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职业试药人:为自己的未来埋下地雷

2013年05月21日 10:16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何谓“职业试药人”?他们频繁出入各个实验室,或通过中介,或因资深而掌握多家试验机构联系方式,经常性地参与临床试验并获得补贴。为了赚更多酬劳,他们不惜以超出规定的频率参与实验,甚至作假来通过体检。上游中介为了招募到试药者并赚取提成,往往无视试药人是否具备参与试验的资质,甚至在健康指数上帮试药人“作假”。

  夜深了。

  30岁的河北保定人佟红生终于送完了当天最后一批酱料。因为疾病,他搬不了太重的东西,经常会有好心的亲朋好友帮他运送重物,但一天的劳作还是让他感到精疲力竭。现在他只想回到姐姐单位的物业帮他腾出来的屋子。

  在6个月大的时候,佟红生就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血友病,从此便离不开药物。2008年,佟红生在北京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医生向他推荐了一款国外进口的新药,据说这种药在国外已经上市十多年了,现在免费提供给国内患者试用。佟红生接受了,过了半年,医生再次告诉他,他对这种八因子药物产生了抗体,一般药物已无法治他的病了。

  由于对大部分药产生了抗体,佟红生只能使用一种昂贵的七因子药物,一次注射三到四支,一支就要6440元,治疗一次要花2万多元。

  在被告知产生抗体后,佟红生也曾控告提供该药物的百特(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百特”),后来百特对他说,30万元庭外和解,这个钱算是对他的补偿。佟红生再次接受了。“不接受,连这30万元都没有,我拿什么钱去看病呢。”

  “我因为这个病也不能从事什么体力劳动,现在和妻子在北京开个酱料铺,每个月挣的钱只够维持日常开销。现在30万元早就用完了,所以现在除非颅内出血等特别严重的情况才会去治疗,一般出血都靠杜冷丁等药物止痛。”佟红生说。他还告诉记者,当时签订的知情协议书上,百特特别强调,这个药是捐赠给国内患者试用的,他也就没有意识到其中的试验性质。

  在咨询了法律专家后,佟红生告诉记者,他还想跟百特继续打官司,争取更多的赔偿。

  职业试药:用最短的时间赚最多的钱

  “我一个试药的朋友曾经参加一场试药,需要先给他注射病毒,观察试药人几分钟里的反应,然后再给他注射解药,看药品的疗效。朋友跟我说,那几分钟简直难受得要死。即使如此,他还是在继续试药,因为这个钱好赚啊。”作为一名资深职业试药人,陈宇(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我们这个群体,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的就是为了多赚钱,也有因为欠了大笔信用卡债,急需用钱。”

  在记者采访的所有职业试药人里,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认真考虑身体的承受力和可能的损伤,以及自己的未来,在他们眼里,只有在医院住最短的时间、赚最多的钱。

  “医院住的时间长了也难受,像坐牢一样,而且还影响下次试验,因为要去找项目,再体检、报名,都要花时间。”周成(化名)说,“本来看到5月中旬北京有个试药项目,3500元,打算去,昨天又看到一个5月底的,也是在北京,5000元,我马上选择5000元的项目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周成刚从医院出来,怀揣着从医生手里接过来的6000元钱,这个从某个小县城来到上海的“85后”年轻人,刚刚在医院待了8天,接受了一种抗生素的注射试药。

  一年前,周成在一个QQ群上第一次知道了一种叫“试药”的兼职,此前,他跟着朋友来到上海,也想找一份正经的工作,做过保安,也做过临时工。那时他在一家工厂打工,每天从中午干到半夜,一天只有100多元的收入,每到下班,回家的夜班车都没了,他只能徒步回到那个300元租来的平房。

  此前,周成曾卖过血,那次卖血换来的300元,凑够了他离家后第一次回老家的路费。在发现试药这个兼职后,周成不想放过这次赚钱的“好机会”。

  第一次试药,周成在病房里见到了所谓的职业试药人。“他们都拿着笔记本电脑和iPhone 4,当时我就想,看来干这个真的挺赚的。”周成说。第一次试药还让他结识了两个资深试药人,从“前辈”那里,他知道了上海几家大型三甲医院招募临床试验的电话,也知道在上海该如何不通过中介自己联系试验项目。

  自第一次试药之后,身体已经不是周成考虑的因素,只要有钱赚并且能通过体检,他并不关心两次试验是否间隔了3个月,也不关心药品的副作用会有多大。

  陈宇对试药也比较资深了。对于健康和未来的保障,他同样没有多想,况且,以他最初从事的工作,也没有什么保障可言。

  陈宇曾在一家造船厂工作,每天的工作就是电焊,车间内粉尘严重,一些工友都患上了尘肺病。这种情况下,他选择了离开造船厂到上海打工。陈宇表示,以前一个月挣两三千元,而现在一个月能挣六七千元,他身边有人甚至一个月挣一两万元,都开着车来试药。

  实际上,周成和陈宇并非不知道频繁的试药对身体带来的危害,比如逐渐产生抗体,以后生病很多药将不管用了等。而更现实的则是,试药中可能发生的问题。

  “谁知道以后身体出现问题是不是试药引起的?只能自己受着呗,能找谁说理去?”说到这里,周成低下头,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没有新的试药通知,又把手机塞回了裤袋。

  佟红生的事情周成他们也听说过,但这些“别人的事”和“自己的钱”相比,终究是别人的。

  这些职业试药人抱着或侥幸,或不信,或认为自己已准备好承受后果的心理,数着近在咫尺、唾手可得的钞票,同时盼着下一场高价试验项目快些出现。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是职业试药人,他们的牺牲与爱心和为科研献身精神无关。他们从五湖四海聚集到大都市,也曾辛勤劳动过,但最终选择了这条“致富的捷径”。他们不在乎身体,但反复对记者说:希望不要透露他们的真实身份,也不希望写出太多细节让别人认出他们。

  除了还想在试药圈里“混”,他们也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在外做什么。“家那里人比较保守,不会认同这一行的,也不想让他们担心,我跟我妈打电话都会说,无论别人跟你说你儿子在上海干什么,都不要相信,他们都是骗你的。”周成说。

  职业试药人:为自己的未来埋下“地雷”

  在药品临床研究中,为了确保最终上市药品的安全性与疗效,招募志愿者参与试药本是正常的事情。然而,这件事在实际执行中却悄然变质。

  国家药监局网站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共批准各类临床药物研究共704件,对职业试药人和他们上游的“中介”来说,这成为他们眼中巨大的“商机”,而对新药临床试验来说,这些人却构成了潜在的隐患。

  两个“市场”

  何谓“职业试药人”?他们频繁出入各个实验室,或通过中介,或因资深而掌握多家试验机构联系方式,经常性地参与临床试验并获得补贴。为了赚更多酬劳,他们不惜以超出规定的频率参与实验,甚至作假来通过体检。上游中介为了招募到试药者并赚取提成,往往无视试药人是否具备参与试验的资质,甚至在健康指数上帮试药人“作假”。

  在职业试药人眼里,上海和北京是两个重要的“掘金场”。

  “上海这边比较保守,试药信息不如北京公开,一开始我们没有门路,都是通过中介去试药,这些中介一般都是个体户,本身也是试药人。后来我通过试药认识的朋友多了,就直接打电话给医院报名或者让朋友帮我一起报名了。”资深职业试药人陈宇(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去年,陈宇在一个兼职QQ群里看到有人发布的试药信息,只要去医院住上几天吃点药就能赚上千元钱。抱着“是不是真的啊?这钱这么好赚”的心理,陈宇联系了信息发布人,得知他是上海的一名“药头”,对上海和周边城市的试药消息很灵通。

  第一次试药,陈宇跟着该“药头”去了苏州某医院,参加一种感冒药的试验。通过体检后,陈宇当天就住进了医院,4天后出院,医院交给陈宇2500元。在医院门口,陈宇给了药头300元。“这是事先说好的,他给我们报名,我们给他中介费。”陈宇说。

  通过这次试药,陈宇认识了两个朋友,都是资深职业试药人。这之后,陈宇再没有通过中介报名,“每次根据试验项目的报酬,药头收取不同数额的钱,少则200元,多则500元,一些受试费上万元的抗肿瘤药试验,药头也可能收800元。”陈宇说,“他们比我们还好赚,一个项目他们拉10个人过去,每人收300元,就有3000元,而我们还得靠自己身体赚钱。”

  这种情况下,也出现过试药人拿到钱却不给药头的情况。“在医院门口吵起来了,还惊动了警察。”陈宇说,“后来很多中介都要求把身份证押给他们,从医院拿到钱后再付钱给这些中介换回身份证。”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