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陈九霖:命由我作 福自己出

2013年05月20日 14:14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字体:

  “我现在是 见龙在田 吧!” 陈九霖说完哈哈大笑。一瞬间,当年那个在狮城呼风唤雨的“龙筹大班”,似乎又回来了。

  “我也不需要再证明什么了,过去的事情很清楚了。我在这个领域跌了一跤,教训不能光自己藏着。像路上丢了下水道井盖,我看到了,就要设置一个警告标识。”陈九霖显然明白记者想问什么,“我跌倒了就一定会爬起来,但不一定从原来的地方。”

  “弃卒”归来

  陈九霖出书了。

  《石油衍生品合约监管——法律问题研究》,这本听起来学术味十足的书,其实是他在清华大学的博士论文成果。

  陈九霖今天的工作跟石油几乎没有交集,现在捧出这本书,难免让人猜测这位昔日的航油大王要再次证明什么。就在这本专业到曲高和寡的著作的扉页上,陈九霖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绝大多数人,在绝大多数时候,都只能靠自己。没什么背景,没遇到什么贵人,也没读什么好学校,这些都不碍事……向前走,相信梦想并坚持——只有这样,你才有机会自我证明,找到你想要的尊严。”

  陈九霖说,这段话是他过往几十年跌宕人生的深切感悟和真实写照。

  2009年1月21日,结束了新加坡牢狱生活的陈九霖回到家乡——湖北浠水的一个小村庄。人世沧桑,1035天的狱中岁月,陈九霖失去的太多,妻子独立支撑家庭,持续的重压使其患上抑郁症,未成年的儿子成绩一落千丈,而最让他难以释怀的是,母亲在他服刑期间去世,留给他去拜见的只有孤冢一座。

  八十岁的老父亲,当着乡亲父老上百人的面抱着回家的儿子痛哭流涕。陈九霖强忍泪水抚慰老人家:“没什么好哭的,儿子已经回来了。”

  处理完家事,他就向上级组织提出,希望重新回去工作。“哪怕当个处长、当个总经理的助理也行,因为我真的是喜欢那份事业。”但由于复杂的原因,航油集团并没有接受他。

  对于这样的结果,陈九霖应该有心理准备。

  时光回到九年前,中国航油出现账目亏损,陈九霖四处奔波,救助未果,终于出现“中国航油巨亏事件”。紧接着,他在异国他乡被判刑入狱,国内也对他进行了“双开”。从国企海外开疆拓土的功勋之臣,瞬间变成了一枚悲情的“弃卒”,陈九霖的人生就此滑入了最低谷,时至今日,这次沉重的跌落对他的影响还没有完结,国资委支持创办的《国企》杂志年初评选出“2012年国有企业十大新闻人物”,陈九霖位列其中的定语是“最具争议人物”。

  “墙倒众人推,既倒不怕推。日后垒铜墙,欢迎大家推。”陈九霖并未因此消沉,“东山再起的壮志,我是一直有的。而且,我不是要找一个靠山,而是要自己再垒一个铜墙。”

  无论身处何种境地,永远保持昂扬的斗志,并始终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改变命运,陈九霖过往的几十年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1982年,只有初中文化基础的陈九霖,通过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的疯狂恶补,考上了北京大学,跳出农门。父亲将陈九霖送到武汉对他说,“我不送你了,你自己去北京吧。”

  从此,孤身前行成为他生命历程中最主要的剪影。继续求学、找工作、换工作,没有任何背景的农村孩子一步一步地实现自己的梦想,等待那个命中注定的机会。

  再垒“铜墙”

  1997年6月,亚洲正笼罩于金融危机阴云之下,陈九霖受命于危难,被派往新加坡接管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国航油),当时这家公司由于长期亏损,一直处于休眠状态,陈九霖迎来了大显身手之时。

  到2004年9月,中国航油净资产已超过1.5亿美元,对比陈九霖接手时的17.6万美元,增值了852倍;公司市值超过11亿美元,是原始投资21.9万美元的5022倍。

  依靠特立独行的闯劲,陈九霖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传奇。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后来的危机是不是也是因为你性格上过于独行冒进?”《中国经营报》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陈九霖。

  “他们就是说我 赌 嘛!”他的语音突然升高了很多,“人们总愿意想象是因为陈九霖一手遮天、一手遮地的行为而造成的赌局,导致了最后的失败,其实,这个事情有其必然的因素,但也有很多偶然因素,不是我一个人的性格能够左右的。”

  历史的吊诡在于,就在陈九霖出狱的前一天,东航因航油期货套保巨亏62亿元,董事长李丰华请辞。其实,除了东航,从2008年下半年起,国航、中国远洋和中信泰富等多家国有企业相继出现投资海外衍生品巨亏的情况。但与陈九霖遭遇不同的是,再没有国企的领导人因此被控入监。

  “危机出来以后,如果有人救一下,情况就会不同。开始,我也指望有人可以依靠一下,但靠山山倒,靠地地摇,靠人人逃,无所依靠。所以,只能靠自己。”陈九霖如是总结,“但我没有什么可以埋怨的,因为我是公家中人嘛!”

  这种对组织的信任和自我担当,也许有来自父亲的影响。陈九霖的父亲是老党员,“文革”时期被打成了所谓的“保皇派”。“很多次,一家人刚刚睡下,一群红卫兵砸门,要揪斗父亲,他就只能从后门仓皇逃走,几天几夜不敢回家。”这样的场景,在幼年陈九霖的心中留下了极具震撼的恐怖记忆。“但老人家从来没有埋怨过组织,我入狱后,他给我写信还强调, 要相信组织允许人犯错误,也允许人改正错误 。”

  2010年6月21日,陈九霖就任葛洲坝行情资金股吧问诊)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行政司局级),算是完成了体制内的回归。尽管世易时移,今天的职位跟当年的“封疆大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组织接纳了陈九霖,而对当年那些在危难时刻弃他而去的人,陈九霖坦言,也早已放下。在新加坡樟宜监狱里,陈九霖以读书驱散阴霾般的日日夜夜。“仅《圣经》就读了六遍”,而对中国的历史哲学书籍更是反复阅读。《史记》中廉颇和门客的故事令他颇为感慨:廉颇失势而门客散尽,复得将而门客复聚。廉颇讽刺他们,门客不以为耻地说出了他们的答案:“夫天下以市道交,君有势,我则从君,君无势则去,此固其理也。”

  “我可以说看透人生了,大多数人都是饮食男女,都是为了生存而不断地去计算利益得失。”陈九霖总结道:“所以,我不怨恨任何一个人,我心中没有敌人。”

  也许,陈九霖真的把过去该放下的都放下了。蹲过大牢的人,一般很忌讳再提监狱,但陈九霖出狱回国后,甚至专门找朋友帮忙去参观了国内的监狱,一番仔细的对比研究后,陈九霖戏言,“国内监狱的环境真的比新加坡好得多啊!”

  但他举的廉颇的例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句国人更熟悉的“尚能饭否?” 而陈九霖似乎在向大家证明,这种疑虑完全是多余的。

  2011年,他获得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独立董事任职资格证书,一年后他获得清华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

  更重要的是,妻子在他的悉心照料下,逐步恢复了健康,儿子又在去年考取了国外的一所大学。如今,没有了后顾之忧的陈九霖,可以放开手谋划自己的事业了。

  “上过天堂,下过地狱的人,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的!”陈九霖说:“我出狱后从来没有因为物是人非而无所适从,我只知道,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改变命运。我最近反复在读的《了凡四训》,告诉我的也同样是 命由我作,福自己求 的道理。”

  “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接下来,你会怎么谋划自己呢?”记者回到了最初的问题。

  “这时候,就应该适时地显现一下,表示你的存在了。” 精于周易的陈九霖把目光转向窗外。

  初夏的北京,草木生发,风光正好。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陈九霖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