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空间携手传统企业突围

2015-04-23 03:01:0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如果现在你还觉得海尔是一家家电企业,那就太落后了。

  这家刚刚度过了30岁生日的传统产业企业,正在努力跟上互联网的大势,试图转型成为创客投资孵化平台,将员工转化为创客,将公司架构打散为上千个自主经营体。

  对于北京创客空间创始人王盛林来说,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在传统产业都急切寻找互联网合作者时,“京派”创业空间反其道而行之,主动向产业对接。

  他们和海尔合作建起了一个专属的创客空间,鼓励海尔员工们的创客行动。未来,北京创客空间的这种“派出机构”也会越来越多。

  从创客到创业

  互联网+的概念似乎是把互联网技术摆在了一个更加重要的位置,传统产业急需通过对接这些技术变革自身的产业模式。但往往被忽略的是,技术的拥有者有一些明显的短板,比如传统产业从业者们握有的线下资源。

  如果不知道哪座山上的柚子更甜,水果电商平台做得再人性化也没有意义。创客空间里的创客也一样,没有成熟的生产线,没有既定的客群,再眼花缭乱的技术也只能自娱自乐。创客到创业者的距离,就是一件成熟产品的距离。

  既然是为创客服务的平台,王盛林就不得不考虑到这一点:没有人会真的喜欢自娱自乐。

  以和海尔合作的“派出机构”为例,王盛林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海尔有自己既有的供应链、用户,但怎么让员工更有动力去创新,发明的产品怎么落地,创客空间可以承担起这部分任务,提供场地、技术和创意指导、招聘、推广的系统服务,让员工真正从公司人变成创业者。

  创客空间也在内部消化这些创新技术,王盛林他们正在和传统行业企业共同孵化一些高科技项目,“这些项目也急需和产业做连接”。

  记者获悉,今年,北京创客空间将陆续和家电、消费电子、时尚、广告、影视、体育、教育、健康、交通、零售、建筑、农业等12个产业的龙头企业合作,打造互联网+创客+产业的新生态。

  不过,更大的一盘棋还在后面。

  创客3.0时代

  王盛林希望自己和团队能开创一个新的时代。他给了这种做法一个概念:中国创客3.0时代。

  既然是3.0,那么,1.0和2.0是什么样呢?

  创客1.0时代的标志是引入开源硬件。2006年,中国第一个开源硬件供应商FlamingoEDA诞生,2010年底,上海、北京和深圳的开源硬件社区陆续建立了创客空间。这个阶段的创客,单纯因为爱好聚集在一起。

  2.0时代大约始于三年前,创客们发现了硬件,特别是智能硬件的应用前景,爱好就演变成了创业风潮。据不完全统计,从2012年底到2014年底,有超过1000家智能硬件创业公司在中国诞生,其中超过200家获得融资。随之而来的是,创客空间迅速发展,截至2014年底,总数超过了50家。

  创客空间发展至今,产品和创客们的“落地”也成了水到渠成的要求,谁能最快地接住这个盘,谁就有可能真的站在风口。

  北京创客空间迅速制定了自己的四个发展方向:一是场地的运营,和产业进行合作,帮助企业把内部和外部创新体系打通;二是面向大众的培训课程;三是孵化空间中的早期项目,占一定比例的股权;四是举办一些大型的创客活动。

  “现在是创业者的时代,也是孵化器的时代。孵化器除了向创业公司提供服务以外,应该有好的盈利模式。”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指出。

  科技部火炬中心孵化器管理处处长陈晴对本报记者表示,无论是各类空间或是孵化器,目前最大的一块收益还是来自于投资,但能够完全盈利的还是很少,一定程度上要依靠政府在资金和品牌上的支持。

  对于兼具孵化器功能的创客空间来说,是否应该盈利、如何盈利的问题一直颇受关注。以上海的“新车间”为例,运营的就是一个非营利性社区,主要依靠会员费得以持续,工作人员基本靠兼职,机器设备也基本靠赞助。

  但是,北京创客空间显然不打算走这条路子。上述四个方向也可以看作是其商业模式。当然,最有想象空间的还是第一个,和产业龙头公司合作。除了海尔之外,空间还在和TCL、华为等制造业大佬谈落地合作。

  在这些特定的派出机构之外,北京创客空间也在各地遍地开花,触角已经伸到了西部地区。王盛林告诉记者,创客空间已经在北京、上海、深圳、香港落地,现在,贵州、重庆、成都、西安等地的项目都在谈。

关键词阅读:外部创新 FlamingoEDA 传统企业 传统产业 空间发展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