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业告别“黄金时代”成全球性命题 3大运营商如何破解

2015-04-22 08:19:0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最近,三大运营商正在陆续发布第一季度的财报,延续年报的走势,业绩并不乐观。经历了数十年的高速增长之后,运营商现在真的遇到了大问题。虽然4G业务正在推出,并风生水起,但是运营商需要巨大的资本支出用于新基站的建设,而刚刚推出互相之间的价格竞争又在加剧。此时,外界对于降低网络流量资费的呼声又起,多重压力,汇聚一身。

    这种压力其实并不仅仅中国的运营商独有,在全球也是如此。相比于互联网公司,运营商越来越被边缘化,成为提供流量服务的管道。但是,运营商显然不会甘居此地。

    本专题分别从多个角度探讨运营商面临的难题和出路,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提出了他的“第三条曲线”,但他自己也认为这“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中国联通也在创新推出后向流量产品;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徐直军则首次系统阐述了华为开出的药方,即华为“Roads”;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则提出趁中国尚未进行“网络中立”立法的机遇,加快建设中国的互联网“高速公路”。

    针对全球性的运营商转型挑战,在4月21日开幕的华为第12届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徐直军首次系统阐述了华为开出的药方,即华为“Roads”。

    4月20日,中国移动(0941:HK)披露2015年一季度主要运营数据,期内其营收为160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3.9%;净利润为238亿元,同比下降5.6%。

    从净利润的角度,这已是中国移动连续第七个季度下滑。中国移动是中国实力最雄厚、市场份额最大的运营商。

    至于中国联通,尽管其尚未披露一季度财务数据,但其今年1月的移动用户增长仅为8.3万户,2月、3月甚至分别净下滑282.1万户、160.9万户。中国电信的一季度数据尚未披露,不过其在2014年财年的营收和利润增长均未超过1%。

    十年前风光无限的电信运营商,如今不仅难以与净利润动辄一两千亿元的四大银行相提并论,即使与自己的过往进行纵向比较,亦是高增长不再。

    事实上,电信业的增长难题并不仅限于国内。目前包括沃达丰、德国电信等在内的全球电信业巨头均概莫能外。沃达丰截至2014年12月31日的最新一季财报显示,期内其收入下滑了0.4%,尤其是在成熟市场欧洲下滑了2.7%,增量主要来自中东、非洲等新兴市场。

    “运营商需要转型。”4月21日,华为常务董事、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趋势来看,未来运营商的网络需要云化,运营需要互联网化,而能否转型成功,则取决于运营商有多大的决心。

    挑战:全球性命题

    “欧洲运营业的低谷已经有一段时间。”在徐文伟看来,与国内运营商刚刚告别高增长相比,欧洲市场已经提前一步经历这一过程。

    这里面既有过度竞争的因素,也有传统电信业务转型的问题。

    徐文伟说,从用户角度来看,以往电信服务比较传统,用户办理业务要到线下的营业厅网点,办各种手续,今后的电信服务需要互联网化,提供包括电商在内的各种新渠道服务;从运营商的角度来看,原来上线一个新业务需要单独部署一套设备,建设一个新平台,而今后建成云数据中心后,开通新业务将像下载一个APP一样,业务推向市场的时间可以从之前的6个月以上缩短到几天时间。

    但是,从目前这个阶段来看,这种转型前后的能力差异,也就成为导致运营商束手束脚的原因之一。

    体现到全球各地运营商的业务运营上,传统电信业的运营模式、商业模式、市场环境普遍都遭遇挑战。事实上,电信运营商对所谓OTT(“OverTheTop”的缩写,指通过互联网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冲击的口诛笔伐早已不是一天两天。

    在今年3月于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2015移动世界大会(MobileWorldCongress,MWC)上,多家运营商高管就在高峰论坛上继续对此进行抱怨。比如,德国电信CEOTimotheusHoettges在开场演讲中就高声喊话:Facebook其实就是一种通信服务,为什么没有同样被按照电信业务来监管?西班牙电信CEOCesarAlierta则直言,电信运营商承担着沉重的基础设施投资,与Google、Facebook等OTT服务商处于竞争劣势,市场上的玩家应该给予“同样服务,同样规则”的监管环境。

    华为公司运营商BG总裁邹志磊告诉记者,回看十年前,电信业很风光,但在这届展会上不断有客户问他:这个行业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风头似乎被压住了?

    由于受到OTT服务商的冲击,电信运营商传统的话音收入大幅下降,OTT服务虽然能带来流量收入,但这部分才刚刚起来,而且面临增量难增收的尴尬。

    以中国移动今年一季度的运营数据为例来分析,由于OTT业务对传统通信业务的替代作用继续加深,其语音和短彩信业务继续下滑,总通话分钟数较上年同期下降1.3%,短信使用量较上年同期下降4.5%。

    中国移动今年一季度实现4G净增用户5300万户,4G总用户达1.43亿户,总用户数达到8.15亿户。得益于4G业务的抢攻,中国移动流量经营初显成效,一季度移动数据流量比上年同期增长158%,带动收入结构进一步优化。但是与之而来的问题是,业务规模的增长速度难以带来流量收入的比翼齐飞。

    而近日国务院总理敦促运营商下调上网费,更从某种程度上让其中“增量不增收”的逻辑进一步得以凸显。

    进入流量红利阶段

    邹志磊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运营商的话音收入受到冲击后,可以获得流量收入,即进入流量红利阶段。目前国内运营商的月流量支出是约200M,在日韩等国已经达到2G以上,而按照华为的预计,未来用户月流量支出需求可以达到50G。

    即使流量红利见顶,运营商还可以针对自己管道里流淌的数据进行大数据分析,从数据中获取价值。在此之后的信息红利则与物联网、人工智能、工业4.0等有关,让电信网络成为各行各业的使能者,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新蓝海。

    一位华为内部人士表示,从目前来看,全球运营商的转型处于不同的阶段,有些移动用户渗透率不到20%的地方,仍然能享受人口红利带来的话音收入增长,但有些运营商已经在迫不及待地探索面向云和大数据的转型。

    未来的电信网要云化,业务也要云化。与此相对应的一系列电信业热词,比如Softcom,比如SDN(软件定义网络),网络虚拟化(NFV)。

    徐文伟对记者表示,运营商的完整转型是一幅全景图,其核心是提高运营效率,有效增加业务收入。不过,由于考虑到一揽子网络改造和业务转型的艰巨性,很多运营商都是采取部分实施的方式,选择一部分业务先行试水。

    徐文伟举例说,北京电信在SDN上进行了尝试;韩国、欧洲的运营商在NFV上起步较早;四川电信在视频业务上的转型则可圈可点。

    去年年底,四川电信与华为联合宣布,双方合作完成了国内首个4K超高清iTV业务商用部署,将“光纤宽带”和“4K超高清视频”结合在一起,从内容引入、平台优化、网络建设、终端、业务、用户发展等方面进行探索,

    “目前四川电信该业务已经有400万用户,未来计划发展到800万户。”徐文伟表示,通过互联网化运营,四川电信的视频业务短短时间内实现了后来居上,“在商业模式上,主要是通过大量业务免费,其他业务打包收费的方式,典型的互联网玩法”。

    徐文伟表示,不同运营商有着各自具体的运营情况,转型起来也会有各自的节奏,最终转型成功与否,还要看运营商自己有多大的决心。

    一位华为人士说,华为目前的做法就是把产业愿景与运营商的战略进行对标,“有没有转型计划,分几步走,分几年完成”,然后双方按照商业目标进行倒推。

    路径:华为“Roads”解密

    针对全球性的运营商转型挑战,在4月21日开幕的华为第12届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徐直军首次系统阐述了华为开出的药方,即华为“Roads”。

    徐直军表示,在华为“Roads”的框架之下,未来运营商网络将必须具备实时(real-time)、按需(on-demand)、全在线(all-online)、DIY、社交化(social)等五大特征。

    徐直军认为,基于网络的用户体验将成为运营商的第一生产力。他举例说,同样播放一部电影,不同码流的播放条件下,所占用的带宽不同,给用户带来的用户体验也不一样,运营商在其中可以通过提供差异化服务获得更大的收入空间。

    “运营商正在提出新的需求。”徐直军表示,运营商网络的趋势是走向软件定义和云化,运营商的IT系统将从原来的支撑系统走向价值创造系统,成为生产系统。

    这是运营商实现互联网化运营的网络基础。这样一来,运营商的网络将变得更加复杂,更加个性化,也更加动态。与此同时,运营商的数据中心也需要云化,物理上分离的同时,逻辑上一致。

    对于华为来说,要响应运营商的转型需求,也意味着自身商业模式的变化。

    徐直军表示,要满足运营商的需求,华为要通过解决方案的方式去为运营商解决问题,要提供集成式的服务,“华为过去是产品驱动的业务模式,服务只是作为支撑,今后华为将走向‘产品+服务’的双轮驱动发展模式”。

    “华为的这种双轮驱动也要求,未来要加大通过联盟、开放等方式实现与更多合作伙伴的合作。”徐文伟表示,运营商从CT到IT的转变,也要求合作伙伴有更多的规划、咨询能力,而不再是以往单纯的产品供应商。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