏沟通工具的过去相比,他们似乎正在被带入另一个极端。从柜子内的逼仄,到柜子外的狂欢,喊着服务同志的口号,APP们有没有问问用户究竟想要什么。

    他们将被谁抛弃?

    April把2013年称为“同志社交元年”。那年开始资本不再单纯观望,zank和blued拿到了投资。这直接引发了同志经济的创业潮。

    发展到现在,资本已经成了该领域的创业动力。有些项目为了创业而创业,有些项目隐含道德风险。前者如一个正在内测的同志理财APP“赞度”,后者如彩虹佳缘、GT等提供形婚配对的应用。

    但不要忘记,这个市场规模很有限。Blued创始人耿乐曾估算:“按同性恋5%的占比估算,国内男同志大概是3500万,除去小孩、老人等,可获取的用户大概在2000万左右。”而根据公开数据,Blued用户量为1500万,其中300万是海外用户。zank注册用户在1000万左右。

    看起来,他们已经距离天花板很近。而且这是个非增量市场,市场教育并不能增加新用户。这个市场能否养活上百款应用,似乎不是个难权衡的事情。所以blued和zank都在寻求出海,但要进入已经成熟的欧美市场并非易事,出海更像是对投资人讲的故事。

    但这还并不是最严重的事情。最严重的是,他们的自我定位本身就会被大环境抛弃的。

    在江晖看来,长期来看,最终同志会不需要这些APP。他们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现在同志还不够胆大、环境还不足够宽容,才产生了这个市场,所以他们的空间是不断被挤压的。以咖啡馆为例,并不会因为你是同志而被禁止入内。“我要使用一个产品,并不会在意他的开发者是不是gay或者拉拉”,一位同志这样说。

    所以,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公开身份,同志社交就会回到最普通的社交,比如Facebook和微信。从本质上来说,这些应用们更多是从商业角度铺用户,并没有为同志群体做太多服务。在和常规社交的竞争中,优势并不明显。

    尽管资本挑起了这场粉红经济的狂欢,却并不能给应用们一个好的出路。除了盲目铺用户,他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在用户集邮般的APP群里,成为被频繁打开的那款。或许可以试试,从同志社群的视角出发,把熟人社交做到位。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