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三鹿重组的经销商债务难题

http://www.jrj.com    2008年12月13日 14:17     中国经营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12月9日,三元股份(600429.SH)发布公告称,经12月8日的公司董事会研究,同意公司以现金出资人民币500万元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从事乳制品加工、生产业务,新公司注册资本人民币500万元,公司持股100%。

  这能否被看做是三元发出的收购三鹿的实质性信号?显然,密切关注这一信号的,还有1400多家三鹿的经销商和供货商,他们盘算的是如何和新的“债务主体”打交道,以保障自己的债权。

  重组破题?

  12月11日,据记者从可靠消息得知,已经有超过3家被三元托管的三鹿工厂在12月初开始生产或试生产,以三元的品牌销往市场。河北省鹿泉市开发区南新城村奶牛养殖小区的一位奶农对记者也证实了这一消息。

  前述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三元已经成立相关小组,对三鹿旗下的子公司进行评估,但具体评估结果尚未得出。

  “三元在石家庄市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应该可以看做收购工作的实质性一步,为将来的收购打下一个好的基础。”乳业专家陈渝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在他看来,在石家庄设立子公司,为三元下一步在当地进一步整合资源,更好地管理收购后的三鹿资产、协调河北其他厂的运作提供了便利。“从策略上来说,这是三元给河北省政府的一个实质性交代,本地化后,未来的税收以及奶源问题都可以解决,也可以获得当地政府的更多支持;而从市场方面来讲,只有通过在本地设厂,三元才能够真正填补三鹿在河北市场留下的液态奶空白。”陈渝说。

  据本报11月24日的报道《三鹿出售方案基本敲定:三元先托管后收购?》,按照三鹿“特别临时股东会议”的决定,将与业内意向企业先达成核心资产租赁协议,采取先托管、再进行资产收购的方式,其中三元将托管7家三鹿核心工厂。

  对于三鹿重组进展以及部分厂房恢复生产的情况,以及对经销商的赔偿方案等问题,记者于12月11日多次致电三鹿集团总裁张振岭以及三鹿集团党委书记赵路新,但两位集团高层均未接听电话。

  而三鹿工作组工作人员也对记者表示,目前工作组方面不掌握任何信息,也无法提供任何有关三鹿重组的进展情况。而石家庄市政府办公厅、石家庄市市委宣传部新闻处以及石家庄市政府新闻办的相关工作人员均对记者表示无法提供任何信息。

  12月11日,三鹿集团奶粉事业部负责人傅新志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前三鹿正在按照政府要求,做企业重组的工作,而目前接触比较多的是三元。“至于其他信息,由于没有得到来自集团高层的指示,作为执行层,我不便透露。”傅新志随后挂断了电话。

  显然,由于其敏感程度,三鹿重组进程仍处于高度保密的状态之中。

  “未来是不是三元还很难说。”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石家庄市政府高层官员如是对记者表示。

  而在乳业专家汤志庆看来,三元重组三鹿的困难仍然很多,除了需要和拥有三鹿43%股权的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去协调外,三元这样一个区域性品牌收购全国性品牌,首先在渠道方面就存在很大困难。“三元重组三鹿,如果是公开操作,经销商和供货商就会有一定的预期,但现在看来,重组如此低调,谁来买单的问题也就变得非常严酷,同样作为受害者,经销商的利益也需要有人关注。”汤志庆说。

  被忽视的经销商利益?

  “现在看来,政府重组三鹿的思路是很清晰的,先把奶农以及生产问题解决,然后是处理消费者赔偿问题,第三步才是处理经销商和供货商的赔偿问题。”品牌营销专家李志起说。

  在李志起看来,对于三元来说,先托管后收购的风险相对要小很多。“如果有半年到一年的托管,以时间换空间,在政府处理好一系列赔偿问题或者赔偿方案逐步明朗化后,三元重组三鹿才会变得更为清晰。

  李志起认为,三元采取托管的方式介入三鹿,是一个三赢的方案。“先解决生产问题,才能保障奶农利益,而对政府来说,保障奶农利益,也就是保证当地社会的安定以及众多从业人员的利益,而对三鹿来说,通过托管或者租赁的方式恢复生产,也可以获得基本的收入,不让产能闲置。”

  在李志起看来,三元应该可以用带有补偿性的方式整合原来三鹿的经销商,为三元所用。

  但是三鹿的工厂在托管下开工的消息却让北京世行商贸有限公司的常务副总姚文华高兴不起来。“三元在重新生产开工后,已经找了新的渠道,我们已经被抛在一边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三鹿欠我们的款没有人管了?”姚文华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他们担心的是,如果三元以托管的方式进驻三鹿,未来再进行收购,也许意味着他们这些经销商和代理商的利益仍然找不到债务主体。作为三鹿的北京一级代理商和供货商,姚文华告诉记者,目前三鹿集团拖欠四行商贸的账款高达700多万元。

  “我们曾经两次到河北省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三鹿集团,但中院立案厅均告诉我们‘暂时不受理’,且没有给出相应的理由。”北京泰泽律师事务所吴相鼎是姚文华公司的法律顾问,在三鹿奶粉出事后,他曾和姚文华两次到石家庄相关中院起诉三鹿集团。“供货商和经销商和患儿一样都是这件事的受害者。”吴相鼎说。

  “三鹿作为国家免检产品,这些经销商并无过错。而且在国家号召回收问题奶粉时,这些经销商也用自己的资金对消费者进行了先行赔付,但在回收的问题奶粉上交给三鹿集团后,就是这一部分货款经销商都拿不到,还有的是工商局查封的,怎么出具手续,怎么进行赔偿,现在都不知道。”新疆西部律师事务所张元欣律师说,目前这些经销商和供货商的损失由谁来管,目前没有说法。

  而据记者了解,目前乌鲁木齐就有不少经销商手头仍然积压了大量的问题三鹿奶粉。“这批奶粉在回收的时候本来已经花掉了货款,再运到三鹿集团就意味着更高的成本,究竟怎么办,我们也不知道,只能存在仓库里,等着。”一位在乌鲁木齐的经销商对此非常无奈。

  而已经完成回收奶粉工作的姚文华告诉记者,仅北京一地目前就仍有160万吨问题奶粉尚未收回。

  姚文华告诉记者,目前仅三鹿问题奶粉方面,供货商的损失就高达1亿元,经销商的损失则高达7亿元。“这还不包括液态奶的损失,现在三鹿奶粉在全国的一级代理商就有648家,液态奶的代理商就有800多家,这还不包括下面的分销队伍,也不包括供货商,赔偿问题不给个说法,就意味着整个产业链都在承受损失。”姚文华说。

  而郑州市金三鹿乳业糖酒有限公司张福新最近正在关闭自己的公司。“我的公司原来有30多个员工,现在只能解散回家,如果公司继续开着,我还得缴税,现在只能注销我的公司。”


到论坛讨论
    中国经营报 其他文章
    • 宝钢酝酿降薪过冬 (2008年12月13日 14:08)
    • 广东湛江钢铁基地逆势而上 (2008年12月13日 14:06)
    • 中石化的“石油战争” (2008年12月13日 14:03)
    • 清洁能源 中石化的“这一步” (2008年12月13日 14:02)
    • 富士康“减员”震动长三角 (2008年12月13日 13:56)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