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摸底央企境外资产 董秘叫屈:并未游离于审计之外

2015-03-18 07:38:4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国务院国资委发布公告,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将对集中重点检查项目、境外国有资产检查项目进行服务采购招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副所长张文魁表示,央企海外资产和投资效益历年都是笔糊涂账,有必要在央企加大出海力度前查清旧账,做好制度安排,避免形成更大的窟窿。

    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审计署原副审计长董大胜曾向媒体透露,限于审计能力有限,大多数央企从未进行过国家审计,央企的境外资产更是处于监管“真空”,极易滋生腐败。

    3月17日,国务院国资委发布公告,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将对集中重点检查项目、境外国有资产检查项目进行服务采购招标。国资委委托第三方对央企境外资产进行摸底的消息一经公布,立即触动舆论的神经。

    国资委监事会有关人士向记者解释道,监事会委托第三方机构摸底境外国有资产状况并非首次,自2013年以来每年都会进行过一两次,属于常规动作而非突然为之。一位不愿意具名的国资委相关人士也表示,国资委2011年颁发了境外国有资产和投资的管理法规,对112家央企的境外资产状况和投资情况是了解的,并非如外界猜测的处于监管“真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副所长张文魁表示,央企海外资产和投资效益历年都是笔糊涂账,有必要在央企加大出海力度前查清旧账,做好制度安排,避免形成更大的窟窿。

    境外资产再摸底

    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3月17日面向全球发布的招标公告,包含7个央企审计业务包,其中4个包为集中重点检查项目,3个包为境外国有资产检查项目。

    监事会有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拒绝披露招标的细节,只是表示这是监事会日常工作。据记者了解,类似的审计招标,监事会过去两年已经举行数次,每次均为数个央企及其在海外投资项目的审计标的。

    随着央企境外投资项目的激增,对于央企的境外资产和境外投资项目的审计有可能会在今年增加频次。2月12日,在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2015年度工作会议上,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王文斌部署了2015年监事会十项重点工作任务,其中一项便是深入开展集中重点检查、境外国有资产检查和专项检查。

    国资委的这一举措,与近日两会代表的呼吁形成呼应。

    3月2日,董大胜向大会提交的提案,便是聚焦于国有企业的审计监管问题。董大胜向媒体指出,过去多年的实践中,不成文的做法是审计署只对118户中央企业中的57户进行过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其余的企业由有关部门组织或者委托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对其他95家中央部委所属的企业,审计署从来没有审计过,对中央企业越来越大的境外投资也基本上没有进行审计。

    据新华社报道,截至2013年底,110多家中央企业资产总额达到35万亿元,其中境外资产总额超过4.3万亿元。

    董大胜认为,堵住此间“空白”,是法律赋予审计机关的职责,建议要把所有的国有企业,包括境外投资都纳入审计监督的视野,对国有企业实行国家审计全覆盖。

    张文魁亦表示,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腐败最严重的地方正是海外贸易,造成大量海外资产流失。如今,在中国企业加大步伐走出去之前,有必要对此前的海外资产情况予以摸底,也需要对此前的海外投资收益进行评估,避免形成更大的窟窿。

    监管收紧

    4.3万亿央企境外资产是否缺乏监管呢?一家不愿具名的央企上市公司董秘向记者叫屈。按照这位董秘的说法,每个央企集团层面均有发展战略部门以及海外市场主管的机构,对这些央企的海外企业进行相应的管理。而且,在不少上市公司里,这些海外机构的资产和业务收入均是合并报表的,因此在做报表之时,会有相应的会计机构和法律机构审计过,因此不能说境外资产游离于审计之外。

    有国资系统的人士向记者解释道,国资委所监管的央企数量仅为112家,另有如四大商业银行、保险、中国铁路总公司等数十家央企并非在国资委监管体系下,董大胜所指出的多数未曾审计的央企,主要是指后者。

    记者也从国资委了解到,国资委自2009年开始,对央企的境外资产进行了一系列排查工作,当时排查涉及近6000家中央驻外企业和中央企业驻外子企业的境外国有资产。

    2010年,国资委对外披露,截至2009年底,共有108户央企投资涉及境外单位5901户,央企境外资产超过4万亿元,当年利润占央企利润总额的37.7%,甚至有的企业境外项目利润占公司利润的50%。

    不过,当时央企境外资产监管存在较大漏洞,因此2011年国务院国资委出台了《中央企业境外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和《中央企业境外国有产权管理暂行办法》,2012年还出台《中央企业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以三个文件为基础,形成一套针对境外国有资产、产权、投资监管的系统的、完整的、适应“走出去”需要的监管体系。

    除了对中央企业的境外资产和投资进行管理,各地方国资系统的境外国有产权管理也陆续补上空缺,湖北、四川等地制订出台了境外产权管理制度。陕西、安徽对监管企业境外产权状况进行了摸底调查,建立了监管企业对外投资数据库,为加强境外产权管理奠定了基础。

    完善资产监管、产权管理和投资管理的法律法规同时,国有大型企业监事会亦从2013年开始每年对部分央企的海外资产和重点投资项目进行抽检。

    可以说,国资委在央企海外资产的监管层面日趋收紧,此前,数家央企高管曾向记者抱怨国资委对央企的境外投资管理太多太严,致使个别投资项目错失良机。“有些数千万美元的投资项目也需要层层审批”,这似乎也令监管效果走向另一面。

    应国资体制改革的要求,眼下国资委正在进行自我改革,国资委主任张毅在年度工作报告中亦表示将在今年“建立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将企业授权一批、下放一批、收缩一批、移交一批,把该企业行使的权力都放给企业,把不该由企业负担的包袱都卸下来。”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