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从起点看网络文学崛起:商业模式前无古人

2013年03月18日 11:43 来源: 新京报 【字体:

  近日,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的一封公开信,将盛大文学旗下的起点中文网大规模离职风波曝光在大众眼前。这场业界颇为关注的起点之乱,其实并不是一场偶然的事件,它与起点这些年的发展以及网络文学的壮大不无关系。作为网络文学最重要的旗帜性网站,起点中文网笼络了大部分以玄幻小说为代表的网络文学作家, 首创的与作者分成的收费阅读,以及图书出版、影视与游戏动漫改编的全方位版权经营模式,走出了一条网络文学盈利的全新道路。起点曾经将一些点击率超高的作 家封为白金作家,而这些作家更亲切地被网民们称为“大神”,但这些“大神”目前还并不为主流文学和知识阶层广为熟悉。借这次契机,我们回顾起点推出的作家以及他们的成长道路,并讨论网络文学是否已进入主流的话题。

  本周三,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在公司内部进行了一场演讲,演讲的目的是为了稳定军心。一周前他接到盛大旗下起点中文网多达27位中层以上的编辑以家庭原因为由陆续发来的辞职信,而起点中文网CEO吴文辉虽然没有辞职,却在同一时间开始病休,侯小强宣布直接接管起点。

  事件 网络文学成为“肥肉”

  坊间对于这次发生在起点的集体请辞事件有各种版本的解说,但各种版本大都只是对起点出走的核心团队的背后出资人说法不一,而吴文辉则在传闻里被认为是带领起点核心团队出走的带头人,将要带领出走人员另起炉灶,做一个类似起点的网站与盛大文学竞争。事实上,起点旗下的作家已经开始被侯小强口中的“竞争伙伴”挖墙脚,侯小强在内部演讲中说,起点的一些签约作家有被建议撕毁与起点的协议。“别人是看到一块肥肉流口水,我们是把它当事业去经营的。”侯小强口中的“别人”显然指的是看中网络文学商业价值肯于出大价钱挖墙脚的竞争者。

  11年前起点创立时,没有人想过可以通过在网络上写作挣到钱。更没有人想到在10年后,一个叫盛大文学的公司在2012年第一个季度实现毛利达6693万元的业绩,而让盛大文学在创立4年内就实现盈利,这其中起点中文网起到的作用无可替代。而据盛大文学提交的财报显示,2011年全年营收7.01亿元,毛利润2.12亿元。是怎样的11年,让起点有了这样的成绩,而网络文学从当年的默默无闻到今天成为投资者眼中的一大块“肥肉”?在侯小强的这篇内部演讲中,我们似乎可以循迹找到些线索和原因。

  平台 千字两分商业模式前无古人

  侯小强的演讲涉及了网络文学的三个部分,他首先谈的就是平台。“当起点创始人开创了千字两分钱的商业模式后,实际上这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创新。”侯小强所说的创始人,就是吴文辉。

  “不收费是等死,收费是找死,我们愿意尝试一下。”这是吴文辉的一句名言。

  2001年11月,吴文辉和其他5个网络文学爱好者在网上开设了一个论坛玄幻文学协会,这6个人当时QQ名是黑暗之心、宝剑锋、藏剑江南、意者、黑暗左手和5号蚂蚁,他们居住在北京、沈阳等5个城市,当时他们各自有工作,管理文学论坛完全是业余所为。2002年5月,协会筹备成立起点中文网,次月开始试运营。

  在吴文辉最初提出vip收费模式的时候,他听过太多反对的声音,有人认为他有辱斯文,也有人认为在所有文学论坛都免费阅读的时候,他推出收费模式就是找死。而吴文辉说,起点当时很小,靠兴趣消耗不起,做企业就是要利润。

  当时的起点,流量不及最大的文学网站1/5,却选择扛起了收费的大旗。2003年10月起点正式推出的vip阅读服务,千字2分钱的收费标准到后来成为了业内标准。在推出8个月后,2004年6月,起点的Alexa(全球网站排名)蹿升至第100位,成为国内第一家跻身百强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

  2004年10月,起点被盛大收购。这个时候的起点已经令业界刮目相看,注册会员100万人,作者团队2万人,月均盈利超过10万元。从2004年初,就不断有风投找到起点接洽,也包括了像TOM、盛大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最终他们选择了资源强大的盛大。

  资源 要给作者资源和物质激励

  起点模式成功的另一个基础就是他们庞大的作者资源队伍,这也是侯小强在演讲中所谈及的第二个部分。

  实行收费的第一个月时,起点一共只有23部VIP作品,他们和作者选择的分成方式是3∶7,作者拿大头。吴文辉认为,如果缺乏物质层面的激励,作品的数量和质量都无法保障。“对于博客,可以说我今天心情不好就不写了。但是对于写书来说,这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因为文章今天看了明天没有了,然后隔三岔五才又出来一些东西,或者说彻底就消失了,这类情况对于读者来说是很大的伤害。但是你又不能去怪写手,他会说我也要吃饭,每天趴在网上写两个小时,大家哗哗鼓一下掌就完了,我每天也需要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我坚持写三五个月还行,一直坚持就不行了。”

  而分成方式推出的第一个月,就有作者稿费超过千元,作者们发现,原来网络写作可以有丰厚收益。为了黏合作者资源,起点不仅仅是收入分成,2006年他们推出“起点白金作家”机制,这些作家也被称为“大神”,这些“大神”是令人羡慕的年收入达百万的网络作家主力军,截至2012年5月,起点共有29位白金作家,其中唐家三少、月关等还加入了中国作协。

  2007年3月,起点推出国内网络文学最大规模的作者培养和激励计划,这个名为“千万亿行动”的计划让起点每年提供100多万元与上海社科院合作举办作家班,所有签约作者都有年薪保障,另有各种奖励机制。多年经营下来,起点作者数量达百万,每个月正版独立用户近1个亿。

  正是因为起点为盛大提供了优秀的作者资源,盛大的线上公司才能在今天占据整个行业市场份额的80%。侯小强还说,盛大的无线是中国移动60%的内容供应商,云中书城也已经突破2000万的用户规模。接下来,侯小强希望进一步实现资源整合。

  产业链 《鬼吹灯》成经典案例

  在演讲的第三部分,侯小强提到产业链做大做强的问题。将强大的作者资源所产生的原创内容衍生到其他产业,在这个产业链的衍生过程中,早期最有代表性的成功案例便是《鬼吹灯》。

  2006年《鬼吹灯》迅速蹿红,让这部小说除了正版销售外,周边版权也卖得异常红火。英文、法文、泰文、授权漫画、影视改编、游戏改编、音频改编,一系列衍生产品的销量大大出乎了吴文辉团队的预想。那时他们惊喜地意识到,同一个版权可以开发出的商业模式原来可以如此之多。协同效益让他们也尝到甜头,《鬼吹灯》的网游开发便是一例,以往一款网游的推广费用从几百万到上千万不等,而《鬼吹灯》大大节省了这笔费用,起点平台上多达上亿人次的用户知道这部小说。两年的时间里,起点从《鬼吹灯》上获得的收入达500万元。

  同时无线业务成为盛大乃至整个网络文学的新增长点,2011年盛大无线业务的收入达到1.74亿元,同比增长188.2%,而在2009年这项收入还只有576.3万元。侯小强给出的数据显示,在2013年3月2日,云中书城付费订单数突破2500万单,近70万种电子书被下载。

  侯小强总喜欢把盛大文学比喻成一个苹果,有趣的是,这也是吴文辉所用过的比喻。吴文辉说这个苹果可以拍卖,可以制作成苹果酱,将内容改编成游戏、影视、手机文章……而多条产业链的经营和布局,也是侯小强眼中苹果园更丰盛的风景。在这次内部讲话中,侯小强说,他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再局限在一家文学网站上了,盛大接下来可能会成立小型的编剧公司。而今年初,董事会决议通过进军声优、漫画、编剧等市场。

  业内 网络文学正版化会加快脚步

  而吴文辉带领起点核心团队选择在这个时间出走,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在之前起点多年积累下来的平台、作者资源和多条产业链下让网络文学从昔日不名一文变成了今日资方眼中的一块“肥肉”,盘子足够大了,分杯羹的事自然也就出现了。资深IT评论人程苓峰撰文称,像百度、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头愿意出资挖起点核心成员,是因为移动互联网战争需要版权壁垒,而今年开始,网络文学的正版化阅读进程也将随之加快。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起点第一次遭遇出走事件。早在2006年,起点就曾经有过一次大规模的编辑出走事件,出走的编辑创办了17K原创小说中文网,同时带走了一批资深作者。吴文辉在两年后回顾当时情景时说,“对于一些人,是起诉还是不起诉?无论怎样选择,都只有痛苦和更痛苦之分。因为我总想选择一个对公司和其他人都有利的解决办法,但无论怎样决定都不能两全。”

  如今,侯小强也要面对痛苦和更痛苦两难境地。但不管如何,网络文学继续往前走的步伐,似乎暂时没有人能阻挡。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姜妍

  邵燕君:网络文学完全有可能成为主流文学

  【成为主流·赞】

  邵燕君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1968年出生于北京。1986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2003年7月获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中文系当 代文学教研室)任教。著有《倾斜的文学场当代文学生产机制的市场化转型》《“美女文学”现象研究》;曾获2005年度、2006年度《南方文坛》优秀 论文奖,当选“2006年度青年批评家”。近年来关注网络文学并在北大开设讨论课程。

  从猫腻作品开始研究之路

  新京报:你对网络文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的?

  邵燕君:2004年左右我和一些师弟、师妹研究当代文学期刊,过了五六年,我觉得它非常边缘化,没有向上的生长力,我对这种危机体会得比较深 切,有一种逼迫感。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把目光投向网络文学,因为不知道网络文学怎么样。还有一个动力是2009年中国作协第七届主席团第八次会议,主席团请 几个专家作报告,讲当代文学最新前沿的状态,我受到的委托是观察网络文学,后来我的文章也发表了“传统文学生产机制的危机和新型机制的生成”开始关注它, 但没有真正地进入。

  我真正关注是在2010年,我开始在北大开网络文学的讨论课,这个课现在已经开到第5个学期了。我参加了起点中文网和中国作协举办的研讨会,我 被分去看“我吃西红柿”的小说,当时他的作品比较“小白文”,后来有个朋友帮我介绍了猫腻的小说《间客》,我读了之后觉得这是值得研究的,我才有信心开这 个课。

  猫腻继承了传统文学的精神传统

  新京报:猫腻是你很喜欢的网络文学作者吗?为什么他会吸引你?

  邵燕君:对,我挺推荐他的。我看重他两点,一点是他有大师品相。现在各个网站都有“大神”,猫腻也被称作起点的大神,但我认为他是有大师品相的作者。

  第二点是我觉得他继承了某种传统文学或者说精英文学的精神传统。猫腻的小说里有两个传统,第一个是通俗文学里金庸的传统,第二个是新时期文学路遥的传统,那种底层青年奋斗的模式。不仅是武功高强,而且性格在成长。

  大神复制真实世界,大师反转这个世界

  邵燕君:网络文学是创造第二世界,人在第二世界之中可以满足很多自己的欲望和想象,这是网络文学吸引人的关键点。第二世界也有法则,这个法则看起来是作者编的,但事实上我们进入这个世界需要有代入感,所以作者在打造第二世界的时候一定要参照第一世界的逻辑。

  新京报:为什么?

  邵燕君:大神的作品复制了真实世界的真实,例如很多小白文,这个世界让他感到压抑,是一个狼吃羊的世界,他会在第二世界里再度复制一个更加强化 的狼吃羊的世界。他怎么能让你爽呢?他会让一个现实世界中的羊去当狼,是很爽的,但在爽之后,会有一种更大的压抑感。大师是什么呢?大师真实复制这个世界 的逻辑,同时他有能力反转这个世界的逻辑,重新树立真善美的世界。

  必须参与主流文学建构,才能成为主流文学

  新京报:网络文学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有什么趋势和变化?

  邵燕君:网络文学最初是安妮宝贝等人代表的文青时代,后来就是资本进入,例如盛大文学、起点中文网,之后慢慢类型化的文学。类型化文学跟受众、 传媒的关系特别紧密,比如电脑、手机阅读普及,有大量的中小学生读者、民工读者,这都可能影响到行文的走向。我希望网络文学不要越来越整合,都主流到一块 儿去了,而是能够利用网络这种形式,分得越来越细。

  新京报:在今天网络文学的新作者,成名的难度大吗?

  邵燕君:可能是越来越难吧。刚刚看到一个数字,大神级作家的收入占到了网络作者全部收入的90%,大部分是在底层的写手。

  新京报:你觉得主流文学界对网络文学的关注够不够?

  邵燕君:还不够。现在主流文学界对网络文学的关注其实比较被动。我的感觉是主动的关注并不够,但是网络文学发展太快了,不得不关注。包括我也是 2008年才开始关注,我们这些搞文学前沿批评的人都视而不见。这可能还跟微博的发展有关,因为微博发明大量的新词,例如甄嬛体、忍够体、元方体,包括 “屌丝”等等,它们迅速地普及,连人民日报都用“屌丝”,部门的公文都用甄嬛体,一下子大家会感到一种危机,如果不关注,就被时代抛在后面了,听不懂在说 什么,话语权都改变了。文学界这两年越来越感觉到这一点。

  新京报:网络文学会有一天成为主流文学吗?

  邵燕君:有可能。这是我的一个判断,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主流文学在国际的定义上是大众文学、通俗文化。在中国,它不一定是拥有最大众读者的文 学,但一定要对大众读者有领导力的才是主流文学。我们现在说的主流文学,也就是传统文学,不是读者少的问题,最致命的是对网络文学这样的类型文学缺乏精英 领导力,别人不认你。但网络文学必须不能只拥有大众的读者,而是必须参与主流文学的建构,它才成为主流文学。它未必不能生成这样的东西。

  新京报:最近关注起点中文网的事情了吗?这个事情会对业界有怎样的影响?

  邵燕君: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评论。可能影响非常大,我还没有搞得特别清楚,所以我没法评论什么。未来走向怎么走,我不清楚,需要事件不断地再撞击,不一定是我们能预测的。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网络文学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