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教父宋学仁眼中的柳传志:他注定创造传奇

2015-06-12 13:38:34 来源:联想控股微空间 作者:宋学仁

投资教父宋学仁眼中的柳传志:他注定创造传奇

  1997年,我在高盛负责亚洲投行的高科技部门。当时高盛的主要客户是以台湾、新加坡、香港公司为主。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注意到联想集团已经是国内PC的龙头,但其全球市场占有率却不高,公司的市值是四亿美元左右。当时我相信国内市场会造就一个世界名列前茅的PC公司。

  于是,我就通过朋友搭上了他们的供货商,通过供货商认识了马雪征,并经她见到了柳传志。

  第一次见面,我给柳传志做了一个简单的比较:联想集团市值约四亿美元,市盈率仅是成长率的1/3,反观世界上其他 PC公司或科技公司,它们的市盈率与成长率大约相同,这说明联想的价值被低估了,而股价长期低估会对公司长期发展战略不利。

  在我看来,造成这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投资人不了解联想,我建议联想要主动地让投资人看见并了解。

  我们双方聊得相当投缘,并约好未来一起定期讨论,这也开始了我与联想18年的情谊,让我有幸见证了联想、柳传志和他的班子在这十八年里惊人的发展。

  这次会后,我回想我们当天的对话,觉得柳传志真非池中之物,他是一个做大事的人。虽然联想当时的规模还不大,但我已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联想发展成客户并当特级VIP来对待。

  后来,马雪征和柳传志很快就制定了一系列的策略与战略,不断增加联想集团在资本市场的能见度。这些举动在今天来看,并无任何特别之处。但在18年前,对联想或其他中国公司来说,这就是创举。

  柳传志主动把财报的发布时间改为按季度披露(香港的规定是半年发布即可)。在他的主持下,在每季度财报发布时,他都会与投资人见面,这些事情,柳传志都是一丝不苟的做。后来,我们组织全球路演,飞到美国、欧洲等地主动去推介联想,部分活动我也会陪同出席,同时充当柳传志的即席翻译。

  由于高盛有专门的部门来安排路演的行程,我就没陪柳传志一起飞纽约。但因为内部协调的疏忽,纽约那边竟然没有人去接机,这使得柳传志一行人下飞机后十分狼狈。第二天见面时,柳传志简要地说了一下当天的情况,我才知道坏了,是我们的安排出了差错,这说明我们的服务质量出了问题,当时的气氛有些凝重。在后面的行程中,我们不敢再出任何差错,好在跟纽约投资人的见面很成功。当年见过面的投资人,若一直以来都持有联想集团的股票,今天个个也都是巴菲特了。

  后来我才知道,柳传志选投行是很用心思的。当时联想的主要投行是汇丰银行,负责人是黄伟民,双方合作多年,黄伟民对联想也做出了许多贡献。后来因为黄伟民离开了汇丰,柳传志就要在高盛与另一家投行间择一。

  柳传志向不少人打听我们这二家行事的风格,包括哪家会比较为客户长期利益着想,而不是做单买卖就走。冥冥之中有贵人相助,有人告诉柳传志说高盛较好,再加上我们孜孜不倦的努力,高盛最终出线。

  1999年6月,我们建议柳传志做拆股,增加股票流通性。柳传志听完我们的建议,当场同意交给我们去做,价格则由我们依市场情况来决定,我向马雪征说我从没见过这么好说话的董事长,但这也让我们倍感责任重大,因此必须要当自己的事来办。当时也有同行并不看好这次拆股,这也让我们更加小心。

  拆股进行得出乎意外地顺利,那时联想的股价约7.4港元,我们与投资人询价回来,预估要是以6.8港元发行,很快就可以完成,而这也符合市场的预期。后来,我们内部一再开会讨论,柳传志这样信任我们,我们一定要做出最漂亮的定价。最终,我们以7.2元完成了定价,批了1.3亿股集得9亿3千万港元。

  柳传志与马雪征为此将我们夸奖了一番,其实这也是过去两年联想对投资人关系投资的回报,联想股价拆股后仍然上升,创造了双赢的局面。

  1999年,网络的泡沫愈吹愈大,所有科技股都水涨船高。联想股价也屡创新高。记得 2000年过农历年时,我给柳传志打电话拜年,顺便建议他拆股充裕资金,为扩充产能或并购做准备,他也认同。

  年后我们立马准备,在2月很顺利地以每股33.75元卖出了8千5百万股,筹得了28亿港币。这是1拆4之前的股价,这对联想,或是国内任何高科技公司,都是一笔大钱。拆股后,联想的股价一路上涨了一倍,买股票的投资人都赚到了钱,这符合柳总一贯要让股东赚到钱的思路。半年后,随着互联网泡沫的崩盘,所有股票的股价都急转直下。若那时我们在更高点去拆,拆股后一路向下,柳总会很不高兴。

  经过两年的合作,高盛全球对联想都已经十分了解,因此两家公司高层的私交也越来越紧密,尤其高盛的董事长保尔森先生非常欣赏柳传志。

  保尔森先生十分注重环境保护,是自然保护协会(Nature Conservancy)的会长。他特别想在亚洲成立分会,当时他亲自请了三位顾问,这些都是他尊敬的人,如张忠谋先生(台积电),王岐山先生及柳传志。后来高盛在中国拿到合资证券牌照需要中国伙伴,联想控股自然也是第一选择。

  其实,更不为人知的是在 2001年,保尔森先生要我先问下,如果他请柳传志当高盛的董事,他是否会考虑?我当时听了,都觉得与有荣焉。在那时候,一个中国人能当高盛的董事,是多么有面子的事。

  没想到柳传志不经思考就说:我对投行生意不懂,还是看好我的一亩三分地更重要。听完后,我不禁肃然起敬。古人说: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柳传志的为人处世,这三点都做到了,脚踏实地的深耕联想,不为外物所惑,真是不容易啊。

  之后我们与联想的合作无间,从分拆神州数码到并购IBMPC业务等,联想一路壮大。这中间的故事,外界已多有报道,柳传志及联想的地位也更加深植人心。

  现在,我看到联想一步步由1997年4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到今日杨元庆指挥的170多亿美元,这在全世界都是一个传奇。而恰巧的是,柳传志领导的联想集团母公司——联想控股的英文名字依然在使用Legend,其中文准确的翻译就是“传奇”。

关键词阅读:传奇 IBMPC 合资证券 柳传志说 宋学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