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仓到生命人寿 孙宏斌与“二当家”们的收购暗战

2015-04-15 09:19:32 来源:观点地产新媒体

    还是他自己的那句话:“做事的时候一定要有判断,要坚决去做;要有耐心;该放弃的还得放弃,再大的买卖也是买卖。”

    观点地产网大戏千回百转,并购则布满荆棘与暗礁。佳兆业一纸内部人事通知或击碎了融创收购“正在如约按计划进行”的表象。

    4月14日晚,各路消息来源纷纷流传佳兆业集团内网发布了《关于王旗凯先生等人的任免通知》(集佳兆业人字【2015】029)文。据悉,这份人事公告显示佳兆业将免去王琪凯集团控股总部执行副总裁职务,同时免去王志勇集团控股总部人力及行政管理中心总监职务,以及免去李兴强集团行政及人力资源总经理助理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接近消息来源的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透露,王旗凯原是融创西南区域的财务总监,佳兆业事件后,他接替了原佳兆业分管财务的副总裁张骥的职务。基于此,已有市场观点评说,这正是郭英成回归佳兆业后,清退融创入驻人员的首个迹象。

    针对上述人事通知,一位接近佳兆业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该条公告就发布在佳兆业集团内部OA(Office Automation)系统上。不过截止晚间截稿,融创方面对此消息不予置评。

    现在,大戏急转直下却仍有一波三折。其实就在14日当天中午12点,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还在微博上乐观写道:“融创收购及重组佳兆业正在如约按计划进行。对佳兆业的收购及重组继续得到了卖方股东、生命人寿和政府的支持。”

    “这或许已明确意味着融创收购大戏再次触礁了。”一位长期跟进融创、佳兆业收购重组交易的分析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指出,隐藏在这一连串事件背后的,或许正是佳兆业“二当家”生命人寿的暗礁。

    生命人寿或助郭英成回归

    其实,就在14日当天中午微博中,孙宏斌除了重申不放弃收购外,还特别着重强调,当下融创对佳兆业的收购及重组仍然继续得到卖方股东、生命人寿和政府的支持。

    但值得注意的是,卖方股东(郭英成家族)和政府的重要性外界早已知悉,为何孙宏斌在微博喊话中单独列明二股东生命人寿的支持?这家保险机构在这次交易中重要性何在?

    脉络繁复,其实落花早驻。据观点地产新媒体观察,生命人寿的吃重角色在前任主席郭英成回归之际就已浮出海面。

    4月13日,佳兆业突发公告,公司原董事会主席、公司创始人郭英成回归,重登佳兆业集团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之位。同样,外界也关注到随同郭英成回归的还有一位80后高管郑毅,他被任命为执行董事。

    据悉,郑毅此前担任深圳佳兆业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总裁,负责城市更新业务。同时,原任佳兆业董事会联席主席孙越南和叶列理则调任董事会副主席。

    把视线再往前延伸,4月3日佳兆业位于深圳被锁定房源逐步获得解锁状态变更;4月9日佳兆业宣布,二股东生命人寿向其提供13.77亿元两年期贷款,支付深圳大鹏“地王”部分地价款。

    对此,就有长期关注佳兆业与融创重组和交易的人士告诉观点地产新媒体,郭英成的回归是有迹可循的,而“助力郭英成回归的,正是其潮汕老乡生命人寿董事长张骏”。

    回顾起来,佳兆业事件爆发之初,生命人寿便上演“火线救护”戏码。2014年12月4日,生命人寿宣布,以16.68亿港元接手郭英成家族11.21%旧股,完成后,其持佳兆业股份比例增至约29.96%,成为仅次于郭氏家族的“二当家”。

    六天后(12月10日),郭英成便辞去佳兆业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职务,原董事会副主席深圳市富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孙越南和叶列理二人同时任佳兆业董事会联席主席,同时深圳富德控股另一位副总裁雷富贵任佳兆业执行董事。

    而深圳市富德控股,正是佳兆业现任“二当家”生命人寿的控股公司。据悉,佳兆业和生命人寿这两家同样由潮汕普宁老板执掌的公司,早在2009年便颇有渊源。

    在佳兆业上市那一年(2009年12月9日),郭英成和张骏这两个潮汕老板便签订了为期五年的策略联盟框架协议。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2013年10月,生命人寿以持佳兆业股比7.99%,首次出现在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此后,这家保险机构继续增持佳兆业股票,至佳兆业出事(2014年12月4日),生命人寿的持股量已超过18%。

    此后,每当佳兆业需要之时,生命人寿便颇有“二当家”范儿,数次“挺身而出”。2014年4月,两大“当家的”联手54亿元斩获深圳大鹏下沙滨海生态旅游度假区整体开发项目。

    一年后,在佳兆业大鹏项目地价款到期之时,生命人寿于2015年4月9日宣布,提供13.77亿元两年期贷款支付这部分资金,年利率为12%。

    如今,在“郭英成回归、融创团队或被清退”的图景下,融创收购佳兆业这盘棋未来显得更加扑朔迷离,其中生命人寿角色将颇堪让人玩味。

    “生命人寿可能对佳兆业本身的‘盘子’和资质比较看好,认为是一个比较好的投资标的,因此未来会长期持续持有。”有分析人士就对观点地产新媒体如是表述。

    不过,市场亦有不同看法,标普分析师李国宜就认为,如果生命人寿要注入资金,早就进来了,不会等到现在还没有动作。

    “现在的状况就是,佳兆业已经进入债务重组的状态了,债务违约金规模非常大。只要没有足够的资金注入,谁退出谁进来,对债务危机来说,都不能在短期内解决问题。”

    融创和九龙仓融绿心结

    “郭英成回归后,这个博弈的局面现在更加复杂了。”有分析人士就对观点地产新媒体如此指出。他认为,按理融创进行收购的话,应该是以孙宏斌为主导,郭英成不应该再次回归,因为这会给外部更模糊的信号,不知道收购重组交易是不是还要进行。

    而这也正是近日外界对孙宏斌最大的担忧:他会不会再次陷入“二当家陷阱”,并最终重陷上海融绿交易的拉锯局面?

    实际上巧合的就是,4月14日凌晨,性情中人孙宏斌突然在微博上向九龙仓低下了头。而在这份对九龙仓主席吴官正的公开道歉信中,孙宏斌重点提到上海融绿平台。

    “双方对于融绿平台的交易的情况有不同的了解和理解,对融绿平台的处置持有不同的看法,对融绿平台交易的程序和法律观点的认知和理解有差异。”

    其实,在孙宏斌的道歉感言中,孙宏斌仍然表露了双方之前对于融绿平台收购的争拗,而目前融绿事宜现正由融创方面和九龙仓及各方在商讨处理。

    而九龙仓在3月27日表态重申的主张就是,有关融创收购融绿平台股权一事并未得到绿城董事局的允许,只是融创单方面的行动。

    因此在今年3月份融创2014年业绩会上,被问及九龙仓亦有意向收购绿城之时,孙宏斌曾毫不客气回应,称融绿交易这跟九龙仓没有关系,并言“如果九龙仓说要买融绿,他一定是错的,做人、做企业不能这样”。

    也许究根到底,还是对于融绿平台这个香饽饽的冀望,才是绿城“二当家”九龙仓和融创之间发生龃龉的根由,这也是两家公司目前的心结。

    实际上早前在外界看来,随着融创并购绿城事件的落幕,孙宏斌转而寻求收获融绿已是板上钉钉。因为就在2014年最后一天,融创已宣布将分为境内及境外两部分,以合计155.46亿元收购上海融绿部分股权及债权。

    谁知,今年2月3日,九龙仓正式向绿城发函,欲70亿元购得上海融绿平台中绿城所占50%股权。显然,这对于本认为这桩生意已是十拿九稳的孙宏斌而言心中再起狂澜。

    也许,这出戏唱到此刻孙宏斌才恍然大悟,九龙仓就是其拿下上海融绿平台的最大“暗礁”,而这以后的剧情,就是这出恩怨情仇戏码的如期开演了。

    孙宏斌的“并购心魔”

    现在,在外界看来,孙宏斌去年收购绿城失败的主要原因,或许并不是当事人的反悔和外界的阻碍,而是其自身存在的“并购心魔”。

    标普分析师李国宜就对观点地产新媒体指出:“融创之前收购绿城根本就没有想清楚,对相关监管部门的规定也没有充分了解。”

    回望2014年,对孙宏斌而言,收购似乎是不幸的。这一年,他总结道:“再大的生意也是个生意,分手的时候还是非常好,对绿城也是好事,宋总又回去了,我们也买到融绿平台。”

    现在时间到了2015年,已经上演了三个月跌宕起伏剧情的佳兆业收购大戏,似乎也将要面临曲折,不知此刻“性情中人”孙宏斌将作何感想?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孙宏斌或许也能管控其并购“心魔”。因为,在今年3月份业绩会上,他就感叹:“中国不管是房地产业还是其他行业,将来会面临更多的并购机会。通过绿城和佳兆业事件,融创要在并购市场取得一个好口碑,要照顾各方利益。”

    而对于被外界称为“狂人”,孙宏斌就反问:“你说我狂吗,我们的风险控制得很好。”

    还是他自己的那句话:“做事的时候一定要有判断,要坚决去做;要有耐心;该放弃的还得放弃,再大的买卖也是买卖。”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