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产品

2015-03-04 16:44:58 来源:创业邦

    导语:在北上广移动互联网成为我们生活重要的一部分,创业浪潮也为此高涨。但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里,我们见到的移动互联网真的是如一线城市及创业精英见到的移动互联网吗?

新产品

    在北上广移动互联网成为我们生活重要的一部分,创业浪潮也为此高涨。但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里,我们见到的移动互联网真的是如一线城市及创业精英见到的移动互联网吗?

    羊年新春,我们借记者回乡的机会,以随机访问、记者手记的形式发回这组报道。受访地则包括了省会城市、地级市及县城;受访对象则包括了农民、自由职业者、学生、国企司机、护士、公务员、商人等等。

    我们采集的样本数量不能与一份咨询报告比肩,但它所反馈的移动互联网使用状况,却有某种普遍性:用在手机上的时间不算多,安装的应用数量较少,对App的尝鲜度低,即便有消费能力也不热衷购买iPhone,他们的社交活动更多在线下进行。

    如果没记错,红衣教主周鸿祎在前两年的微博上说过一句话,要了解移动互联网,就在春节坐火车问问那些农民工兄弟喜欢的应用是什么吧。

    湖南娄底:熟人社会,以“人联网”为主

    文▏夏宏

    受访地:娄底系地级市,总人口约400万(2008年)。本文受访地即其行政中心所在地的娄星区人口约40万人。

    被访者:创业者、公务员、自由职业者

    年龄:35岁左右

    安装应用数量:平均数量约15个

    最喜欢应用:微信、淘宝、美图秀秀、camera360

    主要使用的手机品牌:三星、小米

    是否有其他移动终端设备:无

    八年前,中学同学曾超玲从深圳回到家乡娄底,在娄星区小商品城一处不打眼的内街开了一间面向小众人群的服装店。当时在这座城区人口只有约30来万人的地方,她被很多人视为一个穿着“怪异”的人,“一会儿森女范,一会儿民族风,这个城市里的人不能接受这样的穿着。骂我是个癫子。”但是她说,10个人里有9个人骂她、不买她的东西,剩下那个不骂她的人便成了店里的常客,“她一个人的消费能力比其他9个人的消费能力还要强,因为她喜欢的就是我的店铺张扬的风格,别的都不买。”

    我们有长达二十年的友情。这段因为自己特立独行在当时不被人理解的过往,她倒不是很介意:“做生意就像做明星与小姐一个道理。做明星是宁愿被口水淹死,成为话题人物,都不要默默无闻死掉,要把骨子里的痞气爆发出来。做小姐,就是要懂得取悦你的客户,让他达到高潮点。不要做个表面上的正人君子,大道理谁都懂。”

    一些产品“做得太浅显”

    曾超玲在去年创办了一个与服装有关的工作室。同时她还做了一个微信公众账号,想用自媒体塑造工作室的品牌,做些营销。她想过请人专职运营好新媒体,而不是随随便便注册个账号。“但在这里,你说什么是自媒体,很多人不明白,更不懂怎么去做好它了。”

    感到意外的是,她手机上安装的应用寥寥无几,不足两屏。她的iPhone5s自带的应用及微信外,也就剩支付宝钱包、微店、快递100、Camera 360、播客等屈指可数的几个应用。除了更多的精力投入在工作室及家庭的经营这些现实层面的事情上是一个原因外,对于移动互联网的一些应用,她表现得兴奋度不高的另一个原因是,她开店、卖服装,做工作室一直在做女性用户市场。以这个市场为例,她认为现在一些所谓的做女性用户的App,不过是告诉你怎么穿衣搭配、买到什么牌子的东西,或炫耀你的职业、你的身份,你的资产“太浅显了。”

    为此她在想,未来可不可以做一个定位在30-35岁这个年龄阶段的女性社群。理由是,一个女人除了爱美、都有一颗想成为萝莉的心之外,其实还有一颗做女王的心。她们有情感上的诉求和表达自我的欲望。“女人很压抑,需要人找突破口。所有女性的社交产品,没有人很透明地去谈同性恋,谈阴道。如果做出来了,很多人会骂你是流氓对吧?”

    “我不知道北上广是什么情况,但在我们这里结了婚、年龄在30多岁的女人,精神上其实常常是过得很无聊、空虚的。”她本人参加了一个付费性质的微信群。这个在上海建立的群只有100来人,但颇受群里的人包括她在内的推崇,“什么话题都敢讲。里面有男有女,你可以谈内衣,谈性取向,就说自己是个流氓都没人耻笑你,你感觉得到了尊重,你感到呆在里面很自由。而群主也很懂跳动气氛,每天会有个话题。”

    熟人社会

    在娄底,对移动互联网应用尝鲜度显得淡漠的不仅是曾超玲。新年返乡,让我得以与更多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同窗旧友见面。这些出生于70年代的朋友,在当地大多有一份稳定、收入不错的职业,一个稳定的家庭或在仕途上有所成就。他们当中不少在学生时代便对文学、艺术表现出很浓的兴趣,直至现在也表现出开阔、新锐的思维并成为了一群有消费能力的人,但他们用手机购物,还大多单一地停留在淘宝这样的应用上;而使用的手机品牌多数为三星、小米。他们很少用iPhone,其中有人觉得有些功能不会用或对它的封闭系统感到不习惯。

    在他们的手机里,除了人人都安装了微信,多数人装了QQ、微博外,还有不少人安装了百度贴吧,但社交生活还是以线下为主。

    新年的一次聚会,一个同学几通电话不到20分钟就叫齐了20来个人一起吃饭。而在这座城市,找一个人出来见面你是不需要像一线城市那样提前1天甚至数天预约的,“一个电话过去,十来分钟后就见到人了。平时出来干得最多的就是打麻将,或去酒吧喝酒。”同窗Z说道。

    在北上广这些城市里见到的许多新冒出来的明星产品,在娄底难以见到踪影。不过,在我的同学L的手机里,却安装了美团、滴滴打车、陌陌、咕咚,以及今日头条、时光网、财新目击者、当当等等这样的应用。一些O2O应用他在娄底其实用不上,“主要是出差时需要。”另一位同学对团购则显得并不满意,“跑去后,饭店里卖给你的是不新鲜的菜,还是你不想吃的冷门菜。”而在L下载的那些App里,除了衣食住行,还可以看到他对内容的需求性并不低。他为此还向我推荐下一个叫“凯迪社区”的App:“有些独特的声音。”

    不过,在我接触到的这些同窗旧友里,尽管大多爱阅读、藏书不少,言行也颇有特立独行的范儿,却不会像L这样下一堆与阅读、与内容有关的App。

    他们有较强的精神需求、消费能力,对移动互联网的反应却不够热情。

    山东龙口:腾讯大获全胜

    文▏曲琳

    受访地:龙口市,人口约70万(2010年数据),胶东半岛西北,烟台市下辖县级市

    被访者:国家部委行政文员,国企技术人员,国企驾驶员,高中学生,医院护士

    年龄:18-35岁

    安装应用数量:平均6个左右

    最喜欢应用:微信,QQ

    主要使用手机品牌:国产山寨机,苹果,三星

    是否有其他移动终端设备:无

    这次访问接连遇到了好几个“奇葩”,这里的“奇葩”还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边缘型用户,例如那些五十岁左右,连QQ聊天也不会的大叔大婶,而是20-30岁的年轻人。

    他们是智能手机用户,甚至手拿iPhone,也下载过一系列应用,但是现在手机里的App却寥寥无几。

    使用频次最高的应用有哪些?

    ——腾讯大获全胜。

    社交类,当仁不让的是微信和手机QQ,排名不分先后。此外还会配备一个Qzone。年轻人也会安装新浪微博,它与微信、手机QQ是他们的新闻获取来源,微信和手机QQ每天定时推送新闻,也是沟通工具,年轻人仍然会使用微博私信聊天。

    电子商务类,受欢迎的是“手机淘宝”。有一人安装了唯品会。苏宁、天猫、京东商城等,但并不受关注。

    浏览器方面,猎豹浏览器好评不错。

    接下来,少数人安装有:美团,支付宝,美图秀秀,百度云,携程旅游,QQ音乐,酷我音乐,评书相声(如“郭德纲大全”)。

    手机游戏方面,麻将、祖玛类最受欢迎,其次是赛车类。但都是脱机游戏,对RPG不感冒。

    从哪里获取新上线App的信息?

    ——内置商店是主要来源。

    iPhone用户:在App Store上选择评论好、画质不错的下载。但有一个重要前提:最好别太占手机内存。

    Android用户:看手机自带商店的推荐。

    下载新应用的频率?

    ——偶尔,甚至极少更新。

    几位“奇葩”用户的手机几乎没有什么应用更替。感觉对绚烂的应用市场有些疲倦,每天使用一下微信足矣。

    唯一一位对手机应用较感兴趣的用户,也只是偶尔看看热搜榜。

    到底是为什么?也许因为这里的生活比较规律,信息闭塞,没有移动互联网氛围的刺激,智能手机前两年像个流行玩具,现在又恢复了工具的身份。

    对哪些应用有槽点?

    ——麻烦的应用。

    以下几款被吐槽:PPS(慢,而且很多片子必须交钱看,想交钱的那次却发现设置错误,还是没能成为会员);前几年下载的我查查(感觉产品信息有错误);墨迹天气(语音提示太多了,有点烦)。

    最不需要的是一线城市最火的“上门服务”

    龙口是个县级市,人口不多,生活节奏比北京上海慢上好几倍。无奈之处在于,生活服务类产品很难企及,美团是其中不错的一款,但可选择的团购产品很少。可以接受支付宝来支付的超市和商场也非常少。

    2014年大城市里知名度很高的餐饮外卖,上门美甲,在这里很难打开市场。这里没有白领聚集区,国企员工居多,每天朝九晚五时间固定,中午能回家吃饭;上门美甲对他们来说听起来很奇怪,自己时间充裕,要做美甲直接去美甲店最方便;听说有的产品是“上门做饭”,一位受访者是这样回应的:看着厨师在家里给自己做饭是不是有点别扭?做完饭,要不要留人家吃饭?不留不好意思啊!

    又一个无奈是:前几年这里的女生也会下载蘑菇街、美丽说这些产品来淘衣服,但龙口离日、韩都不远,很多女生都直接去首尔东大门买衣服,而不是在线淘货。

    但是,生活服务产品虽然难以企及,并不意味着这里的人民没有需求。一位受访者说,自己非常期待一款美食推荐应用或者公众号。

    在使用什么移动产品?

    ——山寨机,竟然挺好用。

    你知道一个叫“脉腾”的手机品牌吗?不是那个大众迈腾。

    还有一个叫“奥克斯”。不是那个空调品牌。

    这里的“奇葩”会使用这种山寨品牌。非常省电,即使是智能机,1%的电量也能使用一天,因为只打电话不玩应用。

    另一个极端是,还是有一些人在使用iPhone的,包括最新的iPhone6,但主要是赶时髦。

    河南郑州:经济富裕的当地人,不会在移动互联网上花费太多心思

    文▏郭文俊

    受访地:郑州。人口919万(2013年)

    被访者:农民、商人

    年龄:40岁--60岁

    安装应用数量:0—40个左右

    最喜欢应用:微信、优酷、欢乐斗地主

    主要使用的手机品牌:三星

    是否有其他移动终端设备:无

    由于母亲住院的缘故,今年的春节是在病房里度过的。家乡所在的省份地处中原,人口密集、经济并不发达,多数人以务农为生。省城是交通枢纽,同中国许多别的省会城市一样,也正在经历着历时漫长却又突飞猛进的大规模城市建设,尘土飞扬,随处可见的房地产广告大多配色喜庆,笼罩在黄色的尘土之中,显得破旧。

    医院便是在省城,因为代表着省内较好的医疗条件,这里有来自全省各地的病人,乡村或者城市,带着彼此各有不同的家乡口音,因为同一个理由,从四面八方赶来,在春节前汇聚于此。

    病房原本是三人间,因为病人太多,每间房都加了一张床,变成了四人间。最靠近门口的阿姨来自离省城不太远的一个村庄,60岁左右,陪同的是她的大女儿,40岁的样子。由于不是什么大问题,两个人都看起来没有什么心理压力,每天下午,早早地输完液之后,她们就要么睡觉、要么晃着腿坐在走廊上,和忙完工作的保洁阿姨和保安大叔聊天。聊的内容也都很琐碎,家长里短、儿女婚嫁,一地鸡毛的生活感飘荡在走廊里。

    新年快要到来的时候,两个人急匆匆地回家了,在身体状况并不严重的情况下,和家人一起过年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出院的那天是除夕下午,到家只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两个人都有点兴奋,整理了大包小包的行李,热情地和病房里剩下的三个人道别。

    这种兴奋让病房里的其中一家多少有点失落。他们是老两口,不到60岁的样子,得病的是妻子。入院的时候有女儿陪着,临近过年的时候,已婚的女儿要回去照料她的那个家,不得已就留他们在医院。但病情显然比他们想象得更严重,两个人虽然心急,但仍在不可思议中接受了春节不能回家的现实。他们也来自于农村,对稍微上了年纪的人来说,那里在一定程度上仍是熟人社会。两人中只有丈夫有一部老人手机,黑色,诺基亚时代的外观,小屏幕、大字体,有电话进来的时候会有一个女播音员的声音,字正腔圆又机械地念着来电号码,声音很大。住院生活虽然无聊,但两个人对这部手机明显没什么依赖性,大多时候它都安静地躺在窗台上,或者被随意丢在人来人往的走廊桌子上,再被保洁阿姨送进来。

    同样是差不多年龄,但手机对保洁阿姨来说,要来得更加重要。她也来自乡下,因为那里常见的婆媳矛盾,虽然上了年纪,也宁愿只身一人在外打工。工作其实非常辛苦,早上六点到下午五点,半个楼层的生活废弃物,都归她管。长期的劳动下来,瘦瘦小小的她十分麻利,快速打扫完第一遍卫生之后,整个人的状态会变得松弛,或是伏在走廊的桌面睡觉、或是语调飞快地讲着电话,有时生气、有时开心,电话那边并非她的家人,却连接了她的精神世界。

    病房里的另外两人,母亲和另外一位近70岁的老太太,因为病情稍重,虽然无奈,却也早早地接受了并不能回家过年的事实,哪怕老太太的家就在省城里面。不过对她来说,好在一大家人都在,两对儿子儿媳、两个孙子。老太太的大儿子家境非常不错,八九年前,听说整形行业融资赚钱,他就改行进入。市场也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在这个人口密集的省城,和别的大型城市一样,整形正在变得越来越容易被接受,“现在其实就是一种时尚”。

    入行久了之后,他手中掌握了许多资源,逐渐搭建起了自己的“商业模式”:和公立医院合作,他自己组织有医生、设备、以及人脉密集而成的客户网,提供给可能存在某项短板的公立医院整形科。为了更好地维护这些参差复杂的圈子,他日常使用的有6个手机号码,最早的时候是因为刚好有机会得到这六个顺序相连的吉祥号,后来也都派上了用场。这六个号码被他分配给四部不同的手机,两部三星、一部5S、一部 iPhone6,最常用的是两部三星,因为支持双卡模式。一部三星手机里装了两屏App,并未做分类整理,大多数他都很少用,陪护在旁的时候,通常都在玩手机上斗地主的游戏。他对自己的事业很有自信,比如在提到当下一些做整形社区的 App时,他表现得十分冷淡——略有耳闻但并不关心。这种自信更多地来自于他对所在地域过往的了解和他精心织就的客户关系网上, 那些经济富裕的当地人和他一样,并不会在移动互联网上花费太多心思。

    和他相比,他弟弟的手机则要显得私人化许多。一部金色的 iPhone 6plus,频繁响起的微信提示音总是打断他看视频,电视剧或者搞笑的短视频,因为医院没有 WIFI,2月下旬刚刚到来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他打电话给客服问自己怎么用光了7G 多流量的声音。

    除夕的晚上,医院已经变得空荡,就我们这间病房竟然还保持着75%的“入住率”。因为每个病人在省城的家人都来了,小小的病房显得有点挤。电视一直开着,是春节晚会,但并没有什么人在看。我和我姐埋头在微信群里抢红包,隔壁老太太的儿媳妇突然忍不住问我们抢到的红包有什么用,窗边的老两口沉默地坐着,丈夫缓慢地磕着瓜子,妻子则呆呆地望着窗外,黑漆漆的空中偶尔有烟花升起。

    新年就这样到来了。

    内蒙古多伦:每天使用手机时间并不多

    文▏王立新

    多伦县面积:3863平方公里

    人口:109011人(2012年)目前应该不止这个数据(有大量乡镇民众迁移至县城)

    被访者:个体户、银行员工

    年龄:30岁左右

    安装应用数量:10个以内

    最喜欢应用:微信、QQ

    主要使用的手机品牌:小米、三星

    是否有其他移动终端设备:无

    W大学期间学土木工程,毕业之后做了一段时间跟勘测道路有关的工作。后来自己经营了一家店,主要以销售新楼房装修所需要的各种东西为主,比如地板砖、吸油烟机、吊灯等等。

    我问W:手机对你而言,主要给你带来哪些便利?他说,目前主要还是以打电话为主。唯一改变的地方是微信渐渐取代了他以前用的短信与QQ。而QQ除了每年春节聚会在班级群里聊几句,其他时间因为工作都基本不看。而对生活在一线城市用户看来,目前无论日常出行、外出旅游、吃饭、购物、社交等基本都通过移动应用途径来完成上述服务,在W看来,这些应用都未曾接触过。自己女朋友偶尔会网上购物,但也是基于在PC端淘宝完成的。有时会考虑其他购物网站,但基于线下物流短板,大多数时候也只停留在“浏览”层面。

    W使用的手机是小米4。小米对他而言,价格合理,功能齐全。在他手机里安装应用有两类:一是社交:微信、QQ;二是电子书:有掌阅iReader与小米手机自带的多看阅读。其余还有QQ音乐、360安全卫士、优酷土豆等几款应用。

    在另一次聚会上,高中同学L目前在锡林郭勒盟农业银行上班,他使用的手机品牌是三星,手机里安装的应用有:微信、QQ、支付宝、农行客户端、大众点评、虾米音乐以及其他一些应用。

    据L介绍:因工作原因,其每天使用手机时间并不多。除了下班时间与周末休息,手机基本也是一个“接听器”,用于接听电话与打电话。周末休息时间,偶尔打开“大众点评”查找一些附件的餐馆;用微信与朋友聊聊天,发发朋友圈;用虾米听听音乐。而支付宝对他而言,更多是看中余额宝,将平时自己积蓄存在余额宝,让自己的存款升值。

    通过对两位同学的了解,移动互联网在当地的普及程度并没有之前预期的好。这里边可能有三个原因:一是当地民众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对移动互联网认知还不够,或者是还停留在PC互联网阶段;二是当地多以本地旅游、煤化工、玛瑙等产业为主,这些产业都以线下开店或者开工厂为主,并没有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也很少考虑将传统产业与移动互联网进行结合;三是其他一二线城市的移动应用开发商在县一级地区推广积极性不高。随着移动应用开发商在一二线城市的遇到用户增长瓶颈,这种状况在未来二至三年能得到一些改善吗?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