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年报:收入问句电信设备第一 净利超4家尾随者之合

2015-04-01 07:35:1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除了有着“宿怨”和复杂政治因素干扰的北美市场收入下滑,一切看起来都很完美——中国的电信设备制造巨头华为发布了2014年的年报,全年的销售收入高速增长,稳居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第一,而且净利润远远超过了紧随其后的四家之和。“偶像”爱立信已确定不是对手,擅长从“追随者”弯道超车为“领军者”的华为,下一个“竞标”的对手是谁?移动终端的苹果?企业网的IBM、思科?

    从区域来看,北美是华为去年唯一出现下滑的市场。增速最高、占比也最大的则是作为大本营的中国市场。去年华为来自中国市场的营收为1089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为37.8%,同比增长高达31.5%。

    3月31日,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为)发布其2014年年报,去年实现全球销售收入2882亿元(465亿美元),同比增长20.6%;净利润279亿元(45亿美元),同比增长32.7%。

    按照这份华丽的成绩单,2014年,华为不仅在收入指标上稳居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第一,而且在净利润方面远远超过排名其后的爱立信、阿朗、诺基亚、中兴通讯这四家之和。华为的净利润水平还已经接近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两大电信运营商之和。

    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胡厚崑在当天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聚焦管道战略、简化管理、提升运营效率是华为2014年实现有效增长的主要因素,而这些因素将在2015年继续存在。

    按照目前预测的发展速度,华为2015年的收入将突破3000亿元大关。

    马太效应放大

    经过过去几十年的竞争与整合,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目前形成了华为、爱立信、阿朗、诺基亚、中兴通讯垄断市场的寡头格局。

    根据爱立信、阿朗、诺基亚、中兴通讯此前各自发布年报,2014财年,他们的净利润分别为111.43亿瑞典克朗(约合13亿美元)、-8300万欧元(约合-8908万美元)、11.71亿欧元(约合12.6亿美元)、26.3亿元人民币(约合4.3亿美元)。这四家设备商的净利润之和不到30亿美元。

    很显然,华为45亿美元的净利润远超排名其后的四家设备商的净利润之和。这意味着华为在此前顺利成为全球电信设备市场老大之后,又进一步拉开了与追赶者的差距。这一市场的马太效应进一步放大。

    从华为自身的业务板块来看,运营商业务收入达1921亿元(310亿美元),同比增长16.4%;企业业务收入达194亿元(31亿美元),同比增长27.3%;消费者业务收入达751亿元(121亿美元),同比增长32.6%。

    这三大业务板块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67%、7%和26%。

    而从区域来看,北美是华为去年唯一出现下滑的市场。增速最高、占比也最大的则是作为大本营的中国市场。去年华为来自中国市场的营收为1089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为37.8%,同比增长高达31.5%。胡厚崑表示,这得益于中国4G市场快速启动所带来的系统设备和智能手机的高速增长。

    华为的另一个大粮仓则是EMEA(欧洲中东非洲)地区,该区域实现销售收入1010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为35.0%,增速为20.2%。

    “去年是非常高兴的一年。”胡厚崑表示,华为在收入、净利润、经营活动现金流等关键指标上都表现优异,究其原因,就是华为坚持创新,坚持把每年收入的10%投入于研发。

    年报显示,2014年,华为研发投入408亿元(66亿美元),较2013年增长29.4%,占2014年销售收入的14.2%。过去十年,华为研发投入累计超过1900亿元(307亿美元)。

    引入财务“蓝军”

    华为CFO孟晚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华为在利润额大幅提高的情况下,仍然维持了主营业务利润率与上年持平的水平(约为12%),这一结果来自于大量的管理变革。

    孟晚舟表示,为了让财务流程与业务流程高度融合,华为已经向各个业务单元派出CFO,让他们成为支持业务发展的组件。

    除此之外,华为在业务发展上的“蓝军”策略也被引入到财经领域。所谓“蓝军”,原指在军事模拟对抗演习中专门扮演假想敌的部队,通过模仿对手的作战特征与红军(代表正面部队)进行针对性的训练。按照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解释,“蓝军就是要想尽办法来否定红军”。

    据孟晚舟透露,华为已在伦敦成立财务风险控制中心,“其就相当于是财经事务上的蓝军组织”,这对控制财务风险有很大帮助。

    另据了解,华为还在2014年启动了全球税务风险管理项目,旨在对全球的税务风险进行分析排查,并寻找解决方案,制定行动计划。

    对于有媒体关于华为如何看待政府推动国产采购的提问,胡厚崑表示,从长期来看,一个企业的业绩取决于在创新、服务和运营效率上的竞争力,“其他因素短期有影响,但不是长期因素”。

    胡厚崑表示,华为旨在推进“全球本土化”运营,作为一家业务遍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全球化公司,华为将充分整合全球优质资源打造全球化的价值链,并基于各个区域进行本地化运营,遵守当地法律法规,坚持合规运营。

    从华为的2014年年报来看,其不仅实现了在全球销售,国际市场收入占比超过60%,而且也寻求从全球范围获得融资支持。

    截至2014年底,华为长短期借款余额为281亿元人民币,而2014年来源于境外金融机构的债务融资余额占比为78%。孟晚舟称,随着近年来公司业务的全球化以及国际金融形势的变化,华为的债务融资逐步从以境内为主转为以境外为主。

    截至去年年底,华为的净现金达779亿元(126亿美元)。

    觊觎15万亿全球数字转型市场

    胡厚崑表示,2015年,华为有信心继续维持较高的增长速度,“因为推动增长的因素都还存在”。

    事实上,华为早已不把自己仅仅定位于通信厂商,而是将眼光瞄准通信与IT融合背景下的ICT技术。

    “离开ICT,万物互联就不具有可能性。”胡厚崑对记者表示,在即将到来的新工业革命时期,ICT的角色将从过往的应用技术变成使能技术,“深深改造所有的传统行业”。

    胡厚崑认为,华为在这一变革中面临着巨大的机会。他援引IDC的数据称,到2014年,全球数字化转型市场的规模将达15万亿美元,仅云服务市场规模就达1.5万亿美元。

    不过,胡厚崑表示,面对机会巨大的市场,华为将谨慎选择符合自己长期战略的业务,以寻求可持续性的健康成长。

    “华为不可能成为每一个行业的专家,不了解一个行业,华为怎么去帮助它创新?”胡厚崑表示,华为的策略就是坚持开放合作,构建产业生态,比如在企业业务领域坚持“被集成”的战略。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