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大庆:曾与刘肖讨论60是什么样的人 不应还是开发商

2015-04-09 07:46:4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我的创业不是一个纯粹意义的创业,我做的事情无外乎就是房地产的延续而已,但我参与到帮助年轻人创业这个事情中来,可能改变一大堆年轻人的未来,我会觉得这辈子过得很有意义,这是我的最深心底的话。”

    北京朝阳区农展南路的万科中心三层,前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毛大庆将在这里度过他职业经理人生涯的最后3个月时光。

    “北大硕士,大型金融机构工作,竟然要辞职加入我的创业团队。”毛大庆对他的秘书兴奋地说,“这太不可思议了。”

    自从毛大庆3月8号宣布离职创业以来,政府部门、投资者、企业,创业者,前来找他谈合作的人士络绎不绝。3月11日,国务院发表《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这位明星经理人也顺势成为创业者中的“明星”。

    在创业者们看来,全球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副总裁都出去创业了,这是一件令人“欢欣鼓舞”的事情。

    地产创业者们

    关于毛大庆从万科离职的原因,有各种揣测。传统房地产行业不景气、万科商业地产的瓶颈,以及与万科总裁郁亮之间的权力博弈等等。毛大庆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无奈地表示,“这些都是胡扯。我现在已经47岁了,再有几年就50岁。离职之前,有几个人同时对我说,人生60岁是一个重要节点。60岁之后的人生不需要计划,但60岁之前的人生需要好好的计划。”

    在与毛大庆探讨60岁人生的朋友中,也包括现在接任毛大庆的北京万科掌门人刘肖。有一天,36岁的刘肖突然问毛大庆,“毛总,你希望你60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毛大庆说,刘肖的这个问题让他当时心里“激灵一下”。他思考后的结论是,60岁的时候不应该还是个开发商。从凯德到万科,22年的房地产从业经历,让他对这个行业失去了激情。

    毛大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有一个历时两年的创新研究课题。其结论是,中国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国家经济转型主要依靠创新。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第四次工业革命,传统模式已经走不下去了,而科技发展主要就要靠创新拉动。不创新,中国未来就没有主动权。

    在天使投资人的撺掇下,毛大庆选择了帮助年轻人创业的一种模式,也就是现在的中国版WEWORK“优客工场”。据毛大庆透露,“优客工场”目前正在进行品牌商标注册,网页设计即将完成,天使投资陆续到位,团队正在招募。4月中旬将正式宣布实质进展。目前已经公布的是,“优客工场”首单选址落户房山。这是3月8号毛大庆宣布离职之后,短短一个月时间内的进展。

    与毛大庆一样,选择同样方向创业的地产人还包括前SOHO中国副总裁王胜江。2013年愚人节那一天,王胜江离开了相伴十几年的SOHO中国。随着SOHO中国从散售到自持的战略调整,王胜江逐渐有了创业的想法。

    “2013 年出来干什么,我一直都没有明确的方向,像个苦行僧一般苦思冥想。”王胜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国创业平台并不完善,甚至可以说,仍然处在幼儿期,很脆弱。2014年底,我下定决心去做这件事情,力图把美国版的NEUEHOUSE引进到中国来,打造中国版的创业空间。我现在称它为NEWSPACE2.0。”

    房地产创新的N种可能

    3月27日,北京工业大学旁的一家酒店里,鸿坤地产一年一度的供应商大会在这里举行。鸿坤地产全资子公司亿润金融互联网金融中心总经理王利丽在会上发表演讲,一个重要内容是,号召供应商们投资“毛大庆的众创空间”。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要实现了呢?说不定一不小心就投资了下一个阿里巴巴。”王利丽对供应商们说。

    除了红杉资本、真格基金等投资人之外,亿润金融也是毛大庆新公司的战略投资人之一。作为亿润金融母公司的鸿坤地产,也会拿出一些写字楼项目作为前期的实践基地。目前拟定的区域包括西红门创业大街、中关村写字楼、鸿坤金融谷以及一些园区厂房等。

    亿润金融副总裁刘清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这相当于赵总(鸿坤地产董事长赵彬)的第二次创业。“董事长一直是以地产投资的视角看做房地产。这其实是在风口上寻找房地产新的机会。”

    创业办公空间是传统开发商对于未来转型所做的尝试之一。而投资创业公司,也是房地产加入创业潮的一种可能之一。

    毛大庆们的“优客空间”,将选择位于基础设施良好、配套服务健全区域内的存量物业资产,通过合理改造,针对处于技术创新、创业初级或中级阶段的创业者,提供高品质、价格适宜的联合办公空间,为创业者提供从物业办公到管理咨询的硬、软件全方位服务。

    以优客工场首单房山项目为例,优客工场负责遴选项目、提供孵化服务、输出管理模式和搭建投融资平台。入驻优客工场的创业者,将可享受房山高教园区、中关村房山园的一系列对创新创业者的扶持政策。除毛大庆外,“优客工场”的创业导师还包括王石、李开复、徐小平等等。

    而王胜江的NEWSPACE则号称WEWORK的升级版,其基本的商业模式是: 公司用折扣价租下某写字楼的一两层,并将办公场地划分成许多小块,每月向那些初创企业和小公司收取会员费。由于是开放办公社区模式,创业者可以在平台中结识到他们所需的创业合伙人和投资人。

    王胜江的构想是,NEWSPACE2.0创业空间,不仅仅是办公室,还是一个社交场所。“你可以在创业空间办公室和线上平台上面寻找自己合作伙伴,与全国各地创业者交流。它也是一个展示平台,你可以把自己项目放到NEWSPACE2.0网上面推销自己,也可以在我们这里视频路演。你还可以把自己推广设计放到创业空间地板上、桌台上、墙面上,甚至是厕所马桶盖上。你也可以把NEWSPACE 看成一个学校,每天线上线下都有导师创业课程。创业空间就是要解决创业者遇到问题,融资问题、培训问题、推广问题、项目退出的问题等。”

    创业潮流下的年轻人

    一个年轻互联网创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他看来,万众创业更多是为了解决就业。而创业成功者毕竟是少数。

    毛大庆也表示,正是因为创业成功率本身就不高,所以才需要万众创业。把基数扩大,才能提高创业成功的概率。从这个角度而言,毛大庆认为自己的事业并不算创业,更多是“下海做生意”。“我的创业不是一个纯粹意义的创业,我做的事情无外乎就是房地产的延续而已,但我参与到帮助年轻人创业这个事情中来,可能改变一大堆年轻人的未来,我会觉得这辈子过得很有意义,这是我的最深心底的话。”

    毛大庆曾花一年时间对中国人口结构趋势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25-40岁的人群是社会创造创新的基石,一个国家主流人口处在25到40岁阶段时,这个国家就处于创造力无限时期。

    “日本是最好的案例,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是日本战后出生高峰,这批年轻人进入到25-40岁的时期,正是日本大力发展科技,经济增长进入最快的阶段。即使1992年以后日本经济停滞,进入老年化阶段,日本GDP拉动增速仍有62%来自科技转化,直到今天,日本人口25到40岁高峰阶段所产生的经济影响力仍然波及全世界。”

    毛大庆分析称,我国第二波人口高峰是1987-1996年出生的1.8亿人,现在恰好处于25-40岁这个阶段,这是巨大的人口红利。“如果中国不能抓住这1.8亿人鼓励他们创业,那第三次高峰只剩下大概1亿人,而且还要再等十几年以后,等得起吗?那都第N次工业革命了。”

    在离职后的这段时间里,毛大庆深刻感触到不同年龄层年轻人的强烈反差。“在90后那一批人看来,创业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由于这一代人父辈家底都比较丰厚,他们向往的生活是,我的未来我做主。而80后到85间的年轻人,受高房价压迫,更多是求稳定求保障。屌丝与苦逼是这一代年轻人自创的标签。”毛大庆表示。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