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微软:能否破局“中年危机”实现华丽转身?

2015-04-07 09:29:17 来源:百略网

    在应对电脑从台式机和企业服务器向智能手机和大数据中心(别名“云”)的转变时,微软反应笨拙。为使微软重焕青春,CEO萨提亚路纳德拉(Satya Nadella)上任14个月以来竭尽所能结束公司对Windows的依赖,并努力将微软转变成一家“构建人们喜爱之物”的公司。如果他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微软到50岁时可能还会继续兴盛。

    从超越王者到被新王超越

    “你想怎样?干死Windows吗?”上世纪 90 年代末,哪个员工要是不识好歹要在自家旗舰操作系统头上动土,一定会被时任微软大Boss的比尔路盖茨骂个狗血淋头。到了2000 年,史蒂夫路鲍尔默接替盖茨后,在这家总部设在华盛顿州雷德德的公司Windows依旧是金科玉律。微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强化Windows,不断巩固它压倒性的统治地位。也是如此,许多公司内部的优秀创意都被这种“战略”扼杀了。

    而今天的雷德德已是另一番天地了。去年上任的CEO萨提亚路纳德拉不愿提起“战略”一词,并说,他现在只会告诉员工“做人们喜欢的东西”。而他所所做的一些事情在两位前任看来显然是要“干死 Windows”。该公司最受欢迎的文字处理、数据表格和其他应用套件Office现已登陆了运行别家操作系统的移动设备。对于过去被其视作诅咒的免费“开源”软件,该公司摆出了拥抱的姿态。去年十月,在旧金山的发布会上,纳德拉的一张幻灯片上写着:“微软爱 Linux”。与此相反的是,鲍尔默曾将这一开源操作系统成为”毒瘤”。

    4 月 4 日,微软将要庆祝它的 40 岁生日,公司高管和股东定会若有所思地回顾这家公司已经逝去的青春。微软问世那一年,Captain & Tennille凭借一曲“Love Will Keep Us Together”登顶了美国各大音乐榜单,20年后,这家公司超越了当时步履蹒跚的科技巨头IBM。而立之后,微软一直以来最大竞争对手、只比它晚生一年的苹果公司却又把它甩在后面。

    被动打破围绕Windows的企业策略

    纳德拉重振微软的策略便是尽一切可能地快速将这家Windows至上的公司转变成一家为企业和个人提供多样在线服务的全球化巨型数据中心网络。他要做的是使这家用着12.3万名员工、年营收870 亿美元的巨无霸公司转型,目前,他的开局还算不错。

    其他新老科技巨头也正关注着微软的转型——这些公司或者正经历着同样痛苦的变革,或者也担心未来自己也要涅?重生。思科、EMC、惠普、甲骨文、IBM和 SAP——这些巨头都要从一个计算机只是存在于个人的办公桌上或在公司的地下室的世界转入一个远程数据中心与移动设备相连接、数据驻存于“云”中的世界里。

    诸如亚马逊、苹果、Facebook、Google等公司都不断警惕竞争对手企业能以新的技术“平台”上的应用程序引诱他们的客户。这就是为什么11 岁的Facebook 最近花了220 亿美元买下了 WhatsApp这一快速增长的聊条应用后,又掷下20 亿美元收购Oculus VR 这家虚拟现实眼睛制造商。

    微软对Windows的经营一直很明晰。确切地说,这一操作系统作为核心多年以来紧紧捆绑了这家公司的种种程序。八十年代,Windows取得了台式个人电脑的主导地位之后,微软给它绑定了Office,从此,Office无处不在。当高性能的 PC,或称服务器成为公司内部数据中心的标配后,微软如法炮制,创造了一套与Windows紧密集成的服务器软件,包括电子邮件系统、数据库和其他商务应用程序。正是凭借着捆绑,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微软取代 IBM 一跃成为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

    所有这些程序都可兼容竞争对手的产品,却又相辅相成。微软的业务蒸蒸日上(也陷入反垄断纠纷),这对客户自然也是好事。然而,当计算步入云时代后,这种模式打破了。软件正在成为一项在互联网上提供的服务,主要的是基于开放标准。“现在用多个厂商的程序要容易多了”。TechAlpha Partners咨询公司的乔治路吉尔伯特解释说“操作系统也成不了问题了。”

    讽刺的是,微软也是最早发现云计算潜力的软件公司之一。但是,对故有产品线的偏执维护又让它丧失了先机。所以,在2006年,当它开始搭建Azure云计算服务时走的不过是将其专有程序复制到线上的路子。这便为其他云计算服务商的市场留下了空间— — 特别是亚马逊开始直接将计算能力出售给企业以便它们能运行任意的程序组合。同样的,微软也最先看到了掌上电脑(智能手机曾经的叫法)的前景。但它只是试图强迫用户在上面运行Windows,而不是像苹果一样开发新的更适合于手机的操作系统。

    纳德拉接任CEO前一直负责Azure部门,通过降低云服务价格、允许用户自主选择软件,他挽救了Azure萎靡不振的命运。接掌以来,除了让Office适配苹果和Android 手机,他还为Office引入了一种“免费增值”模式:面向个人用户 (不包括企业用户)的基本版是免费的,但其它功能则需付费才能使用。纳德拉执掌下的微软在别的方面也更为灵活,微软和竞争对手打交道便是这样。例如,Office在线版——Office 365用户现在可以选择将文档保存到另一家企业软件公司Box的服务器上。“他们以前把我们当死对头呢,”Box的老板亚伦路利维说。

    纳德拉能否力挽狂澜?

    纳德拉还力图振兴微软的内部文化,让它回到了那个喇叭裤配大翻领的初创时代。微软人现在非但不扼杀甚至还鼓励员工在一个称作“车库”的公共网站上测试他们的“奇特想法”。这一计划能将早期的产品带给客户试用,从而发现漏洞。微软还收购了一批初创公司。其中就有就是流行在线游戏Minecraft的制作方Mojang和Acompli,后者的电子邮件应用改名Outlook后已经成了微软在苹果和安卓手机上的电子邮件服务。

    然而,迄今为止 ,在微软即将步入第5个十年之际,纳德拉最大的成就是为这家公司找到了一个长久的目标。他用两句口号概括了微软的目标。其一是“移动为先,云为先”:因为这是有增长的领域,所有新产品都应为此而作。其二是“平台和生产力”。Windows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平台,Office仍然一套重要的生产力工具。但Azure也正在成为一个日益重要和灵活的平台。在微软推出的一些列生产力应用中便有类似苹果Siri和Google Now的智能个人助理Cortana。它已经可以识别自然语言、回答问题并设定提醒;在将来它将能满足用户的更多期望,例如收集会议相关文件。

    虽然业内观察人士对纳德拉目前的作为赞赏颇多,但他们也有几个反复提及的问题。一是关于人才。“微软已经失去了很多伟大的人才,”哈佛商学院的Marco Iansiti 解释说。虽然微软也通过收购初创公司得到新鲜血液,但要继续找到最好的程序员投入战局就不容易了。另一个问题则是其软件的质量。在过去,微软一直卖力地向商业客户证明其程序是可靠的,而当它试图像一家初创公司一样尽早发布产品后,它就可能变得不那么“靠谱”了。

    微软的其他业务将何去何从也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有分析家一直呼吁微软将这些业务打包出售。该公司的搜索引擎,Bing似乎已经转危为安了:尽管Bing已经亏损了几十亿美元,但不久就能盈利了;而且它也在为Cortana和其他服务提供重要的数据输入。Xbox游戏主机,已经迷途知返,不再谋求成为客厅数字中心了。但在公司战略转型后,微软前年为了挽救Windows Phones上最大的制造商而收购的诺基亚的硬件业务,现在看来似乎像是一个错误。

    微软的最大的问题财务状况。随着消费者和企业购买的电脑越来越少、越来越廉价, Windows的营收也在下降。截至去年 12 月 31 日的季度,这一业务的收入比前一年下降了 13%。而包括 Office 365在内的商用云业务方面,却呈现出投入年年翻番的景象,年运营投入达 55 亿美元。而这些业务对营收的贡献微乎其微,所以自然是赔本买卖。此外,野村投行的Rick Sherlund认为目前还不清楚Cortana这样的新应用程序将如何赚钱。“商业模式尚未形成。”

    这些业务不太可能成为Windows、Office这样的现金牛(两项业务分别贡献了44%和 58%的利润)。旧版Office毛利润率为90%;而Office 365目前仅有53%。在亚马逊、谷歌和IBM日益激烈的竞争下,微软云业务的利润将难以难有突破。花旗集团,最近预计亚马逊云服务的营收为-2%至-3%。与其他企业相比,亚马逊敢以更大的亏损来换取增长。

    其他科技公司,无分长幼都想从微软的中年危机中吸取教训,他们学到的一课就是对于主打产品的过度保护、过久依赖终会酿成不可忽略的危机。

    对此,盖茨难辞其咎;鲍尔默虽然擅长进一步压榨Windows这头现金牛,最后却因为停不下来而对移动和云带来的危机反应迟钝。现在,为了消除消费者、分析师和科技人才对这家公司正在走下坡路的印象,纳德拉不得不迅速行动。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