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唱片公司” 小众音乐人的春天?

2015-04-14 09:18:10 来源:钛媒体

    (图为《迷城行歌》专场汇演的众筹页面)

    3月19日,一张名为《众乐纪壹路迷城行歌》的城市民谣合辑在虾米音乐悄然上线。乐迷不仅可以通过虾米APP试听,还可以在乐童音乐众筹平台上下单,以七折的价格买到一张同主题汇演门票。

    与传统意义上制作一张唱片的路径不同,《众乐纪》通过微信、众筹平台等开放性平台筹集资金,使整个环节围绕着作曲、插画、填词、与音乐人同台演出等,调动了很多普通用户参与合辑的制作,最终项目在原计划77天内完成了众筹,筹款总额超过预设筹款金额的151%。

    

    音乐人的众筹实践

    类似的音乐众筹早已不是新鲜事。此前有不少音乐人像李志、梁翘柏、窦唯、邵夷贝等都曾利用众筹完成了自己的音乐产品,收获了很高的关注度。

    国内独立音乐代表人物李志,作为小众音乐的代表人物,他被认为是中国最早利用众筹方式完成音乐产品的独立音乐人。2013年末的两场演出结束后,李志与其团队在乐童音乐发起的众筹项目“2014李志数字版现场专辑《勾三搭四》募集”一经上线便引起了网友、歌迷和音乐从业者们的关注,更引发了一场“众筹无实体回报是否合理”的质疑和讨论。历经一个半月,该项目于2014年2月22日完成目标,最终得到2673人支持,以50800的额度超额完成任务。李志曾表示:

    “众人栽树,更多众人乘凉——这才是理想的众筹模式。”

    2013年年底,因《我是歌手》而被大众熟悉的音乐人梁翘柏开始了他的众筹计划。梁翘柏在音乐圈小有名气,曾为陈奕迅、王菲、周笔畅等作曲、编曲、监制唱片。在淘宝网新增设的淘宝星愿网平台上,他为自己的新专辑《失忆年代:被遗忘的一把手术刀》筹集了11万制作资金,资金来自5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歌迷。2014年春节前夕,这500多名歌迷收到了梁翘柏送来的一份新年礼物——上述这张新专辑的数字版或实体唱片。

    除了在制作前筹集,还有的音乐人选择在唱片发行环节尝试了“定制”。比如窦唯和“不一定”乐队的2015新专辑,就通过众筹平台发行,不仅发行实体CD,还计划推出500张限量LP;而歌迷只要花150元和360元,便可以预订到带有编号和自己姓名的实体唱片。

    曾经凭借一首《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受到关注的独立音乐人邵夷贝,最近也在玩众筹。

    她的目标起初只有区区5万元,没想到顺利筹资近10万元,完成率高达190%。这场被邵夷贝称作是“小小的行为艺术”的众筹预售大获成功。目前《新青年》已进入发片阶段,项目还会给部分众筹参与者以“出品人”的身份,获得自己偶像的亲笔签名。

    十三月旗下民谣歌手钟立风第六张个人创作专辑《被追捕的旅客》的众筹预售一经开启,便引来科技界大咖的鼎力支持。除了发行名为《被追捕的旅客》新专辑,他还在众筹项目里带来他的新书《短歌集》,音乐、书、旅行必备,一应俱全,预售期间与众多跨界产品合力众筹。

    

    平台的角色

    音乐众筹不仅体现在专辑制作上,也扩展到演出市场。很多主流明星和歌手也在尝试“众筹”。宋冬野2013年靠众筹完成全国百城巡演,甚至还进到了安徽的芜湖、山东的烟台等以前不做考虑的城市;同年年底,那英深圳站演唱会在众筹网发起众筹,项目分大小10个不同层级,回报包含门票及演唱会周边产品;2014年,杨坤成为继那英之后第二位用众筹模式开启演唱会的歌星,通过众筹方式发售演唱会门票;同一时期,汪峰北京演唱会在京东发起众筹,用户花1160元可获得580元门票两张,还可录制15秒告白VCR在演唱会现场播放......

    这其中,平台扮演了关键角色。越来越多音乐众筹平台的出现,让更多有才华的独立音乐人更有效的连接起资源,一端是受众,另一端则是唱片制作方。我们梳理了几大专注于音乐产业的众筹平台:

    「乐童音乐」

    乐童音乐是国内最早进入音乐众筹细分市场的平台,于2011年创办,至今发起的众筹项目共800多个,演出2000多场,超过其它主要众筹平台音乐项目的数目总和,成功率在45%左右。目前,乐童的总筹款金额累计超过500万元,其中代表案例有众筹超过100万元的荒岛唱机项目。沿袭类Kickstarter的路线,建立之初网站流量还只是维持在每天几千PV的水平,新浪微博的粉丝数也仅有七百多,平时都是靠口碑效应在圈子内积累人气,来自艺人的畏难情绪成为他们面临的第一个难题,为此,乐童向艺人们点对点地普及众筹概念,还试图建立起标准规范的众筹流程,确保能为艺人提供多模块的服务。乐童的作用不仅仅限于为音乐爱好者或者是从业者,提供筹钱的平台,更大的作用在于充当媒人的角色,把项目发起者和音乐的周边资源,桥接起来。

    「5Sing」

    5Sing众筹是隶属于中国原创音乐基地的产品,也是国内音乐众筹领域先行者之一,通过众筹的形式,专注于音乐人的演出、沙龙等项目,旨在服务音乐人、帮助音乐人、支持音乐人,为产业的延伸和发展做新的尝试和贡献。2014年第一个项目“i2star首张专辑《千年调》”,上线仅2分11秒即达到最低目标人数筹款,短短31天就获得了3229张唱片认购,共计30多万元的支持金额。

    中国原创音乐基地成立迄今10年,形成了完整的原创音乐推广体系,拥有大量的原创音乐创作者以及爱好者基础。5Sing自上线以来,基于网站本身丰富的架构资源、庞大的用户群体以及多向的推广渠道,目前已经帮助近20位原创音乐人成功实现了发行自己原创音乐大碟的梦想,并帮助他们被更多的乐迷们所熟识和喜爱。

    「三分半音乐众筹」

    三分半的团队分驻北京和香港两地,属于赛思华科(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团队包括著名作词人、创意文化人和资深音乐业者刘卓辉,IT背景、腾讯出身的赵科峰等团队在互联网产品技术、音乐创意经营和版权运营、投资与金融创新等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与能力,正在全力打造这个全新的互联网音乐平台。 它的特点是:在三分半音乐互动平台认购音乐项目,可取得相关音乐和产品,亦可分享未来盈利成果,建立相辅相成的伙伴关系。该平台上音乐制作人金科的《遥远的桥》已有认购资金67584元。

    「东乐计划」

    「东乐计划」是京东和腾讯视频2015年3月成立的众筹平台,该计划是京东延展音乐产业链的一大力作。“东乐计划”最大的亮点在于对正版音乐与原创音乐的扶持。这是京东的一次跨界尝试,希望能打破传统盲目选择合作艺人的方式,让有才华的独立音乐人得到出唱片、拍MV的机会,让乐迷们得到不同价值的回馈,如明星限量周边、正版唱片等,亦有大张伟、杨坤、胡彦斌等大牌艺人加盟,更有拍摄探班等更加令粉丝狂热的回馈。签约艺人以歌手身份在京东众筹上发布众筹信息,乐迷朋友根据自身情况为自己喜欢的歌手筹款,根据筹款金额乐迷朋友可以得到不同价值的回馈。

    

    音乐产业的“计划经济”

    在音乐界,小众音乐一直以标榜态度的姿态存在。正是因为其态度鲜明、个性突出,也因此决定了受众群体有限。而音乐众筹,简单来说,就是先订货再生产的逻辑。在保证市场需求得到满足的同时,根据明确的市场需求再进行生产的“计划经济”。这样的生产方式对于小众音乐来讲,无疑是最有保障的方式。

    以《众乐纪》为例,仅用三个月的时间,通过乐童音乐这个平台,联合虾米音乐以及唱吧,最终第一本合辑的实体唱片正式出版发行,数字版由虾米音乐首发,同时启动了首次汇演,这相比传统的单一音乐产品制作到面世的流程,大大提高了效率。

    除此之外,音乐人在整个过程中与众筹平台达成了深度合作,在项目上线前、中、后可以接收用户、粉丝的及时反馈,同时也相当于对正在众筹的产品(包括唱片、演出及其衍生品)进行了一次精准传播。由用户全程参与的方式,让小众音乐的生态圈和互动模式越来越健康,再不是几百个人的自娱自乐。

    正如艾瑞咨询研究院的院长兼首席分析师曹军波所评价,“音乐众筹是一个多元的链条,而且商业模式一定是让各个商业模式参与,这个商业模式才能成为一个生态。从这个角度讲,音乐人、版权所有人、经纪机构、演艺机构,都可以从这里面获得相应的收益。对用户来说是几十块钱、几百块钱,如能确立商业模式并规模化,会给整个数字音乐的创新和变革带来新局面。

    这种更透明、更高效的项目运作方式,不妨称其为“临时唱片公司”模式,这个趋势已经愈发显见,不少独立音乐人之所以不签约大的唱片公司,就是因为商业化的操作模式会泯灭掉一些音乐本身的特色。让“独立音乐人”的称谓更名副其实。

    过去,独立音乐人被贴上“日子不好过”的标签,曾经的尴尬局面或许会通过众筹这样的“圆梦模式”得以改变。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