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可穿戴设备不应徒有其表 专属软件大有可为

2015-06-11 00:53:44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可穿戴设备无疑正在成为消费科技领域的新一个大事件,健康追踪器的爆炸式增长,已经见证了像Fitbit、Jawbone 和 苹果(Apple)等厂商在各自生产的腕带工具中加入了一系列传感器。例如测量心跳频率就是当今一大特色。然而没有一款配套应用程序可以监测女性健康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月经周期。

    Bellabeat的联合创始人乌萨卡路斯瑞森表示可穿戴设备制造商为女性设计的产品只是将其打造的更像珠宝。“没有一款设备可以调整其软件,以适应女性的健康需求。”

    苹果Health最新的一次更新中,增加追踪一系列晦涩难懂的健康指标——从“铜摄入量”到“硒摄入量”——但是却忽略为占全球一半人口的女性添加一项最重要的健康指标。

    原因为何?Fusion的克什米尔路希尔(Kashmir Hill)回答道,苹果公司高管一眼望去几乎清一色全是男性,这可能就解释了这一问题。或许对于几乎全部都是男性的工程师团队来说,女性的月经周期是一个尴尬话题,这样的揣测并不算牵强。

    女性健康追踪器初创公司Bellabeat的联合创始人乌萨卡路斯瑞森(Urska Srsen)表示,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也许更加复杂。

    “我想现在每个人都想听到,这是因为设计者都是男性,”她在其位于加州山景城的办公室中说道,“我不能肯定这就是正确答案。但是女性的健康问题对于一些公司来说可能是一个利基市场。”

    无论你是否将女性市场定义为利基市场,出生斯洛文尼亚的斯瑞森正瞄准这一群体,打造一款名为Leaf的可穿戴健康追踪器,这是一款智能珠宝,女性可将其作为吊坠或别针佩戴。它可通过测量佩戴者的呼吸状况,监测其步数和活动、睡眠情况以及压力等级。

    到目前为止,可穿戴设备制造商是通过将可穿戴设备打造成珠宝的样式来瞄准女性人群。

    Fitbit携手珠宝设计师托里路伯奇(Tory Burch)共同打造了豪华款的Fitbit Flix,而可穿戴设备初创企业Misfit则与施华洛世奇(Swarovski)联合推出了更为亮丽的Misfit Shine。

    通过与一款应用软件进行合作,追踪女性的生理周期,Leaf向前更进一步。尽管目前已有很多软件可以支持此项功能,斯瑞森则表示将所有数据整合在一个设备中,用户可将其生理周期、睡眠情况、呼吸情况以及活动模式等关联起来,这也许是之前所不能完成的。

    Leaf

    25岁的萨拉森(Saracen),表示在自己使用了Leaf后,种种数据表示在她的生理周期期间,她会出现精神不振和睡眠不好。“我知道我有这些问题,但是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帮助自己改善。”她说道。

    现在每当她周期临近时,她就会格外注意提高她的精力水平。“我会多做一些Crossfit的训练,而不是让自己犯懒,消沉。”对于女性来说,如果不是定期服用避孕药,那么追踪月经周期就是帮助她们避孕的重要工具,同时也能通过找准最佳受孕时间而帮助她们怀孕。

    斯瑞森表示,Leaf能够具备这些功能多亏了应用软件上的经期追踪功能。未来,如果该设备能够测量体温,那么就可以提升追踪的准确度,因为体温是女性确定排卵时间的重要方式之一。为了做到这一点,Leaf需要完全地与皮肤接触,这也许会让佩戴者感到不舒适,甚至导致皮肤过敏。

    Bellabeat公司在山景城、克罗地亚以及中国深圳共拥有35名员工,作为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兼硬件设计总监,斯瑞森表示她正广开言路,以调整Leaf的设计,使其可以测量体温,但是目前她想看看已经订购Leaf的女性客户将如何使用产品。

    “可穿戴设备市场的发展非常迅速,同时竞争也相当激烈,这就意味着当你刚研发出一款产品时,就要着手研究下一款产品了。”另外一个非常有用,但可能会引发争议的测量对象就是女性的荷尔蒙变化。

    女性也许会拒绝检测荷尔蒙的数据,但是雌激素和孕酮等荷尔蒙水平的波动被认为与疲劳、体重以及情绪波动等重要的健康指标有关。

    一般来说,女性可以通过简单的血液测试测量荷尔蒙水平,所以任何想要收集这些数据的可穿戴设备需要做到无创。

    从一些如Echo Labs等初创企业所取得成就来看,做到这一点还是很有希望的,该公司正在通过使用穿透皮肤的光脉冲从而测量血液成分。但是这种技术距投放市场还有几年时间。

    “我们并没有积极地开发任何光传感器,”斯瑞森补充道,“这绝对是一项刚刚兴起的技术,并且正变得越来越完善,因此我认为这定将会有其他的用途。”

    两年前,斯瑞森和那时的合作伙伴桑德罗路穆尔(Sandro Mur)创建了Bellabeat,二人是在克罗地亚海滩上玩风筝冲浪时结识的。在斯瑞森作为医学数据可视化设计师加入之前,穆尔一直与斯瑞森的母亲合作一个项目,她的母亲是一名产科医生,同时也是斯洛文尼亚大学临床中心的围产医学部门的妇科专家。

    她与穆尔的研究项目,为Bellabeat的成立奠定了基础,2014年,他们参加了著名的科技孵化器Y Combinator的冬季班。

    截止到现在,他们通过销售之前的产品已经获得了超过120万美元的营收,这是一款名为Bellabeat的智能电子秤以及产前心跳监测器,于2014年2月推出,现已卖出40,000台。

    “我们的愿景是打造一系列产品,可满足女性在人生不同阶段追踪健康数据的需求。”斯瑞森说道,并补充说可穿戴设备并不能采取一刀切的模式。她说:“它们需要更加的个性化。仅仅调整硬件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设计相应的软件。”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