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给“汪星人”洗澡 撬动宠物O2O市场

2015-05-25 09:25:59 来源:今日早报 作者:金梁

  上门洗护、美容正成为各类宠物创业团队寻找的切入点

  她和他素不相识,却想到了同样的点子

  上门给“汪星人”洗澡,撬动宠物O2O市场

  上门洗护、美容正成为各类宠物创业团队寻找的切入点

  线上点单,上门服务,是互联网圈子内最近非常流行的O2O概念。从外卖上门到厨师上门再到美甲上门,让人好好享受了一把电子商务带来的便利,而到今年上半年,O2O又把目标瞄准了你家的猫猫狗狗。

  “好狗狗到家”、“乐宠”、“摸摸哒”、“闻闻窝”、“美宠”、“多宠”……在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各种名目的宠物O2O创业,共同演绎着一场关于“地球人与喵星人、汪星人”的故事。

  同样在杭州,也有一批年轻人因为自己喜欢宠物,进而开发了一些宠物O2O应用,试图借此打开创业大门。不论是“喵三汪四”,还是“哲学狗”,都不约而同地把业务瞄向了上门给宠物洗澡。

  虽说他们的创业项目还刚刚上路,称不上成功,但这些年轻人的想法,在创业过程中的摸索,或许可以给很多后来者借鉴。

  “喵三汪四”创始人孙荟

  爱折腾的姑娘和两只折耳猫

  湖州姑娘孙荟, 1987年生,整个人瘦瘦的,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却是“喵三汪四”项目的创始人。

  她说自己一直比较喜欢折腾,在大学的时候就是这样。大一那年,孙荟刚去北京某大学读书时,发现学校水果店的苹果要比一个多小时车程外的水果市场贵好多。于是她直接批发了一皮卡的苹果到学校卖,气得学校水果店老板直跺脚。

  大二那年,孙荟又盘下了学校内一家做扬州小吃的餐馆。她利用在学生会、社团里兼职的关系,接下了各种饭局,愣是把一家没啥档次的小吃店做成了饭点人满为患的小饭馆。而非饭点的空余时间,餐馆又变成了各类培训班的集合地。

  同学们一直认为,孙荟就是满脑子“生意经”的浙江人的典型代表。

  毕业后,孙荟凭着自身努力进入阿里工作,做过公关、运营、产品经理,轮换过N个岗位。直到2014年,她从天猫商品线的产品经理岗位辞职,投身到了创业这片最容易“淹死”人的海洋之中。

  “在做宠物O2O之前,我参与过三个互联网创业项目,有解决城镇用户不敢网购的线下体验店,有二手车交易的C2C平台,还有做疫苗接种预约的医疗项目。”孙荟告诉记者。

  虽说这些项目方向都是互联网创业中的热门,但最终她决定投资“喵三汪四”项目,也为此赢得了更多筹码。

  跑了300家宠物店

  吃了无数次闭门羹

  2014年底,孙荟养了两只折耳猫。或许正是自己有了养宠物的经验,她希望把宠物的各种服务从传统的宠物店对接到互联网上。

  创业的艰辛是意想不到的。

  “当时我们3个人,每天要跑十多家宠物店,两周内跑遍了杭城300多家门店,希望能让这些实体宠物店接受我们宠物预约平台的产品。”孙荟回忆说,虽说接入平台打着免费的旗帜,但宠物店老板们并不买账,好多次还被无情地骂出来。

  “通过这些市场调研,我们发现最初设想的这个平台对于宠物店来说可有可无。” 孙荟意识到,如果作为实体店铺的预约工具,他们对门店的控制力非常低。

  怎么办?

  很多时候,撞了东墙,回过头来发现,西边还有一条路。

  当时的B2B平台模式没走通,孙荟他们又想了个办法,联系几家定点的宠物店,帮宠物主人提供接送宠物去宠物店的服务。可是这样的中间环节人力成本又过高,项目最终演变成了上门为宠物洗澡。

  孙荟说,平均每只宠物狗每个月需要洗澡3—4次,在宠物店每次洗澡的费用在30—50元上下,这就是宠物所需的高频服务。从“上门为宠物洗澡”这种模式切入,就好比洗车一样,通过洗车这一高频服务,可以切入汽车后服务市场。

  雇请有颜值的

  全职宠物美容师

  之后,“喵三汪四”公共微信号开通。在2015年前试运营一周,发现每天居然有5—6个订单。

  “我们第一个宠物美容师,是一家宠物店的员工,最开始的时候对方是兼职给我们做。我们的微信平台刚推出的时候,最开始的订单,我都是亲自跟着美容师一起去的,希望在整个过程中发现一些问题,并让整个服务变得更加完善。”孙荟说。

  “首单9.9元,之后每单19.9元。”这样的价格要比实体店便宜得多,且还不用出门。很快,“喵三汪四”在小圈子内知名度迅速提升。

  “与别家不同的是,我们的宠物美容师都是全职的,目前已经有近20人,有些是从宠物店挖来的,有些是自己开培训班后期培养的。”孙荟说,目前做宠物美容师的大多都是“90后”,男孩女孩都有,普遍颜值很高。“或许是有爱心的人,颜值都高吧。”

  眼下,孙荟租了一套Loft来提供美容师的住宿,她自己的两只猫也住在那儿,还时常被美容师们当作“模特”来练手。

  孙荟说,上门美宠的服务正式是从今年春节后开始的,而在整个杭州铺开业务,则是从5月份开始的。业务进展很顺利,目前孙荟已拿到天使轮投资,并入驻了“梦想小镇”。

  “哲学狗”创始人康有或:

  读哲学的学霸和一条柯基犬

  金华人康有或,同样也是1987年出生,本科在浙江大学,读的是行政管理专业。通常读这个专业的学生,毕业时无非三种选择:考公务员、考研,或是找个企业去工作。他选择了读研,但报的是哲学系。据说,这个选择亮瞎了身边的小伙伴。

  记者初次见康有或,记忆深刻。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名字与康有为仅有一字之差,更多的是精神面貌。此君穿着十分绅士,就差手上拿几本苏格拉底、柏拉图、黑格尔之类的书了。

  带宠物洗澡体验感不好

  萌生创业冲动

  2012年,因为英语差了一分,考博失败,康有或与复旦哲学系失之交臂,转而开始参加工作。

  在企业,康有或呆了两年多,从人力资源部,到市场部。“工作岗位换过很多,做过招聘、培训、市场营销,这些年的锻炼为我如今自己创业积累了很多经验,不仅了解了经营企业的流程,还熟悉了如何去品牌营销,创造企业文化等。”

  2014年10月,康有或决定自己创业,创业方向又一次让身边人大呼意外——宠物电商。

  “我小时候在老家养了3只狗,对宠物很有感情。辞职那会儿,我养了一条柯基犬。”正因为自己养狗,康有或关注到了宠物市场的一些动态。“每次去宠物店给狗洗澡,体验都不是很好,所以我开始思考这里的问题。”

  康有或申请了一个名为“哲学狗”的微信号。他解释说,“好比单身的人常常被人称‘单身狗’,爱健身的被喊‘健身狗’,自己是学哲学的取名‘哲学狗’,也算是一种自嘲。而且这个名字有新意,让人能一下子记住,传播力会比较强。”

  从宠物用品微店

  到狗管家

  “哲学狗”,服务的肯定是狗,但具体做什么呢?

  2015年2月,康有或试水宠物用品微店,开了一间“超狗盒子”,根据每只狗狗的体重、运动量以及进食量,按周期定期配送狗粮。

  但宠物电商其实并不好做,因为早有人捷足先登,国内某知名电商平台已经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

  于是,康有或又做了一个宠物社区,试图通过宠物社交来聚集人气。但问题依然存在——纯粹做社交会面临变现难题,而且移动社交这块已成红海,竞争激烈。

  前面两条路似乎都不通,他琢磨着另辟蹊径。“最后,我把这个产品定义为‘狗管家’,以上门给狗洗澡、美容为切入点,有刚需,且频次不低,最关键的是门槛不高。”

  “宠物主人通过微信下单,预约好上门时间,然后我们安排宠物美容师过去。宠物美容不像打车那样,对时效性没有这么高的要求,有足够的时间容许我们在后台调配,即使现在宠物美容师不多也问题不大。”

  康有或至今还记得第一个订单来自一家美容养生馆的老板。这个客户通过朋友圈分享后知道了“哲学狗”,约在一个周末要求上门服务。“当时我也是跟着过去的,对方要求给狗狗洗完澡之后,还要给狗狗剃毛。偏偏那条狗的毛发特别多,美容师整整忙活了两小时,用光了两个剃子的电量。”

  上门业务一展开,状况百出,不是宠物美容师工具没带够,就是宠物闹情绪不配合。所幸的是客户们都很友善,并没有因为这是家初创企业而“发飙”。

  与孙荟的企业不一样,在“哲学狗”上班的宠物美容师几乎全是兼职的。康有或认为互联网企业首先要选择轻资产模式,所有上门服务费用都归美容师所有,就像专车一样,人人都会参与进来。

  “我们并不以上门洗狗来赚钱,而是借此提升用户量和人气,再附加其他一条龙服务,比如给宠物打扮、刷牙、染毛等,甚至还可以向医疗、培训等领域延伸。作为一个平台,这能够吸引宠物行业上下游更多的企业加盟合作,这才是‘哲学狗’作为一个身边的宠物管家最终要实现的目标。”原来,康有或看中的也是更庞大的后服务市场。

关键词阅读:孙荟 柯基犬 实体店铺 宠物店 汪星人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