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旗迹 红旗的涅槃

2013年04月26日 04:36 来源: 证券日报 【字体:

  4月25日,中国.北京.长安街,迎接外宾的车队飞疾行进,这是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来华访问。对于这样的车队,北京人早就不觉得有什么新鲜的了——作为中国首都,迎来送往少不了,也见多了。

  不过,这次的情况却有所不同,当这个车队在长安街疾驰时,路上的行人目光紧紧锁定车队,行起了注目礼,而对面车道的汽车也纷纷放慢速度,把车窗摇了下来。

  他们在看什么呢?是要看法国总统吗?显然不是,因为他们既不知道总统坐在哪辆车里,眼睛更没有穿透玻璃的能力。

  他们看的是车队,因为他们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车队,这个车队最扎眼的是中间的一辆红旗轿车,这也是人们纷纷侧目的原因。

  千里之外的长春,一汽的员工也在密切的关注着,这个号称汽车城的地方十几万人也在关注着这一刻,屏神静气却又心跳加速。

  这辆豪华车,是他们时隔30年后重新推出的全新大红旗L5。这是红旗L5的“首秀”,所有的一汽人,既紧张又兴奋。

  事实上,兴奋的不仅是十几万一汽人,十几亿中国人都躁动起来——“红旗”回来啦!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红旗L5成为搜索引擎上升最快的关键词,所有人都想更多了解红旗L5。

  自主之旗

  众所周知,中国汽车工业诞生于一汽。时至今日,整个中国汽车业亦步亦趋的模仿痕迹也未消除。对于红旗L5而言, 一汽拍着胸脯称,这是一款“100%自主知识产权的红旗E级车”。而2012年7月15日下线的红旗H7,堪称第一款100%自主知识产权的红旗C级车。

  与其他自主品牌车企相比,一汽在经济效益之外,更肩负着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责任。2009年国庆60 周年,胡锦涛总书记乘坐的检阅车就是一汽专门定制的红旗CA-7600J。谈及4年前的场景,吴殿维依旧历历在目,为了赶制红旗检阅车,他和工友们不知度过了多少不眠之夜,“所有的零件都是一汽自己研发,自己做模具。为了赶时间,他和工友们经常以厂为家。吴殿维只是无数一汽人的一个代表,事实上,从1958年起,几代一汽人无一不把红旗视为心目中的梦。

  从1959年首批20多辆红旗车送到北京,为国庆十周年献礼开始,红旗车就成为中国国家级的符号。1964年国庆,国务院正式命名红旗轿车为国家礼宾车。而此时的红旗车,也已经成为世界级的名车。很长一段时间内,外国贵宾到中国访问,最高的礼遇只有三项,第一是受到毛泽东本人接见;第二是住进钓鱼台国宾馆;第三就是能够坐上红旗轿车。

  50多年沧海桑田,一汽人一直扛着这杆大旗,很重、很苦、很累,但是执着而自豪。为了这个神圣的“图腾”,一汽人支撑着、奋斗着。曾经有机会,他们可以选择放弃,谁都清楚与外国车企合资,绝对是赚钱的捷径。但是,一汽卧薪尝胆还是为民族汽车产业留下了种子,希望有朝一日,将红旗插上世界汽车产业的巅峰。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除了红旗H7之外,一汽自主研发的L平台打造的红旗L5也已横空出世,如果说红旗H7是对标奥迪A6的话,那么红旗L5的定位就是劳斯莱斯、宾利。

  在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访华之际,红旗L5正式亮相。寻觅记忆,感受荣耀,对于一汽人而言,红旗H7和红旗L5的双剑齐发,标志着红旗完成了艰苦卓绝的涅槃。

  “风”展“红旗”

  当红旗L5行驶在长安街上时,他的前辈们正在静静的回味着曾经的岁月。在一汽轿车(000800)总部大楼一层的红旗文化馆里,来访者可以静静地听讲解员娓娓道来每一辆红旗车背后的故事。

  1949年,刚刚成立的新中国并没有自己的汽车和汽车工业,毛泽东主席检阅部队时乘坐从国民党那里缴获来的美式军用吉普车。建国后,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在参观斯大林汽车工厂时,对随行人员说到,“我们也要有像斯大林汽车厂这样的工厂。”

  此后,毛泽东亲笔签署了《中共中央关于力争三年建设长春汽车厂的指示》,这是我党历史上唯一一次为建设一家企业下发的正式文件,一汽被列为国家“一五”期间规划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

  1953年7月15日,上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汇聚在长春西南郊,彼时,500公顷方圆的地面上只有1座楼房,还是侵华日军留下的。就在这样的荒野上,阳光和黑土一起培向了镌刻着毛泽东亲笔题词的白玉基石,一汽夯下了中国汽车工业第一根基桩,开启了中国汽车工业的发轫之旅。而也就是从那时起,一汽人有了自己的精神。

  1956年4月25日,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提到:“什么时候能坐上我们自己生产的小轿车来开会就好了。”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主席的期盼就是冲锋的号角。1个月后, 1957年5月,一机部向一汽下了设计轿车的命令。1958年2月13日,毛泽东主席亲临一汽视察,他向陪同视察的一汽厂长饶斌问道:“什么时候能坐上我们自己造的小汽车呀?”2个月后,1958年5月,中国历史上第一辆国产轿车诞生,取名“东风”,最高时速128公里,耗油量为百公里9—10升。而“东风”这个名称,来自当时毛泽东的著名论断“东风压倒西风”。

  在一汽红旗文化馆中,当年一汽人研制“东风”的画面被一幅幅定格,当时的工人,用着最简陋的工具,挥洒着最大的激情,围绕着一部今天看来相当简陋的车,热火朝天的忙碌着。

  1958年5月21日,东风轿车送到中南海,毛主席仔细参观了停在怀仁堂草坪上的东风轿车,并说出了那句家喻户晓的话语:“坐上我们自己制造的小汽车了!”如今这辆“东风牌”小轿车,正静静的安卧在红旗文化馆中,成为镇馆之宝。

  以饶斌为代表的一汽人决心研制出更好更高级的轿车送给毛主席,当时的口号是“乘东风,展红旗,造出高级轿车去见毛主席!”在异常困难的条件下,自立自强的一汽人,昼夜兼程,不到4个月,1958年8月1日,试制出具有当时世界先进水平,搭载红旗V8发动机和液压变速箱的红旗牌高级轿车。高大的车体华贵气派,发动机前罩为扇面造型,车后两侧是宫廷式尾灯,极具民族特点。

  “自强不息、不甘人后、当仁不让、勇争第一”的志气和勇气,是老一代红旗人在创业初期就奠定的一种十分宝贵的文化财富,它不仅诠释着红旗的文化底蕴,更是一汽半个多世纪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汽轿车总经理张丕杰表示。

  在中国的央企中,一汽可谓资历最深,如果一汽称自己为共和国长子的话,那么中石化、中石油、中移动等绝对不敢托大。事实上,正是一汽,书写了新中国工业史上扬眉吐气的第一章。

  红旗蛰伏

  红旗是一汽人的骄傲,更是中国人的骄傲。他不仅奠定了中国汽车在国际上的地位,更是奠定了一汽在行业中的地位。“走到哪里,一说我们是‘造红旗’的,那感觉都不一样”,一汽轿车党委工作部部长金先桢表示。事实上,红旗带来的,是所有一汽人的荣耀和自信。

  但是,这个自信却在一夜间被打的粉碎。1981年,迎来改革开放的一汽人准备大干一场,当他们将年产2万辆的规划递上去时,万万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停产通知书”。1980年5 月14日,《人民日报》刊登文章《国务院发出节电节油指令》,文章指出,“红旗牌高级小轿车因油耗较高,从今年6月起停产”。一汽轿车厂老厂长崔洪松,至今仍保存着那天的《人民日报》,“红旗停产以后,每当在电视屏幕上出现红旗轿车时,我的眼泪总是禁不住流出来。”

  一直以红旗为傲、视红旗为命的一汽人,怎么也没想明白,曾经贵为国家最高领导人座驾的红旗车,就这样被突然宣判死刑。每每提及此事,老一代红旗人都很纠结,“红旗轿车车体重,费油,没有实现批量生产、成本高是正常的,怎么能拿这么高档的红旗去和那些经济型小轿车比油耗呢?”

  对于一个生产体系而言,最致命的打击就是“断代”。红旗停产后,大量技术人才流失,大量工具装备废弃,一个以手工、单件、小批量、多品种为特点的国内唯一的高级轿车制造体系危在旦夕,但是在一汽有200多人干轿车的队伍却一直保留着。红旗轿车设计师智百年在回忆文章中如此写道:“当我们眼看着那些无数个日日夜夜浸透了一汽人汗水的红旗轿车工装设备,被无情地解体、瓜分,以至弃置一边,甚至当作废铁扔进垃圾堆时,轿车人欲言无语,欲哭无声,心碎了!”

  彼时,作为企业,一汽还是接受了现实,随后,有了一汽与大众、奥迪、丰田等的一系列合资。合资,为一汽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但是,一汽人的红旗梦从没有放弃。事实上,在记者为期三天的采访中,所接触到的每一位红旗人,都能从其身上感觉到那份沉甸甸的厚重和掩饰不住的使命感。这是红旗人的可敬之处,也是红旗人的可怕之处,这样一支队伍,哪怕可以暂时被打散,也绝无可能被消灭。

  红旗求索

  从1981年起,一汽为恢复红旗品牌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饶斌曾表示,哪怕每年只生产三五辆,红旗品牌也不能断。6年之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田纪云在听取有关红旗轿车改造的汇报之后指出:“我们这么大的国家,总得搞一些王牌车,红旗牌子不能丢。”同年,胡耀邦总书记也指出:“我举双手赞成红旗轿车生产。”1991年,江泽民总书记表示:“我赞成恢复红旗生产,不但要恢复生产,还要给红旗恢复名誉,恢复形象,红旗车为国争光,我是支持的。”

  1998年,以奥迪100平台技术为基础打造的小红旗下线,不仅底盘一样,就连外形也几乎同出一辙;1998年底,一汽与美国福特联合开发的大红旗CA7460下线,外形内饰都有“林肯.城市98”的影子;2000年,一汽采用了奥迪平台推出红旗世纪星,发动机采用的是日产的V6技术;2006年,一汽以丰田皇冠为基础,推出红旗HQ3,国人难以接受。1999年,国庆50周年庆典时,中央宁可再造一台70年代的大红旗作为检阅车,也没有使用新开发的CA7460。

  一代天骄,这是怎么啦?事实上,从红旗明仕、红旗世纪星到红旗HQ3,无一不是采用国外的底盘和发动机技术,种种原因导致此刻的红旗早已不是国人心目中的红旗。

  为了与当年的大红旗区别,红旗明仕、世纪星被称为小红旗。不过,小红旗们难以延续和承载大红旗身上的威仪,甚至于被当作出租车,红旗的品牌逐步黯淡下来。

  模仿得不到人们的认可,更赢不来市场。长痛不如短痛,红旗人痛下决心,要闯出一条自主之路。2008年,在红旗轿车生死存亡之际,一汽壮士断腕,毅然决定举全集团之力,全力以赴复兴红旗,于是,才有了今天的红旗H平台和L平台。

  新生之旗

  回顾起H平台和L平台的决策过程,一汽轿车副总经理汪玉春还能准确记起那个日子,“真正决定完全自己开发的是徐建一董事长。2008年6月18日,徐建一董事长决定完全自主开发。2009年12月30日,我们跟董事长汇报完,正式启动生产准备。红旗H7的目标就是奥迪A6。”

  走完全自主之路,谈何容易。为此,一汽也做出了毕其功于一役的打算,倾尽全力,投入了集团最优质的资源,项目团队达到1600人,累计投入研发费用52亿元,“我们的员工从2010年到现在,几乎都是没有节假日,其中有很多很多坎,我们一个个的克服”,汪玉春回顾道。

  经过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攻关,时至今日,红旗H7所拥有的核心技术和自主知识产权让红旗人可以完全有底气,对国外豪华品牌说“不”。从概念设计到工程设计全过程的自主开发,H7拥有全套数据文件和经验积累;拥有自主的V12、V8、V6和四缸增压系列发动机;拥有全新开发的底盘系统、电子电气、网络平台、车身与内外饰……

  “我们车出来后,从整体而言,与奥迪A6L相比略胜。”项目组成员自信地说,“红旗H7最终能否胜出,还需要时间的检验。但是红旗H平台是全新打造,由于基础的问题,肯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既然红旗代表民族品牌、民族精神,那么作为中国人,是不是应该为红旗多尽点心,红旗H7投放市场,国人也要包容他的一些瑕疵,我们既然能够容忍国外高级轿车小毛病,为什么不能容忍自己的车有点儿小问题。当然,我们希望红旗车没有问题。”

  “红旗H7是一款平台车,未来,在这个平台上,除了基本车之外,我们还将生产一系列车型。”一汽轿车总经理张丕杰对记者表示。

  巅峰之旗

  作为L平台的装配工人吴殿维已经记不清自己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了,但是,他觉得有股劲儿总在顶着他,让他止不住的往前冲,有趣的是他的QQ号就是“我是红旗人”。

  与对标奥迪A6的H平台相比,吴殿维所在的L平台,对标的是劳斯莱斯、宾利等世界顶级豪车。从某种意义上而言,L平台要做的事,就是找回50年前大红旗的辉煌。在半个世纪前,大红旗曾经一度比肩这些世界顶级豪车。

  吴殿维的父亲曾经打造过当年的大红旗,或许是天意,父子俩可谓是两代人都和大红旗有缘,红旗的传承、红旗人的传承在这个家庭里合二为一。2009年,建国60周年庆典上,胡锦涛总书记乘坐的红旗车,就是吴殿维和同事们共同打造,并由他护送到北京的。“说实话,一汽人都想进入我们这个团队,到老了你跟别人说‘我干过红旗车’,那是不一样的”。

  自从加入到L平台项目组之后,吴殿维看望父亲的时间越来越少,经常是一两个月见不了父亲一面,“我父亲其实挺理解我的,造红旗车,我们红旗人都是这样,没白没黑的干。”

  大红旗是1981年正式停产,而L平台项目组立项时,已经30年过去了。这30年,世界汽车工业有了翻天覆地革命性的跨越,老红旗的技术和装备已经很难再对L平台有任何借鉴,能够传承的只有红旗人的精神。

  与H平台一样,L平台对于红旗人而言,也全部是新的,而且L平台的压力更大。“在试制第一台车的时候,没有台架试验台,所有的线束、零件都摊在地上,除了发动机不转之外,其他所有的线束、零件都要在地上先导调试”。一米八的东北汉子吴殿维,这样描述着L平台的早期工作,“经常加班、节假日经常不休息”。由于L平台是第一次正向开发,为了保证进度,白天正常8小时工作,晚上还要等装配零件。那时候没有时间概念,来件马上进入战斗。

  L平台装配工吴真,刚刚结婚不久,“L平台项目研制最紧张的时候,经常几个月见不上女朋友一面”。今年33岁吴真,和吴殿维一样,是不可多得的“全线通”,熟悉每一道装配工序。据记者了解,一汽大众、一汽奥迪、一汽丰田等合资企业的工人收入都要远高于一汽轿车。当记者问道,是否会有跳槽的想法时,吴真一时没反应过来。在他看来,红旗是自己一辈子的事业。

  L平台项目组是一个特种部队,时至今日,总人数也不过200多人。从立项到下线,只用了不到三年,要知道,同样级别的劳斯莱斯、宾利,都有近百年的积淀。“在车展上,很多外国同行得知我们这款L5只用了11个月就研制出来,纷纷问我,你是不是不睡觉啊”,说这话的是L平台项目组总负责人郭世君,“其实我的确是觉睡的少一些,但这不是靠不睡觉能干出来的,关键在于效率”。

  在记者看到的一份合理化提案上,从一线技术员到郭世君最终拍板,其中要经过7个部门批示。令人惊讶的是,所有部门的批示时间都是在同一天。换言之,合理化建议从一线提出到最终批复,一天之内全部搞定。这样的效率,不仅是在国企,就是在外企,也是难以想象的。“日事日毕日清日高”八个大字,高高的贴在郭世君的“作战室”里,“我们工作一年,相当于很多部门正常工作的三年”。

  精神之旗

  在这个崇尚物质的年代,如果谁还屡屡提及精神,肯定会遭到鄙夷,就像在曾经崇尚精神的年代里,谁屡屡提及物质一样。

  但是,在红旗人身上,那个曾经的时代并没有成为过去时,而是现在时,将来时。他们依旧以精神挂帅,他们依旧相信精神的力量。事实上,他们并不是不知道物质,奥迪、大众、丰田、马自达就在他们身边。但是,他们知道,有些事情,没有精神是万万无法办到的。正如他们的父辈那样,红旗是靠精神打造出来的,也只有精神能够继续浇灌红旗。

  55年的不懈、55年的创新,今天的红旗人不仅传承了老一代的红旗精神,更为红旗精神赋予了新的时代元素。“忠诚 自强 学习 创新”,他们,已然成为中国新一代产业工人、产业实力的标杆。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