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re:颠覆数据存储的新模式

2015-03-16 10:24:28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如果所谓的“大数据”正在经历演变,那么下一阶段将是这样的:有一家公司,它不仅可以储存大量的复杂数据文件,还可以提供快速检索和数据处理,以帮助了解那些信息。

    “所有人都在讨论大数据,而一提到大数据,他们立刻就会想到储存这些信息所需要的容量,”罗恩路比安基尼(Ron Bianchini)如是说,“他们不会想,一旦你获得所有数据,你该如何处理?如何保持性能?”简而言之,这正是比安基尼在2008年创立数据存储和处理公司Avere时的真正用意。在担任Avere首席执行官之前,罗恩 比安基尼曾是一名教授。

    大多数传统的数据储存公司所从事的业务仅限于这一描述,即在他们自己的服务器上储存海量数据——从医疗保健信息,到一家特定零售公司的顾客购物习惯,等等。但Avere更进一步,向希望安全地将数据存储在服务器上或(眼下日益流行的)云端的顾客提供支持。当顾客需要的时候,它还可以进行检索和复杂的计算处理。

    举个例子:Avere的大客户之一,爱诺华转化医学研究中心(Inova Translational Medicine Institute)已经开始对出生在该医疗体系的婴儿的基因组进行测序。基因序列已经储存到数据库中。它是一个强大的资源,因为一有病人前来就医,该医院便可以获得这位病人的基因序列,从而为他们提供最佳治疗方案。因此,存储是该模式的一个组成部分。然后,客户“需要实现非常迅速的数据处理,以便找出治疗方案”,比安基尼说,“这正是Avere所提供的服务:对庞大的数据资源库的高速访问能力。”

    Avere有100多家顾客,其中包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索尼图像工作室(Sony Image Works)和美国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比安基尼说,过去两年中,Avere销售额每年都要翻一番,这一趋势有望在未来几年中持续下去。这家总部位于匹兹堡的公司已经完成四轮融资,迄今为止融资总额已达到7200万美元。

    在布鲁克林土生土长的比安基尼从小就接触计算机:他的父亲在纽约大学计算机系担任硬件工程师,那还是大学工程师自己制作计算机的年代。母亲甚至同意父亲将一台200磅重的电传打字机安置在客厅里。

    从纽约市大名鼎鼎的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毕业之后,他进入波士顿的麻省理工大学(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学习电气工程专业,之后在卡耐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先后获得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的硕士和博士学位,后留校担任教授七年之久。

    在卡耐基梅隆任教期间,比安基尼和一位同事共同构想的一个点子由该大学申请并获得专利,后授权他人。于是,两位教授又构思了另一个点子——一款网络产品,而这一次,两人利用公休假,不仅建立了知识产权,还将其打造成为一款产品。

    该公司被一个由卡耐基梅隆大学往届学生和教授组成的团体收购。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其中之一曾是比安基尼的学生。“我曾是他博士生资格审查委员会的成员,”比安基尼说,“所以我当时处处刁难他,而他在审核通过之后放弃学业,创办了这家公司,之后他们收购了我的公司。所以以前的学生成了我现在的老板。”这告诉我们什么呢?“任何时候待人都要厚道。”他苦笑说。

    那时,比安基尼和卡内基梅隆大学人际网络的另一位创业者重新取得了联系。被比安基尼形容为“文件系统鼻祖之一的”卡扎尔(Kazar)提出了他们的下一个商业构想;该公司之后被Network Appliances(即NetApp)收购。收购完成之后,比安基尼同意加入 NetApp两年时间,以帮助整合他们的产品。

    此时此刻,比安基尼学到了职业生涯中非常宝贵的一课。“建立知识产权是件非常好的事,作为一名学者,这就是目的所在,但据我了解,你或许可以建立世界上最强大的知识产权,但如果你不能解决任何人的问题,那你的公司还是会完蛋。”

    “所以,我逐渐偏向于能够解决问题的知识产权。”

    在NetApp工作时,比安基尼注意到,顾客不得不在数据性能和存储容量之间作出取舍。当顾客需要更多数据性能的时候,公司就卖存储空间给他们,“因为这正是公司出售的产品,”他又说,“而我发现,这些顾客购买存储空间其实是为了达到性能目标,而存储容量只会用掉10%、20%的样子,因为他们不需要容量。”

    “Avere最主要的创意就是,我们应该可以将这二者分离:你应该能够一边购买能满足你所需性能的产品,另一边购买能满足你所需存储容量的东西。”

    比安基尼和卡扎尔纷纷离开NetApp,并休息了一段时间。就在那个夏天,他们酝酿了创建Avere的计划——意大利语是“拥有”,指向被存储的数据。大概半年之后,他们创立了Avere。

    这款产品进入市场的时机似乎恰到好处——正值云计算开始欣欣向荣。他说,“一切都是关于如何将每太字节的价格压到最低。由于Avere同时支持传统的储存和云存储,市场对我们产品的兴趣出现飙升。”

    考虑到云存储系统50亿美元的潜在市场规模,比安基尼看到了Avere光明的前途。“如果说我们有任何先见之明,那就是把数据性能和容量分离,一旦你将两者分离,你便可以对它们进行独立优化。”

    比安基尼说,“因此我们认为,部署在云端的Avere文件系统产品是一种新的存储模式。”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