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佳能:打造绿色价值链

http://www.jrj.com    2008年12月29日 16:50     《商学院》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文:李原

  佳能在日本的生产总部中有很多垃圾回收桶,在桶上细致地注明了垃圾回收门类。光是纸就分为:复印纸、报纸、混合用纸、办公用纸。佳能企业广告公关部副总经理鲁杰第一次到日本工厂参观,看到这些垃圾桶时,她无法确定自己的纸杯应该被丢进哪个桶里。

  在日本这样一个能源极度匮乏的国家,资源回收再利用是关系到国家命脉的重要战略,环保观念深入人心。鲁杰向记者讲述了她的参观感受:“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的垃圾回收利用率可以达到99%。我说这怎么可能?难道你们的食堂连剩饭都没有吗?他们告诉我:首先,员工吃饭很少浪费,即使产生了剩饭,饭中的水分会被回收,残渣可以作为饲料。”

  一个真正称得上绿色的企业绝非旦夕之功可就,等到造成污染时再去治理,或者等到进入产业链末端时做些回收努力肯定是来不及或是不彻底的。一件绿色的产品需要一个与它相匹配的绿色产品生命周期。周期从设计、研发,到原料采购、生产,进入产品的物流、营销阶段,最后到产品被使用、丢弃、回收再利用,都需要加入绿色的考虑。佳能中国总务部总经理川又启先生说:“环境保护实在是个复杂的概念。从开始设计材料,一直到最后的排污处理和排污后的土壤改善,必须综合考虑到方方面面。”

  怎样构建绿色产品生命周期?

  产品从设计、研发开始,就可以看到它是否有绿色的未来。首先,产品的原料选择就是一门学问。比如,照相机的镜头中需要含有一定量的铅,起到软化的作用。但铅是造成环境污染的重大公害。从上世纪80年代起,佳能就在做镜头去铅的技术革新。既要不含铅,又要达到摄影效果。川又启说:“这真是个艰巨的过程。”不过佳能在这一步上相当有远见,2003年颁布的RoHS认证中,铅被明确标识为电子产品严格限制含有的元素。

  接下来,研发还要考虑到日后零件是否可以被回收之后分解,零件要有良好的互通性。可回收部分的材料首先要便于拆解。

  生产企业首要面对的就是原料采购,绿色的采购需要对供应商的严格管理。2003年,欧盟对电子产品设置的RoHS认证中规定:自2005年8月13日起,欧盟市场上的电子电气产品生产商必须自行承担报废产品回收、处理及再循环的费用。2006年7月1日起,进入欧盟市场的电子电气产品禁用6类有害物质。由于中国电子产品准备不足,认证曾对中国电子产品出口形成了贸易壁垒。鲁杰说:“佳能的产品需要全球制造、全球销售,为了不受到各种认证标准的限制,佳能将有毒有害物质种类提高到了十三种。我们会与供应商协调,严格管理供应商的原料标准。”

  川又启先生介绍说:“佳能在珠海的生产车间有一套专门的污水处理设备。研磨相机镜头时需要使用大量的水,这些废水通过这套废水设备后,过滤处理要达到可以直接饮用。这些水还可以循环用来车间内部使用、卫生间清洁等等。”

  物流中,最耗费能源和成本的依次是空运、陆运、海运。客户方当然希望可以尽快收货,佳能过去仓库网络覆盖不广时,为了保证快速的产品销售、更新,也多选择空运。但随着业务拓展、运输网络深化,从企业成本和环境目标方针来看,佳能也把运输重心调整到海运上。这需要与客户协调,提早做交通和运输计划,既降低了成本,又使CO2排放量降低了40%-50%。

  回收首先能够保证产品的来源。在日本,废物回收已经成为基本国策,但在中国还没有形成相应的机制和意识。佳能在厂家、经销商、维修站都设有回收点,但回收数量很不可观,回收工厂主要是亚洲区的废材。川又说:“首先大家应该明白,环保和回收是必须要做的事情。日本的环保之所以做得好,因为这是血的教训换来的。”

  谈到如何保证回收零件再利用的品质、国家又如何管控时,川又启说:“首先在日本,零件上会贴有‘再生标签’,零件能否直接被再生利用,取决于它的耐久性和筛选,这些我们有严格标准。而且在日本,企业的质量由企业自己负责,国家只控制安全,没有很多质监局一步步帮企业把关。企业一旦作假或不慎,那谁也救不了你,企业会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名誉。”

  佳能在中国大连建立了一座亚洲最先进的回收拆解工厂,主要负责拆解办公用机里的耗材。在兴奋地谈到回收工厂机制之完善的同时,鲁杰对中国目前的环保现状不无遗憾:“我们现在有很好的处理设备,环境部也很支持我们的举措,但更细化的法规尚未健全。比如我们跨省运输耗材或回收资源时,必须再到两省的环保局分别审批。或者只能当地处理,当地利用,不允许跨境转移。这对废物回收数量、再利用效率、企业回收成本都会产生影响。”

  鲁杰为我们介绍了上文中川又启先生提到的“质检标准”:“拆解车间每个工人手里都有明确标识的各种零部件可重复利用标准,比如零件多长多宽、刷毛的形态呈什么状态才是合格的等。如果一个大的零件不能被重复使用,那就继续向下拆,看分部零件。如果拆到最后也无法利用,再交到工厂,从中提取能被再利用的资源或元素(如电脑中的CPU针脚上会镀金)。”污染最大的肇始是填埋,对那些实在无法利用的废弃物,鲁杰介绍:“他们可以把这些材料集中起来,里面包括金属、塑料,什么都有,压成砖,还可以拿去做建材的一部分。”

  回收最后,还要对工厂的地面土壤环境做事前分析和事后检测。如果要搬迁,需要做严格抽样,保证建设不会对水源产生污染,才能开工。

  建立这样一个工厂和一套复杂的回收体系,它的投入可想而知。“当然很费钱。但第一,很多资源可以实现回收,这有一定的效益,虽然还不足以支付投入。第二,中国的环保意识会越来越强,我们作为环保先行者,眼光是放在未来的,这些事情那时再做,就来不及了。”

  协调各方利益相关者

  企业通过对产品的绿色生命周期建立固然可以从企业角度兼顾成本、提高股东价值、帮助社会环保意识的推进,但同时要使产品绿色生命周期长期健康发展,这更是一个管理的过程。需要取得各方利益相关者的共识,才会带来更积极的企业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

  佳能首先做的是遵循国家的基本国策,达到并高于国家的质量认证标准。这只是企业的最低标准。其次是佳能积极参与国家的环保法规制定和完善。

  员工的环保意识建立才能帮助企业将环保目标深化下去。佳能中国每天中午会熄灯一小时。“其实对于佳能来说,这一小时在每年省下的几万元电费算不得什么,但对员工来说这会是个提醒,并且员工要知道,少开一小时灯不是为了省钱或省电,而是为了降低排放。”鲁杰说。

  环保不仅要做,还要推广。佳能赞助了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并建立了野生动物图片库;赞助了电影《可可西里》、“中国野生动物摄影训练营”;与动物保护组织保持了密切的联系。在谈到佳能为什么偏重动物保护时,鲁杰为我们总结了三点原因。第一,品牌关联度。企业做公益活动最好不要虚无缥缈,而是要用企业自身的产品和影响力给公益活动提供一个支撑点。第二,社会确实有这一需求。第三,不同于别人的竞争力。在影像上,佳能是有自己的优势的。要提供给自然组织以影像上的支持,佳能义不容辞,也将做得最好。

  佳能在产品绿色生命周期、绿色CSR、绿色公益活动上的投入最终会为佳能自己提供怎样的竞争力呢?从目前来看,佳能已经得到了回报。首先,随着环保理念的深入,环保已经开始成为一道门槛。佳能现在环保标志、外部认可上的完备使其成为最注意环保标准消费者的首选。比如在政府采购这一个大单上,佳能被列入推荐名单。其次,佳能在做的是环保的先行投入,从长远来看,这都将形成销售和生意的良好回报。再者,扩大品牌影响力。通过对公益组织的支持,佳能最早树立了自己的环保形象,并积极参与了未来国家的环保决策制定,这都将形成日后佳能环保的持续动力和优势。


到论坛讨论
    《商学院》 其他文章
    • 沃尔玛:开启环保影响力 (2008年12月29日 16:50)
    • 陶氏:安全的化学 (2008年12月29日 16:49)
    • IBM的华丽转身:解决方案整合者 (2008年10月24日 17:36)
    • 施耐德:从制造商到能源管理专家 (2008年10月24日 17:34)
    • 联想:嵌入式服务中的新机会 (2008年10月24日 17:27)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