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礼来对大型并购说“不”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31日 00:49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页面调色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沈玮

  “我们不推崇大型并购,大规模的并购并不能为股东创造持续的、长期的收益。”3月20日,美国礼来公司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李励达博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刚刚在今年1月履新礼来制药董事长的李励达,上任不久即出访中国。端坐在记者面前的他,并没有流露出丝毫倦意,尽管19日半夜他才从南京赶到北京,下午还有多个会议参加。

  与其他大型制药企业的同行一样,礼来也面临着专利到期、仿制药竞争和药价改革等多重挑战,放弃大型并购这样一条能快速增加收入和改善报表的途径之后,礼来的创新战略之路是否能够异军突起?

  “这是前所未有的挑战。”李励达坦言。

  大型并购不利于制药创新

  在过去的3个月中,全球制药界发生了3起大规模并购,分别是辉瑞和惠氏、默沙东和先灵葆雅以及罗氏和基因泰克的合并,并购金额已经突破1500亿美元,改写了药业并购史的记录。分析师们普遍预测,这种并购浪潮会给其他大型制药企业造成压力,而大规模的产业整合还将持续。

  作为全球第9大制药企业,美国礼来不可能不感受到这种压力。“并购狂人”辉瑞合并后的销售额已经超过700亿美元,是礼来的3倍多。但李励达表示,礼来不会参加大规模的兼并和收购。“我不能代表我们同行的观点,但是我们礼来的战略依然没有改变。”

  “大型并购活动能够给股东带来短期的利益,因为通过并购可以增加公司的合力,同时可以通过减少员工数量而缩减成本,但是从长远来说,大型并购并不利于公司的长久发展。”李励达认为。

  他告诉记者,30年前他加入礼来公司的时候,当时世界上能够独立进行药物的开发、生产、推广以及销售的公司可能有几十家,但是现在这个数量只有十几家了。“我觉得这种多样性逐渐消失,以及独立公司逐渐减少,对于制药创新来说不是好事。”

  大药厂之间的强强合并曾经在欧美医药工业发展史上起过很重要的作用。几十年前,全球前十大药厂所占据的市场份额非常小,整个行业处于诸侯割据、群龙无首的状态。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同国的大药厂不断并购,如山德士与汽巴嘉基合并成立诺华,葛兰素与史克合并为GSK。美国辉瑞在2000年分别斥资近900亿和600亿美元并购了沃纳·兰伯特和法玛西亚。

  从眼前看,超级并购在扩大规模、节省开支、增加收入、改善财务和业绩报表方面,赢得了华尔街的喝彩。但随后人们发现,超级并购并不能增强药厂的创新性,还往往带来平行机构的冗杂。以辉瑞为例,其早前的两次超级并购并没有给股东带来多大的价值,公司市值和股价只有短期繁荣,以后持续下滑,股东利益受到损害。

  “制药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创新。在没有有效创新的前提下,大并购只能造成规模上增加而已。”李励达强调。

  并购缘自制药业三大挑战

  历史经验显示,超级并购胜少败多,那么大药厂们为何还要趋之若鹜?答案显而易见:这些急于收购的大公司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各种头疼问题——政府监管越来越严,药价受限,专利到期,面临仿制药的竞争以及由此带来的业绩下滑和股价下跌。

  药厂需要更快更多地推出新特药产品,填补重磅药失去的市场份额和销售业绩。在内部研发效率低下,一时难以改观的困境下,大型并购可能是当下最无奈的选择。而且,这是华尔街投资银行最喜欢的交易,即使交易的长期效果并不看好,但为了赚到大笔顾问费和佣金,华尔街仍会竭力鼓动这类交易。

  正如李励达所言,“现在是一个对制药产业极其关键的时刻。”

  和其他很多大型制药企业一样,礼来也面临着重磅药即将面临专利到期和仿制药竞争的威胁。公司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再普乐在美国的专利保护权将于2011年到期。再普乐是全球最畅销的药物之一,2008年销售额高达46.96亿美元。同时,去年销售额达到17.2亿美元的肿瘤药物健择也将在2009年失去在欧洲的专利保护权。在仿制药被引入之后,预计这些药品销售额将会受到影响。

  而美国政府正在推行的医疗体制改革,也让制药巨头们颇为担心。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医药市场,这个市场的产业政策无疑影响深远。有消息称,有可能会出台一些新的政策,要求企业如果希望其产品被纳入到这两项计划中,企业就得让利。显然,这将给制药巨头们重大的打击。

  对此,李励达表示,所有的政策应当以不影响企业的创新能力为原则。公司的立场很明确,那就是医改过程应该遵循一定的基本原则。第一,保障市场的作用,而不仅仅要听从于政府的行政指令。第二,要以病人需求为先,任何改革措施都要聆听患者的需求、他们的选择。最后一个原则,就是致力于推动创新,在医疗领域创新、在治疗领域创新。

  “在美国现在所有医药方面的投入,制药方面只占10%。而我们觉得加强对制药业的投入,应该是提高医药保障的最好方式。”他强调说。

  合作研发与小型并购

  与同行们面临同样的压力和挑战,李励达却试图带领礼来公司探索一条独特的改革之路——通过合作研发和小型并购,得到更多创新的化合物。

  “通过与大量外部伙伴进行不同层次的合作,使资源得到最广泛的利用,大大增强了礼来和合作伙伴的生产效率,加速了药品开发和上市的过程。”李励达告诉记者,以在中国市场为例,礼来不是简单地在中国成立自己的研发中心,而是通过研发外包、风险与利益共享,以及风险投资的不同方式,与中国本土企业进行合作。

  目前,礼来有60个新的化合物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较之2006年底翻了一番。

  但此举也有风险:多数新药开发者已有多个合作伙伴,使得直接购买药品权利变得更加困难,要争取到长期的排他性合作伙伴关系,一般都需要花费大量的现金预付款。此外,要达成这样的交易,通常还需要在获得产品上市之前,由大药厂支付部分或全部临床试验工作的开发费用,直到该药获得FDA批准。

  而且,新药研发一项是高投入高风险的投资,一掷千金之下,也可能面临颗粒无收的后果。

  对此,李励达直言,尽管面临一些困难,但是从长远来说,研发投入最终会有回报的。“我们现在正在面临一个医药业创新新潮流的前沿,面临这样一个新的创新时代的到来,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缩减研发的话,将会错失良机。”

  他明确表示,对于礼来公司而言,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使公司更具创新性,以及如何带来更多的新产品。“礼来要继续把创新作为公司的灵魂,而不是为了扩大公司而扩大公司。”

  就在去年10月,礼来宣布以65亿美元收购英克隆公司,后者是一家从事肿瘤药物开发和销售的生物制药公司,拥有非常成功的癌症产品Erbitux,此外还有六个处于临床试验的产品。而这已经是礼来历史上最大的并购案。

  李励达告诉记者,并购完成后,英克隆将作为礼来下属的一个独立公司进行运作。礼来保持了其原有总裁的职务、在公司的地位和工作,同时给予新的资源,继续开发英克隆处于实验室和临床阶段的潜在产品。“我们所做这些举措,其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保证英克隆的创新精神,同时能够保证这个公司进一步保持它原有的生物知识和技术。”

关键词

礼来 

到论坛讨论
    相关链接
    • 不走辉瑞路 礼来要做研发偏执狂 (2009年03月24日 12:27)
    21世纪经济报道 其他文章
    • 思捷环球多名高管辞职 Esprit或面临管理危机 (2009年03月31日 00:48)
    • 东星进入破产程序 资产状况成谜 (2009年03月31日 00:47)
    • 新希望“抗风论”:压缩房产 增投农业 (2009年03月31日 00:47)
    • 核电调整方案提交国务院:装机比例上调至5% (2009年03月31日 00:44)
    • 铁矿石谈判逼近40%降幅 (2009年03月31日 00:43)
    沈玮 其他文章
    • 重庆医药否认被并购 (2009年03月26日 01:54)
    • 纺织企业“剩者为王” (2009年03月12日 01:32)
    • 16省密集调研 纺织业再谋“减负” (2009年03月03日 01:28)
    • _3695309 (2009年02月28日 01:34)
    • 基本药物目录或4月定最终方案 (2009年02月28日 01:31)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