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吉林制药变“毒药”:操纵股价成大股东唯一出路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27日 20:12      投资者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劳资恩怨

  孙宏伟留给张守斌的除了沉重的债务还有积累日久的劳资关系。从种种迹象上来看,初到吉林制药的张守斌还是雄心勃勃,很想干一番事业的,虽然吉林制药被孙宏伟折腾了三年,但曾经 中国50(净值 讨论)0强企业的吉林制药的家底还是令张守斌感到了惊讶。

  综合工人和管理层的不同说法,恒和集团当年入主吉林制药后就和员工达成了某种默契,大家一起掏空企业,谁也别说谁。张守斌来了情况就变了,一些工人的利益受到损害,开始有了对立情绪。

  张守斌或许可以处理得更好,但时间越长发现企业的历史遗留问题就越多。再加上此时工人罢工,做中药出身的他不懂原料药市场,企业的生产走走停停。后来张守斌又为当地政府背了巨额转制包袱,他由此对实业心灰意冷,开始转移机械设备和批号等。

  吉林制药前工会副主席张宪国介绍,从2004年开始,药厂的9个车间,就开始陆续停产,有一个车间外包给大连的一个药厂了。即便生产,本应向机器里添1000斤原料,可张守斌只让工人添500斤。从那个时候起,生产就是做做样子,已经无心经营了。从张守斌入主吉林制药的时厂里的一千五六百人,到现在也只剩下二三百了。

  除了让张守斌疲于应付的劳资纠纷,他来到吉林制药之后一个更大的心理创伤,就是替政府为国企转制埋单3000万元。

  上述工行信贷管理部的负责人告诉《投资者报》记者,“这3000万元对张守斌是一个沉重打击。可能也促使他做了之后的许多事情。”

  1999年7月,吉林市政府将自己手里持有的吉林制药等21.12%的股份作价5700万元卖给了恒和集团。据吉林制药的工人代表反映,政府的这5700万收益中,1000多万给了一个钢厂,另有3800万元下落不明,员工要求把这3800万元发给工人,作为买断身份,终止劳动合同的补偿。

  为此,2005年吉林制药400多名工人开始到市政府上访。张宪国称,这涉及到1300人的利益,最后给了3000多万元。“这些钱是张守斌出的”。

  但当时张守斌没钱,政府就安排贷款,总共贷款2400万。张守斌不服,曾到吉林省里去状告市政府,这一下激怒了当地政府,以涉嫌经济问题为由,吉林市警方包围和控制了吉林制药办公楼。

  “虽然动了真刀真枪,但这更像演一场戏,吉林省几个领导打电话为张守斌说情,吉林市政府抓住了张守斌的把柄并卖了人情,张守斌则要心甘情愿地吃这个哑巴亏。”经历了这场变故的吉林制药的一位当事人向《投资者报》记者讲述。

  匡文则对此认为,政府既然在国有股的出让中已经有收益了,就应该用这些收益来处理,而不应该让工人来找他们。

  或许出于对张守斌的补偿,当时政府委托市委副秘书长陈淳成立了一个班子,根据相关对企业的扶持政策,对于补偿给工人的资金,政府出资了30%,剩下的70%由企业出资,吉林制药要的这70%是2400万元左右,但当时张守斌没钱,这2400万也是吉林市政府帮张守斌找银行安排了贷款。同时,政府还把吉林制药的一块土地从宅基地划为商业用地了,可以买卖。当年的吉林制药年报上显示,这块土地出让价格为1500万元。

  直接负责处理此事的陈淳认为,给职工补偿这个责任是他的,政府没欠他的,本来不想帮的,就是因为有多位省领导替他说情。而且这个钱,有的也应该是政府拿三分之一,配合一下也是送个人情。沉重的贷款

  连市政府都敢得罪的张守斌,在吉林制药的这几年却始终小心谨慎地维护着和吉林省工行的关系,企业再困难,也咬牙还贷。

  上述工行信贷管理部负责人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张守斌并没有从吉林制药赚到钱。多亏了明日实业从资本市场上拿一些钱,能够正常支付每个月一百多万的利息。“不管他多么困难,每个月的利息都是按时还的,本金偶尔也能还一些,还是非常讲信用的。”但他同时表示,2009年以来,他们已把吉林制药划入不良贷款行列了。

  2007年,除了归还利息,张守斌甚至还还了2000万左右的本金。银行帮助张守斌获得了吉林制药,又是银行帮助他支付了工人的补偿金,贷款给张守斌近4000多万元进行生产。张守斌只有还清全部贷款,才能卸下吉林制药这个包袱。

  而张守斌的目标并不高,他曾表示在堵上各种窟窿之后,自己能剩下一千万就知足了。但依靠正常的生产经营,这个目标的实现具有相当的难度。

  仅仅每年给工行的利息就是1000多万,而内部人士估计一年要偿还给各个银行的总利息是更多。据张宪国等估算,吉林制药每年的销售额最多不过2000多万。他说,吉林制药每年年底为了做报表,就虚开发票,虚报销售额,把主营业务收入做上去。在每年的三四月份,再将虚报的数额冲回来。

  企业的经营困难可以从用工上窥见一斑,在2005年的群体上访事件之后,吉林制药推出双向选择政策,工人如果回药厂就交8000块钱押金,中层交1万。

  吉林省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处长李立国了解的情况是,吉林制药在1999年被恒和集团收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而恒和集团又不懂医药行业,经营情况更加不好。等张守斌2003年入主的时候,基本上是一个烂摊子。

  阿司匹林是吉林制药的主营收入之一,受金融危机影响,国外市场萎缩,而国内竞争对手又迅速抢占份额,情况十分不乐观。

  匡文表示,山东新华、吉林制药是全国阿司匹林的两大生产基地,现在又增加了河北平山。“现在平山、新华的能力比自己大一半,但都停了,原因就是市场下滑。”

  工人们则将此归咎为张守斌的经营失误。吉林制药销售经理齐国峰称,工厂发家就靠阿司匹林,当时出口到美国,当地有人帮我们销售,每年的报酬就是40多吨阿司匹林。张守斌来了感觉太多就不给了,美国市场也就全都没有了。

  为了缓解贷款压力,张守斌甚至想把吉林制药的地皮卖了,然后搬到郊区,这样可以获得1亿多的现金,但目前没有谈成。

  2009年春节的时候,吉林制药的利息没还上,申请了延缓归还。2月24日,吉林市工行企业信贷处处长傅晓义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张守斌欠工行的贷款是14000万左右,我们也很担心他还不上,他的总资产也就三个多亿。现在我们找张守斌都找不到,“有四五个月没有见他了”。目前,吉林工行已经不再增加对吉林制药的贷款总量了,但是会“倒贷”,要给企业留口气,别死了。

  吉林市政府金融处处长高亚民对此表示,在吉林市乃至整个东三省,像吉林制药这样的老国企上市公司,被资本玩家盯上,频繁更换大股东,由此业绩下滑的并不是少数。在吉林市,上市公司 领先科技000669行情,爱股就是这样,频繁更换大股东,而且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主营模式。

  2月上旬,《投资者报》记者在位于吉林市恒山路的城建大厦二楼,看到了一个空空荡荡的领先科技公司。该公司人称:“企业的经营情况非常一般。”

  高亚民表示,吉林市曾经在2002年的时候做过统计,有11家上市公司,是当时排在省会城市之后地级城市里边的上市公司最多的城市。

  这些上市公司现在正在成为当地的包袱。2月23日,当《投资者报》记者结束了吉林市政府的采访,准备离开时,看到许多人都围在七楼的经委门口,据了解,他们是吉林市搪瓷厂的,也是企业改制的遗留问题。从国企到民企,从效益好到效益不好,大批职工下岗,无法安置。2月24日,吉林市政府门口站了百余人,依然是上访,也是因为企业改制的遗留问题。在吉林市,这种现象并不少见。

  吉林市政府是中国市级政府中少见的没有围墙和警卫把守的政府大院,院子对面就是美丽的松花江。此时,白茫茫的雾凇已经过了时节,虽然有寒风,但春天已经不远。

  (投资者报 作者:孟凡红 勾新雨)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关键词

吉林制药 

到论坛讨论
    相关链接
    • 吉药举报人无罪释放 证监会调查组今赴吉林 (2009年02月27日 09:55)
    • 98人联名举报吉药董事长 (2008年12月30日 14:45)
    • 曹中铭:吉林制药资产重组更像编故事 (2008年12月02日 04:15)
    • 78亿幕后操控吉药 游资老大章建平两次被坑 (2008年12月01日 09:14)
    • 滨地钾肥退出 吉林制药重组再次流产 (2008年11月28日 02:16)
    投资者报 其他文章
    • 竞争性行业应减少投资 (2009年03月23日 14:17)
    • 武汉商业三强:异军突起难掩内忧 (2009年03月23日 02:29)
    • 发改委三步一网战略激活电价改革 央企电企将受益 (2009年03月20日 19:04)
    • 钢材产能仍过剩 铁矿石价格或跌40% (2009年03月20日 18:52)
    • 发电厂:装机容量大增 发电量继续减产 (2009年03月20日 18:50)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