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王石:对你影响最大的3个人是谁?

2015-02-12 10:46:48 来源:中国网

  一、当下你最关注的三个问题是?

  王石第一个最关心的当然是女儿的婚姻问题了。第二个是万科面临转型的国际化问题。第三个是身处中国现在的转型期,中国工商阶层怎么自救怎么自立的问题。

  二、如何看这个时代,是乐观还是悲观?

  王石:谨慎乐观。因为首先我是个乐观主义者。

  三、请分享三条你在过往经历中最重要的处事准则?

  王石:第一,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中国人很习惯讲志同道合,首先交朋友,再来做生意。但我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在万科,明着对我表示不尊重,我都无所谓,你把你的业务做好就行了。

  你怎么看我,不重要。而且如果朋友一起做生意,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不分开的。一旦分开,不但生意做不成了,朋友也做不成了,那个撕心裂肺的难受。

  至于一个员工跟万科合作多长时间,我是这样算的,培养一个主管三年,至少用五年,五年他走了,谁都不欠谁,他干了八年,那就赚了三年,他如果要走你要欢送他走。一个部门经理包括副总,如果你刚培养好就走了,那你的企业就做不下去了,就等于替别人做了,是不划算的。而且万科欢迎好马吃回头草。

  第二,面对你内心的呼唤。不是说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要问你真心想做什么?往往你都会回避,用各种理由欺骗自己。所以简单来说,你做什么事情不做什么事情,不要太多理由,一个理由就够了。

  (这点你是多少岁想清楚的?)

  这是我到深圳创业的体会。很多人问我有没有后悔的事情,我没有后悔的事情。

  这有两个含义,一个是生活态度,你后悔一件事肯定就会有第二件事,因为人生中有相当的偶然性。

  第二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成功。因为本来成功就带有偶然性,你再患得患失,再留后路,那不可能。你内心呼唤的一个理由就够了。包括我的工作作风也是这样,你往往会找很多理由不做,我就告诉你一个做的理由就行了。

  第三,就是做一个中国人的体会,简单的问题简单化,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千万不要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这是我做事的原则,你会发现,前两个原则跟第三个是一致的。

  四、请分享一条你付出大代价才学来的人生教训?

  王石:是我在部队的一次经历。一次派系斗争中,我非常痛苦地发现,一个最要好的战友,把我平时随便开玩笑的话作为揭发我的材料。当时我非常非常被动,就感觉人生怎么这样,被最信任的人出卖,无话可说。

  之后对我的教训是什么呢?显然,不是我对他说了不应该说的话,而是我没有从他的角度去考虑,他的位置他的想法,因为他无形中站到了另外一派那边,他为了保自己,必须这样。

  你也许会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人心险恶,但我的结论是,我没有从对方的角度去考虑,没有更多地换位思考。

  从那之后,我开始尝试着换位思考,到现在都是这样。

  (从人心险恶到换位思考,你内心里这个结论的转变花了多长时间?)

  我当时就没有想人心险恶,一发生我就想到是自己没有换位思考。

  到现在我也不认为人心险恶,人都善恶各一半,你抑制自己的魔鬼来发挥自己的天使,对别人也是这样,诱发别人的天使。

  五、你心目中,男人最重要的三个品质?

  王石:第一作为男人来讲要有担当,因为这个社会就是男人的社会,男人你不担当让女人担当怎么行。为什么这个社会男不男女不女,为什么阴盛阳衰,就是很难担当。

  所以刘晓庆我挺佩服,真的挺不容易,她就敢说,说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名女人难上加难。确实看她的遭遇,这个社会就是真的难。判刑入狱,出来照样还能这样。

  第二个是坦诚。

  (坦诚为什么会在这么重要的位置?)

  你先想想你自己,你想想这个社会最难的是什么,是不是非常坦然地面对自己,面对别人?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非常难的。当然,你会发现这样生活得很自信。因为你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而不是相反。

  第三我觉得是风趣吧。要有趣,自己不讨厌自己,别人才会喜欢你。

  六、请给当下年轻人三个忠告?

  王石:第一点,现在的80后、90后基本都是独生子女,独生子女很欠缺的就是合作精神。他们的个人主义、自我,我看作是社会的进步,我孤零零这么多年追求的东西在80后、90后身上体现出来了。但是他们缺少另外一面,合作精神。

  第二点,多点耐心,不要太急于求成。不要把什么的都怪在拼爹头上,我相信社会虽然有很多不公平现象,但现在经济高速增长,机会还是很多的,应该有点儿耐心。

  第三点,不要急于把职业和自己的终身目标联系在一起。就像我这样,我今天的成功完全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举个例子,第一我不愿意当商人,家庭本身也没有这个背景,我曾经是公务员,后来辞职下海,本来计划两年之后就出国留学,一直到了50岁的时候才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想法。

  我干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但一不小心就成为了成功企业家。而且我对房地产非常不感兴趣,真正感兴趣也就最近五、六年的事情,也就是快退休的时候才对商业感兴趣。

  所以年轻人不要急于把选择职业跟终生目标结合来讲,你可以不感兴趣,可以当成临时的事情,你也得把它做好。

  我当过兵,我到深圳闯之前,当过工人,当过工程师,当过机关干部,虽然那时我不知道将来会做什么,但是无论做什么,喜欢不喜欢,我都认真做。认真做是你成功的基础。

  七、古往今来,你最欣赏的一个人?

  王石:我没有这样考虑过问题,没有所谓“最欣赏的人”,但我可以说“最欣赏的话”或“最欣赏的著作”。

  我记得1983年到深圳创业,1984年成立万科时,用小条子贴在我办公桌上的两句话,一句是肯尼迪在与尼克松进行总统竞选辩论时说的话,“不要问社会给你带来了什么,而要问你为社会做了什么。”

  第二句是“二战”时巴顿将军的一句名言,“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是他顶峰的时候,而是从顶峰跌落低谷之后的反弹力。”另外,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的《历史研究》改变了我的世界观,让我到今天为止还是这个世界观。

  八、在你过往的经历中,对你影响最大的3个人?

  王石:我一生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父亲和母亲。而且非常明确地体会到那种感受,是在他们去世之后。

  当我父亲去世之后,我才知道父亲对我的影响,真正知道母亲对我的影响也是她去世之后。送走她之前,我们几个小孩开了一个追思会,我大姐讲了我不知道的一些事情,这个更让我体会到我母亲对我个人的影响。

  当然,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有对我有影响的人。

  中学时的教导主任刘礼云,自己虽然学习非常好但因为身体原因没考上大学,把希望都寄托在学生身上,那种对学问的执着追求,恨铁不成钢的态度给我们留下很深的记忆。

  还有,我小时侯认为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大姐,她当时的抱负是成为居里夫人那样的人物,对自己各方面的要求都非常严格。

  到了部队,对我影响大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部队五年的生活。像在地狱,因为我本来就是个追求个人价值、追求解放的人,到了部队三个月我才发现我不适合部队。

  但是五年部队的历练让我终身受益,自律意识、奉献精神、团队意识等,在深圳创立企业时才感到受益匪浅。当然也可能有不好的影响。

  在大学,对我影响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我们系的党组织书记郭同章,我在兰州上学,那时候支农,农村环境非常艰苦,一个村庄跟另一个村庄相隔十几里路,一个系好几个班,郭书记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地了解同学们的体会,那种跟同学打成一片、朴素的作风对我的影响很大。

  另一个是政治老师王子元,在当时那种时代气氛下,只能以批判的态度讲古典经济学,但他不动声色地在课堂上讲清楚了经济学的原理。我当时对经济学非常感兴趣,私下里我又跟他拜师,周末到他家里上课,偷偷借一些不外借的书来看。之前很多经济学的基础知识都是在那个时候学的。

  九、除了身心健康之外,你现在最不能失去的是什么?

  王石:没有什么是不可失去的,生命也会有失去的时候。相对来说,就是亲情,我们几个孩子围着母亲告别的时候,当时最深的感触就是这样。

  十、你最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王石:我已经定型了,就是企业家,你还能成为什么?已经来不及了。能弄清楚更多问题,对同行及所教授的学生,影响力更大一点儿,仅此而已。

  对于万科,从我的理想来讲,中国还没有诞生出像“二战”之后的丰田、三星这样的国际知名企业,但是并不等于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中国不会诞生这样的企业。

关键词阅读:王石 1983年 万科 二战 部队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