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雯婕的怪生意:男色经济?粉丝经济?电商经济?

2015-03-04 10:43:47 来源:钛媒体

位于银河SOHO的尚雯婕办公室,桌椅、沙发都极具设计感,以黑色和金属色为主。穿梭在办公室里的员工,几乎都穿着黑色时装,这不是老板的要求,而是团队拥有相似的审美。在这里,大家叫尚雯婕“尚老板”。

    组建高颜值极客男团,韩国“练习生”变种

    去年拿了《音乐先锋榜》——“先锋乐团组合奖”的fresh极客少年团,在2015年一开年,就忙着全国各地宣传新歌《UP 4 U 》。这五个或帅气、或时尚、或可爱的男生,颜值超出国内任何一个男团。除了艺人常规的歌舞技能,他们身上的时代特质更鲜明:五个90后的GEEK少年,手腕上都带着智能手环,热爱酷跑,精通英语、法语。而这个在去年刚刚成立便拿下多座大奖的男团,正是尚雯婕用了一年时间精心打造的新“产品”。

    2013年,尚雯婕在担任“快男”评委时,目睹了很多有才华的选手惨遭淘汰,坐在评委席的尚雯婕萌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让更多有才华的少年有机会出道呢?”。在韩国的Super junior、 Bigbang、 EXO等男团抢占中国市场的当下,本土男团组合却处于空白状态,一些有才华的男孩也因为这样的现状宁愿去韩国试试运气。

    尚雯婕做事很快,在经过与黑金时尚负责人聂心远及团队多番讨论、计划及筹备后,发布了招募“尚老板的练习生”的消息,而且是全球范围招募,报名的男孩超过5万人之多,其中大多是15到22岁的年轻男孩。从照片到视频筛选,最后到面试,复试,尚雯婕和团队经过几个月甄选出最后25位少年,再由其中角逐12个练习生名额。

    “练习生”算是一种典型的粉丝经济模式。

    “练习生”的概念是由韩国艺人训练机制衍生出来的,练习生必须接受从唱歌到舞蹈等残酷的封闭式训练。在“练习生”的基础之上,尚雯婕还提出一个淘汰机制,一旦有练习生做出违反规定的行为,就会立即被淘汰。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希望男孩们明白,做明星并不是一劳永逸的事,艺人需要时刻保持良好的行为举止,随时投入到工作当中。

    在针对男团的训练上,尚雯婕还加入了文化课,这些90后男孩面对的是未来的新生代市场,他们具有榜样作用,所以就必须有一定的文化内涵,练习生除了专业课,还要学习英语、法语、音乐史、西方文学等,这些外在吸引眼球的男孩们,只有内在充实了,才有可能与韩国男团去争夺市场。通过训练最后选出五个成员,在2012年12月正式发布他们的第一张单曲《UP 4U》。

    为了推广和培养fresh,尚雯婕投资千万,带五个男生远赴法国拍写真,请来加拿大音乐人Peter Wilson作曲,台湾知名作词人李宗恩填词,瑞典资深音乐制作人Caesar & Loui统筹制作,还重金邀请了One Direction御用后期混音大师Ash Howes做后期。在视觉造型上,尚雯婕亲自给他们进行定位,每次五个人都以鲜明的风格和统一的着装出现在公众面前。对于尚雯婕来说,fresh男团是“黑金时尚”继她本人后的一个演艺产品,而这个产品的品质必须和世界接轨。

    偶像工业里,粉丝经济是重要的环节。

    在明星形成一个可观的粉丝群体后,粉丝购买音乐产品、演唱会门票、彩铃下载、卡拉OK点歌版税、明星周边产品等,便构成了收入来源。韩国演艺圈,已经将粉丝经济运用得出神入化,当红艺人有专属歌迷会和官网,歌迷会由一个统一的领导者管理。比如韩国著名的男团“东方神起”,歌迷会“Cassiopea”是由艺人所属的韩国SM娱乐公司直接管理,而歌迷会会长、副会长等人,则由歌迷构成。韩国还有一套与日本歌迷组织类似的收费机制,这项收入在经纪公司,或唱片公司全年收益中,占有很大比例。

    在比如《江南style》的演唱者鸟叔所在的经纪公司YG,收益是由五个方面构成:歌曲下载、专辑销售、演唱会门票、FanClub会员费、周边商品,其中歌迷会的收入占了20%。

    而目前中国大陆的艺人经纪,95%的收益都来自商演,这种单一的收入也是中国演艺圈日渐消沉的原因之一。

    虽然fresh小荷才露尖尖角,但在微博的13万关注度,官网上的粉丝倍增,和贴吧的活跃度来看,他们的确是一个正在上升期的乐团。加上男团主打的定位:“励志、积极、正能量”等标签,fresh会受到主流媒体的推崇,从而扩大了市场范围。“粉丝经济”势必将为“黑金时尚”带来一部分收益。

    联手电商,又发起反粉丝经济

    对于粉丝经济的概念,“超女”出道的尚雯婕早就品尝过其中的滋味,如今“黑金时尚”的大部分收入,也是通过她的创收得来。2006年,尚雯婕以超女史上最高票摘得冠军,随后华谊签约她为旗下歌手。这个复旦法语系毕业的高材生,比其它歌手有更多信息优势,她吸取国外的电音、雷鬼、爵士等曲风,在创作上大胆创新,并形成了独有的双语风格。

    在成长的过程里,尚雯婕因为语言优势经常到海外参加活动,直接与法国总统奥朗德、英国前首相夫人切丽路布莱尔、著名服装设计师卡尔拉格斐、加拿大总理Stephen Harper等交流,这些经历让尚雯婕看待事物的角度更多元化。

    尚雯婕和她的工作伙伴聂心远在华谊同事时,就很投缘,两个人同样喜欢互联网,对未来充满想象力,同样不安于现状,两个人慢慢产生了创业的念头,“既然我们都有能力担负起一些责任,为什么不去试试?”聂心远和尚雯婕为了理想联手创建“BG Fashion黑金时尚”。

    创业初期的工作重心局限在做尚雯婕的演出经纪上,大家围着尚雯婕一个人转,对于这种单一的经营方式,两个人都不太满意。尚雯婕觉得,粉丝经济在中国并不成熟,她和聂心远有一个共识,必须多元化经营才能把企业做大。

    “产品是需要粉丝经济的,但是艺人不该被粉丝经济,艺人需要粉丝,但是不能依赖粉丝活,艺人应该有具有优势的独立的渠道发展。

    尚雯婕和心远的偶像是马云,因为他做事很专注,又敢于创新。在“反粉丝经济”的理念形成后,两个人开始酝酿产品开发和电商合作的项目。

    京东商城ma puce4 x dostyle纯铜耳机页面里,可以看到已经有超过1.2万个购买评价,这后面还有一些尚未评论的购买数据。聂心远告诉我们,这款和京东合作的耳机一直在缺货和补货的状态,消费者的口碑也很好。之所以设计这款耳机,是因为尚雯婕很注重听觉享受,一首好音乐只有在高清的耳机里才能被完美诠释。基于尚雯婕对音乐的挑剔和专业性,京东和尚雯婕合作设计生产了这款专业级的耳机,再由专业的耳机生产厂家进行代工。拿到样品后,尚雯婕会反复试听,和厂家不断沟通,直到音质音色达到她的要求为止。

    在YOHO!和天猫的网站里,与黑金时尚BG Fashion的合作款ma puce 6旅行箱,同样属于“爆款”。这款旅行箱的最大卖点就是“透明”,设计灵感来自追求个性的年轻人越来越喜欢把生活分享在社交网络上,这是一个彰显自我的时代,设计全透明旅行箱的初衷便是来自这样的概念。

    这款透明旅行箱的宣传口号是:show my world /宣我,也就是通过彰显自我,让别人认识和喜欢使用者。旅行箱的设计还融入了互联网思维,在营销上会运用社交网络平台,通过单品“爆款”的策略形成市场影响力,并在微博平台上进行传播。虽然这款旅行箱是由工厂进行代工生产的,但是YOHO! 有货的工作人员说,尚雯婕在质量把控方面要求很高,每次送来样品时,尚雯婕都会让团队里的两个人一起站在箱子上测试抗压性。

    明星自创品牌,少不了拿自己当“幌子”,维多利亚每次发布自己设计的高端服装品牌,都会亲自站台,用她的人气提升品牌影响力。维密天使米兰达-可儿成名后创建化妆品品牌,亲自为品牌拍宣传照,每当采访时也不忘宣传自己的品牌。陈冠希的时尚品牌Clot店内,都是以陈冠希的照片吸引关注。虽然“ma puce”系列电商品牌核心理念和设计,都由尚雯婕和团队完成,但并没有被贴上“尚雯婕”的标签,她说:“我希望这些产品摆脱名人效应,成为大众喜欢的时尚生活品牌。任何产品成功都要依据两点,产品本身创新以及营销模式革新。”曾经与雷军有过一次跨界对话的尚雯婕,如今善于用互联网思维思考问题,

    “尤其现在进入互联网多媒体及社交媒体时代,消费者群体也发生变化,我们需要用互联网的思维去做市场营销和产品创新。”

    目前“黑金时尚”已经拓展出两个事业部:艺人经纪部,本着小而美的原则经营,继续签约有“特质”和有“个性”的艺人。娱乐电商则负责研究、孵化、运营“单一爆品”,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而粉丝经济,和反粉丝经济的两个概念,也在这两个事业部中同时存在着。尚雯婕和聂心远的目标是,两个方向都发展出一定规模后,未来两年公司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这两块,到那时候,尚雯婕就可以专心做自己喜欢的电子音乐,不用为了生计而四处奔波。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