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新华视点:破解“煤电之争”路在何方?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27日 10:12      新华网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激烈争执,互不相让

  “煤电之争”,争执的焦点是重点合同电煤价格。

  在全国煤炭会上,神华、中煤等煤炭企业提出,2009年重点电煤价格应在上年初价格基础上每吨上浮80元左右。而五大发电集团则坚持,重点电煤吨价要在去年初基础上降低50元。

  涨有涨的依据,降有降的道理,煤电双方各有一笔账。

  电力方面认为,2008年煤价涨得太离谱。王永干说,以热值5500大卡每吨的标准煤计算,去年电煤市场价格从年初的480元左右,猛涨到2月的800多元,最高达到1100元。“高昂的煤价已远远超过发电的收益,电厂发一度亏一度。而因为买不起煤,电煤紧缺,年初和夏季全国数千万机组‘断炊’停机。”

  在电力企业抱怨过高的煤价已成“难以承受之重”的同时,煤炭方面却认为煤价上涨自有其合理因素。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政研部主任梁敦仕说,实质上,电力行业所谈的价格是市场电煤采购价格。长期以来,大型煤炭企业重点合同电煤价格一直低于市场价格,部分重点合同电煤价格与成本倒挂。去年煤炭市场价格实际已达每吨1000元左右,但重点电煤仍按年初价每吨450元至460元供应。近年来,由于各种成本增支因素不断增加,煤炭企业经营压力有增无减。去年,全国大型煤炭企业原煤单位成本每吨比上年增加了93.7元,上升38.28%。“煤炭企业提出2009年煤价适当上涨,主要是因为从今年元旦起,煤炭增值税率提高4个百分点,加上其他增支性政策出台,这将使平均吨煤成本再增加60元至70元。”

  双方的言之凿凿,都回避不了一个背景:2008年,中国发电行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亏损中。其中,五大发电集团亏损高达322.49亿元,与2007年盈利318.67亿元相比,利润减少641亿元,同比下降220%。

  那么,发电行业大亏损,根源究竟在哪里?

  电力企业将亏损主要归因于煤价上涨,因为煤炭成本占火电成本70%以上,而从年初的400多元一路连续飙升到1000多元,煤价的上涨已处于一种“非理性”状态。大唐集团总会计师胡绳木说:“去年国家两次上调电价,缓解电企成本压力,但因煤价没控制住,电企出现‘且调且涨,亏损加大’的怪现象。以大唐集团为例,7月1日起集团的上网电价上调了1.9分,因此增加收入5亿元,但当月因煤价继续上涨导致的成本支出却上升了6.5亿元。”

  电力企业难以接受的是:作为密切相连的上下游产业,五大发电集团去年陷入巨亏的同时,大型煤炭企业去年利润却增长62%。

  但是,煤炭方面却持不同的观点。“电力企业亏损,更主要的原因是电企自身财务费用过高。”梁敦仕说,根据中国电监会调研报告,去年前5个月,电企费用增长最快的并非燃料成本,而是财务费用,同比增长了44%,高于燃料成本42%的增速。去年一季度,电企发电每度还盈利2.2分钱,而每度电的财务成本却达到了3.6分钱。假如财务费用不这么高,电企应该是盈利的。

  梁敦仕说,为什么电企财务费用这么高?因为近年来电力扩张过快,当社会用电需求下降时,电厂规模大量闲置。摊子铺得太大,电厂不能满负荷运转,而人员、设备、还贷等成本却居高不下,这才是电力企业亏损的根源。

  矛盾爆发或是改革良机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无论煤炭、电力这对“冤家”如何面红耳赤,却无法改变彼此唇齿相依、难以离弃的关系。

  对于煤矿,火电厂是头号客户,全国煤炭产量的一半由电厂吸纳。而对于电厂,煤炭无异于“下炊之米”,全国的发电装机规模中,以烧煤为主的火电机组占近80%。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煤电双方多位高层人士在抱怨之余,也都表达了对对方处境的理解:在2003年以前的相当长时间里,煤炭一直是计划性亏损行业,煤炭工人的日子很苦;而在2002年国家实施电力体制改革之后,尤其在成本上涨、社会用电需求下降的形势下,发电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

  而在当前,无论是煤,还是电,一个共同的认识是:“煤电之争”难以通过两个行业自身来解决。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长周大地指出,煤电之争,表面看是两个行业的分歧,背后却反映出我国能源价格结构性的矛盾。在我国,作为下游终端产品的电价属于国家管制范围;而作为原材料的煤炭,价格却是市场化的。这就是所谓的“市场煤”和“计划电”,两种不同的价格体制必然形成冲突。有观察人士形象地将其称之为“跛脚的改革”。

  纵观整个能源产业链条,煤电之争的症结在电价。当煤价平稳时,电价受到的冲击不大;一旦煤价巨幅波动,电价却卡死了,不能把上涨的成本及时“疏导”出去,上下游的利益矛盾就尖锐凸显。

  为解决这一矛盾,国家发改委2005年制定了“煤电价格联动”政策:以6个月为一个煤电联动价格调整周期。在周期内,平均煤价比前一周期涨幅达到或超过5%,则需调整相应电价。至今我国已实施两次煤电价格联动,效果尚好,但深层矛盾并未就此解决。

  采访中,不少专家呼吁,应当加快电力定价机制的改革,让市场去发现价格,而不是政府人为地确定价格。周大地说:“我国最需要改革的能源价格是电价,我国电力价格决策机制过于僵硬,过于集中。而对电煤价格,实行行政性的定价主导,由发改委协调,这不是正常的状态。”

  而关于电价能否放开、如何放开的问题,多年来一直处于争论之中。有人认为,电价对经济社会影响太大,很难完全放开。即使发达国家,也不是全部放开。

  在这个问题尚无定论的情况下,“煤电联营”或“煤电一体化”的思路开始被市场接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行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一直持这一主张,他说,煤电两家共同盈利,共担风险,不仅有助于解决煤电价格之争,而且可以大大降低成本,辅以煤化工产业,还有助于优化产业布局。

  不论煤电体制改革究竟采取怎样的具体路径,有关各方的一致意见是:中国的能源体制改革必须加速推进,必须坚持市场化取向,而不能退回计划经济模式。“矛盾集中爆发的时刻,也正是推进改革的有利时机。”

  近日,国家能源局负责人撰文指出,金融危机使能源供需矛盾得到缓和,为能源行业“休养生息”、解决一些深层次矛盾提供了重要机遇,也为进一步完善电煤价格市场形成机制,为理顺煤、电价格关系提供了可能和空间。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煤电之争 

到论坛讨论
    新华网 其他文章
    • 电子信息制造业产品产量增速下滑 部分现负增长 (2009年02月26日 22:15)
    • 我国网络零售2008年突破三个“1” (2009年02月26日 20:20)
    • 新华社:聚焦十大产业调整振兴规划十大亮点 (2009年02月26日 20:05)
    • 可再生能源或将引领新一轮能源产业发展 (2009年02月26日 19:54)
    • 南车与德国曼签署大功率船用柴油机技术合作协议 (2009年02月26日 19:47)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