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山西煤矿讳言成本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19日 00:30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编者按:

  当前煤电矛盾空前激烈,已成为被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再次引发了“要市场还是要计划”的争论,这是中国经济面临新的重大转型时呈现的特殊现象。民建中央还为此做了专题调研,并向刚刚闭幕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提交了“推进我国能源(煤、电)价格形成机制的改革创新”的建议。

  为了深入探究煤电矛盾的原委以及各种解决方案的可行性,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两会召开的同时,奔赴山西、河北,对大中小型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以及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包括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相关人大代表,进行了为期10天的调查采访,做出了一组能源价格形成机制问题调查报道,希望能够为资源性产品价格和垄断行业的改革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为这一关键性领域的改革增添些许有的放矢的资料。

  ■能源价格形成机制问题调查(一)■本报记者 谢光飞 周雪松

  “我们不提供这些东西。”3月6日,山西一家大型煤矿以“涉及企业运营情况,不好公开”为由拒绝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透露煤炭生产成本。与此同时,记者提出采访该企业相关负责人的请求也遭婉拒。

  3月上旬,记者深入煤炭主产地山西就能源价格形成问题进行了十天的调查采访,面对媒体,除个别陷入亏损的中小煤矿外,其余煤矿企业均不愿公开其成本。

  “煤炭价格高一点我很赞同。”当地一位官员说,要求企业公开成本接受社会监督可以,但“要公开都公开”, 即所有行业都应公开,否则不公平。另外,这位官员还表示,煤炭本身是一种稀缺资源,“东西少,应该暴利。”

  多数煤矿不愿公开成本

  原平市石豹沟煤矿是记者在调查采访过程中,唯一愿意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开煤炭开采成本的企业,不过,用该矿相关负责人的话说,石豹沟煤矿“并不具有代表性”。

  石豹沟煤矿为原平市最大地方煤矿,不过,和山西其他产能动辄达数百万吨煤矿相比,石豹沟煤矿只能算是一个中小煤矿。该矿成立于1953年,有在职职工2400人,规模小、资源濒临枯竭、人工开采、包袱重等因素使得这家煤矿在煤价飞涨的年份也未能甩掉亏损的“帽子”。

  该矿财务科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春节以来,该矿一直处于停产状态,截至去年底,生产成本为169.23元/吨,但这不包括管理费、销售费和财务费用。

  2008年,石豹沟煤矿产煤47万吨,日子好过一点但依然亏损。如今该矿总资产2.4亿元,负债高达2.3亿元。“就我们企业而言,吨煤售价必须达到190元左右才能达到盈亏平衡。”上述人士称。

  相对石豹沟煤矿等生存艰难的中小煤矿而言,山西大型煤矿的日子要好过得多。两会期间,山西境内中小煤矿全部停产,但大型煤矿(刚刚发生大型矿难的焦煤集团除外)还在正常生产。

  晋煤集团是位于山西南部晋城市的一家大型煤炭企业,主要产品为无烟煤、煤化工和煤层气开发利用,非煤产业已形成‘半壁江山”。晋煤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其主要生产化工煤,去年市场煤价大幅波动对晋煤并没有产生大的影响,其煤价“没怎么上涨也没怎么落”,企业包袱相对较轻,劳动生产率高,全员人均收入达4万多元,一线工人平均稍高一点,“在全行业算比较高的”。

  提及煤炭生产成本,晋煤集团分管媒体工作的企业文化部负责人以“涉及企业运营情况,不好公开”为由拒绝透露。“每个矿的成本都不一样。特别是作为大矿,安全投入成本很高。”这位负责人称,“领导都在外面搞市场调研,有些东西不便于提供。”

  潞安集团是位于山西长治的另一家大型煤炭企业。2008年前9个月,作为山西五大煤炭企业之一的潞安集团先后7次上调煤炭销售价格,单价累计增加240元/吨,商品煤综合售价达到601.63元/吨。2008年全年,潞安集团煤炭产量达到4209万吨,销售收入超过350亿元,同比增长88亿元,实现利润32亿元,比上年翻了一番,职工人均工资达到59000多元(不含财产性收入),同比增加7020元。

  “煤炭成本都是公开的。”上述企业相关部门负责人士称。这位人士所谓“公开”,实际上是指煤炭企业向上级主管部门公开,定期上报财务报表。而对于面向社会公开煤炭成本话题,上述人士称比较敏感,并借口记者“了解这个(成本)没有用”,同样拒绝透露,并认为有关能源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建议不符合实际。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在此次调查中发现,在山西煤炭企业中,绝大多数煤矿均不愿公开其成本,认为即使存在很高的利润也是十分合理的,相对于一直被政府“偏袒”的电力行业并不算什么,他们普遍持有这种心态。

  地方官员:煤炭应该暴利

  近年来,煤价持续上涨且上涨幅度较大,此前虽有回落但幅度有限,煤炭企业暴利因此成为广受关注的话题。曾经,不少人士提出反暴利的观点,主张有关部门采取措施,限制煤炭企业的利润空间。今年两会期间,民建中央也提出议案,建议建立能源行业和企业的成本、利润定期报告制度,完善能源供给成本公开与监管制度。而在此次采访中记者发现,多数煤炭企业和当地官员对此并不认同。

  “煤炭企业不存在暴利。”晋煤集团企业文化部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这位负责人称,煤炭行业市场化程度高,商品煤炭价格完全受市场规律支配,电煤价格基本稳定,同时国有企业承担了很大的社会责任,与电力企业职工相比,煤炭企业职工风险、收入不在同一水平上。

  一位在煤炭行业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煤炭工人与电力工人收入差距很大。”他说,过去,电力行业收入高,普通抄表工的年薪多达十多万元。有人士用“挖煤的满头流汗,搞电的满嘴流油”来形容这种差距。一位煤炭企业内部人士说,也许对于私营小煤矿来说,生产成本很低存在暴利,但就大型国有煤矿而言情况则不同。“说煤炭企业是暴利的人,只要下一下煤矿,就不会那么说了。”这位人士称。

  在“抱怨”收入低的同时,当地煤炭企业人士认为电煤价格也太低。潞安集团调研室一位负责人士告诉记者,“煤炭企业都不愿意卖电煤。”此外,这位人士对煤炭企业将坑口电厂发出的电,低价卖给电网企业然后高价回购也表示无可奈何。

  “过去控制煤价,煤矿生存艰难;如今煤价上涨,电厂受不了。体制没放开之前,煤炭企业有意见;煤价放开后,电厂有意见。”山西一地级市发改委主任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煤电矛盾“是国家的大问题”。

  面对煤电矛盾的是是非非,忻州市煤炭工业局局长韩春表示,此前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他说,煤电矛盾是“市场煤”和“计划电”之间的矛盾,主要还是要靠市场来解决,如果煤电都按市场规则办事,“事情就很简单。”

  “煤炭价格高一点我很赞同。”前述发改委官员也不支持煤炭成本公开。他说,煤矿不过好了四五年时间,而建国以来长达50多年里,“都是在为国家做贡献”。“要公开都公开。”这位官员表示,除电力外,像房地产、保险、医药乃至医疗等等,许多行业都存在或曾经存在暴利,要公开成本所有行业都应公开,否则不公平。

  这位官员强调,煤炭企业长期为国家做出了奉献,现在安全生产的风险成本太大了,矿工太可怜了,且煤炭本身是一种稀缺资源,价格由市场供求决定,“东西少,应该暴利。”

关键词

煤矿 

到论坛讨论
    相关链接
    • 我国鼓励煤企“大并小”今年再关1000小煤矿 (2009年02月25日 06:58)
    • 电企欲购买小型煤企自产自用 (2008年12月29日 09:09)
    • 中国神华支付3亿澳元探矿款 (2008年11月21日 00:32)
    • 大同煤矿集团产业结构调整迈出新步伐 (2008年11月05日 15:23)
    • 大同煤业收购燕子山矿遇波折 (2008年10月14日 03:43)
    中国经济时报 其他文章
    • 北京楼市成交量回升 专家称断言回暖尚早 (2009年03月19日 00:27)
    • 两会之后中国楼市走向何方 (2009年03月19日 00:27)
    • 平板产业链 争打“节能环保”牌 (2009年03月19日 00:25)
    • 谷歌:中国市场增长最快 (2009年03月19日 00:24)
    • 国内首批纯电动轻客实现量产 (2009年03月19日 00:22)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