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以下商业精英】晋身董事会

2015-04-02 09:09:38 来源:环球企业家网

    内容导读:中国最年轻的董事—她如何驾驭复杂的商务谈判,并游刃于九方股东之间?

    张蕾曾先后获得北京大学经济法学硕士、巴黎一大商法与经济法学硕士学位。2008年10月至2011年1月,任法国基德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法律顾问;2011年1月加入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现任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兼任博中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博天环境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总经理。

    《道德经》第八章言:“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身处工业水处理行业的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高级副总裁、董事会秘书张蕾颇得其妙。

    博天环境集团成立于1995年,是国内水环境领域资质等级最高、种类最全的的综合服务商。作为博天环境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赵笠钧的得力干将,张蕾推动了博天集团的股份改制、战略融资及海外并购,并在投资并购膜技术领域全球领先的丹麦AquaporinA/S公司(简称AQP)中出力甚多。

    2005年,尚在北京大学法学院读研的张蕾,与赵笠钧在一次活动上相识,并一见如故,此后两人经常就公司运营、资本运作等议题交换意见。之后,张赴法留学,归国之后,赵随即向她发出邀请。2011年1月,张蕾正式加盟博天环境集团,并在短短四年间迅速成为赵的左膀右臂。“第一,要充满热情,用百分之百的热情去生活和工作。第二,要专注,干什么就是干什么。”张蕾对《环球企业家》说。

    从法律专业转型进入水环境服务行业,张蕾坦言并不容易。“工作强度非常大,我用四年的时间可能干了别人六七年的事。”在刚加入公司之时,她曾经面临两大难题:一方面急需融入公司,另一方面公司原有香港股东计划退出,公司急需新的投资者。如何筛选出最适合的投资者成为张蕾的头等难题。那段时间,她天天都在谈判,每天要马不停蹄地拜访五六家PE机构。

    在财务和技术领域,当时她的短板非常明显,遇到问题,只能求助于相关人员。博天当时的规模尚小,全体员工还不到200人,法务部和投资部只有寥寥数人,尽调工作量非常大,团队成员必须每天晚上工作到10点以后才能回家,周末也无法休息。即使回到家中,张蕾也每天都与身为律师的丈夫讨论各种法律问题,以至于后者忍不住对她抱怨说:“除了工作问题,你难道就没有话跟我说了吗?”

    这曾是张蕾最煎熬的一年—在原香港股东将要退出、新股东准备进入之时,她必须把握时机,顺势而为。夹身于新老股东之间,作为中间人,她必须精于平衡,最终任务圆满完成。在与香港股东签署交割文件时,张蕾细心地以白玉壶相赠,表示送别之情,这令香港股东非常感动。在她的斡旋之下,国投、复星等新股东入股并持续投资。随后,张蕾升任董事会秘书、董事,负责维护博天集团九方股东的关系。

    推手

    更大的任务接踵而来。由于业务需要,博天开始了海外并购之路。在中国,水工业处理领域主要应用反渗透技术,但国内尚无能够完全自主生产反渗透膜的企业,长期依赖陶氏、海德能、东丽、GE等进口产品。由于反渗透技术成本较高,国内外皆在寻求新的替代方式。

    正渗透即是其一,与超滤、微滤和反渗透等常用膜分离技术相比,正渗透技术利用渗透压驱动水分子的迁移,能以极低的能耗获得淡水,同时污染情况又相对较轻,因而代表着水处理领域的未来。按照目前反渗透市场超过20亿元的规模,应用成本较低的正渗透市场未来有望达到百亿规模。但正渗透技术在研究中有两个难题尚待克服,一是分离膜,二是汲取液。一张亲水、阻力小的半透膜是正渗透膜的根本,而合适的汲取液体系则是决定正渗透技术应用的关键。博天将其作为未来的战略发展方向,并尝试通过并购、合资快速实现规模化与产业化。

    2013年5月的上海环博会上,张蕾与团队发现了专业从事水处理正渗透膜技术研发的丹麦AQP公司。后者创建于2005年,曾于2007年至2010年获得丹麦国家先进技术基金会资金支持,亦是欧洲发明人奖的获得者。AQP公司研发的水通道蛋白渗透技术领先业界,在欧美等地拥有五十项水通道蛋白膜方面的专利。水通道蛋白存在于所有有机生命体中,从植物到人类。水通道蛋白只允许水分子通过。利用这项技术,每个水通道蛋白每秒钟可运输10亿个水分子。AQP的技术能将水通道蛋白嵌入到平板膜或中空纤维膜中,大大提高了膜的生产率和分离质量

    除了技术领先之外,较之于美国Oasys(OasysWater,Inc.)、英国ModernWater(ModernWaterplc)等业内公司,AQP公司心态更加开放,更愿意通过技术分享来实现扩张。张蕾获悉AQP公司已与国中水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中水务,股份代码600187)达成合作意向书,而赵笠钧与国中水务董事长朱勇军相熟,她决定推动三方合作。经过考察和多次沟通,AQP亦认可了博天的技术和生产实力,并邀请其入股。

    三方即初步拟定投资结构。投资共分为两部分,一是博天与国中水务共同收购丹麦AQP公司20.1%的股份,二是三方在华共同设立合资公司,后者拥有AQP公司所有研发专利的授权,可在中国继续使用和研发。此外,合资公司将因地制宜根据中国需求选定研发方向,争取一至两年内有新品上市,并实际应用于博天、国中的工业水处理项目上。

    但双方就协议细节一度争执颇多。投资银行家出身的AQP公司董事长桑瑞路汉森(SØrenBjØrnHansen)在诸多条款上寸步不让。2014年9月,张蕾率队去丹麦做尽职调查,一个严重问题又浮出水面。桑瑞曾授予管理团队一笔认股期权,这笔期权行权价格非常之低,一旦管理团队行权,将会导致中方原有的20.1%股权被稀释。公司最终将烫手的谈判任务交给张蕾。

    在完成对AQP及新加坡子公司的尽职调查之后,东道主桑瑞在丹麦当地一家法餐厅设宴招待博天及国中水务一行。但开局却并不顺利,双方均正襟危坐,各怀心思,气氛一度非常沉闷。为了缓和气氛,张蕾想起丹麦人喜爱滑雪运动,于是主动聊起滑雪,这引起了桑瑞的极大兴趣,曾经做过滑雪教练的AQP总经理皮特路杨森(PeterHolmeJensen)亦加入其中,气氛随即转好。当天晚上,张蕾顺势单独约请三方公司董事长前往酒吧,并借机提出了一个令三方都能够接受的价格方案——由AQP公司按照中间价格给中方相应的期权比例,以保证中方股权不被稀释。桑瑞欣然接受。一场剑拔弩张的战斗就此化解。

    张蕾喜欢用水来形容自己的个性,因为“水看起来很透明、柔弱,实际上非常有力量。一方面很有韧性能够滴水穿石,另一方面亦能顺势而为,具有包容性和爆发力。”而这正是她能处理复杂局面的关键。现在张蕾统筹着公司三大板块,总计六个部门,其中两个是纯属法律背景的职能部门,即法务部和证券部,她还需要综合协调推进战略发展部、总裁办公室、国际业务部等四个部门的业务。

    2015年将是张蕾更具挑战的一年—博天一波三折的上市进程即将瓜熟蒂落。重压之下,她的纾解之道是唱歌。“晚上10点多从公司出来,二环三环没有红灯,坐在车里唱歌,心情就比较好。”张蕾说。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