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中国职业高球手生存困局:天堂还是地狱?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07日 00:36      华夏时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中国职业高球手生存困局

  袁朱比

  金字塔尖的极少数与塔底的大多数

  目前国内职业球员从最初的6名到现在的一百多名,然而,在外界看来风光无限的高尔夫精英们,事实上却面临着种种的生存困境。

  比起国际上高尔夫大赛奖金无比丰厚,国内比赛的奖金虽然在增加,但仍非常寒酸。绝大多数中国职业高尔夫选手都有着致命的苦衷——奖金有限、生活艰难、练球时间没有保障……中国职业高尔夫选手的现状,可以用金字塔来进行形容,塔尖只有两三人的风光,塔底却是绝大多数人的困顿。

  张连伟、梁文冲:金字塔尖的“风光”

  已年过不惑的张连伟被誉为中国高尔夫的“一哥”,他每年参赛获得的奖金足以笑傲国内高坛。可这眼前的风光,是苦熬了多年的艰苦生活换来的。

  张连伟曾有过借钱出征的时光,直到2001年转向征战奖金丰厚的日巡赛,他才告别赔钱打比赛的日子。回想起以前的生活,张连伟笑着说:“我吃过的苦啊,都可以出书了。”

  今天的张连伟自然不再担心生活入不敷出,在他看来,这还得感谢赞助商的支持。因为出外比赛的费用,对不少只靠奖金维持生活的球手来说,是绝对的大负担。

  在采访中,张连伟反复强调,不要只看到国内职业高尔夫选手人数稀少就觉得他们风光,更希望大家看到球手背后的艰难。在国内奖金总额有限、参赛开销却不小的职业赛场,职业选手要承担的压力绝对不小。

  第二代球手的领军人物梁文冲现在的际遇较之第一代球手并没有太大的好转。除了日本HONMA的球具赞助之外,梁文冲如今的主要资助还是来自自己的球会——中山温泉。在中国职业高球中,要赞助商提供球具不难,但目前国内的球手里,能让赞助商再额外拿钱的恐怕只有张连伟和梁文冲了。“只一次性地赞助赛事,不具体赞助某一位中国球手”成了赞助商们惯常的投资套路。因为投资赛事能立即引发效应,而资助球手的风险相对较高。

  绝大多数球手:艰辛的金字塔底部

  比起张连伟、梁文冲和李超这样处于塔尖位置的球员,国内绝大多数职业选手仍处于金字塔的底层。他们中的不少人不能在球会找到工作,更没有足够的资金参加比赛。在每年举行的中巡赛的分站赛中,能参赛并晋级就很不错,但晋级后的奖金也不过三四千元,基本刚刚够维持参赛的费用。与日常生活和练习的开支相比,这不过是杯水车薪。目前,部分职业球手都挂靠在球会下,平时在球场当教球,球场提供其免费练球。但随着民间高尔夫球热潮涌动,球场资源紧俏起来,教球的时间更长了,练球的时间却短了,职业球手的生存环境受到了民间高尔夫发展的冲击。而他们手中的职业选手证,并不能为他们带来什么帮助,哪怕是在球场练球免收果岭费的待遇。而在国际上,职业球员到球场打球免果岭费是惯例。

  每天训练,是职业球手保持状态的必需条件,在球场上长期的摸索、苦练,才走出了张连伟、程军等第一代高球选手。如今比赛多了,球员们的生存空间却在萎缩,要在价格不菲的球场每天付费练球,对于本来就没有太多收入的职业球员来说,是无法承受的。

  职业的差距不仅仅是钱

  在国内,有资格参赛却承受不了参赛的高额费用,已经成为不少球员的通病。就算成绩出众如张连伟者,在中巡赛获得的奖金也只够应付开支并小有盈余。打不起比赛,提高水平又从何说起?水平不高的球员和赛事,又怎能吸引赞助商的青睐?选手成绩好,才能有更多的出镜机会,从而吸引赞助商的注意,有更多机会走向国际赛场。正如梁文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的:“选手的成绩、赞助商资助和比赛机会本来就是一根链条。”中国的大多数职业选手目前仍然在没有成绩、没有赞助商、没有比赛机会的困境中,苦苦挣扎。

  在谈到中国职业高尔夫球手与国外职业高尔夫球手的区别时,张连伟意味深长地举例说,国内球手要靠教球维持生活,而国外真正的职业选手是从不教球的。

  职业选手为何不教球?因为业余选手水平参差不齐,职业选手面对的往往是动作错误百出的业余选手,久而久之,职业选手的击球动作和竞技状态往往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我们的球员在经济上的困顿,是缩短与欧美职业球手差距的障碍。从1995年第一届Volvo中国公开赛开始写起,国内职业高尔夫比赛的历史至今也只有短短14年。在这十多年间,中国不仅将Volvo中国公开赛从亚巡赛发展成为奖金超过百万美元的欧巡赛中国站,而且还相继举办了诸如2004年北京举行的大佛杯中国高尔夫精英挑战赛、2005年三亚举办的TCL精英赛等有影响力的大赛事。

  然而对国内选手来说,赛事多却负担不起。不少球手都反映,近年参加中巡赛的负担太重。以南京站为例,赛事指定选手入住的酒店每晚要价七八百元,吃个早餐就需128元还要加15%的服务费。一站比赛下来,花费接近一万。如果成绩不佳,奖金可能只有三五千元。甚至如果不进前十,就要面临亏本的可能。在残酷的事实面前,不少球员只能在周边寻找便宜的小旅馆栖身,休息和恢复都打了折扣。张连伟就指出,如果站数增加,球手参赛的花费就会增加,反而增加了负担。“为什么不能增加奖金、压缩场次呢?”

  困局如何打开

  2002年TCL赞助精英赛,拉开了国内企业投资高尔夫赛的先河。只有等国内企业尝到甜头,投身进来,中国的职业高尔夫球手才有新的发展机会。

  毫无疑问,要给中国职业高球手更大更好的生存空间,仅靠一两家企业的慷慨解囊是远远不够的。更需要的是有关部门的长期合理的职业比赛规划,以及争取越来越多的企业投身到这个行业中来,包括全国各俱乐部对职业球手在练球等方面的大力支持。只有多方面的共同努力,才能为中国高尔夫职业选手创造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和空间,才能使中国的高尔夫职业水平有长足的发展,才能涌现更多的张连伟、梁文冲式的领军人物。


到论坛讨论
    华夏时报 其他文章
    • 东航:70亿后的重拳出击 (2009年03月07日 00:30)
    • 丰田收拳:控制成本应对危机 (2009年03月07日 00:25)
    • 一汽大众“核武库”初显峥嵘 (2009年03月07日 00:24)
    • 三人合众 大众启动2018新战略 (2009年03月07日 00:24)
    • 龙湖物业谋篇全国化 全年扩编1300人 (2009年03月07日 00:24)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