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过年

http://www.jrj.com    2009年01月23日 15:08     中国石化新闻网
【字体: 】【页面调色版  

    

    “眺,眺,年来到,闺女要花儿要炮,老太太要棉鞋,老头儿要毡帽”刚进腊月,乡村里的孩子们就急切地唱起了过年的歌谣,让我的思绪情不自禁地回到那童年的岁月,回想想起儿时过年的情景。

    腊八粥的余香在齿间还未散尽,我和弟弟的饭量就小了许多,母亲说“离年远还着呢,恁早就开始馋年了?”一听说过年,我们立刻就兴奋起来,于是就围着火炉边跳边唱: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过小年,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煮上肉,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把岁守,正月初一满村走。哈哈哈......”我和弟弟笑作一团。

    年还未到,先听到年的声音。沉默了一冬的村头的高音喇叭在一个清晨突然就亮起了它沙哑而高亢的歌喉,一声声的唢呐曲唤醒了那个苏北一隅偏僻小村的黎明。小村热闹起来了,平时稀稀落落的集市上好像一下子就涌出了许多人,熙熙攘攘,拥挤不堪。街道两边的地摊上除了常吃常见的红萝卜、大白菜,珍贵的鸡鱼肉蛋也都比平时多了好几倍,就连向来少有的面包、麻糖也都堆得小山一般。“嗨,这边毛巾便宜了,快来买了”一声吆喝,人们便循声音挤去。“喂,那边海带抢购了”一声呼喊,人们又如潮水般涌来。一时间,吵吵嚷嚷,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其间最多的还是放了寒假来赶热闹的孩子们,在人流中钻来钻去,看一看稀奇,听一听喧闹,再买个糖人,几挂鞭炮,幸福的微笑便荡漾在每个孩子的脸上 。

    一个下午,门外突然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我和弟弟就飞跑着去看。远远地见一群人锣鼓喧天地走来,前面走着的是大队支书,后面跟着的平板车上载满了东西,最后面是一群跟着看热闹嬉戏的孩子们。

    “乖,快拿给家里大人,该过年了,这是国家发的军烈属慰问信。”大队支书从车上拿了一张“画”,两包点心,分别给了我和弟弟。“光―荣―之―家”我和弟弟一边往家跑一边读着“画”上的金字。

    到家,那点心我们并不舍得急着吃,父亲让把“画”贴到堂屋正面的墙上去。“爸,这字是用金子做的吧,恁亮?”我和弟弟一边贴,一边用手抚摸着上面的字。“比金子还贵啊”父亲的语气严肃而低沉。“这么贵?那是啥?”“等你们长大了就知道了”父亲显得有些伤感。“快到外面玩去吧,我听见外面有小孩子放炮仗的”恰巧这时母亲进来,提醒我们说。于是我们就像两只出笼的小鸟飞出了院子,融入孩子们的欢笑声里。后来,我们才渐渐明白,我们的爷爷是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而在过年这样的喜庆的节日里母亲不想让任何的不快占据我们幼小的心灵罢了。

    期待中,看到了年的身影。“冬梅无雪不精神”,年亦如此。天公作美,西北风呼啦啦一吹,鹅毛般的雪花便飘飘洒洒地落下来,白了地,白了房,白了树木,白了村庄,朦朦胧胧,新年如初嫁的新娘披着婚纱就这样羞涩地向我们走来了。如果天气更冷些,也许会有更绚丽的装扮:初融的积雪还未还得及滑落,便被冻成了冰,房檐下,柳条上,刚含苞的榆枝上,冰凌结成了串,闪着晶莹的光,珍珠一般,我想这应该是新年的项链吧。

    然而,这样的装扮还远远不够新年的气氛。这时人们开始为新年的春联忙碌起来,那时街上还没有像现在有卖印好的春联,只有买几张红纸回去现写。村里能写毛笔字的人少,父亲写得一手好字,自然就义负担起写春联的重任。左邻右舍把红纸不断地送来,在桌子上堆成了小山,父亲一人忙不过来,我和弟弟就喜滋滋地做他的帮手,裁一裁红纸,晾一晾对子,看着满屋的春联,闻着满屋的墨香,过年的欣喜就悄然弥漫开来。不几日,家家户户的门上,墙上,树上都贴满了春联,福字。瑞雪初霁,皑皑的白雪映衬着红彤彤的对联,好一套红装素裹的节日盛装!

    真香啊,不由得深深地吸了吸鼻子,闻到了年的气息。“噼里啪啦”一阵清脆的鞭炮响过,腾起的烟雾送来阵阵硝烟的芳香,随后便是孩子们欢快爽朗的笑声。又一阵香气飘来 ,― 啊,该是母亲在家里炸丸子了吧,于是飞奔回家,果然等着自己的是一堆久违的美食。“快给隔壁大奶奶家送一碗去”母亲盛了一大碗刚出锅的丸子交给我。我塞了满嘴的食物顾不得答话,就向大奶奶家跑去。“看,俺也刚炸了,还没来得及给您送呢,那就带回去您也尝尝俺的”大奶奶将碗里的收下又换了一碗她的。就这样,去时一满碗,来时亦满碗,年的香味在乡亲邻里的传递交换中越来越浓了。

    终于,当吃的看的玩的在我们急切的盼望中都差不多聚齐的时候,年也就到了。除夕的夜,是最迷人的。这时家家户户院子里都会挂一盏灯,照得四处通明。鞭炮声渐渐响起,渐渐密集,此起彼伏,最后竟连成了片,暴风骤雨一般,于是整个小村沸腾了。父亲说除夕要“守岁”,正合了我们这些小孩子的心意,那时家里还没有电视,那就尽情地疯狂吧,放鞭炮,吃年糕,做游戏。直到有些倦了,回到屋里,听着大人们讲过去过年的故事,继而迷迷糊地睡去,也不知母亲何时将自己抱到了床上。

    未几,朦朦胧胧中“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将自己惊醒,才发现新的一年已经来到。穿上新衣,吃过饺子,就跟着大人挨门串户地去拜年,尝一尝各家准备好的糖果,品一品外地亲人带来的点心,幸福的感觉一直甜到了心底。

    时光飞逝如电,一晃竟离开农村老家近二十年了。短信向弟弟问起如今老家过年的情景,弟回复:比过去穿得更好了,各式新鲜水果糕点也都随便吃,拜年照例要转一圈,一个字――“乐”!


到论坛讨论
    中国石化新闻网 其他文章
    • 影片《作战》 (2009年01月23日 15:01)
    • 强降温引发首个双预警信号 供暖投诉增3倍 (2009年01月23日 14:52)
    • 2009年春节市场六大消费热点预测 (2009年01月23日 14:52)
    • 春节理财“短线”让年终奖在银行“钱生钱” (2009年01月23日 14:52)
    • 京夜间温降至-14℃ 年三十起气温回升 (2009年01月23日 14:52)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