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化收购倍耐力 任建新成中国“并购王”

2015-04-23 09:11:38 来源:金融时报中文网

    “我们总是听人说起马云、李彦宏、马化腾等中国(科技)企业家,但是任建新在非常不同的环境中同样很成功,”乔尔巴卡勒说。他在黑石(Blackstone)入股中国化工的蓝星后担任蓝星的顾问,并在《中国走向西方》(China Goes West)一书中把中国化工作为部分题材。

    “倍耐力交易能否成功的关键,将取决于任建新会给予倍耐力相当大的自主经营度……还是以非常快的速度合并这两家迥然不同的公司,”他补充道。

    中国最大化工企业——中国化工(ChemChina)董事长任建新在董事会会议室接待了来访者,而大厅的另一头正是该集团党委办公室,这是中国大型国企的必备机构,而且在许多民企中也越来越普遍。它提醒我们,任建新既是中国大型国企之一的领导者,也是执政党中的一位高级干部。

    任建新还将成为意大利轮胎企业倍耐力(Pirelli)未来的新老板,不久前,他刚刚与倍耐力的控股股东、投资机构Camfin达成了一项协议,收购后者所持倍耐力26%的股份。随后,中国化工将通过一家新成立的控股公司,以73亿欧元的价格要约收购倍耐力的其余股份。收购完成之后,F1赞助商倍耐力的高端汽车轮胎业务将继续由意大利方面独立管理,而其工业轮胎业务将并入中国化工的一家子公司。

    当57岁的任建新走入会议室时,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与其他党政官员的不同之处。他身穿一件蓝色夹克,搭配白色正装衬衫,领扣敞开,毫不掩饰自己灰白的头发。相对他的身份,其形象与中共官员通常的“时髦”打扮大不相同——后者典型的保守装扮包括深色西装、红色领带,头发染得乌黑,而且在寒冷的早春经常穿着一条露于脚踝上方的秋裤。

    任建新邀请了三家国际媒体机构、两家意大利媒体和官方的中国日报(China Daily),在一个周日上午10点(就此事而论,不论某天某时)参加一场仓促安排的见面会,这也并非寻常。当同为国企的东风汽车(Dongfeng Motor),去年在欧洲采取同样高调的举动——斥资8亿欧元收购法国汽车制造商标致(Peugeot)14%的股份时,该公司却藏在投资顾问宣布的乏味声明后面没有什么表示。这笔交易的推动者——东风汽车董事长徐平像以往一样拒绝了海外媒体的采访请求。

    起初,当协议在3月22日正式公布时,任建新也回绝了采访。但一周内,他意识到,连倍耐力的管理层和意大利政界人士都对此次收购大加赞赏,保持低调对于一位即将接管欧洲最著名品牌之一的中国行业领导者来说,不是一种好的选择。

    周日上午的见面会开始时,从中国化工北京总部对面的基督教教堂传来了钟声。会面持续了4个小时,包括一顿迟来的午餐:麻辣牛肉拉面——中国西北的主食。任建新出生在中国西北并在当地读完大学。他对拉面如此喜爱,以至于在1996年开办了自己的连锁餐厅“马兰拉面”(Ma Lan Noodles)。

    他滔滔不绝地讲述着拉面的神奇之处:可以“像筷子一样粗或者像发丝一样细”。心里想着与倍耐力的交易,他评论说:“生产轮胎就像是和面做面条——你需要把橡胶彻底搞明白。”

    拉面和一款澳大利亚红酒被一起端上桌,无论从烹饪角度还是从任建新对意大利的激情来看,这都有点不相协调。“我只去过意大利两次,但给我的印象是,创造力和创新流淌在意大利人的血液中,”他补充说。“意大利的土壤能培养出像倍耐力这样的品牌并非偶然。”

    在与倍耐力的交易尚未完成之际,任建新想劝阻那些他所称的可能的“盲目”竞争性报价,同时也希望能用他独特的创业资历为周日到场的众多媒体留下深刻印象。他认为,中国化工不是一家受到威权型政府保护而免于真正竞争、被宠坏了的垄断企业,也不靠国有银行的优惠贷款而“衣食无忧”。“我们在企业历史和发展道路上与其他国企不同,”任建新说,“我们几乎是白手起家,而且一直处于市场竞争环境中。”

    作为中国大型国企之一的领导,他的这番话听起来通常可能略微不合情理。中国化工是受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辖的117家行业领军企业之一。此外,中国化工在《财富》全球500强企业中排名第276位,年收入约3000亿元人民币(合480亿美元)。

    但对于如此规模的庞然大物来说,不寻常的是中国化工成立仅有10年左右的时间,但是其根源可以追溯到1984年——当时20多岁、时任化学工业部(早已撤销)干部的任建新靠着1万元人民币的政府贷款创建了一家工业清洗公司。那时正值大批中国政府官员开始“下海”、进入私营工商业的时代。由于得到政府融资,任建新的蓝星公司从法律上看属于国企,但在经营上更像是一家初创民营企业。

    在随后的20年中,蓝星从一家为中国化工行业的上层企业刷洗茶缸和锅炉的小微企业逐渐崛起。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波无休止的收购潮之后,蓝星收购了逾100家其他国企,之后其老板被官方媒体誉为中国的“并购王”。

    在这个过程中,合并之后的集团逐渐变成了中国化工,拥有包含蓝星及风神轮胎(Aeolus Tyre)在内的6个业务板块,其中风神轮胎会与倍耐力进行重组。尽管任建新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国有企业度过,但他谈到自己的经历时,就像一位将手中互联网企业推到纳斯达克(Nasdaq)上市后变成的新晋互联网亿万富翁可能谈及自己经历时一模一样。“每个年轻人都有梦想和抱负,”他说,“我曾梦想把蓝星打造成为一家大企业。”

    在中国化工成立后不久,任建新也开始了收购海外企业的进程。被收购企业包括法国的安迪苏(Adisseo)——生产用于从化肥到香水等各种产品的有机化合物;生产硅胶和硫化物的罗地亚(Rhodia)——这是另一家法国集团;以及澳大利亚塑料集团凯诺斯(Qenos)。

    感觉就像是从20年的国内竞争中获胜的任建新,决定把注意力放在外国战场。

    然而,这位中国化工的董事长不喜欢用具有如此好战意味的比喻。“我不喜欢把它们叫做收购——听起来太咄咄逼人。我更倾向于把它们叫做投资,”他说。

    “当然,我们重视这些资产本身,但是我们更重视与其管理团队之间的合作,”他补充道,“我忙着应对中国化工本身的挑战和问题。我没时间自己去打理这些投资。”

    他谈起倍耐力的首席执行官(CEO)马可特隆凯蒂普罗维拉(Marco Tronchetti Provera)也同样不吝溢美之词,这位CEO将在2020年之前继续经营这家意大利公司。如果在任满之前离开,67岁的特隆凯蒂普罗维拉还有权选择自己的继任者。“马可会是我的榜样,”任建新说,“我把他当做老师、兄长和朋友一样尊重……他是个非常棒的人。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会与他握手、甚至是握手合作呢?”

    虽然表现得和蔼可亲,但任建新清楚地指出了在合作关系中最终由谁做主,尽管他圆通地强调了自己的“学生”姿态。

    “我们是一个战略性的行业选手,入股只要低于51%就会让我们沦为财务投资者而非战略投资者,”他说,“我常常对我们的海外CEO说,站在所有权的角度来说我是你们的老板,但是从运营角度来说你们是我的老师。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