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领导力衰退酿成了华尔街大危机

http://www.jrj.com    2008年12月11日 13:02     《IT时代周刊》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沃顿商学院

  美国国际集团、贝尔斯登,以及房利美和房地美要想活命,需要政府的救助或者接管。雷曼兄弟倒闭了,美林被卖给了他人。沃顿商学院的教授们认为,公司令人震惊地相继倒塌,显示了整个金融服务领域领导力的大规模溃败。

  这些麻烦重重的机构高管们,在提升绩效以及提高自身薪酬水平的征战中,可能忽略了或者未能认识到自己公司所面临的风险。而当市场变得对他们不利时,他们所领导的那些庞大机构便轰然坍塌了。据了解,房地美CEO理查德·赛伦去年包括年薪、股票以及奖金等在内的总收入达到1830万美元;房利美CEO丹尼尔·马德的总收入达到1160万美元。

  沃顿商学院的管理学教授彼得·卡普利认为,这种领导力的衰退,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当时,公司开始专注于将对执行官的激励与股东的利益统一起来。他认为,在管理中,以牺牲公司整体的最佳利益为代价,过度专注于个人财务目标,是领导力衰败的根源,而领导力的衰败导致整个金融服务领域的这场大地震。

  苛刻管理者的狭窄视野

  卡普利说,很多经理人索性选择了“无为而治”的管理方式。他说,有些经理人确信,只要自己聘到了聪明的人,并为他们的工作成果提供优厚的奖金激励,那么,公司管理自会“水到渠成”。

  卡普利曾对在金融领域,尤其是在投资银行工作过的MBA毕业生做过调查,结果表明这些领域的经理人表现得尤其无情且低效。这些经理人很少提供反馈,他们希望员工长时间呆在办公室里,长时间的工作掩盖了在管理上缺乏纪律和计划的积弊。“所有的问题都用奖金摆平,很多很多问题都这么处理,根据个人的绩效表现来处理。”卡普利说,“为取得个人的利益不惜冒险,哪怕这么做会将其他人或者整个公司置于危险境地,人们似乎广为接受这种做法。掩盖失败竟然成了行为标准。”

  沃顿商学院法学与商业伦理学教授托马斯·唐纳森谈到,高层管理者往往狭隘地专注于有关自己公司的问题,而对那些在本行业中发生的问题没有给予足够的注意。尽管复杂的证券化过程让人很难确定资产的真正价值,不过从行业外来看,人们或许很容易看出,住房价格已经过度膨胀了。“警钟早就该敲响了。”唐纳森说,“但是,在很多大机构中,问题一直在慢慢积累,企业内部的人也都知道这些问题的存在,但没想到最终会发生突变。”他指出,让经纪公司为自己承销的证券提供研究报告这一安排中所存在的内在矛盾,就是“迟早会出问题”的早期警示。

  事实上,很多公司一直在低估纵容“公司水门事件”丑闻对公司声誉的恶劣影响而使自己遭受的损失。“每年,公司因为声誉受损而遭受的损失,都比因为违规遭受的罚款和在诉讼问题上遭受的损失更多——尽管近年来有些公司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威胁。”唐纳森说,“你完全可以肯定地说,下一个重大道德灾难临头的公司,一定也是大部分董事和高管层不重视这些问题的公司。”

  领导力遭遇“Mokita”的现象

  在今天的商业环境中,当公司走向非法的方向或者缺乏责任感的方向时,往往需要董事会为公司的方向进行修正。但是这种情形很少出现,通常情况下,只有当董事会成员是“老兵”(执行官的薪酬与股价挂钩政策实施之前的“老兵”)时,才会出现这种情形。

  现在,英国的法规制订就着眼于整个行业的协作,这种协作可以阻止单个的恶棍或者单一公司使竞争性市场——比如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市场,遭受毁灭性的打击。“英国有这样一个传统——让业界的重要人物为本行业描绘一幅蓝图,之后,让政府参与进来。而在美国,我们有一种越发明显的倾向,那就是希望政府‘别找我们的麻烦’,而且抵抗任何改革。”唐纳森认为,“英国石油公司的领导者,采取了史无前例的步骤——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其他领导者联合起来,鼓励政府为减轻气候变化而采取统一行动。这种方式能保持‘竞技场’的公正性,所以,你不会看到更多道德者会付出更多代价的现象。”

  安然公司的倒塌和其他企业的丑闻爆出之后,会计行业也开始采取了某些遏止道德问题的行动。很多机构为员工建立了匿名热线,以便他们反映这类问题。不过,唐纳森还谈到,有些确实会造成公司失败的问题实在太明显了,根本无需借助匿名热线。比如,整个会计行业都曾经以掩盖收入的逃税方式获得好处,这种方式要么是违法的,要么也是近乎违法的——最终招致了监管者的严惩。

  唐纳森曾帮助某些公司开发了这样的系统:指定一位受人信赖的资深总经理担任员工的“传声筒”,这些员工并不想以公开的方式让自己的职业生涯冒险,不过他们对广义的非道德行为表示关切。很多机构都有“调查员”,但是,他们在公司中的级别往往较低。唐纳森建议,为了评估以及防范公司声誉遭到损害的潜在风险,公司应该指定一位资深经理,能够进行这样的对话。

  美国的企业界应该知道,企业中存在这样一个被新几内亚语称之为“Mokita”的现象,也就是每一个人都对事实心知肚明,但一致同意不曝光的现象。就次级贷款和让房利美和房地美等企业遭受重创的很多其他问题而言,都存在着这样的Mokita现象。

  不让外界了解实情

  沃顿商学院法学与商业伦理学教授埃里克·奥兹对所谓的“道德风险”深表担忧,当政府救助金融服务公司,以阻止经济灾难的扩散时,道德风险便随之产生。这种救助可能会促进领导力的衰退,“因为只有允许自己修正错误而且对错误和管理不善的机构给予惩处的市场,才是有效的市场……而目前,政府的某些大规模救助措施,则为未来树立了有害的先例。”他坦承,为阻止金融系统的全面崩溃,有些救助措施可能是必要的,但是,采取这些极端措施的必要性也清楚地表明:为了降低纳税人的长期经济风险,必须对法规进行一次全面检查。

  唐纳森认为,更好的法规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他说:“令人遗憾的是,通常情况下,法规总是落后于行业实践。”他预测,没有受到有效监管的对冲基金行业,可能会给经济系统造成下一个重大难题。“可能在一两个大型对冲基金崩溃之后,国会才会出台法规予以干预。”然而,紧随大量会计丑闻出现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并没有彻底解决这些问题,而且还引发了新难题。

  美国联邦国民抵押贷款协会和美国联邦住宅贷款抵押公司的公共使命与私有使命的混合,可能促进了这些公司特有的领导力问题的形成。“像房利美和房地美这类的准公用事业私有组织,在扮演双重角色时,一个角色是提高人们以抵押贷款购买住房的能力,另一个角色是在高度竞争的环境中让股东的价值最大化,那会困难重重。”奥兹说。

  据了解,过去10年来,房利美和房地美在“说客”身上花费了1.5亿美元,这一事实显示了滋生于组织结构的另一个领导力问题。唐纳森说:“对一个政府机构来说,这种行为完全是不恰当的,然而,考虑到企业的模式已经确立,对领导者来说,游说议员应该是个很有吸引力的选择。”

  纽约独立股票研究机构的加里·戈登一直在跟踪研究房利美和房地美。他说,最近已经给整个金融服务领域带来诸多问题的住房价格泡沫,加剧了房利美和房地美领导力的衰败。尽管资产泡沫是普遍现象——从郁金香,到互联网公司股票,不过,房地产泡沫更难被刺破,因为住房价格的膨胀,已经让处于不同收入阶层的很多美国人从中得到了好处。“我不确定,你是否能够创造出一个系统来解决这些问题。”他说,“你应该建立这样一个系统:当所有人都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还会有人吹响警笛叫停。”

  近年来,就政府担保的住房贷款出借机构的管理问题,监管者确实曾提出过质疑。2006年,监督房利美和房地美财务健康的美国联邦住房企业监督办公室发布了一份报告,描述了房利美的自大和缺乏职业道德的文化,在1998年到2004年间,为了让高管们得到更高的奖金,房利美的员工蓄意篡改收入数字。这份报告发布时,担任美国联邦住房企业监督办公室主任的詹姆斯·洛克哈特说:“我们在检查中发现了这样一种环境——用结果证明手段的正当。高管层操纵会计账目,攫取本不应该得到的最高奖金,同时,不让外界了解实情。他们拉拢内部审计人员,阻挠联邦住房企业监督办公室的审查。”

  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公司无视这些问题,才导致今天华尔街的崩溃。


到论坛讨论
    《IT时代周刊》 其他文章
    • 华为突破北美短板 资金吃紧 (2008年11月24日 14:20)
    • 三星放弃收购SanDisk 明智还是迷糊 (2008年11月21日 15:56)
    • 三星放弃收购SanDisk 明智还是迷糊 (2008年11月21日 15:56)
    • 敏感时期旧臣换老帅 上海日立独资梦难圆 (2008年11月21日 15:54)
    • 黄光裕抛出天价大单 国美全球彩电销售坐二望一 (2008年11月21日 15:41)
深度报道