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拿什么拯救爱建?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21日 15:57      中国经营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爱建股份,上海老牌民企,上市公司,资历之老堪比中信和光大,是上海企业界统战的一面旗帜。所以,尽管亏空巨大,但爱建不能死,爱建必须被拯救。

  各路人马纷纷加入拯救的行列。5年,三拨重组方。不断的谈判、退出、折腾,“拯救”似乎变成了漫长的梦魇。

  上海“故事”最多的企业爱建股份,又有新的一幕大戏上演。当然,对参与其中的人来说,丝毫没有精彩可言,有的只是生死攸关。

  3月18日,爱建股份(600643.SH)发布公告,称下属子公司原相关负责人接受司法调查。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次调查的主要目标其实是和爱建渊源深厚的神秘富豪颜立燕。而调查颜立燕,是为了解决迫在眉睫的财务大窟窿问题。因为4月26日,爱建信托27亿元信托计划即将到期兑付。”

  这里面的逻辑似乎有点儿跳跃。一切要从爱建的身世说起。

  财务黑洞的产生

  时间回溯到1979年1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召集工商界领导人谈话,指出要落实对原工商业者的政策,“钱要用起来,人要用起来”。随后,邓小平先后委托荣毅仁在北京创办了中信集团,王光英在天津创办了光大集团。

  同一时期,以中国民族工商业者刘靖基为首的海内外1000多位工商界人士,以“爱国建设”为创业宗旨,在上海创办了上海市爱国工商界爱国建设公司,即如今爱建股份的前身。创业的原始资金多为国家当时对工商业者的退赔款,多的如刘靖基,有上千万元,少也有几万、数十万元不等。

  1992年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时,上海市爱国工商界爱国建设公司以历年积累的4500万元设立“上海工商界爱国建设特种基金”,成为爱建股份的大股东。但是,其所占比例并不高,最初只有22.65%,之后稀释到现在的15.65%。这也是爱建后来问题频出的根本原因之一。

  刘靖基于1997年辞世,在此之前,他一直任爱建股份的董事长,公司的运营也一直相对稳健。在各方的关照下,爱建股份先后获得信托、证券两大金融牌照,加上之后成立的以地产项目为主的爱建实业,“一门三父子”的爱建在国内金融市场显赫一时。

  爱建的美好故事在1997年这一年出现了转折。

  1997年,上海市有关部门任命上海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主任助理刘顺新,担任爱建股份旗下爱建证券的董事长。之后,马建平被任命为爱建信托总经理。

  2004年,刘顺新和马建平相继事发,爱建证券和爱建信托曝出数十亿元的资金黑洞。据悉,2003年位列“福布斯富豪榜”第76位的富商张扬,使用爱建信托的受托资金通过爱建证券与刘顺新合作炒股,造成“爱建系”巨额账面资金亏损,刘顺新随后入狱。

  爱建信托还与另外一个更大的神秘富豪颜立燕相关。颜立燕,胡润百富榜的常客,2006年以40亿元的身价排名第56位。

  颜立燕和爱建股份渊源深厚,其中最重要的合作是共同开发爱建哈尔滨爱建新城项目。当时,曾经通过爱建信托发行了40亿元的信托基金。之后爱建的大部分故事,都是围绕这40亿元的信托基金展开,它成为爱建信托财务窟窿之源。爱建和颜立燕“分手”时,付出了27亿元现金的爱建信托,最终只获得13万余平方米地下商铺以及一栋16万多平方米购物中心。这也屡屡成为颜立燕被外界指责的理由。

  对此,颜立燕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外面的指控都是子虚乌有,我们和爱建之间的一切合作都有合同,都经的起法律考验。”

  受此事的影响,马建平被“双开”(开除公职、开除党籍)。2005年8月,爱建股份曾发布公告称,马建平未经组织批准,已经私自赴澳大利亚探亲。

  据熟悉爱建的人士介绍,当时的损失高达26亿元,面临兑付风险的信托资金总额为53亿元。其中,有27亿元信托计划,将于2009年4月26日到期兑付。爱建,早已无力拿出这笔钱。

  尽管爱建早已资不抵债,但是由于爱建的特殊历史,相关人士认为,爱建死不了。“这事关政府的脸面。爱建是上海企业界统战的一面旗帜,政治上隶属上海统战部,人事隶属上海组织部,工作被金融党委管,业务受银监会、证监会、上交所监督。”也因为如此,相关各方不得不拯救爱建。拯救的方法,一是引入外资大机构彻底重组爱建,一是走司法途径。当然,这两个办法并不能完全分开。

  从此之后,爱建就逐渐成为上海“故事”最多的公司。

  重组:你方唱罢我登场

  “爱建真正的出路只有卖壳(信托、证券两个壳)求生,能够对爱建两个壳感兴趣、能出大价钱的,只有大型外资企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解决爱建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引入外资大机构,实现彻底重组,这是上海市政府一以贯之的思想。”

  正是在这一思路的指导下,政府方面频频出面引入大外资机构。

  第一个也是对爱建重组影响最大的是赫赫有名的香港查氏集团旗下名力集团。香港查氏集团由著名爱国实业家查济民创立,查济民也被称为“纺织大王”。名力集团是查氏集团的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专门负责查氏集团对外的投资并购和金融顾问业务。名力集团董事会主席为查济民大儿子查懋声,其夫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史美伦,她曾被朱镕基总理邀请出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

  知情人士表示,查氏集团的查济民和爱建系企业的灵魂人物刘靖基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是关系密切的好友。2004年底,在上海市政府的牵线搭桥下,香港名力集团启动重组爱建股份的计划。2006年6月份,查懋声也进入爱建股份董事会,任董事长。

  重组方案屡经调整,直至2007年2月,名力集团重组爱建信托方案终于得到银监会与商务部批准。新方案中,名力集团及其关联企业汉石投资分别在爱建信托中持有19.99%与5%股份,未突破单一外资股东持股不超过20%、外资股东合计持股不超过25%的监管限制。

  但此时,香港名力集团已开始撤人撤资。2007年7月,查懋声也黯然离开爱建股份。代表名力的毛裕民辞去行政总裁兼法定代表人、管委会主席等职务。

  对于名力的退出,说法之一是,名力方面承诺的投资没有到位,并且控制爱建信托46%股份,证监会正式发出监管函,称其完全违反国家关于外资进入中国金融业的规定。另外一种说法是,哈尔滨信托资产的遗留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公司内部巨大的财务窟窿让名力集团对爱建股份望而却步。

  一年之后,爱建股份再次启动重组。

  这次的重组方来头更大,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联手重量级的大型国有企业首钢旗下的首钢证券,成立合资公司参加爱建重组。“首长系”强强联合,看起来应该能够解决爱建的重组问题。

  2008年7月,爱建股份公告,“首长系”计划购入爱建股份非公开发行的1.2亿股,并以现金形式入股爱建信托,成为爱建信托的第二大股东。

  但是《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该重组谈判目前已经破裂。相关人士介绍,由于外资方不具备金融资质,中国银监会不予批准,加上单一外资股东持股不能超过20%的监管限制,李嘉诚最终对爱建失去了兴趣。爱建信托在哈尔滨的项目窟窿太大,也是逼退重组方的主要原因。

  2009年,又一巨头企业泰国正大集团现身,参与重组爱建股份。2月,爱建股份向正大旗下的富泰(上海)有限公司及(或)其指定的关联方,发行1亿股,发行价格为5.88元/股。

  这已是爱建股份5年来迎来的第三拨重组方。

  其间,坊间还传出摩根士丹利等外资机构看中了爱建股份的信托牌照,也曾觊觎爱建证券的股权,但均因相关原因退出。

  徐风的“折腾”

  爱建的两次重组失败均与爱建的财务窟窿息息相关。

  也正是如此,以司法途径解决爱建财务窟窿的呼声不绝于耳。2006年4月,爱建公司就收到一份上级单位转给爱建的举报信,举报马建平和颜立燕相互勾结、掏空爱建信托;2007年4月,名力集团入主后,也曾就哈尔滨相关问题形成专门材料,向中纪委、公安部、银监会、证监会等部门进行举报。

  上海警方更是多次对爱建进行调查,但都无法坐实相关犯罪指控。

  这一次,再次举起司法大旗的是现任爱建股份董事长徐风。

  徐风,原任中国银监会监管三部主任,2008年9月“空降”至爱建股份任董事长。《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政府相关方面获悉,两个月后,爱建股份向多个部门递交了多份报告。报告的一个主题思想是:爱建重组屡遭挫折的根本原因是哈尔滨信托资产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而根本解决哈尔滨信托资产问题只有通过司法渠道。报告还提出,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来为爱建信托的巨额风险买单是不现实的。

  据悉,这也是徐风对爱建问题的根本看法。徐风在与颜立燕谈判无果之后,决心通过刑事报案走司法道路,以解决债权问题。

  在有关汇报中,称找了一家外地的律师事务所来全权代表公司处理哈尔滨项目的法律事务。据悉,律师费首付就高达500万元。《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这家律师事务所是天津的汇川律师事务所。据该所网站介绍:“我所在房地产、金融及公司法律事务等非诉业务方面具有专长。”据悉,该案已经在2月中旬由哈尔滨市公安局正式刑事立案。随后,哈尔滨警方来上海进行了半个多月的调查。

  哈尔滨警方突然造访,使爱建股份很多内部人士感到“非常突然”,甚至绝大多数董事对此都不知情。在最近的一次爱建内部会议上,有董事质疑称,为何未通过董事会就选择向公安机关报案?另外,这500万元律师委托费用,如何向上市公司的投资者解释?

  相关政府部门也颇为尴尬,比如上海警方。在此之前,上海警方已经进行多次调查,哈尔滨警方的突然介入,似乎是对上海警方的不信任。因为这是经济案件,并非政治案件。据悉,上海方面将出面协调,让上海警方介入此案。

  分析人士认为:“徐风请外来律师事务所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动机或许无可争议,但是,客观效果可能与主观愿望背道而驰,因为上海方面并不希望爱建‘折腾’。对社保案之后的上海来说,稳定的环境非常重要。”

  除此之外,此案在2月中旬已经刑事立案,但直至3月18日,上市公司才公告,明显太迟了。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徐风,徐风听明来意之后,表示不接受采访。记者再次致电汇川律师事务所,公司前台接线员表示不知道此事,也拒绝帮记者转接电话给律师事务所负责人。

  公安部经侦局的人士,听说记者来意,也拒绝了记者采访。

  4月26日,爱建信托27亿元信托计划即将到期兑付。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信托债权人主要是上海市属国有企业,都决定予以延期两年,只有一家民营企业,被欠4亿多元的华生化工对延期不满。3月18日发布公告的当天下午,上海市召开会议,商讨爱建股份事宜。


到论坛讨论
    中国经营报 其他文章
    • 汇源内部人士指可口可乐操作收购案结果 (2009年03月21日 11:52)
    • 中国电煤战争 (2009年03月15日 07:15)
    • 马自达中国平衡术 (2009年03月14日 17:16)
    • 可口可乐:20亿美元能撬动什么 (2009年03月14日 17:15)
    • 光明乳业“轻资产战略”之痛 (2009年03月14日 17:14)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