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武者

2015-03-11 16:56:19 来源:环球企业家网

    内容导读:古永锵把电影的未来交给了这位年轻人

    朱辉龙 39岁

    合一影业有限公司CEO 兼优酷土豆集团高级副总裁朱辉龙2006年加入优酷,现负责优酷土豆旗下电影公司合一影业的整体运营。截止2014年底,合一影业已联合出品《风暴》、《窃听风云3》、《白发魔女传》、《后会无期》等13部电影,票房超过33亿元。2000至2004年,他曾担任中国第一代宽带运营商—长城宽带的董事及总经理。

    尽管已过去十多年,合一影业CEO朱辉龙仍记得第一次与古永锵单独用餐时的情景。

    那是2002年5月的一天,二人在经历了此前的偶然交谈后,约定再度见面。古永锵彼时担任搜狐总裁,在他看来,宽带网络未来必获普及,其中机遇颇多,故而大有可为。这让时任长城宽带总经理,为诸多互联网公司提供宽带接入服务的朱辉龙备感投缘,再次约见亦为水到渠成。

    当古永锵快到朱辉龙办公楼下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说:“我马上到了。”朱随即下楼迎接,然后看到古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这让他无比诧异。“我以为会有专车,毕竟Victor(古永锵)是海归,而且担任搜狐总裁。”朱辉龙对《环球企业家》回忆?道。

    之后二人决定吃点披萨。朱心想古从国外回来,应当惯使刀叉。但没成想古永锵竟然说,披萨拿手吃才有意思。朱由此确信,坐在对面的无疑是位真性情的男人。二人随后又聊了聊宽带商机,无意间谈到体育赛事。由于朱辉龙是体育爱好者,这样的谈话也让他感觉舒适,并暗自遐想,未来是否有机会与古一起共事。

    正是由于对彼此的信任与赏识,朱辉龙于2006年理所当然地加入了古永锵的创业团队。而他跨界电影的起点则在2010年11月—与好莱坞电影制片公司华纳兄弟达成协议,签约《盗梦空间》在优酷的独家在线付费观看权,这在互联网行业尚属首?次。

    长久以来,中国互联网用户已习惯免费观影,朱辉龙和其团队面临的正是改变这一模式的巨大挑战。有趣的是,朱接下来将一部付费电影的观看价格定为5元,原因在于国内一部盗版光盘的价格也是5元。

    之后,朱辉龙对于电影愈发充满热情,古永锵则将其点燃的更加旺盛。2011年,古带领公司高管团队去美国考察。每天晚上十点过后,朱辉龙都会一个人跑到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s)观看电影。“每个厅串着看,把电影都看个遍,回到酒店就已经深夜2点了。”朱笑着说。“美国好坏片子的特征都很明显,譬如有那种从头到尾一直开枪打僵尸的恐怖片。”

    回国后不久,古永锵告诉朱辉龙:“我们一直说跟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你喜欢电影,就去做吧。”于是,朱辉龙成为了优酷电影中心负责?人。

    然而,仅靠激情显然无法熟稔电影这个将“美学与工业”完美结合的领域。朱辉龙想到的办法是,每天夜里强逼自己看一部电影。“不看足够多的东西,你就没有发言权。”他说。即使成立合一影业公司后,朱也会每天看原创小说或剧本。

    三年后,朱辉龙交出了让古永锵满意的答卷。优酷土豆不仅首创互联网联合出品大电影模式,还在2014年底前相继推出《风暴》、《窃听风云3》、《白发魔女传》、《后会无期》等13部电影,票房超过33亿元。过去两年至今,优酷土豆通过自制节目、电影营销及联合出品等方式参与合作的国内外电影共88部,票房达280亿?元。2014年中国票房TOP10里,合一影业已占3席。

    但对朱辉龙来说,这还只是他成为“新电影人”的开始。

    矛与盾

    参与电影营销是优酷土豆集团进军影业领域的重要一步。以美国市场为例,一部电影的营销成本在最高时甚至可以超过制作成本。相比之下,中国电影业对于营销普遍缺乏兴趣,尽管近两年投入有所增加,但一般不超过30%。若营销投入过少,电影票房自然也无法保证。

    优酷土豆平台想做的,就是帮助一部电影做到更精准的营销。朱辉龙举例称,韩寒导演的电影《后会无期》和郭敬明的《小时代》上映只差一周时间。最初,《后会无期》片方只打算在重点的两到三个城市做宣传。但优酷土豆通过分析《小时代》和《后会无期》的粉丝群后发现,在一线城市中韩寒的粉丝远远超过了郭敬明,但在部分二三线城市,郭敬明的影响力显然更大。

    受此影响,《后会无期》片方立即着手在二三线城市展开宣传攻势。“应该说,在今年淡季,韩寒的电影是完胜了《小时代》。所以,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出现,能够帮助一部电影在票房上获得更大成功,同时也节约了营销资源。”朱辉龙对《环球企业家》说。

    优酷土豆之所以能实现“精准营销”,其中一个原因在于,过去几年中国电影业与互联网行业发生了同样的变化,即用户群体下探至三四线城市。在这些地区,互联网已成为更精准的广告渠道。用户或许无法看到公交车站牌这种传统的电影广告媒介,但他们必然会人手一部智能手机观看视频节目。

    不仅如此,电影下线后的后续付费窗口,也是优酷土豆早想抢占的山头。就目前来看,国内一部电影几乎90%以上的收入都来自影院,美国则大不相同,票房收入仅为电影总收入的三分之一。除此外,电影周边衍生品、付费窗口期,以及收费电视等均获取了不菲收益。

    但令朱辉龙欣喜的是,经过数年发展后,中国电影互联网付费市场已规模初具。“未来三年这个市场将会增长至30亿到50亿元。十年后,付费电影会占据中国电影市场的三分之一,我相信那是200亿到300亿的盘子。”对此,朱辉龙显得信心满满。

    然而,优酷土豆对一部电影的参与并不止于此,他们还计划重塑广告植入业务。朱辉龙分析称,目前国内纯电影植入广告公司一年的收入仅为3亿元左右,这与优酷土豆广告年收入超过40亿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由于合一影业的出现,朱辉龙正尝试在制作前期就将广告主的需求与电影结合起来,而这种结合势必大大降低植入广告的“生硬感”。“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就是能让投资者在电影上映前获得大部分回报,而不用担心之后能否回本。”朱辉龙还说,他希望合一影业的员工都能担当“制片人”角色,即参与到一部电影的早期创作中去。

    在朱辉龙的设想中,未来电影模式将会呈现这样一幅场景:很多电影在开拍前,都会有一个预告片,合一影业可借此寻找粉丝、收集评论、听取意见,帮助制作公司完善电影创作。“这虽然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实现起来却并不容易。因为在国内,大部分电影人把互联网公司仍仅仅当成一个渠道,而非合作伙伴。”

    古永锵对电影行业未来的判断亦令朱辉龙获益良多。古看到的趋势是:在中国市场中,通过手机购买电影票的消费者已占到20%,未来将迅速增至30%到35%。因此,手机早已不是简单的通信工具,其娱乐属性正日趋显现。朱辉龙据此断言,“合一影业未来不论做电影投资还是营销,都应将移动online和offline结合起来,而且需要尤其注重这条准则。”

    朱辉龙说自己“死过一次”。读高中时,因遭遇车祸,导致他失血过多。重返校园后,严重的神经衰弱又令其无法入眠。朱的解决办法是跑步,空气好的时候每次跑10公里以上,这个习惯他已坚持近20年。“如果说我和同龄人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我比别人更珍惜时间。”朱辉龙告诉《环球企业家》。

    合一是谁?

    2015年2月,合一影业正式发布其名为“UP2015”的电影IP孵化计?划。

    简单来说,电影IP孵化的意思是,合一影业想把一部小说、一部网络视频剧、甚至一首歌变成一部电影。

    首批6个项目随之曝光:《咱们结婚吧》、 《栀子花开2015》、《万万没想到》、《有多少爱可以胡来》、《教师日记》、《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据统计,仅此6个IP的传播量已累计近60亿次(相当于触及到每个中国人4次)。

    在朱辉龙看来,过去合一影业联合出品电影,算是“跟投”一些项目,现在则要“主动出击”,取得那些有潜力,但还没有成为电影的项目。“在这个时候我们选择一些年轻化的IP,或者说选择一些和我们特别匹配的原始素材,让他们成为电影作品。”朱辉龙说。

    合一影业的成立和快速成长亦是优酷土豆多屏文化娱乐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优酷土豆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古永锵表示:“合一影业是优酷土豆的第三大业务单元,致力于用O+O打通电影产业的各个价值链。我们非常高兴的看到,在优酷土豆成为所有电影全网营销的第一平台之后,由合一影业成功开创的联合出品模式也树立了新的行业标杆。今天,让越来越多的优秀文化作品共享多屏生态的勃勃生机和巨大创新力是合一影业的新目标,更是一个新传奇的开始。”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