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橡胶凶猛

http://www.jrj.com     2009年04月02日 01:29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页面调色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邓丽

  “这几片森林,我们几代人都没舍得砍,现在全让他们砍光了。”刀福生指着眼前几片被砍光的林地说,黝黑的喉结抽动了一下。

  被砍掉的热带雨林位于西双版纳自治州景洪市景讷乡贺孔村,刀福生说的“他们”是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天保公司、同源公司的老板,还有这些公司雇佣的砍树种橡胶的小工。

  刀福生的脚下也是一片焦土。因为交通不方便,森林又太茂密,橡胶园主通常会指示工人们砍倒大树,能运走的运,运不走的烧掉。

  “10个人,加上油锯,上千亩的森林,10多天就砍光了。能运走的就运到木材厂,不能运走的就一把火烧掉,还可以做橡胶的肥料。”

  刀福生指着一棵遗存的火迹斑斑的巨大树桩说,“像这样的百年古树,他们还有点顾忌,不是直接砍,而是把树根的皮剥掉,树死了,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砍了。”

  就在刀站的地方不远处,仅仅隔着一条澜沧江,景象却是两重天——那边,是西双版纳勐养自然保护区,即野象谷,那里热带雨林繁茂,濒危动物亚洲野象在林中嬉戏。

  而江的这边,则是灰尘漫天,光秃秃的大山裸露着红土。刀福生说,到雨季时,暴雨冲刷大山,红红的泥土汇入澜沧江。

  消失的热带雨林

  关于贺孔村的毁林事件,当地村民的说法是,当地政府背着他们把村里集体所有的原始林地承包给了天保公司种植橡胶,导致了毁林。

  村民们出示的该村《土地经营权证书》显示,这10000亩林地为村集体所有。但景洪林业局给村民的回复文件则显示,这10000亩林地由于各种历史原因,现在属于国有荒山。

  景洪市林业局局长易国南就此回应说,国有荒山荒地是可以转让的。村民讲的10000亩,是因为林业三定(稳定山权林权,划定自留山和落实林业生产责任制)的时候错划给他们。实际上真正属于毁林的只有200多亩。

  易解释说,在林业三定之前的1960和1970年代,这10000亩林地已经被村民刀耕火种,但当时没有确权,后来发现如果算上这10000亩,当地的人均林地面积超过了应得,因而这10000亩荒山最后被认定为国有。

  针对记者看到的大部分砍伐后的树桩,易说是由于这些树桩不容易腐烂,而所见新毁痕迹很有可能恰好是这200多亩的真正毁林面积。

  “茅草覆盖的地方才叫荒山,严格说来,这个是打擦边球,”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赵鸭桥分析说,“按现行政策,如果是国有荒山,政府同意承包出去,仍然按林地使用,不改变用途,是可以的。”

  是非已难查考,但现实是,这片森林就此消失,刀福生童年的记忆已荡然无存。“以前,我们进去这个森林,根本看不到头顶上的太阳,树密集得不行,人都走不了几步,野象有时也会从野象谷窜到我们这边的大森林里来玩。”

  因为村民们的抗议,几片山地还有一个角落没有烧尽,残留了许多巨大的树桩,还有几棵粗大的依兰香,孤单地伫立在路边。刀福生说,因为这几棵树不好砍,它们才活了下来。

  云南民间环保人士张正祥最早关注此事,他指出,贺孔村那些被砍掉的树,“很多树龄都在100至300年以上。”

  “我们也知道橡胶值钱,但只敢在自留地上种几棵,从来不敢打原始森林的主意”,刀福生22岁的表弟说。

  版纳的橡胶运动

  并非所有人都像刀福生他们这样想,橡胶狂热正笼罩着整个版纳。

  西双版纳的州府景洪市,上世纪70年代时还是一座原始森林环绕的小城,而现在,车出景洪,无论往南还是往北,沿途看到的都是一片接一片刚放火烧掉,准备种植橡胶的林地。

  在景洪市景讷乡等车的间隙,不到半小时,就有包车司机和两位当地人先后过来搭讪:“是来买橡胶树的啊?我家还有一些呢。”

  一位家里种了2000棵橡胶的服装店的女老板除了邀请去看橡胶林外,还对种植和养护橡胶的知识了如指掌。

  “种下第8年就可以割胶了,一直可以种40年。”女老板介绍说,因为头7年需要技术和资金,很多农户无力继续投资,就会把种好的橡胶树转卖给胶园主。还有一些人是橡胶掮客,专门介绍外省商人来本地投资胶园。

  2007年间胶价暴涨时,西双版纳许多村落几乎把所有能种的土地都种上了橡胶。眼下金融危机后,生胶行情有些回落,但云南产生胶的中间价格仍在25000元/吨。“按现在版纳的行情,一棵即将成熟的橡胶树可以卖到200元以上,拿来自己经营的话,割完胶,再卖林,几年就可以回本了。”女老板说。

  越往景洪的南面,气温越高,橡胶树开发越早,树木越大。橡胶成为当地主要的产业,“橡胶是强县之本”的口号鼓舞人心。

  “版纳州南边全种上了橡胶,尤其是东风农场一带。”女老板说,“很多人都发财了,开着小车,盖着别墅,我妹妹家有几千棵橡胶,现在也盖了大房子。”

  根据西双版纳州统计局在去年末发布的数据,预计2008年西双版纳年末橡胶面积和开割面积分别达370万亩和186万亩以上,较上年分别增长3.4%和5.7%。

  橡胶林种植线还在向北延伸,最终,刀福生所在的景洪最北边的景讷乡也被圈入了橡胶盛宴。

  作为重要的战略物资,版纳的第一块生胶成为新中国上世纪50年代突破国际封锁的重大胜利。从那时起,版纳农场第一次掀起橡胶热,刀耕火种后,大量的原始森林被砍伐,当时原始森林以每年1.5万公顷的速度消失。

  从1994年到2007年间,国际市场生胶价格暴涨900%以上,这刺激了版纳的第二轮橡胶运动。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发表的报告称,2000年以来,西双版纳新造橡胶林达300万亩,全州橡胶林面积从1988年的116万亩增加到615万亩。

  与此相伴的,是原始森林的又一波厄运。

  原始与经济

  作为除海南之外,中国唯一可种植橡胶的地区,云南西双版纳境内现存保护完整的原始森林580多万亩。在这片不到中国国土面积0.2%的土地上,生长着占中国四分之一的野生动物和五分之一的野生植物物种资源。

  而自从橡胶到来,一切被大幅度改写。

  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的马友鑫研究组分析认为,西双版纳森林覆盖率已从1976年的约70%降到了2003年的50%以下,近30年间共损失了约40万公顷的热带季节雨林,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被转换为单一种植的橡胶林。

  现在,西双版纳的胶产业收入几乎占全州财政收入的一半。与此同时,版纳的3个国家级森林保护区却日益成为孤岛。

  专家们的一个更大的担忧,来自云南省正在开展的林权改革。西双版纳大规模的林权改革已从2007年中开始。

  “林权制度改革是要把林地分给老百姓,老百姓拿到林地以后,如果是按前几年橡胶猛涨的情况下,农民们无一例外地会把林地变成橡胶林。” 长期从事林权改革研究的赵鸭桥说。

  他解释说,林权改革本来只把集体商品林分给农民,不改革“三区林”(天保工程区、生态公益林区、自然保护区),虽然现在云南把三区林也列入改革范畴,也发林权证,但原则上是不许砍伐的。问题在于云南还有面积广大的非三区林,其中一部分是原始森林。

  在他看来,西双版纳、思茅这些地方原始森林最多,但很多县的原始森林并不在天保工程范围内,也并非生态公益林和原始森林保护区,因而政策上是可以买卖,砍伐的。这些林地分给农民后只能用采伐指标和许可证来控制砍伐。但由于没有三区林那样严格的保护体系,其中的操作空间太大。

  赵鸭桥预计,砍树今年有可能会是一个高峰,“我们去到一些县里,很多老板都等在那边准备买林以后采伐,种上单一经济林,一买就是10万亩”。

  易国南告诉记者,版纳基本上都是三区林,当地出台了很多地方法规来保护天然林。原来的林权政策就是这些三区林都不许流转砍伐。

  他解释说,景洪现在虽然在进行林权改革,也只是完成主体改革,明晰产权。“中央的政策是商品林分到户,天然林分到村。但三区林不许流转,具体如何流转,还需要配套政策下来,现在景洪天然林地的流转已经冻结”。

  易国南称,自从他当局长以来,景洪市林业局没有批准过一例天然林流转种橡胶的合同。“非法的也确实有一些,但我们森林公安局就那么几个人,真是顾不过来。”

  而对于西双版纳来说,时时在蒸腾着橡胶暴利带来的欲望,正磨刀霍霍向着还存活着的原始森林。“正科副科,不如橡胶树栽两棵”,这句话仍在当地广为流传。

关键词

橡胶 

到论坛讨论
    相关链接
    • 橡胶产业今年增长放缓 (2009年03月19日 15:35)
    • 中国橡胶消费量连续七年居世界第一 (2009年03月19日 11:59)
    • 国际橡胶会议组织今年削减70万吨橡胶出口 (2009年03月06日 09:13)
    • 胶价暴跌 橡胶业提前步入寒冬 (2008年12月24日 22:03)
    • 天然橡胶价格急转直下 海南胶农损失严重 (2008年11月03日 01:58)
    21世纪经济报道 其他文章
    • 佳士得拍卖成绩加速下滑 老板或卖公司(图) (2009年04月01日 08:56)
    • 规避风险曲线入俄 奇瑞转战白俄罗斯 (2009年04月01日 03:04)
    • 华西村:奥迪在墙里 开瑞在墙外 (2009年04月01日 03:04)
    • 中国重卡初步苏醒 全面启动仍待政策刺激 (2009年04月01日 03:02)
    • 新能源汽车产业化“大跃进”? (2009年04月01日 03:01)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